第61章 5.吸血鬼猎人篇(1)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8-05-28 20:56
点击:1340
章节字数:479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这是在做梦吗?

『小五~来张嘴,啊~』

这么说着的凤蝶小姐把手上的葡萄用牙齿咬住凑到我眼前。

『小五我来给你捶肩。』

凛香走到我背后,两手搭在我的肩上轻轻地揉捏着。

『我、我帮你拿草莓牛奶!』

欲言又止的高千惠大概是看不过去了,脸红羞涩地跑向客厅。

等她回来的时候已经换上了兔女郎装。

「不、不好看吗?」

她一脸羞涩地看着我。

搭配上那副无论怎么遮掩都掩饰不掉的扭捏。

我的兔女郎控之魂要爆发了!

『小五!』

可是在她身后却站着杀气十足的亚子。

大声吼出我名字的她手上拿着已经出鞘的志乃阿姨的日本刀,就像要把我柴刀一样地看着我。

……

等等!

我被吓出了一身冷汗,立刻从沙发椅上跳了起来。

说起来,凤蝶小姐是这种性格的人吗?

毫无疑问!

绝对不是!

比起用嘴喂东西她更适合抖S这种角色。

还有凛香。

我一直把她当成好姬友。

她也绝对不会对朋友有什么奇怪的想法吧。

高千穗也是。

虽然傲娇更适合她,但她也不是动漫里那种胸大无脑只会倒贴的女人。

至于亚子……

我承认有怀疑过她遗传了志乃阿姨的黑化属性。

可是对青梅竹马拔刀相向也太过分了吧!

『亚——』

在我解释之前,日本刀已经砍了过来,把我身后的沙发椅劈成两半。

『多说无用!』

接着,很熟悉的、galgame里最经典的一幕在我身上上演。

——红着眼睛的青梅竹马提着柴刀把我……


咚!

「——呜哇!」

……我、还活着吗?

直到头顶上出现了一道阴影我才发现原本以为的天堂原来是白色的天花板。

眼球稍微一转,就发现自己头朝地脚朝天地躺在地上——身上还盖着棉被、一只脚还挂在床边。

摔下来了?

「你在做什么,5世。」

正当我还没完全清醒的时候耳边传来了这样一个声音。

这个声音……很熟悉。

特别是这个称呼就在前不久还听到过。

我迷迷糊糊地抬起眼皮,往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

「——看来你还没清醒,我来帮你一把。」

在我眼睛里一片白的什么东西向我踩了下来。

!!

大概是与生俱来的危险意识吧。

我迅速地把头转到旁边,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一只赤裸着的非常小巧的脚正距离我的耳边仅有数公分。

「我说你——!」

……纯白色的。

我的声音突然停止。

准确的说是被强迫说不出话的。

——因为我被那只脚的主人一脚踢到了墙边。

咚。

「……」

我以紧贴墙壁的姿势沉默了很久——至少我这么认为——在痛觉神经传递到大脑做出反应的那一刻从地上跳了起来。

「很痛啊混蛋!」

无论是被踢到的侧颈还是撞到墙壁的很脆弱的鼻子都很痛。

「哼。」

「我说你——」

我刚想反驳几句就感觉到从鼻子里有什么东西流了出来。

滴答。

红色的液体滴在我脚前的地板上。

是刚刚的那一下造成的吗?

我来不及细想,急忙跑到书桌旁抽出几张纸巾塞进鼻子。

正忙着止血的我又听到了让我很不爽的「哼」声。

「你别太嚣张了啊!」

我仰着头转动眼球斜视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眼看着就要倒下的白到病态的皮肤很快让我想起了一个人。

——是亚里亚妈妈让我找的那个人。

接着我很快反应过来用手去摸脖子。

呼……

虽然没有摸到明显的牙印,但我还是很不高兴。

哪有人一见面就咬人的啊。

「……你属狗的吗!?」

我没好气地坐到床边,正对着不请自来、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的小萝莉。

那是我抱着这家伙从简单难度的「英雄救美」情节里逃走之后发生的事。

这家伙完全没有预兆的咬了我一口——

等等……

我是因为被她咬了才做了刚才那个奇怪的梦?

可是为什么我醒来之后会在……家里?

我再次确认了书桌上放着的漫画书——这里的确是神崎家的我的卧室。

嘎吱。

我的房门从外侧被打开。

「……小、五?」

「丽莎阿姨。」

听到开门声的我转过头看到了新年之后就没有再见面的丽莎阿姨。

「你怎么回来了?」

「——太好了!」

丽莎阿姨快步走到书桌旁把端在手上的脸盆和毛巾放在上面,然后走过来一把抱住我。

这个一如既往喜欢把我的头埋在她怀里的动作还真的是丽莎阿姨。

可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啊。

正当我思考着怎么从拥抱里挣脱的时候,就听到她说出让我无法理解的话。

「你终于醒了,我们可担心死了。」

「……?」

什么意思?

大概是察觉到我的困惑,丽莎阿姨松开了手。

「你已经昏迷3天了。」

……

昏迷?

3天?

我的耳朵没听错吧?

「那个,丽莎阿姨你刚刚说……什么?」

开玩笑的吧。

被那家伙咬的印象还很清晰,怎么可能已经过了3天。

说是昏迷但怎么看都像是睡了一觉吧。

况且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小五你先好好休息,我去告诉主人她们。」

丽莎阿姨走到我的衣柜旁边,熟练地翻出一套武侦高制服放到床头——我到现在才发现自己穿的是冬天的睡衣睡裤。

还没来得及思考是谁帮我换的衣服、她也没给我解释清楚我为什么会昏迷就急急忙忙地离开了。

哎。

我叹了口气,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

解开屏幕锁后,上面显示的日期是2月17日——距离情人节那天足足过了3天。

该不会是调过我手机里的时间了吧。

但这个假设立刻被我否定。

今天又不是愚人节,而且丽莎阿姨也没有骗我的必要。

「你对我做了什么。」

我抬起眼皮看向那个表面人畜无害的小萝莉。

就算我再怎么萝莉控,她在我心里的萝莉形象也已经彻底毁掉了。

所以我的语气非常冷淡。

「事到如今我也没时间挑剔了。」

「5世,我需要你的帮助。」

……

我沉默了大概有半分钟。

接着站起身走到书桌旁拉开放在那里的黑色书包,拿出里面的『Idol Live』痛钱包。

一咬牙,抽出两张千元纸币塞进她手里。

「从这里出去拦计程车到X丁目X-XXX。」

然后我摇摇头像是感到「没药救了」那样叹了一口气,抱起床上的制服连看都不看她一眼就跑出房间。


『我需要你的帮助?』

嘁。

当我是中二小鬼还是烂好人主角?

一有可爱迷人的萌妹说这句「我需要你的帮助」就会百分之百触发主线剧情?

开什么玩笑。

况且找人帮忙这种事不应该找厉害的人吗?

有亚里亚妈妈这么厉害的帮手在,为什么要找我?

我一边想着一边快步走向离我家最近的新干线。

刚刚已经给亚里亚妈妈她们发了短信说我准备去学校了。

如果被那家伙知道我刚刚说的其实是这个地区最好的精神科医院肯定要倒霉。

不过话说回来,那家伙肯定也不是普通人吧。

仔细回想的时候,3天前的记忆停留在救了那家伙之后。

果然、是因为那一口让我昏迷了3天?

哎。

我伸手揉着被咬到的右侧颈部——同样也是今天被踢到的地方。

真倒霉。

虽然已经习惯了亚里亚妈妈周围聚集的都是非人类,可至少我还是一个正常生活在地球的普通人类啊。

更可恶的是!

都是那家伙的错!

害得我错过了情人节活动!

我的大礼包啊啊啊!

真是越想越生气!

我一脚踢开刚好在我脚前的小石子。

「哎哟。」

糟了!

我抬起头看到走在我前面的女孩子正揉着后脑。

不会是踢到她了吧。

「那个,抱、抱歉啊。」

正当我想去道个歉的时候她转过头愤怒地喊出了我的名字。

「——神崎!」

呜哇!

高、高千穗?

糟糕了啊。

我的脑海里回想起早上做的那个梦。

高千穗的嘴型在我看来却是变成了「主人,您有什么吩咐吗」。

……STOP!

我到底在做什么春梦啊!

我立刻仰起头——还好,鼻血没有流出来。

「喂,神崎。」

直到高千穗推了我一把,我才回过神。

「唷、哟高千穗,这么巧啊。」

我咳嗽了两声,表面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在心里压下了胡思乱想。

「听说你生病了?」

「……呃嗯,稍微有点不舒服。」

学校里经常会有因为任务而缺席的学生,所以我并不担心别人会对我的情况追问到底。

况且我的朋友很少,就算亚子她们问起也会被理子妈妈用各种理由打掩护。

唯一要担心的就是学分了——不接任何危险任务的我可是完全靠出勤率赚学分的啊。

「振作一点。」

走在我旁边的高千穗重重地在我背上拍了一下。

「你可是打败过我的人啊,要堂堂正正地负起责任——呃、我我的意思是你别在被我打败之前就被发烧打败了。」

这是在关心我吗?

老实说我跟高千穗之间的关系大概就像三人行。

——A跟B是朋友、B跟C是朋友、但是A跟C却并不像前者,最多也只是熟人。

我把头转过去看她,但她却转向了另一边。

「那是不可抗力啊。」

听到这话的高千穗转过头瞪了我一眼。

「嘛、不过谢了。」

我立刻又补充这句话。

「哼。」

高千穗越走越快,从原来跟我平行的位置超到前面去了。

果、果然是傲娇系的嘛。


呼。

终于到学校了。

「小五!你没事了吗?」

正当我还没来得及为这一路尴尬气氛结束而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从教学楼里走出的亚子叫住了我。

「啊嗯。」

我心不在焉的点点头。

「明酱新接手的任务完成了吗?」

「啊嗯,我先回教室了。」

高千穗似乎对亚子这种自来熟的性格很不拿手,她看了我一眼就往A班走去。

原来如此,是刚好在我家附近做任务啊。

难怪在这种时间点会遇到她。

「好,别忘了待会有重要演讲。」

「我知道了。」

「一会见~」

这段不冷不热的谈话没过一会就结束了。

「那个,亚子……」

「——对不起!」

诶?

我原本是想就情人节的事情跟亚子说对不起,但为什么现在反过来了?

「我不知道小五身体不舒服,想强迫你参加活动,还对你发脾气。」

「不是那——」

等等,该不会是理子妈妈帮我解释了什么吧。

至少要跟我说明一下啊,否则穿帮怎么办。

「不、不用太在意啦亚子,我们是青梅竹马嘛。」

虽然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事情,但我还是觉得心虚。

结果话出口的时候就变成了这样。

「……呃嗯,是呢,是青梅竹马呢。」

亚子的笑容有点勉强。

「对了,你们刚刚说的演讲是什么?」

「那个可是秘·密·哦~」


如果可以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肯定不会再问出那句话。

好奇心害死猫啊!

被亚子强行拖到礼堂的我的身边坐着亚子、凛香、高千穗。

一排有10个座位——似乎是怕我逃走一样把我安排到了中间的位置。

在台上演讲的讲师是……亚里亚妈妈。

原本想找机会问理子妈妈我为什么会昏迷、那个可恶的小萝莉又是谁的。

现在倒好。

世界上屈指可数的R级武侦、拥有『绯弹的亚里亚』之名的神崎·H·亚里亚正耐心地给我们这群国中生演讲武侦的自我保护基础。

我感动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神崎前辈!」

如果是平时的讲课我肯定早就睡着了,但是这次是亚里亚妈妈在台上,我胆子再大也不敢啊。

正当演讲快要结束的时候,观众席里举起了一只手。

「这位同学。」

亚里亚妈妈点头示意她可以发言。

站起来的是一个身高跟凛香差不多的女孩子。

「2年C班的前辈,武侦等级是S级。」

凛香在我耳边小声地说明。

「神崎前辈您好,我是强袭科2年级的星野。您刚刚说的那些知识我们在课上都有学过,像这样重复一遍理论对时刻需要应对不同情况的武侦来说是不是太死板了。」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

不仅如此,整个礼堂内都渐渐传出了讨论声。

这家伙、该不会是在向亚里亚妈妈挑衅吧。

「那你的意思是?」

「或许您会认为我太不自量力,可是我想见识一下『绯弹的亚里亚』——您的力量。」

喂喂,胆子太大了吧。

「嗯是呢……」

然而亚里亚妈妈却完全没有放在心上——这难道就是大人的心胸嘛?

「在座的同学们都这么想吧,想看看我这个R级武侦到底是不是徒有虚名。」

原本嘈杂的说话声在听到这句平淡但却有非常大压迫力的话的时候停止了。

「那么我请几位同学上来示范一下吧。」

亚里亚妈妈这句话还没有说完就有很多人纷纷举起了手、跃跃欲试。

——能和R级武侦交手的机会太稀有了。

「星野同学,你能请几个跟你熟悉的同学一起上来吗,武侦团队也是很重要的。」

「……是。」

星野的气势明显减弱了很多。

也是呢,亚里亚妈妈年轻的时候就很强势。

「那位同学对,就是你,请上来。」

亚里亚妈妈又分开年级和班级区域随便点了几个人,直到最后一个选中了我。

我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在亚子凛香的鼓励下、高千穗的羡慕下走了上去。

「谍报科1年级的神崎。」

排在最后一个的我报出了科目和年级。

「好巧呢,跟我同姓。」

「呵呵,是、是呢。」

「希望你的实力能让我大吃一惊。」

「亚——神崎前辈说笑了。」

我跟亚里亚妈妈尴尬地对话着。

别开玩笑了亚里亚妈妈!

你是故意的吧!

绝对是故意的吧!

幸亏神崎这个姓很常见,否则肯定会被怀疑什么的啊。

顺便一提,我是亚里亚妈妈的女儿这件事情除了亚子她们以外没有其他人知道。

况且武侦学校里名门之后很多,学校里也会有保密措施。

如果一定要调查的话只能靠自己或者是出报酬请武侦。

接着……

咚。

「团队合作注重的是队员之间的配合。」

「否则1+1的实力只会成为发挥个人力量的阻碍。」

哐。

「个人的实力不足需要用技巧来弥补。」

「在交手的过程中仔细观察对方的出手,抓住破绽。」

「别犹豫出手的时机。」

……

总之,用一个词来概括就是——完败。

亚里亚妈妈说话的时间都比打败我们的时间长。

好痛。

亚里亚妈妈你这是公报私仇啊。

虽然看上去都是同样的手法,但我知道的啊。

你在跟我对练的时候用的力气比他们大多了。

我、再也不敢偷懒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