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无标题

作者:白桃絢爛
更新时间:2017-05-19 10:56
点击:393
章节字数:303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08


有了之前的稠密备考作对比,许莓洲的暑假过得非常之稀。每天趴在家里,看几页老妈收藏的冷僻书,看几页老梅给推的畅销书,照着书店里淘来的经典漫画练练分镜,时时刻刻跟着客厅里老爸新粉的乐队一起滚动摇摆。一周不到许莓洲就觉得自己闲得快发霉了。她开始勤快地跑去常名家补课,补课的内容从中考数学拓展到了高一数学,还有一些课外实践的内容,比如练习发出各种各样的声音。总之一言难尽。

“所以实验的学费那么贵,你怎么办?是准备去偷,还是我给你去抢?”许莓洲仰面倒在常名的单人榻上。两人刚结束一轮练习,面对面勾着肩吹着冷气。

“也没那么困难,大不了我把你典当出去,学费说来就来了。”常名上身撑起来一点,对准了许莓洲两轮慢慢沉下,柔柔地摩挲着,激起许莓洲一阵爽快的惊栗。

“你家里人都不回来吗?”许莓洲又来了感觉,她敞开一点,蹭了蹭常名,“门锁好了吗?”

“你总是担心得特别多,”常名调整了姿势,错开膝盖和许莓洲交叉在一起,“你是不是每天都会想,如果她学费交不起怎么办,如果高中不在一个班怎么办,如果她喜欢上别人了怎么办,如果有一天要分开了怎么办,我们还都这么年轻……我说许大人……就是劳心的命……”

许莓洲在常名的言语顶撞下呼吸得支离破碎,糊成一团的脑子来不及担心任何身外之事。常名的手掌贴在她的手心,扣在一起的手指像一个永恒的誓言。许莓洲确实不相信什么永远。人人都追捧钻石的品质,她偏不喜欢,宁愿去爱常换常新的水钻。常名是不是她的水钻?她会不会在常名这儿把爪子和牙齿都磨得秃了,以后再也没法去爱别人?

许莓洲抱紧常名,在汹涌的忘我之中,只有这个人给了她一个支点,一个坐标系的原点。

许莓洲慢慢苏醒,找回了消失的自我和慢下来的呼吸。她抚了抚常名的脸,然后挪了挪手,找到被她们踢到一旁的水钻手机。许莓洲从手机壳上揭下一枚红色的人造晶体,试了试黏性。然后瞄准了把它贴在常名胸口,盖住了现在平静下去的那一点。

“这是,”常名在这个红点和许莓洲之间来回地看,“一个标记?”

“常名,再过十年、二十年,甚至五十年,以后你看到街边小店卖这种不值钱的东西,还能有一会儿重新想起我,那我就很开心了。”

“我记得你,许莓洲。”常名也从手机壳上取了一颗红水钻,贴在许莓洲的眉心,“这颗红色的星星就是你,你是一颗闪闪的红星……”

许莓洲把常名拉下来紧紧搂着:“没毛病,许大人是你永远倔强的小红军。”

报到那天她们也是一起去的,还提前了一点。学生可以选择走读或者住校,有些家里条件好的甚至直接在学校对面小区买了套房。许莓洲磨破嘴皮说动了老爸拿出私房钱——“爸你随便拿几套绝版唱片拍卖变现都不止这个钱,不然我帮你挂网上便宜卖。”——加入了买学区房的行列。新房子不大,只比常名家租的那套宽敞一点。但对于许莓洲来说,即使只有一张床能安下她和常名,那也就足够了。

“有家就是舒坦,”许莓洲在沙发上打滚,“都不想上学了。”

常名背上两个书包,很轻,开学没什么东西:“走了许大人,再不出发,实验的大门将永远为你关闭。”

“那你一定要同甘共苦,陪我去复读,”许莓洲又滚了两下,头发乱了一半,她伸手抚了抚,“常大人,快帮本宫梳梳!”

常名在镜子前找了一圈。新买的梳子又遭到许莓洲荼毒,闪闪地贴满了水钻。

“你这个爱贴水钻的毛病,”常名捉着许莓洲薄薄的发丝,梳得端端正正,“最好永远也别改。待会儿发下课本,你把每一页都贴满,怎么样?”

“我倒是想。”许莓洲顺从地露出脖颈。常名用梳子齿在那儿拨了一下,挠痒痒似的,然后她把梳子别在许莓洲发间:“您发话吧许大人,要一个马尾,还是两个?”

“一个,一个,”许莓洲笑笑,“双马尾是稀有造型,你喜欢晚上梳给你看。”

“我喜欢你什么也不梳。”常名给她扎好发绳,上面缀着森林色的水钻。

“那,我喜欢你直接剃个光秃秃。”许莓洲让发辫留在常名手心,左右甩甩。

常名扳过许莓洲的脸:“就仗着我喜欢你。”

“知道你喜欢我没皮没脸。”许莓洲吐吐舌尖,和常名交换了一个吻,“走,陪许大人上学。”

排在实验中学的新生报到队伍中,许莓洲集中精力求神拜佛,祈求让常名和她分在同一个班。但看起来今天神佛都没上岗,或者像老爸一样被天空民谣乐队劫持了耳朵。许莓洲一步三回头地和常名拉开距离。她们的教室分别设在两幢教学楼,好在中间有一道长廊联结,课余的时候师生可以利用长廊上的小型休息室讨论问题。许莓洲觉得她和常名两个在学校包间教室讨论情感问题实在招摇,不如晚上回家再讨论到午夜三更。

和常名暂时分别让她不太痛快。新的环境新的同学,全市的好苗苗怪苗苗都考了进来,许莓洲不觉得她能在这儿交到什么真心朋友。她顺着门牌找到了自己的教室,靠窗有个男生正埋头写字,背影看起来很熟悉。

“正……梦里寻欢!”许莓洲刻意压住了声音,像对暗号一样喊了张正。

张正猛地坐直,循着她的声音看了过来:“许莓洲?”

许莓洲可算来了点兴致。她进了教室,对着她常坐的张正斜前方和隔了过道旁边一组的两个座位选了一会儿,最后索性换了个思路,径直走过去坐到张正后面。

“寻欢大哥,久仰久仰,幸会幸会。”许莓洲能想到张正考进实验,但同班同学可算是极大的缘分,她和常名都没轮到这么好的待遇。

“网名私底下叫叫就好,记得替我保密啊?”张正一脸冷峻,看来是要在新班级打造新形象。

“没问题正哥,那这回你还打算做班长不?”

“不做了,低调,低调。”

“新文还填不填啦?”

“我也愁呢,开学应该挺忙,争取不断更吧……”

“之前的那本,帮我再签一本给老梅好不好?还是你希望我继续对她保密?我一个暑假都没告诉她、”

“梅子?”张正听到旧人也是一愣,“她回来了?”

“回了,上一中了,分差一点没到实验线。我和她约好了至少每个月见一面。”

“你和那谁,还好吧?”张正应该是看出来她和常名的关系转折,但直到毕业也从来没有问过。

“挺好的。”许莓洲决定这件事上只要张正不细问,她不展开说,“我想了想,如果告诉老梅,她最喜欢的寻欢大人就是正哥,老梅会对你辛苦维持的女生形象产生幻灭。所以我就没告诉她。”

“多谢许大人,我的把柄可是牢牢攥在了你手上。”张正肃穆地凝视空气中的一个定点,“但愿能把这个人妖形象永远维护下去。”

“你怎么偏偏要扮成女的,”许莓洲说,“而且看你写东西,不像是要勾搭小姑娘。”

张正沉默了一会儿:“如果我说我是女的,同时又喜欢男的,你怎么想。”

“觉得你变态?哈,连常名现在都不这么说了,这是不动脑子的回答。”许莓洲考虑了一会儿,教室里陆续进了更多同学,“正哥,即使在实验这种地方,不动脑子的家伙也不会少。刚才你和我说的事儿,可千万别让别人知道。”

“嗯,”张正在她前面坐好,“这我都想过。谢了许大人。”

“客气啥。”许莓洲看着一个班主任模样的人从门外走上讲台,底下同学声音转小。她拿出本子,想了想,写了两行字,给张正塞了过去:

“‘像梦里寻欢这种宅心仁厚的小妮子,翻遍整个实验都再找不出第二个了。’”

张正没过一会儿也回了一条。许莓洲像之前替梅子望传小条那样,从桌子靠窗的侧边小心翼翼地接过,上面:“‘别怕,会有汉子替你好好干她。’”

“没脸没皮,”许莓洲乐了,“我敬那人是条汉子。”

第一天没什么事,介绍完高中的很快就解散了,住校同学熟悉宿舍,许莓洲这样的直接回家。她和常名约好了,为掩人耳目,放学不一起走,在校假装不认识,偶尔遇见了,晃一下校徽上的水钻当作接头暗号,非常规范,相当刺激。

出了电梯,许莓洲把钥匙串翻出来,还没找到对的那一把,家门就为她敞开。常名系了条围裙站在离门口不远的地方,等着她。

许莓洲连忙进去,把门带上。从门开那一刻起,她眼睛就没离开过常名。她咽了咽口水:“常名你这是,真空围裙?”

常名走过来,抱着吻她。许莓洲跳了跳脚:“哎,一身汗!你让我先冲个凉。”

常名说:“一起冲吧。”

一起一起一起吧,这几个字在许莓洲脑子里颠来倒去,彻底烧化了她的理智,七窍都要喷出热腾腾的蒸汽,彩虹色的。

她们一起冲到了天黑。晚饭是常名的试做品,盘子里小小一团,用肉眼判断不出原来是什么东西。许莓洲硬着头皮,夹出来一点尝了尝。

“好吃……”她又吃了一口,“是什么?”

“草莓鸡肉沙拉,脆的是腰果和豌豆。”

许莓洲努力把常名说的食材和眼前奇怪的东西联想在一起:“啊,所以是什么放多了……”

“沙拉酱上色有点用力了……而且中间冲了一个凉,印象中我可能加了两次。”

许莓洲看了看常名带有歉意的脸色,无比严肃地宣判:“该打。”

常名垂下头,送上脸颊。许莓洲伸手轻轻拍了拍,然后凑过去亲了一下。

“以后一起做吧。”许莓洲说,“我也想学起来。”

“做好了有奖励吗?”常名蹭了蹭她的鼻子。

“我就是你的奖励。”许莓洲笑了起来,“还是说你想要更多?”

“足够了。”常名轻轻地说,“再多吃点吧。”



Fin.


____


关于标题:

莱茵石是人造的,但哪怕是天然的钻石,没有人工的切割和打磨,也不可能成为永恒的结晶。


第一次发文,感谢读到这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