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无标题

作者:白桃絢爛
更新时间:2017-05-14 17:44
点击:323
章节字数:373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06


出了考场,许莓洲觉得什么人生大考一道关卡,不就那么点事儿,等到高考再用功点好了。

常名约了她晚上去逛漫画书店,这才让她紧张得不行。许莓洲到现在还是不会看漫画,一见着好几个格子拼在一起就开始傻眼。常名私底下笑她脑子被天狗啃了,许莓洲特别不服:“我这叫超越思维,单张图就能包容整个宇宙,靠连环画拼起来算什么本事!”顶完嘴她是舒坦了,接着立马意识到自己平常爱看的小说啊电影啊也都是一字一句、一帧一帧拼起来的。好在常名没再和她钻牛角尖。

常名最近越来越宽容了。许莓洲又是得意又不免担心,生怕哪句话说错,哪件事做得不对,触了常名逆鳞,一朝回到解放前。她还远不够了解常名。她一直忍不住去想,现在是很要好,万一没考上同一个高中,会怎么样;万一哪天不喜欢了,又怎么办。万一的情况实在太多,许莓洲想爆了脑袋也看不清未来。她没听说别人也这样,看过的电影小说里好像也没谁像她这么患得患失。用刚补了一个多月还新鲜热乎的数学话来讲,她没给她和常名的关系找到坐标系原点和轴探出去的方向。

毕业前最后一次返校,许莓洲心思完全不在告别上。她的纪念册让全班都写了一遍,连常年旷课混社会的大小姐冯笑林都给她签了个名。许莓洲在纪念册里特地留出了一页,但她发自内心不想把这一页拿给常名。

“毕业了,开心吗?”她问在她身边默默看书的同桌。

常名说:“嗯。”然后继续沉浸在脑内世界里。

“常名,”许莓洲变得严肃,“常名?”

“嗯?”常名向她侧了侧头,眼睛没有离开书页。

“唉,没事。”许莓洲难以抑制心中的不安。她向后仰着坐,一旁的张正朝她招了招手。

“怎么?”许莓洲觉得张正的表情似曾相识。她回忆了一下,以前张正每次喊梅子望看片,也都是这么一套正气凛然的风姿。张正见她看了过来,传给她一个不透明塑胶袋包着的东西。“回去看”,封口处贴了个纸条。许莓洲掂了掂,方方正正,还挺沉。

“什么呀?”王星语不请自来,“班长,是不是每个人都有啊?”

张正非常配合地从书桌里接二连三地取出不透明塑胶袋,乍看和许莓洲手里的差不多,但要更薄一些。他依次把东西发给了全班。常名也得了一份,让许莓洲拿在手上试了试,果然不一样,每人都有的这个要轻多了。王星语飞快地拆了包装,塑胶袋里装着一张碟片。

“这是三年来班级集体活动的录像剪辑,”张正在老齐的授意下作了说明,“希望大家以后还能记得这个集体,记得这三年我们曾经在一起。”

许莓洲看出常名不想要这东西,连忙哄了哄,让她不管怎样先收起来,真不想要可以出了教室再丢。许莓洲手放进桌肚里摸了摸自己那份,是有个碟片盒的轮廓,但其余的部分又是什么?

全体解散之后,许莓洲留在座位上把最后几张纪念册分页夹好。常名去洗了个手,回来见许莓洲坐着不动,纪念册合着放在面前。

“不想让我给你写这个?”常名点了点册子的硬壳封面。

“不想让你从我这儿毕业。”许莓洲捉住常名那根手指,抓在手心不放。

常名沉默了一下,然后轻轻挠了挠许莓洲手掌。

“走吧,回家。”

“嗯。”许莓洲拉着常名指头摇了摇。

“班长给你什么了?”常名看许莓洲把纪念册放进书包,然后是那个神秘的塑胶袋。

“书吧,感觉像。我拆了好了,你也看看。”

“人家送你的,我这么看,不礼貌吧?”

“管他呢,我愿意让你看。”许莓洲把袋子拉开,除了班级纪念碟,里面果然是一本书。封面花花绿绿的,看标题是那种畅销网络小说。

“班长怎么送人这个?”许莓洲挺惊诧,她看常名反应也差不多。书没有塑封,许莓洲翻了翻,扉页上有字。

“‘赠许大人,小人第一本书,不求您能喜欢。愿您前程平顺,诸事如意。梦里寻欢’。”许莓洲摹仿着张正的腔调念完,“梦里寻欢?”

“是作者,”常名马上回答,“看书名下面,梦里寻欢。”

“梦里……天,正哥自己写的?”许莓洲拍了拍脑袋,想起张正确实偷摸在电脑课上写过什么东西,“厉害了啊,还是亲笔签名……”

“回去查查,可能在网上挺出名。”常名帮她扛了书包,“签名书珍贵,以后可以拍卖。”

“不卖,许大人可不卖。”许莓洲美滋滋地,“你也叫我一声许大人,来?”

“许大……”常名眼睛转了转,“妹子?”

“完了,风味全变了。”许莓洲把头发一散,拎成一边一条双马尾,“许大妹子正要上山采蘑菇,晚上回来给你炖鸡吃。”

“‘哦,天天吃鸡,这真是个好主意!’”常名瓮声瓮气地背诵布朗太太名台词。许莓洲听着笑着,突然两手一颤,头发扑簌坠下,遮住了脸。

“怎么……”常名抱着许莓洲肩头察看她脸色,“出什么……你……是不是,梅子望?”

“你说你干嘛这么聪明?”许莓洲揉揉眼睛,吸了吸鼻子,“什么都瞒不过你。我呢,怎么都傻,总也看不透,总也放不下。”

“说这些做什么?你从来也不傻啊?我哪里聪明,我,”常名把她推到楼梯口的死角,“我只对你才这样!我只对你的事聪明……”

“她明明不会回来了,不会有结果了,为什么我还是放不掉啊!”许莓洲攀着常名,像溺水者攀着木头,“我好怕啊,你也会离开,所有人都会离开,只有我傻站在原地,只有我放不开……”

常名揽着她,也让她揽着。许莓洲哭的时候胸脯一起一伏,隔着校服也看得出饱满的轮廓。常名把手放在许莓洲背上,有节奏地拍打安抚。

“许莓洲,许莓洲,”常名一直叫着她的名字,像是催眠的符咒,像是安神的音符,“许莓洲,跟我走吧,跟我回家。”

许莓洲把常名的脑袋拉近,湿湿地吻了上去。牙齿没再碰在一起,她们补课后的练习并没有白费。舌头追逐着亲近了好一会儿,许莓洲抓着常名的手放在自己心口,托在一侧下方,绕圈动了动。常名受了蛊惑似的,手上用力挤了挤,许莓洲喉间溢出和平时不一样的声音,腿也不自然地夹在了一起。

常名竭力找回一点清醒:“许莓洲,在这儿不行。我们先回去。”

许莓洲半睁着眼看着她:“洗手间……”

“不行,先回去。”常名拉起她,帮她理了理领口,“你脸很红,在户外吹久了热风怕要中暑。回去冲个澡,我等你。”

“常名,”许莓洲被她拉着开始挪步,“你要了我吧。”

“我也想要你,也想被你需要。”

“你弄脏我吧,弄疼我吧。”许莓洲紧紧扣着常名的手,“这样我就能永远记着你了。”

“那我宁愿被你忘了,”常名用力地回握着她,“我不舍得你疼,不想把你弄脏。我喜欢你没皮没脸,干干净净,永远灿烂地笑。”

“常名,你为什么喜欢我啊?”迈出校门口那几步,许莓洲侧了侧脸,不想让保安看到她的泪水。

“喜欢人,非要理由吗?”常名不如许莓洲高,她挽着许莓洲手臂拉近一点,尽量隔开路人的视线。

“不要理由的话,怎么非得是我,不能是别人?”

“你的声音,”常名手肘磨蹭着许莓洲肋间,偶尔碰到那一片柔软,“我第一次听,就很喜欢。”

“声音有什么特别吗?”许莓洲试了好几个奇怪的发音,“很普通啊?”

“很性感。”常名把许莓洲垂在肩上的头发拢到耳后,“想听你各种各样的声音。”

“唉,”许莓洲又夹了夹腿,“怎么办,要不是在街上……”

“别急,马上就到家了。”说着常名加快了脚步。

“常名,你以前,有没有做过?”许莓洲小小声问。

“嗯?”

“我,怕疼……”许莓洲支支吾吾,“会疼吧,头一次……”

常名突然笑了笑:“你可以先在我身上试试。”

“早知道,上回查怎么亲不嗑牙,也把这个查了好了……”许莓洲挺懊恼,“你看了那么多书,上面都没写吗?”

“看过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实际肯定有出入。”常名抚着许莓洲的手背,“你要怕疼,我们就不进去,不进去也行的。关键是在外边。”

“真的吗?”许莓洲脸烧得慌,“人家不都说进去了才是……”

“我想让你舒服,许莓洲,”常名执起许莓洲的手,“我喜欢你,不是为了让你疼。”

常名把许莓洲送到家楼下:“这个钟点,你家有人吗?”

“大中午的,应该没回来吧。”许莓洲不太肯定,“我先上去看看,不行就去你家。”

“我家地方太小了,”常名给她历数一番,“我睡单人床,一起躺只能侧着身。冲凉的地方也只能勉强站一个人,你恐怕不太习惯。”

“那我先上去,”许莓洲挽着常名手臂不肯松开,“换身衣服再下来。你家人确定不会回来?”

“这两天忙,晚上都不回来。”常名被许莓洲带着摇了摇,“不知道你家人让不让你在外过夜。”

“可能不放心,但怎么说,开学多半也要住校了。我就说去同学家玩,应该没事。而且以前我也去梅子望那儿住过。”

“你是故意的吗,许莓洲?”常名赌气似的一甩手。许莓洲连忙告饶似的逮回来搓搓:“别呀,我就给你举个例子嘛。”

“快上去吧,这会儿你倒不急了。”常名在许莓洲脸上一掐,“我在楼下等你一会儿?”

“嗯,你找个能看见阳台还不晒的地方,等下我从那儿探头出来。”许莓洲吻了吻自己手指,趁小区里没人路过,拿蘸了亲吻的指尖碰了碰常名的唇。然后她飞快奔上楼去,手机在口袋里一颠一颠,敲打着她的腿。

钥匙送进门锁转了一圈她就知道家里有人。才推开门,扎了个大熊围裙的老爸就踩着客厅音响的鼓点出来迎接了她:“回来了?看谁来找你了?”

许莓洲进客厅一看,沙发上的梅子望朝她招了招手。

“老梅?”许莓洲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不是惊喜,更像是个惊吓。

“没忘了我啊?”梅子望像从前那样,大大方方吃着老爸切好的蜜瓜。

“我以为,你把我给忘了呢。”无数次盘旋过许莓洲脑海却无人可诉的话,此刻终于可以说出,“怎么这么久都没联系?”

“没脸啊,”梅子望擦了擦嘴边的汁水,“你不信吧。”

“是要中考的关系吗?你不想临考前被同学背后指指点点?”

“算是吧。”梅子望耸了耸肩,“考得怎么样?还是准备报一中?”

“你呢,没……耽误吧?”许莓洲想,怎么可能没耽误呢?搬家、转学、承受压力,哪样不会影响备考的心情?

“还好,老娘一向很稳。”梅子望露出熟悉的笑容,“莓狗你真是反了,居然敢怀疑你同桌的水准!”

有那么一会儿,许莓洲仿佛回到了她和梅子望成双入对的逍遥日子,好像什么变故都不曾有过。她翘起小指头点了点老同桌:“你小梅子也是反了,竟敢和本公主顶嘴……”

梅子望惬意地打了个唿哨继续吃瓜,一边上下打量许莓洲:“几日不见,感觉长高了?腿长了一截,后腰曲线更明显了,上头那俩……也挺得鼓鼓的。说,是不是趁我不在,又偷偷给自个儿施肥啦?”

“哪能啊?你要怪,得怪课间操牛奶,还有我爸的营养早餐。”许莓洲抬高嗓音,“爸,你下午不上班了?”

老爸的嗓门努力穿透乐队主唱的音量:“休息!给你和梅子做点好吃的。梅子多久没来了?都放假了留我们家多玩一阵儿吧!”

“下午你没别的安排吧?我当你模特你给我画像吧?之前说好了一考完就给画,别赖啊!”梅子望语带热切,还顺手递过来一条蜜瓜,“对了,问你,我走之后,常名没再找你茬吧?”

“常名?”许莓洲突然想起常名还在楼下等着,心里咯噔一声。平时她看见蜜瓜必定两眼放光,但现在,胃口好像一瞬间离她而去了。

“那个死贱货,”梅子望毫不掩饰爱憎,“老娘可是被她害惨了!”

“怎么回事……”

梅子望狠狠咬了一口瓜:“你听说了吧,手机的事儿。”

“啊。”

“王星语捡的,瞎翻翻出了我留底没删的视频。本来还我也就完了,她打电话问她同桌怎么办,贱人一句话就给我送寡妇齐那儿去了!”梅子望现在提起来还是大为光火,“你说班上那么多人,她对男生都没玩儿阴的,怎么就盯上了咱俩?”

“咱俩,”许莓洲把瓜放下,“什么咱俩。”

“咱俩啊!”梅子望把她揪过来,在她耳边嘶声说,“她以为咱俩搞同性恋,那天不是都骂变态了吗?!”

“这不合理啊,而且你拍视频是和男生……”

“女生,我之前骗你呢。”梅子望松开许莓洲,“我怕连你也觉得我变态,怕你不肯再做我朋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