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繪姬】藏寶圖

作者:Asa(朝)
更新时间:2017-12-22 18:36
点击:699
章节字数:602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目的雖有,卻無路可循;我們稱之為路的,無非是躊躇。



1



今天是一個下雨的日子,無法到頂樓練習的九人全部聚集在社團教室裡,幾個人湊在電腦前,幾個人安靜地坐在位置上看書,幾個人在隔壁房間聊天,本來可以在音樂教室享受一個人的鋼琴時間的西木野真姬,說要找靈感便也沒有離開。

真姬沒有坐著不動,她在社團教室裡走來走去,但也沒有人打擾她,她先是走到電腦旁邊跟矢澤妮可、星空凜以及小泉花陽一起看了幾分鐘的演唱會動畫,接著又往通往隔壁房間的門口望了一眼,看著坐在裡面聊得很開心的高坂穗乃果、南小鳥以及園田海未,她無意打擾便沒有走進去。

最後稍微瞥了一眼趴在桌子上打瞌睡的東條希以及坐在她旁邊很認真地看著書的絢瀨繪里,真姬走到了一個書架前,伸手拿起了與她肩膀同高那列的第一本書,拿到手上隨便翻到了中間正要閱覽,卻好像有什麼闖入了她的視線,她再次抬頭。


「嗯?」


焦點移到了書架後面的一個黃色物體,真姬伸手將它抽了出來,是一個看似很老舊的書卷,它的黃是經過了各種風化才會有的顏色,就連綁著它的麻繩也很破舊。


「怎麼了?」


最先對真姬的行為有反應的是就坐在她正後方看著書的繪里,她稍微抬起頭看著真姬的後腦勺,以及她不是拿著書的另外一隻手。

真姬先是疑惑地稍微轉過頭,她不確定繪里是不是在跟她說話,不過確定自己跟她對上眼後真姬便轉過身將手上的東西放到了桌上。


「書架後面本來就有這個東西嗎?」


真姬手上還拿著從書架上取下的書,她將書卷推到了繪里的面前,繪里的注意力明顯地聚集在那個泛黃的紙張上,原本趴在桌上睡覺的希也緩緩地爬了起來,對空氣嗯了一聲。


「沒有……吧?」


壓抑不住自己的好奇心,繪里在真姬以及希的注視下拿起彷彿輕碰就會破裂的書卷,拉開了綁著它的麻繩,然後將之攤開在桌上。


「唔?藏寶圖?」


看見內容後希的眼睛一亮,睡意瞬間被拋到腦後,她整個人坐了起來,著迷地凝視著被她稱作藏寶圖的書卷。


「哈?都什麼時代了……」


拉開一張椅子,真姬也坐了下來,嘴上這麼說著但身體卻是一副要參與討論的模樣。


「嘛……這紙看起來也很有年紀了嘛……」


繪里對真姬那口是心非的行為笑了笑,她再次將注意力放回紙上用墨水所描繪的圖形以及幾句話,心裡的想法跟希看了一眼立刻得出的結論沒有什麼差別,但又有什麼不太一樣。


──紙上沒有所謂寶物所在地的叉。


這是一張音乃木坂學院的地圖,用毛筆端正地畫出了每棟大樓的方位,以及看起來是用來點綴的幾棵樹。

不知道是故意的還是當初繪製時沾到的,不少處都有幾滴墨汁,活動中心、涵蓋著全年級教室以及辦公室的教學樓、操場、校門口……等等,幾乎是能說出名字的地方都有那些墨汁,不過數量上的確是有差的。

只要一撇畫出長方形的教學樓的圖形裡,被滴上的墨最為多,讓人覺得這應該是故意的,卻又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或許根據墨的多寡,寶物就最有可能在那裡?──繪里歪著頭比對了好幾次。


「旁邊的那句話也很有意思呀──隨處可見、隨手可得,但又看不見、碰不著,妳要來尋找嗎?」


希看著寫在空白處的那幾句話,再次證實了這是一張藏寶圖,然而它給的提示卻又如此莫名其妙,除了看好戲的希沒有陷入深思以外,繪里感覺很認真地皺著眉在思考什麼似的,真姬抬頭望了一眼希,再看向繪里,最後也一起盯著藏寶圖,意識隨即飄到了天邊。



2



東條希並不打算自己花腦筋去思考的樣子,她把另外兩組人馬也都叫過來到桌子這邊一起看這張神秘的藏寶圖,覺得自己應該要是適時的給予人提示的人才比較有趣──即便她也還什麼都沒發現。


「這張藏寶圖擺在偶像研究部的話理所當然就跟偶像有關係吧!」


部長的矢澤妮可在看了幾眼藏寶圖以後,非常有自信地喊著,她的根據是在她確定之前沒有這張藏寶圖,可是既然又是這種看起來已經上了年紀的質感,或許也只是大家都沒注意到而已,但又開始想了別的可能性。


「繪里,這間教室在給偶像研究部之前是什麼社團的教室嗎?」


自己的下一句話馬上打破了上一句的肯定,妮可也絲毫不在意,她覺得現在線索能有多少就得要多少。


兼任學生會長的絢瀨繪里轉頭和旁邊的東條希對上視線,說起這個社團的成立也是兩年前的事了,那時候繪里還不是學生會長,但一直在意著妮可動向的希或許會知道什麼,繪里才看她。


「嗯……咱記得也是跟音樂不然就是跟跳舞有關係的社團吶……性質不會相差太多哇。」


希用手指頂著下顎,視線往上仰望著天花板,掏出了自己那模模糊糊的記憶,剛好印證了妮可的推論。


「可是這個,既然寫了隨處可見隨手可得,那麼應該就不會是寶物了吧?或許是……非實質的東西?」


在見到藏寶圖後始終未開口的園田海未,對文字的表達應該是九人之中最細膩的她,在妮可因為希的回答而眼裡只看得見寶物的時候,海未語重心長地開了口,然而她是對著坐在對面的三年級──看起來最沒有把這個當遊戲看待的繪里說。


「嗯,我也這麼覺得,寶物聽起來太不實際了,更何況如果是別人的寶物,那就不一定會成為我們的寶物,除非跟學校有關係……」


因為海未的一句話,繪里直接對妮可潑了冷水,卻還是澆不熄對這種神祕的事感到有興趣的幾個人──高坂穗乃果、星空凜以及依然不氣餒的妮可。


「既然有藏寶圖就有寶藏的喵──!就算是別人的寶物,一定也很有趣喵!對不對!妮可醬!」


從一邊繞到另外一邊,凜抱住了妮可的脖子,應是想要表達她們絕對是一夥的,順便還拉了一個小泉花陽。


「沒錯沒錯,有藏寶圖就代表有寶物!不然怎麼畫得出來呢!」


一樣是童心未泯的穗乃果也跑到了凜的旁邊搭上她們的肩膀,表示這裡是絕對要找到寶物的小組,其他人不找也沒關係。


「啊哈哈哈……」


看到她們因為一張被歸類為藏寶圖的地圖而如此激動,南小鳥只是站在海未旁邊無奈地笑著,她看起來是不參與的人。

本來就對自己親自動身去找沒什麼興趣的希只是對著激動的那幾人露出了別有意味的微笑,表示她如果有什麼發現,會像當初組成μ‘s一樣突然冒出來給予提示。

想著反正自己是沒有要參與的,繪里再次低頭看了一眼地圖上被她判斷為記號的墨汁,在哪個地方有幾個、又都是分布在哪裡──最後她抬頭看了一眼坐在她正前方的西木野真姬。

真姬對她搖了搖頭,看起來有些失望。



3



隔天總算不再下雨,九人再次齊聚於頂樓練習、談天說笑,聊聊關於昨天那張藏寶圖,當然也只限於想找到寶藏的四人。

西木野真姬坐在陰涼處休息看著喧鬧的四人,嘴上討論得很開心卻沒有實際動作,她喝了一口寶特瓶裡的水,再次把蓋子拴緊,將瓶子放到腳邊的同時另一邊也坐下了一個人,絢瀨繪里。

兩人之間唯一有點微妙的地方便是,繪里並沒有在與真姬之間留了縫隙,她的肩膀貼著她的肩膀,連大腿都是可以碰到的程度。

而且彼此都沒有說什麼,沒有眼神交會,沒有對話,只有相同頻率的呼吸。

真姬很拿這個前輩沒轍,對自己總是莫名其妙地好,莫名其妙地接近,卻又在自己會想反抗的瞬間離開,而且有些時候,甚至還無法推開她。

例如現在。


「真姬、」


喊完了真姬的名字,繪里的頭便倒在真姬的肩膀上,四肢同時做了放鬆的動作,看似就是要躺在這裡休息。


「……」

「借我躺一下。」


真姬什麼也沒有回應,連不需開口的嗯也沒有發出來,她想離開卻又離不開,真姬覺得自己的心緊緊地被人捏著,然而這種情況卻又讓她像麻藥上癮。

──她喜歡繪里,卻什麼也不能做。



4



一個星期過去,立誓要找到寶藏的四人小組原本的熱情都不知道被沖到哪去了,雖然其中一人根本是被強制參加的。

其他人本來就沒有放在心上,然後有動力的人也沒有找到任何結果的話,書卷就這樣靜靜地躺回了它被發現的地方。

日子久了,這件事就開始被人遺忘了。

大家的生活再次恢復了平靜。


「真姬、」


除了因為某些小事而被擾亂心思的人。


「欸!?」


原本兩眼空洞地彈著鋼琴,連絢瀨繪里什麼時候進到音樂教室都沒發現的西木野真姬在聽見繪里幾乎是湊在她耳邊呼喊的聲音後嚇了一跳。


「妳怎麼啦?看起來精神不是很好。」


見她嚇著的樣子,繪里拍拍真姬的頭,然後把書包放到鋼琴邊接著靠在鋼琴上,算是背對著真姬,她想如果真姬不看著別人的眼睛說話,可能會比較坦率吧。


「沒、沒什麼……只是曲子寫不好而已。」


就算知道繪里沒有在看她,真姬還是別過了頭看向另一邊,她收起擺在鋼琴上的樂譜,雜亂地放進資料夾裡然後丟進書包,沒有了這些令她煩惱的東西在眼前,她就只是坐在椅子上發呆。


「是喔,要不要……一起回家?順便去吃個點心……」


繪里和真姬的關係說不上特好,也沒有不好,她只覺得自己和這個學妹

中間似乎隔著一道牆,但這道牆感覺又很容易就能打碎,尤其是在她不向人開口訴說煩惱的時候──所以繪里今天特地來找了真姬。


「……嗯。」


看著繪里的馬尾,真姬緩緩將視線往下滑,看著繪里扣在大腿跟處的雙手,大拇指似乎有那麼一點躁動,真姬想伸手捲自己的髮尾,最後又放下了手。


「那走吧?」


回頭拋給了真姬一個爽朗的微笑,繪里順勢提起了自己的書包,看著紅髮學妹把書包的拉鍊闔上,然後從鋼琴椅上站起走到自己旁邊,她滿意地點點頭帶著真姬離開了音樂教室,並著肩走出了校園。

靠著馬路的左邊一起往車站的方向走,不是太寬廣的人行道使繪里在前後方有自行車或其他路人經過時,不得以往真姬的方向靠了過去,沒有再往牆壁更靠近的真姬好幾次都與繪里碰在一起。

最後乾脆兩人直接靠在一起,每走幾步便會碰到對方肩頭,誰也沒有對這種情況有任何反應。

在大腿邊搖搖擺擺的手掌也難免食指碰到小拇指、手背擦到手背,誰也沒有把手縮起來放進口袋或是插在胸前,任憑著不知是故意還是自然的流向觸碰著彼此。

直到真姬感到手心傳來溫熱的感觸──繪里的四指伸過真姬的手心,大拇指輕碰著她的手背。


「……」


真姬不知道自己現在是不是該轉過頭看一下繪里的表情,但她不知道自己現在又是什麼表情。

她一直都在等哪天可以牽起她的手,或是被她牽起,就在這種放學的時光,開心和難過交織在她的心裡,真姬不自覺地停下了腳步,微微低著頭。


「第一個是活動中心──」


繪里加深了握住真姬的力道,稍微將她推到了牆邊,刻意地接近真姬的耳朵,用著氣聲撫媚地開口。


「第二個是走廊──」


被繪里牽制住動作的真姬身體震了一下,她緩緩舉起另外一隻手,作勢想要推開繪里,卻在中途又放下了,最後她終於抬起頭,瞳孔睜大地看著繪里那挑釁般的笑容。


「真姬就是放那張地圖的犯人,對吧?」


握住真姬的另外一隻手,繪里這次真的將真姬壓在了牆上,她臉上的笑容退去,真姬不知道繪里現在在想什麼,她慌著,就哭了。



5



絢瀨繪里裝作對那張藏寶圖毫不在意,但其實她在一開始就隱隱約約察覺到了不對勁。

紙張雖泛黃看似老舊,但在上面的墨怎麼看都像是新的,加上──發現的當下竟然有幾個人異常冷靜。

園田海未雖然老實又認真,但她總會想跟高坂穗乃果一起做些什麼事,知道她與南小鳥其實正在交往的繪里,因為海未跟小鳥的不參與感到了有點不可思議。

況且海未直接給了她一個提示,非實質的東西──如果是這種東西,海未應該也會想去找到答案的,然而她沒有。

仔細端倪了一下那些看似記號的噴墨,很明顯地可以判斷出這真的是用毛筆畫上去的,點與點之間有著毛筆飛快移動導致稍微低下且呈向量狀的墨,不只這個,有些點本來就也是能看出是從哪個方向噴上去的。

繪里在短時間內記下了各個重點,她發現最開始被點上墨的地方是活動中心,之後開始的第二、第三都是在涵蓋所有教室的教學樓,只是這棟建築物在地圖上特地被畫得有點大,讓繪里可以搞清楚方位。

一樓是一個點,二樓是兩個點,三樓是三個點……依此類推,而點如果是被畫在左右兩側,那便是教室,在中間,便是走廊──可以被繪里判斷為第二個噴上去的墨是在走廊,第三個是音樂教室,第四個是屋頂──真的是隨處可見的地方。

思考了片刻以後,繪里抬頭看了一眼西木野真姬,發現她對自己搖搖頭,或許真姬當下是想假裝自己沒線索所以搖頭,但繪里沒有漏看真姬的失望。

下雨天不去彈琴在教室閒晃而發現藏寶圖的真姬、冷靜地給出提示的海未、苦笑的小鳥──最先被交付藏寶圖的是自己。

以及一個星期後精神狀況好像越來越差的真姬。

繪里差不多得到了一個結論,就只差向本人確認而已了。


「真姬就是放那張地圖的犯人,對吧?」


隨處可見,隨手可得──指著西木野真姬。


「妳喜歡我。」


但又看不見,碰不著──指著西木野真姬的心意。


「第一次遇見我在活動中心的開學典禮,第一次跟我說話在走廊上──吶、真姬,我誤會了嗎?」


繪里認真地凝視著被她壓在牆上的真姬,她看著真姬的眼角泛出淚光,卻又沒有避開自己的視線,繪里滿意地放開了其中一隻手摸上真姬的腰。

她把她壓上牆只是對於真姬這種拐彎的告白一點小懲罰而已。


「我找到了,不過妳是不是還有話要跟我說?」


接著放開另外一隻手,繪里輕輕擦去真姬眼角的淚水,想告訴她自己只會給出讓她滿意的答案,繪里溫柔地撫上真姬的頭要穩定她的情緒。


「……繪里、」


嚥了嚥口水,讓因為哭泣而發疼的喉嚨好受一些,真姬這才開口發出了第一句話。


「……我想跟妳在一起。」


怕她下一秒就會跑掉似的,真姬拉著繪里的制服,用著她認為最真摯的眼神盯著繪里,心臟的聲音幾乎佔據了整個耳膜,她還怕自己可能聽不見繪里的回答,就連拒絕也是。


「我也是。」


稍微墊起腳尖吻上真姬的額頭,繪里牽起真姬的手再次往車站的方向移動,心裡滿是愉悅的繪里現在想著等一下要吃什麼點心才好,完全不顧隔壁臉紅得不能見人的真姬。

畢竟,找到寶物的是繪里,真姬的所有權現在暫時歸於繪里。




附錄



西木野真姬發現了一個小秘密,因為待在音樂教室彈鋼琴的她較晚離開學校的某一天,看見了園田海未與南小鳥兩人在二年級教室做的事。

真姬的腳步很輕,而且她不知道是哪裡來的第六感,促使她在經過教室前便停下了腳步,她緊握著書包的提袋,站在教室門口的旁邊,瞥見了那一幕後令她原本就不怎麼平穩的心,跳得更是亂了幾分。

她們兩人在教室接吻。

兩個女的,在接吻。

真姬並沒有排斥她們的行為,而是因為給自己的行為找到了一個合理的希望。

真姬喜歡絢瀨繪里,然而從來不認為這是對的,她很苦惱,傷心自己喜歡上了一名友人、學姊、一起努力的同伴,而且還跟自己同性別,沒有談過戀愛、沒有聽過有人談過戀愛的她,當然不知道該怎麼辦,只能一味地討厭著自己。

這下讓她找到了一扇出口,她心裡躁動得不得了,她多想現在就立刻闖進教室問她們是不是在一起,不過真姬也沒有這麼不識相,所以最後決定在適當的時機,偷偷問一下海未。


「海未,我喜歡繪里。」


不過真姬算是比較有禮貌的,她打算用自己的事來詢問對方,至少她知道海未跟小鳥就算是沒有在一起,應該也不會對自己所說的這句話感到噁心。


「……欸?」


因為例行性與真姬討論作曲與作詞兒拿著紙筆坐在鋼琴旁邊的海未突然停下筆抬起頭,有點錯愕地看著這名語出驚人的學妹。


「我該怎麼辦?」


發現自己喜歡一個人,再怎麼努力也無法說不喜歡就不喜歡,甚至別說討厭了,可能最後討厭的還是自己。

唯一的方法就只有不努力,讓時間沖淡這份感情,不過那是在當事人抱著完全消極的心態下──真姬知道了自己身邊有一對女性情侶,又怎麼會選擇放棄?


「……真姬想怎麼辦?」


──啊哈。


對於海未的反問,真姬已經確定海未不僅沒有反感,還有一種開始嘗試要與自己討論的感覺,她幾乎可以百分之百相信,她和小鳥的關係不是那麼單純。

所以她決定先把自己的問題擱在一邊了。


「……妳不會覺得我很奇怪?」


真姬小心翼翼地,試探性地,再次反問了回去。


「如果真姬是想要別人否定妳的話,我可以否定妳。」


只是真姬最後還是輸給了海未,即便那天的行為以她所認識的海未來說相當異常,但平常的海未可是個正經八百,說起話來很嚴肅的人,海未是不會上當的。


「不、不是這樣的……我、我……意義不明啦……唉……這種事,難道有正確答案嗎?」


隨意地按下了一片琴鍵,一個單音迴響在音樂教室中,被海未的回答弄得有點慌張的真姬也再次讓自的心靜了下來。

真姬既不是想得到「妳可以跟繪里在一起」也不是「妳最好放棄繪里」這樣的答案,她只是不知道這份心情該何去何從。


「沒有人可以給妳解答,只有妳自己能決定,不管真姬的決定是哪一個,我都會支持妳的。」


看著真姬總算從剛剛開始各種多變的心情,海未笑了出來,她知道自己沒有資格對別人的感情說三道四,但是她可以以一個朋友的身分幫助真姬做她想做的事。


「……」

「有些時候,有些事情,不趁機把握就再也遇不到了……」


真姬沉默了許久以後,海未再次提起筆在自己的筆記本上塗鴉了起來,她畫了一顆愛心、兩顆愛心,以及兩個女孩子,看似真姬跟繪里,然後她緩緩開口。


「海未、」

「是?」

「我想跟繪里在一起。」




-----


1. 開頭引用自卡夫卡。

2. 在地圖上幫忙寫字跟想梗的是海未。

3. 雖然沒有很明確描寫,背景設定繪姬就是曖昧期。

4. 這跟本篇好像沒關係?...噢,就是抓了一個犯人叫西木野真姬,然後說繪里的推理力是從小就有(?

5. 本來要好好寫出海鳥最後還是放棄了(躺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