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无标题

作者:13Friday
更新时间:2017-05-09 03:42
点击:863
章节字数:1608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13Friday 于 2017-5-9 03:47 编辑


第五篇框啷──框啷──

楠田站在電車門邊,看著自己窗上的倒影

『今天,我是不是太過份了……南醬什麽事都沒有做錯,我又在生氣甚麼了?南醬為了我,在我身後做了那麼多努力……我有什麼資格在她面前崩潰掉淚呢?南醬沒有理由要承擔我的情緒……但是為什麼南醬要安撫我,抱著我……是因為我在她眼中還是個長不大的孩子嗎?是因為我還不夠成熟不能被信任嗎?

明明我都成年了…明明我都會開車了…我也是可以被當成大人般看待啊!不要在這樣把我當成小孩般照顧……不能再讓南醬認為我是小孩子了……我要做出改變,讓南醬能看見,讓南醬能看著我。可是……』



不知不覺,自己已經回到家了……失落的心情,無法平復的低落……空洞的心……一直墜落著……



「Heart Break!」手機鈴聲響起,楠田躺在床上,伸手抓著包包,掏出手機「喂……」低啞的聲音。「小楠!妳怎麼了?!」新田只是閒來無事打點話找楠田聊天,聽見楠田的聲音就得知楠田的狀況不好。「惠海,我是不是很不成熟?我是不是不值得依賴?」楠田伴隨著微弱的泣聲……「今天出現的那個茅野愛衣……比起我,或許更適合南醬呢?」「成熟穩重又有能力,兩人在高中時的時光,在兩年過的每一天,建立起的關係。相對我,一個還在讀書的學生,事業還在打基礎,只和南醬認識半年。一直幼稚的我,一直仗著南醬是我的經紀人,對南醬做出很過分的事情,她都沒有必要承受,我的稚嫩、我的脾氣、我的種種,如果她不是我的經紀人,她一定早早就逃開了吧!呵呵……」楠田像是被追殺到懸崖邊緣,看透了所有冷冷地笑。「今天呢~看到茅野前輩,她站在高處,見到她散發出的光芒,那個光芒好耀眼,卻一點也不會刺傷眼,是那種會令人著迷的顏色。那個時候,我偷瞄了南醬,她看她的眼神,南醬一定是喜歡茅野前輩,那種溫柔又憐愛的神情,我該怎麼辦……」電話另一頭的新田,一直都沒說話,默默的聽著楠田敘述。

「叮咚-叮咚-」門鈴響了,楠田匆匆地從床上起身去開門。

「惠海!」打開門,脫口而出的名字,那個在自己最失落,最需要幫助時,不論面臨多大的困難,都會出現在妳面前,陪著自己身邊的人。「小楠,我來了。」新田微微一笑。「惠……惠海~哇~」楠田撲上前抱著新田,新田也環抱著楠田。「我們進去說好不好?今天不會回宿舍了,留在這裡陪妳,可以讓我借住嗎?」楠田輕輕的點頭,新田拉著楠田抱住自己的手,牽著她走到房間裡。

兩個人肩併著肩躺在床上

「怎麼這麼晚來我這?」楠田拿著新田遞的衛生紙擦眼淚。「聽到妳叫惠海我就錢包拿著,搭計程車來了,走的有點匆忙。」「只有妳需要幫助時,才會叫我惠海呢~像是國中時,妳被好幾個隔壁班的壞女生逼到角落,叫著『惠海來了!』我又剛好出現在她們後面,把她們都嚇死了。」「哈哈哈~可惜Emi妳那時候背對她們,她們嚇到的表情我記得很清楚呢~」新田一句話成功的把楠田逗笑了。「那個時候她們是為什麼要欺負妳呢?」新田側過身看著楠田。「我忘記了,只記得英勇的惠海,幫我趕走她們。」楠田側過身看著新田。「南條對了妳做了什麼事?害妳哭到眼睛腫的跟我欺負妳似的,如果在外面,可能會被路人報警呢。」新田定定地看著楠田的眼睛。「南醬她……沒有做甚麼,是我自己一直成為她的負擔,受到她的照顧,是我做錯了,讓南醬看見我孩子般的一面,不被她依賴信任,讓她看不上我。」楠田避開新田的視線,低著頭說。「我們家亞衣奈要長大了!開始會想要改變呢~」新田感嘆地說,伸出手抹去自己那不存在的眼淚。「小楠,那就去改變吧!」溫暖有力又堅定的語氣,鼓勵楠田。「可是我可能永遠都無法成為茅野前輩那樣……」楠田看著新田的雙眼。「為什麼要去成為別人呢?小楠是楠田亞衣奈,不叫茅野愛衣,所以小楠做好自己就好,一昧的想成為別人,是不會被人喜歡的喔!」握著楠田的手,想傳遞一點能量給她。「想成為別人的影子,一直追在她的身後,不管在怎麼努力,是不會讓自己散發出屬於自己顏色的光芒,何不慢慢地改變自己,讓自己為了自己努力,相信有一天耀眼的光芒會從自己身上發出的,所以……Fightだよ!」「不要輕易放棄自己喜歡南條的那份心情,讓南條看見真正的小楠。」「嗯!謝謝Emi……那我現在發個簡訊向南醬道歉。」楠田嶄露出煥然一新的微笑,拿起手機答答答的打字,傳簡訊給南條。



「哈~」南條一口氣灌下一整杯滿滿的啤酒,砰一聲放下空的玻璃杯。「老闆,再來一杯!」「呦~馬上來~」「南條桑~喝酒別喝那麼猛阿,是......遇到什麼傷心事了嗎?」坐在對面的編劇绚瀨將手蓋在南條啤酒杯上,右手撐著自己的下巴,用調戲的語氣說。「沒事…真的沒事……」南條腦中浮現茅野的笑顏,大力的搖了搖頭。「真的嗎?我跟妳認識那麼久了,還是第一次看見妳這種喝酒法呢~」絢瀨拿起冰鎮過的Shot杯,一口喝下冰涼濃烈的伏特加。「繪里,不可以和愛乃一起拚酒啦。」東條坐在絢瀨旁邊,拿起旁邊的伏特加替絢瀨添滿,自己喝著溫過的清酒。南條猶豫了一下,今晚是和電影的編劇絢瀨繪里和她的女朋友也是神田明神社的繼承者,她們兩位是自己的好友,第一次見面時就像早已熟識的老友,個性、想法都很合得來,都會定期的聚餐聊天,對自己的近況也是相當熟悉的。「今天,愛衣轉來我們公司……」南條握著剛送上的酒杯手把,看著氣泡從杯底浮上。「是那個學姊愛衣嗎?」絢瀨說。南條點點頭,喝了口啤酒,冰涼的苦澀在嘴中蔓延。「愛乃,是喜歡著茅野嗎?還是……在眷戀著不曾展開的初戀?」東條看著徬徨無助沒有思緒的南條。「我……不知道……自從學姊畢業後,就不曾再見過她,我以為自己已經放下,在卒業式那天,隨著我離開了高中,留在校園中。但是今天在公司裡見到愛衣出現在眼前,高中時的回憶一瞬間湧上來……」南條的哽咽說。「我……好像還喜歡著學姊。」「如果是這樣,那明天就去向她表白吧。」絢瀨又乾了一杯,一股熱在胃中燃燒,臉上浮現淡淡紅暈。南條盯著金黃色的酒面,迷濛中浮現了楠田淚汪汪的雙眼「還有,下班前,小楠哭了……」「愛乃對亞衣奈做了什麼過分的事嗎?」東條語中帶著點怒氣,雖然自己從未見過楠田,卻在南條每次聚餐時的聊天,對楠田亞衣奈這人有了好感,也是自己促成絢瀨拿劇本給南條看的。「我不知道……不知道小楠為什麼哭…她不願意跟我說…」南條傷心地看著東條,無辜真誠的眼神,說服了東條。「當我抱著小楠安慰她的時候,感覺自己的心跳有點稍快,有種想要一直保護她,不讓她受傷,想讓她一直露出可愛的微笑。」南條講著講著嘴角不自覺的上揚。「愛乃真是個罪孽深重的女人啊~」絢瀨感嘆自己撩人功力比不過南條。「愛乃,要想清楚自己的感情喔~自己那份真誠的心要給誰。」東條說。在東條沒注意時,絢瀨已經用伏特加把愛乃灌醉,現在南條已經趴在桌上不省人事了,隱約能聽見南條的呢喃聲「繪里是俄羅斯黑……嗯嗯……哈呼~」「唉~愛乃又這樣了……」絢瀨壞壞的對東條笑,說著不是自己做的可是臉上缺破綻百出。「愛乃上次被妳灌醉是她淡出演藝界的時候吧~時間過得真快……」東條拿出錢包將錢放在桌子上,跟著將南條背在背上的絢瀨。「老闆!謝謝招待,下次見。」「呦~三位美人慢走~謝謝光臨。」



「嗯……」南條從自家的床上醒來,昏沉的腦袋伴隨著一陣陣的痛,旁邊放著解酒用的蜂蜜水和字條

『愛乃桑

我們先回去了,感情不是一時之間能解決的事,如果有要幫忙的就跟我們聯絡吧。

繪里&希筆 』

『唉~又麻煩她們了……』咕嚕咕嚕的喝下甜膩的蜂蜜水,走到浴室將冰冷的水潑在自己臉上,終於清醒了點。回房間看見躺在桌上的手機亮著,是楠田的信息


『南醬

今天下午,對於我自己不成熟的舉動真的很對不起!我不應該因為自己不安的情緒,破壞工作上應該有的態度。在南醬面前大哭,讓妳感到不適,真的很對不起和謝謝。謝謝南醬的包容與體貼。我在不是一個仍依靠大人保護的孩子,我會改變。 南醬請好好的真大眼睛看清楚楠田亞衣奈成為大人吧!

亞衣奈 留 』



「是嗎?原來在小楠眼中,我一直認為她是小孩子呢~不過......我是哪裡像媽了呢?」南條放下手機,躺在床上將自己怦怦跳的心放置在一旁,靜靜的……沉睡著了。



南條打開辦公室的門,楠田和新田一起出現在南條眼前,兩人坐在沙發上滑著手機。「新田同學和小楠,早安。」南條走到辦公桌前放下包包,坐了下來。「早安,南條桑。」新田禮貌的問候。「南醬,早安。」楠田起身轉了一圈,向南條展示自己的服裝。楠田穿著藍色白色格子相間的百褶裙,搭上純白襯衫和綠色蝴蝶領結,隨意搭了件運動品牌的黑色薄外套『這副打扮似乎看過年輕了……雖然高中和大學都是學生啦,也沒什麼不妥……』南條手撐著下巴,眼神上下打量著楠田,在腦中拼湊著,南條走到衣櫃前,拿出一件深藍色的西裝外套「小楠,把運動外套脫來換上這件。」楠田換完後,完全變身為一名女JK,混入校園沒有人會懷疑,讓南條非常滿意。「嗯。等等麻煩新田同學將小楠的頭髮再整理一下,剛剛來的路途被風吹的有些亂了,好了就一起到記者接待室找我。我先過去處理等等的訪問~」南條說完,拿著手機和記事本就離開。



楠田走進接待室,除了南條,另外兩位應該就是雜誌採訪人員了。「楠田,這裡請坐。」楠田和記者坐在桌子的同一側,而且兩人的椅子是面對面的,新田和南條坐在桌子的另一側,拿著相機的採訪者,應該是攝影師就站在靠牆一側。新田為楠田紮了個辮子放在左肩前,讓楠田美到南條無法將視線移開。「楠田同學,妳好。我是園田Girl雜誌的記者南小鳥,在我身後的是今天的攝影師南海未,今天還請您配合我們的採訪了。」南小鳥介紹完後露出可愛的微笑,在後頭的南海未則是一臉嚴肅的盯著自己。「南小鳥桑和海未桑,您好~很高興有機會能接受採訪。」楠田熟練的說出前一天與南條訓練的回應。 「流程大概是這樣,會先詢問楠田同學大概幾個問題,等全部問完後,需要拍一些照片,到時會需要到外面找適合的背景,再請楠田同學隨意的擺Pose囉。之後問題和照片都會經過篩選後編入雜誌中,下個月的園田Girl就能看到了。」楠田聽完小鳥的話點了頭。「第一個問題是:請問當初是怎麼被發掘的?」小鳥微微側著身拿著鋼筆準備在筆記本中寫下。「嗯……那時我剛升上大二,有天朋友問我晚上有沒有空,要請我代替主唱去唱那晚的PUB,因為這是她們很重要的一次演出,如果表演得不錯,就能成為在PUB擁有固定的時間和酬勞。但是主唱是隔壁大學的男生,跟團裡的鼓手女友鬧翻後,不會出席要退團,她拼命的拜託我,也不好推託,就答應了。」楠田回想起那天,彷彿是昨天才經歷的歷歷在目。「怎麼鼓起勇氣上台的,我也不知道。但是……站在麥克風前,從台上看著台下滿滿的人,來到此是為了聽自己的歌聲,拋開了緊張,對著彈吉他的朋友點了頭,前奏落下~結束後,足以掀開天花板的掌聲及歡呼聲,也成功幫到朋友拿到定期的演出。之後從後門離開,發現有個陌生人在小巷裡等著我,那位就是現在的經紀人南條桑,就這樣被發掘來當歌星了。」「聽起來像是命運的安排,好夢幻喔~接下來第二個問題:第一首歌就讓自己成為歌曲榜上前五名,成名對學校生活有沒有什麼影響呢?」「目前沒有呢~因為是歌紅,我的名字還沒有辦法讓大家記得,不過能記得歌名『君の気持ち』我就很開心了,作品是我的一切。」「歌詞中描述分手後的女生心境,那楠田在收錄這首歌時,是用什麼樣的心情唱呢?」「自己也懂得分手後還喜歡著對方、想著對方的心情。當時看到歌詞時,字裡行間深深描述著自己的經歷,實在很不可思議呢~所以在收錄的時候覺得自己詮釋得很好,因為感同身受嗎!」楠田臉上浮現懷念的微笑,眼眶泛著點淚。嗅到有內情的小鳥,頭上的鳥毛一甩,馬上接續著問「能告訴我關於楠田的前戀情嗎?」「那是發生在高中的事情,我們還是不要說好了,怕那位學長會再連絡我呢。」楠田揮動著雙手拒絕了小鳥的問題。「好吧,那楠田現在有喜歡的人或是交往的對象嗎?」小鳥也立馬在出招,絕對要讓楠田透露出些秘密出來。「這個嘛……現在有位喜歡的人,但是好像還沒察覺我的心意呢~」楠田失落的微笑。「那個人真的是太遲鈍了,有一位可愛的女生喜歡著都沒發現呢~能告訴小鳥,讓我好好去教訓一下這位。」「小鳥桑,不用啦~我默默的喜歡就好了!謝謝小鳥桑的關心。」「那……目前對未來的計畫是怎麼安排可以透露一點給我們的讀者嗎?」小鳥翻頁繼續寫。「預計在夏天時會推出新的單曲,還盼望大家會喜歡。畢竟還要念書,所以沒辦法頻繁的出作品呢~真是小小的缺點。」楠田嘟起嘴,表示對學生身分的不滿。「楠田真是辛苦了~以後也要請多多努力帶來好聽的歌曲喔。」

之後小鳥又問了幾個問題後,在公司外拍照,剛開始楠田不知道該如何做動作照片中才會好看,在小鳥的指導下,海未拍了數張滿意的照片後,這次訪問就結束了,南條和楠田就送小鳥和海未桑離開了。然而,新田要去練團所以也跟楠田告別後,回學校了。



站在公司大門的兩人,微風吹過,街道旁四月的晚櫻,隨風飄落的櫻花瓣。

「小楠。」楠田用手壓著吹飛的髮,轉過頭看著右邊的頭髮被風吹向另一邊的南條

『櫻色花瓣和南醬都好美呢~』楠田在心中如此感嘆著。

「我們下午一起去樂園,好不好?」說完南條才轉頭看著楠田。



------------------分隔-----------------分隔-------------------這回讓繪里&希 意外地也讓小鳥與海未出場了~有點可惜沒讓海爺說到話...

去樂園月會拖了兩篇還沒出現...在此對不起想梗學姊...下一篇兩人愉快的樂園約會~ ((開心

四月去九州的櫻吹雪看了好多,加上寫訪問時也一直在聽楠田的spring heart就順勢地寫進去了:D

喔喔...提一下後來楠田串場的BAND主唱由新田接手,文中沒有寫得很明白...惠海邁向搖滾歌手之路(誤

目前月更模式阿QQ

最後附上圖,已怕自己描述的不清楚楠田的服裝....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