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无标题

作者:EAisa
更新时间:2017-05-04 21:19
点击:69
章节字数:556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四十三章 追逐/希冀

身体的束缚,在六个小时之后便自然而然的解除了。莉亚是温柔的主人,六个小时对于艾尔莎来说不过是睡一觉的时间而已,然而她怎么可能安心入睡。看不见莉亚的时间,不知道莉亚踪迹的时间,无法确定她的安危的时间,别说是六个小时,一个小时,一分钟,一秒钟,每一个呼吸都如同一年般漫长。


她去了哪里?她说的那些话有着什么含义?她为什么要离开自己?自己不应当保护她吗?——自己做错了什么,作为下仆失职了吗?


看起来都不像,一点也不像。说到底,艾尔莎自己也认为自己不应该这么想。擅自的认为莉亚是出于对自己的失望才离开,把这一切归咎于任性,这样简直是在自己的心里诋毁莉亚了。她眼神中流露出的伤感是切实的,她言语中的决意也是切实的——莉亚她,是做出了自己的选择,是经过了痛苦的纠结之后得到了这个答案。


即使艾尔莎不认同这个答案。


艾尔莎还什么都不知道,艾尔莎还什么都不明白。想要快点度过这漫长的六个小时,想要快一点爬起身,想要快一点找到她,找到莉亚,拉住她的手,让她告诉自己一切。无法认同——这样勾起了自己的恋心,勾住了自己的魂魄,与自己订下了契约,宣言成为自己主人的人,就这样留下了几句完全让人不能明白的话语,自顾自的下定了决心,自顾自的离开——这样的事情,艾尔莎才不会认同。


“去寻找吧。”


父亲曾一次一次的这样谈起。去寻找吧。身为远行者的他究竟想要寻找什么,艾尔莎至今也不得而知,然而——还是去寻找吧。真相也好,黑幕也好,未来也好——寻找莉亚吧。


艰难的活动起僵硬的身体,拭去额角的汗迹和眼角晶莹的泪花,艾尔莎慢慢的从床上爬下来。按一按僵硬的脖子,披上大衣,她转过头来看了看这间相貌平平的旅馆。这里便是她们这将近一个月以来的家,只有艾尔莎一个人,而她的主人不在的话,自然也称不上是家了。


时间是第二日的上午。柔和的日光正透过窗帘照进来,淡金的曦辉静静铺撒在床上、地面上,撒在莉亚曾经驻足过的地方。艾尔莎穿好了鞋子,推开了门。


她没有再回头看过。


“酒保,知道莉亚去哪里了吗?”


“你终于出来了,我还在想你为何会如此的慢呢。”


看了看艾尔莎焦急的神色,酒保小姐默默地把手伸向了吧台下面的抽屉,接着说道:“和那孩子吵架了吗?她当时可是一边哭着一边飞走了呢——跑出门去了,我也不知道她究竟去了哪里,想要去找她吗?”


“莉亚她……可能去了我们两个以前去过的地方吧。”


刚说完,莉亚便拉了拉大衣的领子,准备走出门去,却又被酒保小姐喊住了:“等一下,艾尔莎,先别急着走……你不会打算就这样一路跑满整个希德利尔吧?”


“什么?”


艾尔莎看到了酒保小姐抛过来的什么东西,她伸手接住了那金属制的什么。摊开手掌,一枚被时间刻满了痕迹的钥匙正静静的躺在那里。酒保小姐笑了笑,接着说道:“摩托车的钥匙,这次就免费借给你吧。如果丹娜不知道跑到哪里去的话,我一定会驾着‘斯莱普莱尼’去找她的——就在车库那里,去骑上它吧。”


斯莱普莱尼——八足马,神骏的天马,亦是酒保小姐曾经钟爱的重装摩托的名字。艾尔莎感激的点了点头,推开酒吧的大门,径直走出去。


门口也有人在等着她。“痛楚炮台”宫泽佑司,也被暗地里称为欺诈师的他,对着艾尔莎摘下了自己的墨镜:“协会大楼、公园、英格拉姆的套房、墓园旧址、装备贩售街……我个人的建议是都找一遍。委托我的妻子搜索了一番,但是没有结果,只能看你自己了。”


他看了看艾尔莎困惑和惊讶的表情,冷笑了一声,继续说着:“她和你,就像‘比翼连理’的那两个人一样,只有在一起才能称得上是完整的个体。况且时滞教和某些人也有所行动,在这种情况下协会可不想折损重要的战斗力——快去,欺诈师的访谈是要收钱的。”


艾尔莎点了点头,迎着呼啸的风,来到了这间冒险者酒吧的老板娘的私人车库。


在那里,银色的流星正静静地恭迎她的到来。她将钥匙塞了进去。


机车的轰鸣声如同骏马的嘶鸣般向量,却终究无法传递到那位于深邃地底的遗迹之中——即使如此,女性的魔将依然抬起了头,望向那蓝色萤火组成的天穹,收起了手上的弓。在她的对面,展开了魅惑而优雅的尾与翼的,被称为“耶梦加得”的埃莉诺也没有再做行动,只是静静地立在那里。说到底,她们二人本来也就都没有什么战意。


看到女性的魔将转过身去,埃莉诺出声问道:“要去哪里?”


女性的魔将没有回过头来:“去见曾经最好的朋友。最后一面。”


“命运?”“啊啊,就是这样。你是个很有前途的孩子,那份血脉……”


女性的魔将仿佛觉得自己说的太多了一样,摇了摇头。看不见她的表情,但是从她的语气中可以感觉到,她此时此刻正在笑着——解脱、悲哀而安心的笑着。

她的身影隐去了。而艾尔莎已经到达了冒险者协会总部大厦的所在地。


广场依然那样空阔,立着几台无人问津的自动售货机。长椅上自然也没有坐着谁。艾尔莎多么希望长椅上坐着谁,坐着那有着及至脚踝的长发、高贵的红宝石般的双瞳的少女。不熟练的拉开红茶的拉环,小心的饮下一口,给这庶民的饮料一个“好喝”的评价。


公园里有着玩闹的孩子们,也有着散步的男女情侣,却唯独少了莉亚的身影。结束了攻城战,等待着遗迹开启的无所事事的时光中,在她的命令下来到这里,陪她一起看那些她口中的草履虫们无忧无虑似的生活,那样的场景也在艾尔莎的脑海里一遍遍的回放着。


英格拉姆酒店,还是那样的陈腐和让人讨厌,灰色的外墙永远是灰色的。来来往往的外来者打量着这个看上去不一般的客人,看着艾尔莎那焦虑的神色,还有她的寻找。十二层三号房,1203,自己和莉亚曾经居住过的房间的牌号,如今没有人入住——里面一个人也没有。自己被评价为得意忘形的地方,自己一点也不喜欢居住的地方,自己和莉亚定下一日三餐的约定的地方,自己被定住身子脱光衣服,像是抱枕一样的入睡的地方,没有莉亚的身影。


街道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唯独没有莉亚的身影。无论在哪里,无论在多么庞大的人流里都那么让人眼前一亮的,白衣、金发、红瞳、轻盈的身影,无论哪里都找不到。


在喧闹而空旷的街道上,艾尔莎跨坐于音色神马的马背上,她想着,也许去哪个安静的地方会有所收获。驶出市中心,驶出喧闹的街道——银色的骏马嘶鸣着,朝着名为废弃区的方向一路飞驰。犯罪者们不愿意招惹这么一个看上去颇有门路的麻烦,寻常的混混吓得瑟瑟发抖,根本不敢接近,艾尔莎就这样安全无忧的来到了废弃区中新近被划进来的某地。


并非是因为城市规划,而是因为“不再适合居住”而被划进来的地方。


远离了喧嚣的,能够让自己感受到寂寥的清净的地方。


被火焰透彻的烧灼过的木料,如今只剩下了其黑色的碳骨,就算曾经还有些之前的珠宝、用品,现在也肯定早就被不知哪来的拾荒者捡走了,一片断壁残垣中,就连曾经的琉璃的残片都找不到,只有无意义的熏黑的石块木料散落一地。谁都不会到来,谁都不会停留的,毫无价值的一片废墟。或许曾经地面上会有调查的人画下的,用于标记尸体的白线吧——谁知道呢,现在的确是什么也没有。


这个什么也没有的地方,曾经是自己的家。


看到这残破的风景,艾尔莎却感觉不到愤怒和憎恶了。如同心脏被剜去,留下了一个心形的空腔一样——一个被泪水和血水填满了的,痛楚的空洞。如果莉亚还在身边的话,或许还能感觉到吧,那种愤怒和悲哀,那种复仇的渴求,但是在自己身边一个人都没有的现在,能感觉到的东西,只有空洞,空虚。


——父亲,母亲,我回来了。


想要说,却说不出口。已经没人能够听到的话语,无法从唇间脱出。


欢迎回来之类的话,再也没听到过了。


如果说,自己在这个曾经是家的地方生活的时候,遇上了莉亚的话,会是什么样的情形呢?如果自己拉着父亲和母亲不认识的少女进了家门,他们会对莉亚那漂亮的金发和双瞳感到惊奇和赞许吗?……如果自己告诉他们,自己恋上了一个龙的少女的话,他们会怎样想呢?会怎样做呢?会责怪自己,还是会祝福自己?


这样的事情,想不出答案。但是,如果是深爱着自己的他们的话,应该会祝福自己的吧?在学校没什么朋友的艾尔莎,如今也有了自己喜欢的人,虽然是个女孩子,还是一条龙,听上去相当的不可思议,但是还是恭喜你——父亲,那位远行者,一定会这样说吧,再在末尾补上一句肉麻的称呼,例如说“我的至宝”。


为了保全自己这“财富”,却丢弃了自己的性命,他的行为……是愚蠢吗?


不是吧。自己的母亲,那位聪明、美丽而勇敢的女士,又怎么会嫁给一位愚蠢的远行者呢。


徘徊着,彷徨着,在只差一步就会落入的名为回忆的梦魇边行走着。


——父亲,请保佑她。请保护她。


双手合十,艾尔莎轻轻闭上了双眼。她多么希望,只要自己一睁开眼睛,莉亚就会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张开双臂,拥抱住她,拥抱住那个有着美丽金发和赤瞳的身影。这是一直念叨着无意义的少女最真切的期待,却无法用这份期待去扭曲这个现实。莉亚到底不在这里。


但是,有别的谁在这里。


“你的祈祷不诚啊——心中有迷茫和困惑,为前途的迷雾纠缠着,无以前进,亦无可后退,徘徊在原路,茫然不知所措,失却了灯盏的羊羔。圣光沐浴你的身,圣光洗净你的魂,傍晚的钟声已响,祂便将要降临了,祂以手为羊羔指明了前路——《圣典·福音书》第三卷第二十七章第三十三节。”


念诵经文的声音,听上去无比的耳熟。被白甲的圣骑士搀扶着的那个身影,穿着同样乳白色的牧师袍,滚着柔亮的金边,正朝着艾尔莎微笑着。


“贵安。那个地方对我这种体质还真是不友好,躺了这么久也没完全恢复过来。那些莫名其妙的灵魂不停地往我的缺口上钻,想要填补我的漏洞,将我变成其他什么不再能称之为人类的东西。但不管怎么说,我还是恢复了。”


高阶牧师克里斯蒂,还有她的女伴,魅魔圣武士莉莉丝。


“你们是……怎么知道这里的?”


“那个时候我们也在酒馆,莉亚跑出去的时候。”


接过话茬的人是莉莉丝:“那个时候我们并没有跟上去,但是后来看到你也追出来的时候,差不多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并不想跟踪你,而克里斯蒂觉得你一定会来到这里,在找不到莉亚的情况下,所以我们就在这里等着你的到来。”


“你曾经的住址也不算难找。”克里斯蒂补充了一句。


“那么……有何贵干呢?”


重新跨坐上斯莱普莱尼的坐席,艾尔莎叹了口气。静谧的氛围被打破,她也就从那种空洞与空虚中重新回到了喧闹的尘世,回到了焦虑之中。


克里斯蒂笑着摇了摇头,接着说道:“看来我高阶牧师之前的那一番经文是白讲了。都已经告诉过你了,圣光将会指引你的去向,作为你迷蒙中的灯火——有什么不明白的?”


“什么……”


“圣光全知全能,所以圣光当然知道莉亚去了哪里。你家可爱的小龙的踪迹,用圣光测绘的方法很容易就能找到了。我们牧师可都是寻人的好手,你不知道?”


虽然以前也一直有听说牧师帮助母亲找到走失的孩子之类的新闻,但却不知道他们真的是非常精通于这个方面。艾尔莎一时惊讶的说不出话来,而后才深深的行了一礼。


“不用谢。她去了之前那个到处都是血雾的破地方。”


克里斯蒂摆了摆手,莉莉丝接着她的话说道:“……我个人的意见是,你应该快一点赶过去。距离莉亚进入那个遗迹已经过去了五个小时,她本身的实力并不足以担心什么,即使能量不足,我也能感觉到她不是一条一般的龙。但是……你肯定感觉不到,那个遗迹之中,有着什么遥远的,和她相似和相连的气息。快一点,在真的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之前。”


“在真的不可挽回之前,快去吧,远行者之女。”


圣光在克里斯蒂的手心凝聚,化作了一道闪耀的光柱,笼罩在艾尔莎的身上。


“愿圣光指引你,朋友。”


跨越半个废弃区的距离,艾尔莎很容易的到达了那里,那个自己和莉亚相遇的地方,那个山洞的入口。濒死的自己拖着虚弱的身体,趴在那虹色的结晶上,自己渗出的鲜血染红了,温热了那块结晶,唤醒了她——是这样吧?


那一次也是冒险,这一次,也是冒险,


那个充满了危险的遗迹,如今自己要一个人进入了。


她自嘲的笑了笑。她却不知道,在遥远的恩底弥翁,在圣切尔莉安学院的学生会办公室,名为赫普尔的男人也跟着笑了笑。他的手中空荡荡的,但是看上去,在不久之前还捏着什么东西——一个四方形的东西。


一个快递包裹一样的东西,静静地躺在山洞前,在艾尔莎的眼中显得那样突兀。谁会把快递投送到这里,这东西又是给谁的?前一个问题不知道答案,然而后一个问题却已经有了结论。“艾尔莎收”这些字,用一手优雅而有力的字体书写在包裹的正面。她在惊疑中,用染毒的匕首划开了包裹,取出了其中的东西。


一张的是字条,一个的是,如同金色沙漏一般的容器。


那金色的容器有着沙漏一样的形状,然而原本作为装饰的框的部分,如今却被放大了,作为主体的盛沙的容器,在这个容器上却只占了很小的一部分。虽说那框架是金子的框架,用繁复而不厌其烦的手法雕刻着镂空的图样:日月、星辰、幻想中的生物,却巧妙的突出了这个沙漏的中心部分,也就是原本盛放着沙子的那里。


透明的水晶里,盛放着艳红的液体。鲜艳,纯净,透明,不带杂质。


字条上如是写着:


“致冒险者艾尔莎阁下——


繁星正为阴影所染黑,灰暗而血色的结局,无论是谁都不曾期望过。曾经触碰过那最耀眼的星辰的,仅有你,尚显脆弱的一人。星辰需要被摘下,只要经由纯净者的触碰,那纯净的恋心自然能驱散憎恨和诅咒交织的回忆的阴霾,撕碎那黑色的嫁衣——然而冒险者艾尔莎尚不具有触及星辰的能力。思考再三,仅能出此下策。


那是贤者之石。万能的灵药,四元素的基石,炼金术至高的杰作,牺牲无数也仅能炼出如此之少的一管的液体。作为人类来说,仅仅是服用它,便能一时获得极致的体能和顶尖的潜能吧。代价却也同样的显著,去除余下八成的寿命,你的人生将只剩下二十载。


如果你觉得这是为了摘下那名为莉亚的星辰所能接受的牺牲,那么。


饮下它,在你见到那身披黑色花嫁的身影时。”


艾尔莎望着手中的沙漏,陷入了沉默之中。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