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楠條】六年

作者:Elisk
更新时间:2017-04-29 19:08
点击:980
章节字数:944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Elisk 于 2017-5-1 01:44 编辑


*南第一人稱視角*這隻南想很多腦洞很大*一點都不帥氣的前輩*第一次寫中之人...寫不好呀我對不起主子們。*基本上是流水帳*無甜也無虐吧______

作為工作的檢視,在搭車的時候偶爾會聽著自己的廣播,大概只是「偶爾」。這幾年來工作越來越匆忙,搭計程車的次數直線上升,大多的時候會顧慮到計程車司機的搭話,是會好好回應的人,即使話題並不怎麼感興趣,也會不失禮貌適當的對應,在這種情況下並不適合戴起耳機。

像現在這樣離下個工作的時間還很充裕,外頭天氣很好,並不想要搭計程車,難得地走入地鐵與壅塞的人群相處,雖然不懂簇擁的人群中顛簸的搭車與天氣很好有什麼關係,但或許就是因為沒什麼關係才選擇了搭著地鐵。

恩…嘛….畢竟不是上下班時間,其實也不太擁擠就是了。

適當數量的人群與適當人與人之間適當的距離,在這獨自的微妙感中能享受到自由,意識到這一點、電車中的氛圍便給了自己巨大的安心感。找了個適當的位子坐下,點開了自己的廣播。因為是自己的聲音、自己說的話、自己的記憶,所以難以給予客觀評價吧,這項日常生活中的工作檢視,說白的只是尋找著自己有沒有說了什麼天大的錯話-,這件事不能是只憑自己的觀感而看待,必須看著觀眾的反應才是。「南醬的腦洞www」、「這想像力www」、「擬聲詞大師」

除了讚美之詞之外常有的彈幕大概是這些?想像力豐富沒什麼不好,我在日常生活中沒有太意識到這一點,思緒的順巡並不是我能掌控的,我想這跟性格教育有關吧?不知道,但對於這樣的自己並不討厭-----是這樣沒錯,假如我沒有突然抬頭,視線駐足在車廂上緣的廣告的話。

婚紗廣告。

怎麼說,我也三十多歲了,對於婚紗與其說是有實感,倒不如說因為距離太近了都感到無趣了。但如今看到廣告的第一個瞬間並不是自己穿上的模樣,腦中浮現的是與自己相同身高,眼眸明亮,總是拉著自己的手喊著「前輩!」、「前輩!」,讓我不得不服軟的身影。楠田亞衣奈、楠田桑、Kssn

啊..啊…不行,我究竟在想些什麼。

認識六年、抱持著好感六年、喜...歡 ?

幾乎沒有初見時的印象了,不存在一見鍾情這般電影情節,說到底我也不相信戲劇化觸動心靈的場景會降臨在我身上,嘛,降臨在遊戲角色上的機率可能比較大。回過神來就已經是互相認識的狀態了。在Lovelive企劃初期時的夏日,降雨的前夕,潮濡黏膩的濕氣不偏不倚地感染著情緒,如果雨徹底的降下來就好了,一切都會清爽許多,但雨並沒有降下來。等會兒就得工作了,無法解脫的煩悶感雖然不至於會影響著工作,但肯定不是最好的工作狀態,好想要晚點再去錄音啊!!但不可能呀!沒時間給我閒晃排解心情了,要來不及了。

無奈的抓了抓頭髮,有些不情願的來到了錄音室。啊…前一個人還沒錄完呀。望向了錄音室一眼,還在錄音的是與自己同個企劃的楠田亞依奈。找了個適當的位子坐下等候,看著錄音室裡頭的情況。楠田似乎錄得不太順利,被監督「叮囑」了幾次,戰戰兢兢地捏著台本,神情緊張地不停反覆覆誦著台詞,新人的這副模樣並不少見,自己也經歷過這時期,總覺得有些可愛,不自覺地上揚了嘴角,而這時正好與楠田對上了眼,她露出了稍微吃驚的眼神,匆忙地撇開目光,似乎又更緊張了,這也是理所當然的,錄音因自己的失誤延後了,外頭有人在等著下一個錄音,那人還是前輩,前輩還以不明所以的笑容看著自己,想到這種情境如果是我肯定也會不知所措、不、說不定會到了毛骨悚然的地步。

楠田錄音結束後,與我打聲招呼後我便起身進去錄音了。

錄得很順利,即使前面被佔用了一些時間還是準時的錄完了,一打開錄音室的門,便看到楠田在剛剛自己坐的位子上打盹,一時之間有些愣住,柔和的燈光映照在她的臉上,20歲初頭的稚氣在睡眠中顯得更加憐愛,查覺到這一點視線中的其他背景人物似乎全都被虛化了,心底有種微妙的觸感在撓著,像是終於降下一場大雨,終於洗滌一切的煩躁,卻背後頭炙熱的太陽蒸騰了腦袋的思緒。人們是真的會因為太過可愛而被療癒一切嗎?對象是貓的話,這個經驗到是有,但是突然被打著盹的後輩產生療癒感,意義不明呀!

六年後的我才察覺,雖然當下放飛了自己的思緒不停地吐槽著。但這是我喜歡上一個人的瞬間,既不驚天動地、不如煙花雪般的浪漫,只是平平凡凡的某個契機,情不知所起地,倏地埋下了喜歡的種子。

錄音室的冷氣溫度相當的低,即使是這種夏日以這種方式睡著也會感冒的吧,邊想著邊走近楠田,打算把背包裡的外套蓋在她身上時,她似乎被我驚醒而跳了起來,兩人有些尷尬的對望。

「楠田桑怎麼還沒回去呢?」

「我在等南條前輩!」

「等我?」

楠田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後直直的彎下了腰鞠躬說著

「真的很對不起南條前輩!」楠田頓了頓,緊抿著下唇

「我剛剛錄音的失誤而耽誤到前輩錄音的時間,真的非常抱歉。」

看著對方謹慎著急的道歉,太過可愛了而有些心疼,不知不覺地伸出手想要揉揉對方的頭髮,但手伸到一半楠田便抬起了頭,懸在空中的手與楠田看著我的手疑問的視線,今天怎麼一直有種莫名的尷尬感存在….

我將手收回來胡亂地抓了抓自己的頭髮「沒事的,剛入行犯些錯都是累積經驗的一部份,而且,我也準時錄完了不是嗎?」對著楠田笑了笑,她那滿臉的罪惡感終於鬆懈了一些。

「在這等著真是辛苦了,時間也不早了要一起去吃飯嗎?」

與楠田之間最早的記憶就斷在這裡,後來並沒有因為一起吃了頓飯而特別熟悉,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對我而言一直不太好掌握,也不是個會去積極搭訕後輩的人。但從那天起,或許時不時地會關注著楠田在做什麼,默默地留意她,幾乎是悄悄滋長的好感,不停地不停地被累積著,不打算有什麼行動。

說慶幸也好、苦澀也罷,到了Lovelive中後期,我們之間的距離急遽縮短了。在彼此最近的距離看著,在所有人眼中,我們是關係良好的前後輩、親密的朋友,而我只能在竊喜與失落之間掙扎:小楠只是把我當著可靠的前輩、小楠很喜歡我這個前輩。

無論是何種形式的喜歡都是令人慶幸的。

我明明是這麼想著的。

盯著眼前的婚紗廣告,腦海中跑著過往六年的記憶,兩人從陌生到熟捻、抱持的好感逐漸滋長的過程、每一次出遊、吃飯、對視、打鬧的記憶,六年足以發生這麼多事情,足以相遇、成長、戀愛,下個六年,也足夠小楠,相遇、戀愛、步入婚姻,她那時候的年紀已經是她理想中的適婚年齡了吧!就像是現在的我一樣,她的話,肯定會有很好的對象。 如果看著她穿著白色婚紗,披著頭紗微微低垂含笑,我能接受多少,不,接不接受都只是自己的事,小楠能幸福的話,我肯定必須祝福著,那時候的我是什麼樣子,能擺出什麼樣的表情呢?光想著這些事,眼光濕潤了起來,周遭的視野也變得模糊,明明這樣的未來早已了然於心,為什麼?為什麼還會有這種幾近崩潰的情緒,悲傷與苦楚蔓延,幾乎將心臟糾結住,酸楚鬱積在眼眶與鼻腔之間,不能哭、不能掉淚,現在就掉淚的話….

南條愛乃!換個方式想吧!我拍了一下自己的雙頰,六年,足以讓自己的心意炙熱地膨脹,肯定也能讓喜歡慢慢冷靜下來,只要隨著時間消逝,她就會漸漸遠去,只要一方有意識地遠離,任何關係都無法抵擋住時間的消弭,學生時代的友人即使不是有意識地去疏離,只要離開了學校這個羈絆場所,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也會輕易的斷掉,那麼有意識地這麼做著,肯定會更決斷的消失吧!更何況lovelive的企畫也告一段落了,雖然聲優界不大,但合作的機會也不像以前如此頻繁了。六年很長,即使自私也必須如此,我肯定沒有那個勇氣在六年後看著小楠執著他人的手,成為了誰的誰,沒有這種勇氣,至少現在的我完全沒辦法。但從枝微末節的細項中慢慢掙脫「喜歡」這種情緒,慢慢地成為了「不喜歡」,在那種狀態下或許還能送上祝福。 但是不能做得太明顯,至少現階段避免所有肢體接觸這種催化情感的行為,六年還很長,是的,六年還很長。

深了幾口呼吸,用力了眨了一下眼,將殘留在眼眶的淚液全都逼了出來,在淚水與空氣的折射之間我朦朦朧朧地看見了到站站名,匆忙而無法思考的下了車。

_一打開錄音室的門,就看見小楠興高彩烈地衝向我喊著南醬。

嗚哇…真不是個好時機,不知道自己現在到底是什麼表情,驚訝哀傷不知所措疊加在一起的話,任誰都會看得出來吧,一點都不像是"我"的表情。

「小楠你怎麼會在這裡?」

「嗯?隔壁現場有工作喔!和工作人員聊天時他們跟我說南醬等等會在隔壁錄音,現在是休息時間就跑過來了!」

這孩子又熊起來了,休息時間不長吧待在這裡真的沒問題嗎?

「欸~跑過來找我?是現場沒有認識的人覺得很可怕所以才來找我玩嗎ww」盡量讓自己的聲線聽起來愉悅一些,像平常吐槽時的那般。

小楠癟癟嘴,好像有些不滿我說的話「才不是!我是專程來找南醬的!南醬等等還有工作嗎~一起去吃飯~」「喂!喂!這個語氣完全沒有打算讓我決定要不要去吧!」「欸?所以南醬不去嗎?」

小楠邊問著,身體微微地往前傾,抓著我的手,眼睛從下而上看著我。可惡,我在電車上「慢慢拉開距離」的決定在這瞬間簡直被擊沉,首先只是不要有肢體接觸對吧?一時之間推掉所有邀約有點太刻意了。我試著放輕動作但堅定地抽出自己的手,小楠愣了愣,不給她反應時間,便說

「會去啦!我大概兩個小時後會錄好,直接在樓下見面,小楠你休息時間快結束了吧?趕快回去比較好喔!查要吃什麼的工作就交給你了,我先進去準備了!」小楠像是沒有反應過來一樣,擺出了有些茫然的表情,但還是好好地回了我「嗯、嗯」只是把手抽出來有受到這麼大的打擊嗎?還是突然想到了什麼事才分神了呢?邊想著這些事我快步地從小楠身邊離開,投入工作裏頭。

_我們現在坐在拉麵店裡,點完餐後兩個人都不發一語,氣氛死寂得尷尬,小楠明顯看起來不對勁,從我工作完見面後,對我的稱呼改成了「前輩」,與那種平常開玩笑故意逗我的方式不同,是極為認真嚴肅的口氣,就如同初識時的楠田對我的稱呼。

「吶!Kssn?楠田桑?楠田亞衣奈桑?怎麼了嗎?這樣不說話,有一點….」

小楠一臉su地盯著我,像是想說什麼但幾度又把話噎回去的神情

「你是哪裡不舒服嗎?」

「沒有不舒服,前輩才是有哪裡不舒服嗎?我···」

"您好,這裡為你上兩碗拉麵”店員上完麵後,氣氛又回到一開始的狀態,小楠也沒打算把剛剛的話繼續說完。這樣說不定也是個契機吧?小楠如果一直生我的氣(即使我不知道她在生氣什麼),我們之間就會漸漸的淡掉吧?那麼這樣尷尬地吃飯也只是一開始而已,就放輕鬆吧反正肯定還會發生很多這樣的事,那就安心地享用這碗拉麵吧!不過在氣氛凝重的場合果然東西不會變得好吃!

「前輩······」「前輩我等一下送妳回家。」小楠突然的一句話差點害我噎到,嗯?在生氣的人會說要送對方回家嗎?但她為什麼一直喊我前輩阿!但這種語氣下喊著前輩,我連前輩禁止這樣的話都回不了了!邊擦著自己因為驚嚇而溢出來的拉麵湯汁,邊有些怯弱的回著「嗯…小楠這樣不方便吧?我自己···」

「我送妳回家」完全不容拒絕的語氣。

整頓飯並沒有其他話語,只剩下兩人吃麵的聲音。



小車駛到我家樓下,不發一語的狀態一直都沒有改變,但總覺得小楠有話要跟我說,所以我也沒有下車的打算,側過頭盯著楠田的側臉看著。

但即使是我,這麼寵著小楠的我也無法長時間的忍受這種狀況吧,有些不耐煩的問著「小楠你到底怎麼了?」

「前輩你才是怎麼了!」小楠一副快哭出來的樣子,吼了出來,咬著唇哽咽著

「為什麼要那一副堅決的樣子,前輩好像在我不知道的時候下了什麼決心的模樣」

好像真的要哭出來了,小楠將頭轉了回去,手趴在方向盤上,把臉整個埋進去。悶悶地繼續說著

「我有經歷過這種感覺,前輩妳今天的態度就像是以前我做錯事朋友準備疏離我的那副模樣。」

「我做錯了什麼嗎?好不容易跟前輩熟起來、好不容易…好不容易建立起這樣的關係…」小楠很努力地壓抑住鼻音繼續說著。

我苦笑著,小楠是…這麼敏銳的孩子嗎?

「有這麼明顯嗎?」我挫敗的說著,小楠也因為我的承認而身體僵硬了一會。

「有,前輩打開錄音室的門時候的表情,原本以為不是因為我才露出這副神情的……」

「但是前輩一說話就露餡了,超級明顯!臉上寫著”我要離小楠遠一點”的神情,前輩明明平常角色演得那麼好,但怎麼連普通的偽裝都做得那麼差勁」

唔…覺得膝蓋中了一箭

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我為什麼會給小楠這種感覺,只好先岔開話題

「小楠,先把稱呼改回來好嗎?一直前輩前輩的叫著聽著很彆扭…」

「不要!反正前輩不是打算疏遠我嗎?這麼稱呼不是剛好嗎?」

「告訴我原因我再考慮不要叫你前輩!」

嗚哇!好沒有威脅力的威脅。

我嘆了一口氣,混亂的大腦不知道從哪裡提出了勇氣,與其這樣不乾不脆的想要將一切交給時間,不如就好好告訴她吧!反正產生距離是遲早的事,被明確的拒絕肯定更容易死心吧。不常見的心意,說不定會被認為是噁心的然後進而被討厭吧,一切都是後話了,反正依現在的狀況並沒有更好的辦法,打混過去的話、肯定會在兩人之間留下不清不爽的芥蒂。

我伸出手將楠田的身體轉向我,對上她因哭泣而有些發紅的雙眼

「因為我,很久很久以前就喜歡上妳了,覺得不能再這樣了」

我有好好說出來嗎?聲音有好好地發出來嗎?我自己聽不到自己的語氣、看不到自己的表情,啊啊…肯定露出失去一切了的表情吧,糟了,開始想哭了。聲音肯定因為難過而完全扭曲了吧在想著這些事的同時,小楠抱住了我,我楞住而無法動彈。

「別用這麼醜的表情向我告白呀!笨蛋南醬!」 __________結局開放之究竟小楠有沒有喜歡南呢(吃瓜樣)單戀太久都會想很多(笑)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