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楠條】《翻譯》大事な日

作者:ten2413
更新时间:2017-08-23 17:16
点击:1053
章节字数:1761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ten2413 于 2017-4-15 01:25 编辑


大家好,這裡是已經幾百年沒寫文的阿球(?)



本文為出自P站的系列作:


大事な日

大事な日2








已向原作取得翻譯授權。

翻譯的過程中麻煩了南宮、小光、靈,幫日文不好的我解決了很多疑難雜症OTZ,最後又請靈幫我完整校對了一次,真的很感謝她們。

如果喜歡的話也可以去P站留言給原作者哦!



那麼,以下放文。







結束的開始

『這個,好像很適合くっすん啊……』

工作結束後,順道繞去商店逛逛時,一枚淡紫色的戒指入了我的眼簾。那閃耀著燦爛光芒的戒指,和くっすん不是正好很相襯嗎。

買來送給她吧。

雖然之前經常會來這家店,今天只是順路光顧一下,這枚戒指卻深深吸引了我。くっすん綻放笑容的樣子在腦海中閃過,我的臉上也不自覺漾起幸福的笑意。啊啊……我是多麼喜歡くっすん啊。我努力壓抑上揚的嘴角,向店員招手示意。

くっすん應該會喜歡的吧。一星期後,把這個交給她。

一星期後的那天是,我和くっすん重要的日子……








買完戒指後走出商店,外面的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來。雖說夏天也即將到來了,但是到了晚上,吹來的風還是十分寒冷。拿起手機想確認一下時間,看到有一個LINE的通知。看見上頭所顯示的「楠田亜衣奈」五個字,在各種意義上,都讓我心跳不已啊。打開視窗後,發現她只傳了一個貼圖過來。一個,愛心的貼圖。

「……就這樣啊。」

雖然沒有什麼特別的事要說,就這樣發LINE過來,讓人有點摸不著頭腦,不過她僅僅是發了個貼圖過來,我就覺得開心不已。想回覆些什麼,但是……嘛,算了。回家後再跟她通個電話好了,現在還不到十點,她應該還沒睡吧。

等等就能和くっすん說話了,好開心。趕快回家吧。

在我這麼想著的同時,身體突然有種漂浮感,視野整個反轉了過來。欸……?頭部傳來一陣劇痛的同時,我的意識也隨之消失了。








發生了什麼事?

「なんちゃん昏倒了——」



えみつん用我從來不曾聽過的焦急嗓音,和十分緊張的語氣這麼說著。腦中陷入了空白,我一心只想趕緊前往醫院,拼了命地向停車的地方跑去。

昏倒……?為什麼……?我傳給她的貼圖是在十點已讀的,現在已經是半夜三點了。なんちゃん沒有回覆的這種狀況很少見,難、難道說……

一定要平安無事啊,拜託……








「なんちゃん、なんちゃん!」「よしのん……妳快醒醒啊……」



到達醫院後,在唯一亮燈的房間中傳來了成員們的聲音。なんちゃん的家人似乎還沒有到達,房間裡只有μ’s成員在而已。

「なんちゃん………」

我沒辦法接受現在的情況。なんちゃん的外表沒什麼大的外傷,但是臉色鐵青,看上去很難受的樣子。



「為什麼……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啊……?」「由於疲勞過度引起的暈眩,晚上在路邊昏倒了,被救護車送來醫院的樣子。」「暈眩?」「是的,並沒有生命危險。但是暈倒到現在,都還沒有醒來過……」



暈眩啊,なんちゃん……又在勉強自己了嗎?

なんちゃん一直都自己一個人努力著,也不懂得去依賴別人,總是用「因為我最喜歡我的工作了嘛」這樣的理由搪塞過去,笑著說沒問題的。

吶,為什麼沒有依賴我呢?明明就完全不是沒問題的樣子啊……

從不說喪氣的話,不斷地逞強、再逞強,硬撐著說自己沒問題。

而這麼做的結果,就是像現在這樣?為何我,什麼事也沒能為妳做呢?

「なんちゃん……為什麼……?」

在我掉下眼淚的同時,なんちゃん的眼睛動了動,接著緩緩地睜了開來。

「なん、ちゃん……!」

成員們都歡呼起來,也馬上請了醫生過來。



「南條さん,還有哪裡不舒服嗎?」

えみつん才剛露出安心的表情,立刻又擔心起了なんちゃん的身體狀況。なんちゃん似乎還沒完全醒透的樣子,一臉茫然地望向我們。



「南條さんっ!」「なんちゃん!」「よしのん~」

なんちゃん環視著大家,最後,和我的視線重合。

「なん……欸……」

在一瞬間的眼神交會後,她很快就移開了視線。如同與陌生人四目相接一般。



「呃,那個……我怎麼了?」

なんちゃん緩緩地開口問道。雖然一直以來最喜歡的なんちゃん的聲音依舊讓人感到安心,但なんちゃん的舉止看起來似乎有點奇怪。



「なんちゃん因為暈眩昏了過去,被送來醫院了哦!」「暈眩……?話說,為什麼大家都在這裡?」「因為在よしのん昏倒之後接到了通知,就趕過來了!」「欸?啊……我昏倒了?那個,謝謝……不過,為什麼大家都來了啊?」



要說為什麼的話,因為我們之間有著比任何人都要強的羈絆,這一點,なんちゃん也非常清楚的吧。於是なんちゃん漸漸露出了理解的神情,我們大家也終於安心了下來。

「啊,是還有LIVE的商討會嗎?」「……………啊?」



雖然なんちゃん一副已經明白了的樣子,說出來的話卻讓人無法理解。大家也不明所以地笑著。是因為意識還有點不清楚嗎?還是是故意的?但是,當看見なんちゃん臉上的困惑神情時,大家的笑容也隨之消失了。

「那個,南條さん……我們已經沒有LIVE了,對吧?」

えみつん小心翼翼地問道,我們也提心吊膽著,等待なんちゃん的回答。難道說……那是……失憶這種事,在現實生活中是不存在的吧。因為不是在漫畫裡……

「……欸,為什麼沒有LIVE了呢?」



不會吧。不可能的吧。



「別、別這樣啊よしのん,別開玩笑了吧?」「玩笑……」「就是說啊南條さん,FINAL LIVE也辦完了不是嗎……」

「FINAL LIVE……?誰的?」



大家忍不住面面相覷。騙人的吧……?這種事情……有幾個人的眼中已經充滿了淚水,有些人則是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



「南條さん,妳知道我們嗎?」「當然知道啊,大家是μ’s的成員嘛。」なんちゃん笑出聲來。

明明記得我們,卻不記得FINAL LIVE的事……?就像平常的なんちゃん一樣,但又不是平常的なんちゃん……?沒有人說話,所有人都陷入了困惑之中。



「なんちゃん……」



在一片寂靜的房間裡,我喃喃自語的聲音顯得格外清晰。なんちゃん看向我,不知道為什麼,露出了非常驚訝的神情。

「くっすん……」

啊啊,是平常的なんちゃん。溫柔而透明的,なんちゃん的聲音。一定很快就會記得了吧,なんちゃん只是記憶還有點模糊而已。現在就快點回憶起來吧?那場LIVE,是絕對忘不了的吧?

「なんちゃん,那個……」「抱歉。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嗯?」



「くっすん什麼時候開始叫我『なんちゃん』了?」








想見妳……

「くっすん什麼時候開始叫我『なんちゃん』了?」

なんちゃん的這句話,問得非常自然。好想裝作沒聽見,好想把耳朵摀起來。儘管如此,なんちゃん所說的話仍在我的腦海中不斷重覆播放著。想必不只是我,在這裡的每個人,一定也都是這樣子的。



『なんちゃん……原本的なんちゃん快回來啊……』

心裡如此想著,卻一點也發不出聲音。那一定是因為,心中的某處在告訴自己,只能接受這個事實吧。

如果說,真的……なんちゃん真的已經失去了那些記憶的話……我們不再是戀人的關係,僅僅只是以前輩和後輩稱呼彼此,關係不那麼深厚的夥伴。連以「なんちゃん」稱呼的程度也不及的,普通朋友?我……對なんちゃん來說,僅僅只是個一般的後輩?

那種事……我不要變成那樣子……



「……對不起,我剛才一時嘴快,不小心口誤了。是『南條さん』才對哦。」

啊啊,我到底在說些什麼呢。嘻嘻地傻笑,用輕快的語調這麼說著。

一心只想著不要讓なんちゃん感到困惑,自然而然地就說謊了。這大概是,我唯一能做到的事吧。看吧,なんちゃん笑了。這樣不是很好嗎。這樣就好。



『不是的,なんちゃん,我是なんちゃん的戀人哦……?』

內心深處,有如針扎般地疼痛。那份疼痛就像是在問著,這樣就可以了嗎?

此時此刻,她不是「我最喜歡的なんちゃん」。在眼前的這個人,只是個前輩。名為「南條さん」的前輩。

不這麼想的話,我就撐不下去了。








醫生把我們從病房裡給叫了出去。

「你們的談話內容我已經瞭解過,她有可能失去了一部分的記憶。因為還要檢查的關係,今天還請各位先回去吧。」

真是的,只能承認了吧。很明顯地,所有人都已經接受了なんちゃん失去記憶的這個事實。我和其它成員一句話也沒說,回到了家中。



乾脆,把這一切當作是一場夢好了。








『解離性失憶症』

某一段時期的記憶不完整、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諸如此類的障礙。なんちゃん的情況是由於疲勞過度昏過去時,頭部受到撞擊而產生的外傷,使得她丟失了一部分的記憶。因為大腦和身體都沒有什麼其它的異常,還在可以回到工作崗位的程度,不過,仍然必須休養一週。

隔天我去醫院時,醫生十分淡然地向我說明了。

幾天後就恢復記憶的人是存在的,歷經一個月左右的人也有。最壞的情況,也有可能一輩子都想不起來。而且,なんちゃん完全沒有這四年以來的記憶,若要全部想起來,必須得花上不少時間。



從昨天開始,我的腦中始終是一片空白,內心的某處打算逃避現實。打開なんちゃん病房的門後,原本的那個なんちゃん就在那裡,會對我露出陽光般的笑容。這樣的想像一直存在於某個地方。

但是那一切,僅僅只是我的想像罷了。





我打開門,看見なんちゃん的父母來了。他們正一臉嚴肅地交談著。我將視線移開,和なんちゃん四目相接,なんちゃん帶著十分膽怯的神情看著我。



「なんちゃ……南條さん,早安。」



剛開口說了「なんちゃん」,我便趕緊改口。盡可能用充滿朝氣的笑容向她打招呼,但不知道為什麼,なんちゃん的臉上卻越發地染上了恐懼的神色。

為什麼要露出那樣的表情……?なんちゃん現在的表情,是我從來沒有看過的。



「南條さん……?」



為什麼?快對我笑啊,なんちゃん……

然而なんちゃん那句輕聲的低語,回響在寂靜的房中。



「……對不起,くっすん。



別再過來了……………………」



なんちゃん的聲音在顫抖著,從她通紅的雙眼中,我能清楚知道她正在哭泣。

我啊,一心想見到原本的なんちゃん,即使內心感到非常非常不安,也想著至少要笑著面對她。那也是盡可能地想讓自己的心情放鬆一些。

但是……相較於我,失去了重要記憶的なんちゃん,一定更加不安吧。



「對……對不起。我先回去了。」



想要,見到なんちゃん……我想要見到,會笑著叫我くっすん,把我擁入懷中的なんちゃん……



吶,なんちゃん還記得嗎?



一個星期之後,是交往一週年的日子吧?








想不起來的回憶

這裡是哪裡呢?隱約記得那個時候,意識消失了……但是是為什麼、在哪裡發生的、何時發生的……完全想不起來。

當我醒來時,發現自己在醫院的病床上。身體沒有感到疼痛的地方,也沒有戴著氧氣罩。看來應該不是什麼大不了的問題吧,暫且安心了。

然而,此刻正圍繞在我身邊的μ’s成員們,個個臉上都掛著一副要哭出來的表情。我完全搞不懂那是為什麼。最近μ’s的活動的確增加了不少,在一起的時候也很多……不過關係有好到這種程度嗎……?

然後,成員說了「FINAL LIVE」。說老實話,我不懂那是什麼意思。FINAL、LIVE……?

成員們一臉走投無路的樣子,個個欲言又止的,似乎竭力想試圖向我說明現在的情況,反而讓我更弄不明白了。



腦海中浮現絵里身影的同時,胸口不知為何,有那麼一點疼痛。……不,為什麼會這樣呢?為什麼想到絵里時,胸口會感到疼痛不已呢?有那麼在意絵里嗎?

LOVELIVE的計劃也才剛開始沒多久不是嗎?那,為什麼……?

還有就是……成員們紛紛叫了我的名字,在那之中,有一點吸引了我的注意。

「なんちゃん」。

這麼叫我的人,是くっすん嗎……?如果我們沒有打破前輩和後輩這層關係的束縛,現在應該對彼此還十分客氣疏遠吧?說老實話,聽到她叫我「なんちゃん」,我並不覺得反感,反而很開心。然而,為何似乎有什麼地方不對勁的感覺呢。

她說她只是一時嘴快,不小心口誤了……為什麼我的視線,無法從くっすん、從楠田亜衣奈身上離開呢。








在那之後,大家被醫生給叫出病房離開了。大家都回去了以後,爸媽特地從靜岡前來探望我。

「又沒什麼大不了的,不來看我也沒關係的啦。」

聽見我這麼說著,母親開了口。

「這可不是『沒什麼大不了』的事啊。」這麼說著的母親,臉上久違地露出了擔心我的神情。

沒有哪裡覺得痛啊,醫生也說了,沒有生命危險不是嗎?那麼,我到底怎麼了……?

「媽,我……」「妳知道自己現在幾歲了嗎?今年是幾年?最近在做些什麼?」「……欸?」



自己現在幾歲了?今年是,幾年?最近,都在做些什麼?

腦中一片空白。好奇怪啊,剛剛明明覺得沒什麼違和感的,聽見母親這樣說之後,突然間腦袋有點暈乎乎的……

我注意到了,自己失去記憶的這件事。



等等……誰能來告訴我啊?為什麼我會失憶?失去了哪部分的記憶?我為什麼會在這裡?

奇異的感覺襲來,什麼事情都無法思考了。一陣反胃。

『救我。』聽見了這樣的聲音。

是我的……聲音?在內心的最深處,聽見了自己求救的呼喚。

好可怕啊……想知道實情,卻又不想知道。








清晨五點左右,開始了一連串的檢查。隨著檢查進行的同時,我的心情也逐漸惡化。現實就這樣擺在了我眼前,很明顯,不對勁的人是我。

解離性失憶症。醫生確實是這樣說的。無論是大腦和身體,都沒有其它異常,只有失憶這個症狀。最好還是休養一週,至於身體狀況上能不能回到工作崗位,由我自己判斷。



比起失憶,或許受傷還要好一些。因為在以後的日子裡,我的記憶可能永遠無法恢復,不是嗎?

在遺忘的記憶中,有許多許多的回憶吧。那一切,全都消失了。

我到底該怎麼辦才好呢?








回到病房之後,我看見了放在床邊的包包。在那裡頭,也許有什麼可以讓我回憶起的提示在。

握著手機的手不住地顫抖,我鼓起勇氣按下了電源鍵。

手機所停留的畫面,是LINE的視窗。最後的對話是一個愛心的貼圖。而且……



「……くっすん?」

對方是,くっすん。看吧,內心深處又隱隱作痛了。

我感覺自己失去了非常、非常重要的記憶。但是那個記憶,卻無論如何也想不起來。

μ’s的事情、fripSide的事情、SOLO活動的事情……如果利用手機去調查的話,想必會出現不少我不知道的,關於自己的事情吧。像這樣調查這些明明是自己經歷過的,卻又完全不像是自己發生過的一切,心情會變得很糟吧。

身體開始不自覺顫抖著,眼淚也不聽使喚地滑落。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現在的我,根本就不是我啊……



「……愛乃,今天就先休息吧。」看到這樣的我,母親拿走了我的手機。

啊啊——我受夠了。不想見到任何人。不想和任何人說話。



就在這時,病房的門被打開了,一個小小的身影站在那裡。



くっすん……



「なんちゃ……南條さん,早安。」

くっすん用充滿朝氣的笑容這麼對我說。為什麼她能笑得出來?為什麼這麼早就來了?

我們的關係,到底是怎麼樣的?好想知道,但是……好可怕。

『早安。』我想這麼回應,喉頭卻像被堵住一般,發不出任何聲音。有很多很多想和くっすん說的話,不過說了的話心情會變得更糟吧……

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



「南條さん……?」



別這樣。別叫我的名字。胸口止不住地疼痛著。

渴望想起來,卻又想不起來。

吶,くっすん,別露出那種擔憂的神情啦……現在的我啊,已經不是妳所認識的那個我了哦……?



「……對不起,くっすん。別再過來了……」

用微弱而顫抖的聲音,好不容易將這句話說了出口。我到底在幹什麼啊。

くっすん是為了我來到這裡的……因為擔心著我,而來到這裡……



「對……對不起。我先回去了。」



等等,くっすん――

聲音,發不出來。只能眼睜睜地目送從病房中離去的,くっすん的背影。

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くっすん。

明明喜歡くっすん,卻還能對她說出那樣的話。



……明明,喜歡くっすん……?



我……喜歡くっすん嗎?



記憶深處的那份心情,已經,再也想不起來了嗎?








希望

九色的螢光燈海,在大大的會場中閃耀著璀燦的光芒。身處在東京巨蛋這麼遼闊的會場裡,就像是夢一般。

但是,我身旁沒有任何人。一個成員也沒有。



「大家,都跑去哪裡了……?」「大家就在這裡呀。」



那不是我的聲音,另一個聲音從身後傳來。大家,就在這裡……?那麼,妳是……

「……絵里?」「好久不見了,愛乃。」「為什麼絵里會在這裡?」「嗯?妳覺得是為什麼呢?」



我不知道。更進一步地說,連我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我都不知道。

絵里笑著朝我靠近。

「我啊,多虧有了妳,才能夠站在這個舞台上。最後的那場LIVE。」「……怎麼回事?」「我和妳一起度過的六年時光,就是在這裡實現的。」「六年……?」



好奇怪啊……我和絵里一直都在一起嗎?

「我在哦。一直以來,都是18個人一起前進著。」

明明沒有把話說出口,我在心中所思考的一切,絵里卻全部都能聽見。



「絵里,告訴我該怎麼辦好嗎?我現在,失去了記憶……」「我知道……但是,我無法告訴妳答案。」「為什麼……」「沒問題的。那些最重要的回憶,妳絕對能想起來的。我會永遠、永遠在妳心中的。」



絵里滿臉笑容地這麼對我說完後,接著深吸了口氣,說道——

「南條愛乃と、絢瀬絵里でした!」



聽見這句話的瞬間,我彷彿同時看見了我心中的那道光芒。遍地散落的碎片開始逐漸拼湊相繫。



「……再見了,愛乃。我要回去那個有大家在的地方了。」

說完之後,絵里便消失了。從我的心中,消失了。

「我也一樣。我會去見大家的。」

朝著前方遇進,將失去的慢慢拼湊起來。








我從夢中醒了過來。

在醫院已經住了三天,也是有回想起來的記憶,然而,大部分似乎都還是被塵封在內心深處。

我還不知道「真正的自己」在哪裡,仍然會感到恐懼。但是……我正一點一點地,將心中那些碎片拼湊成完整的形狀。

——沒問題的,絕對能想起來的。我想到了絵里在夢中這麼對我說著。



「謝謝妳,絵里。」








想見妳

「別再過來了。」なんちゃん用顫抖的聲音這麼說著。

不行,不能哭。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啊。

但是不管怎麼說……要是我有好好地注意なんちゃん的話,事情就不會變成這樣了吧。明明已經很累了,明明就在逞強了,依舊笑著說沒問題。自己卻還一直在向這樣的なんちゃん撒嬌著。

擅自斷定沒有我能為她做的事。擅自斷定因為是工作所以沒辦法。

為什麼我……

都是我的錯。なんちゃん會變成這樣,全都是因為我。

我們的戀人關係,是不是應該就此終止了。再怎麼說,要是なんちゃん再也無法恢復記憶的話……

但是,我喜歡なんちゃん的這份心情,依舊完全沒有任何改變。

思緒在腦中混亂地盤旋,心情也隨之越來越糟了。罪惡感與後悔不停地湧上心頭。



吶,なんちゃん,我該怎麼辦才好?








那天回家之後,我除了自己哭個不停以外,幾乎沒什麼其它的記憶了,注意到時已經是早上了。



「唔哇——眼睛超紅的……」

站在鏡子前看著雙眼已經紅腫到不可思議程度的自己,簡直就像是另一個人。

「今天要工作啊……」



這麼說來,なんちゃん向我告白的那一天也是像這樣。我記得當時我們兩個都哭得好慘,哭到雙眼都紅腫了。

還有五天,就是交往一週年的日子了。……原本應該是這樣的。

雖然結局已經無法實現了。

即使我還記得這件事,然而なんちゃん她,並不記得。



無法將那般殘酷的現實從我腦海中驅離。渴望回到當時的想法,反覆上演了不知道有多少次。

我的腦中明明滿滿都是なんちゃん,連一瞬間都沒有忘記過,而なんちゃん的腦中卻完全沒有我。



「好想見妳啊,なんちゃん……」

如此微弱的低語,根本無法傳達出去。








整天的工作都無法集中精神,被監督指導了好幾次,也給其它的出演者帶來了麻煩,我心中真的感到非常抱歉。

但是……



『沒事的,冷靜下來。くっすん一定做得到的!』

なんちゃん曾經說過的話,在我的腦海中閃過。



做不到啊……才不可能做到的。

如果失去了なんちゃん,就無法再努力下去了。








回到家中後,連電燈都沒有打開,便直接倒在沙發上了。



『くっすん,衣服會變皺的哦?』



啊啊,又來了。又聽見なんちゃん的聲音了。因為有なんちゃん家裡鑰匙的關係,我最近基本上每天都會來她家。

感覺已經過了好久好久,但事實上也不過就是兩天前發生的事而已……

好煩,什麼事都不想做。



就在這時,手機鈴聲響起,有人打電話來了。我完全沒有查看的打算,就這樣將手機放置不管。打電話來的人,對不起了,但是我現在不想和任何人說話。



「……為什麼響個不停啊。」



大概持續了一分鐘都沒有間斷的電話鈴響,讓我有些焦躁了起來。好、好,我接電話總行了吧。



拿起了手機,看了看畫面上顯示的名字——「新田恵海」。



「えみつん?」

えみつん會發現我是刻意無視的吧。

「喂……」「等等くっすん,妳是故意不接的吧!」



果然啊。我忍不住露出了淺淺的微笑。

感覺已經好久沒有笑過了。



「抱歉抱歉,我……」「不用解釋也沒關係,我都明白的。」



――不用解釋也沒關係,我都明白的。

我感覺自己彷彿被えみつん那溫暖、溫柔的嗓音包覆,接著眼淚不聽使喚地落了下來。



「……嗯。」「等、等等,妳哭了?」「我沒有哭。」「妳哭了啊!」「我才沒有哭!」「妳明明就哭了!」「我才沒……好了啦,えみつん。」「嗯,說得也是。」「啊——真是的,找我到底有什麼事啦?」「嗯?那個——」



欸?什麼突然支吾其詞起來了,難道真的不是因為正事找我嗎?



「我很在意啊……」「就是想知道,妳現在精神怎麼樣。」「欸……」



えみつん她,打從一開始就知道了。我在失落,我在哭泣。



「還有,房間裡的電話線接回去了嗎?」「欸,為什麼妳會知道?」「……欸,其實我只是有這樣的直覺罷了。難道說真的……」「えみつん果然什麼都知道啊。」



えみつん果然很厲害啊。明明什麼都沒有直接對她說,卻能傳達出去。

果然是我最棒的朋友。非常溫柔的,最重要、最重要的朋友。



「吶,くっすん。我今天見到南條さん了哦。」「啊……是嗎。」



果然只要聽到なんちゃん的名字,胸口就會隱隱作痛。而且,えみつん能夠見到なんちゃん,而我卻見不到她。



「然後呢……」「等一下,我可以哭出來嗎?」「……妳不是已經哭了嗎?」「我都說我沒有哭了……」「知道啦知道啦!OK——知道了啦!妳可以哭的,所以聽著吧?」

害怕接下來即將聽到的事情,真想把耳朵摀起來。不過えみつん都主動向我伸出她的手了,我也應該要試著一步步地踏出去。



「嗯……好。」「那個啊,FINAL LIVE的事情,她已經想起來了哦。」「欸?!這樣的話,那……」



那表示她已經恢復記憶了嗎?稍微有些期待的情緒在我的胸臆中高漲起來。

然而。



「不過,後來就沒有再想起其它的事了。」



原本抱有的微小期待,一瞬間又通通碎裂了。なんちゃん果然已經,對我的一切……



「不過,南條さん問了很多關於くっすん的事情哦。」「……欸?」



我的事情……在なんちゃん的腦海中,還有我的存在嗎?



「她說,後悔對くっすん說『別再來了』這種話。還說了……」



「她想見妳。」








真正的答案是

『絢瀬絵里と、南條愛乃でした!』



在寬廣遼闊的東京巨蛋裡,我用盡了我全部的力量。也經歷過許多痛苦的事情,好多次都因此而哭泣……但是更多擁有的,是數不盡的歡笑。是幸福的六年。

啊啊,為什麼會忘記了呢。

明明是如此重要的回憶。人生中再也不會遇見的,珍貴的寶物。會永遠、永遠在我心中的,成員們,還有絵里。

絵里,謝謝妳。



但是,還有更多更多的回憶吧。妳在怯懦些什麼?誰說再也想不起來了?我擁有希望。只要願意踏出這一步,前方的道路就一定會隨之開啟。

這是絵里告訴我的。所以,向前邁進吧。








時鐘的指針指向十二點。爸媽說是要先回家一趟,病房裡只有我一個人。

啊——肚子好餓……當我正這麼想著時,病房的門被打開了。

有著修長身材和相當身高的她,臉上滿是不安的神情。



「……しかこ?」「哦,喲。妳、妳好嗎?」「欸,嗯。妳為什麼那麼緊張?」



她的眉毛垂了下來。用這種不安的表情說話,太糟蹋しかこ那張可愛的臉了哦……雖然從來沒有這麼告訴過她。



「呃,よしの……嗯?南條?さん?」「欸,為什麼要改口啊?!」「因、因為……妳、妳對我的記憶是到哪裡啊?」



啊,啊——也對呢。

完——全忘記說了。



「我已經回憶起關於しかこ的記憶了哦。」

「………………………………哈啊???」



對不起啊,忘記告訴妳了。しかこ臉上現在的表情,完全就是個搞笑藝人啊!



「……什麼時候的事?」「今天早上。」「早點說啊妳笨蛋!!!!」「對、對不……」「我超擔心的好嗎?!真的,晚上也睡不著!一直不知道今天到底該用什麼表情面對妳才好!喂?!」「對不起、對不起啦!讓妳擔心了!」



有如惡浪般襲捲而來的怒氣啊。被平時總是笑嘻嘻的しかこ訓話,這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場景啊。我拼命地低著頭,卻還是被她「啪」地打了一下。當我一抬起頭,しかこ的臉就在眼前。

「欸?」

接著,被她緊緊擁抱住了。我也伸出手,抱緊了她。

溫暖的、溫柔的、令人懷念的。

絕不可能會忘記的哦,我的好朋友。



「しかちゃん,對不起……謝謝妳。」「別道歉啊……よしのん又沒有做錯任何事情。」「……嗯。」

一分開相擁的身體,彼此的眼淚就流出來了。

「「不要哭啦。」」

真是的,說的話重疊了啦。連這麼細微的事情也讓人感到開心不已,看著彼此笑了出來。



我真的非常喜歡和しかちゃん相聚的時間呢,無論是一起去喝茶,還是去對方家裡玩。

啊咧?不過最近好像都沒有了。這是為什麼呢?



「よしのん,還有什麼事情沒想起來的嗎?」「欸,我……」「成員們的事都想起來了?」「嗯……大概吧。」「這樣啊。跟くっすん說了嗎?」



「……くっすん?」「くっすん。」「楠田亜衣奈?」「不然還有誰啊。」



くっすん……くっすん……?這……?



「跟她關係沒有那麼好吧?」「…………欸?」「欸?」「啥?」「欸?」



えみつん的事、うっちー的事、みもちゃん的事、パイちゃん的事、りっぴー的事、しかこ的事、そら的事,我都想起來了啊,當然くっすん的事也……

應該有好好地回憶起了才對啊。一起去過的地方也好、說過了什麼話也是,都好好地想起來了。

和大家一起看見的那最棒的景色,我都想起來了,和大家之間的羈絆也是。



「μ’s的所有事情,我全部都想起來了哦。」「真的?」「嗯。」「那のぞえり廣播呢?」

「……欸?」

「跟くっすん一起主持的廣播啊。」



腦中突然陷入一片空白之中,什麼都無法思考。不不不,等等……くっすん?我跟くっすん?のぞえり廣播?

我的頭彷彿被什麼給劇烈衝擊一般。還有我沒有想起來的事情嗎?

明明那些回憶就在觸手可及的地方,卻始終差了那麼一步。



突如其來的一陣不適讓我閉緊了雙眼。胸口就像被緊緊勒住了一般,難以喘息。在內心深處中,好像還有什麼記憶存在著。

我想起了昨天的事情。為什麼只要想到有關くっすん的事情,就彷彿有種從來不曾感受過的情感要滿溢而出呢。

為什麼叫她別再來了呢。

我真的對くっすん做了非常過份的事情。明明是因為自己無法忍受痛苦,卻將這份戾氣遷到くっすん身上。



對不起,くっすん。但是我似乎還沒有把重要的回憶給想起來。








就在那一瞬間。



我聞到了くっすん身上的香味。








為什麼我會知道那是くっすん的香味呢。是因為能感受到くっすん的氣息嗎。

我也不太明白是為什麼,但是眼淚卻自然而然地奪眶而出,掉個不停。

為什麼我不知道原因?那不是非常重要的回憶嗎?



「よ、よしのん,對不起。妳先冷靜下來。」

しかこ輕輕拍著我的背,安慰著我。

「不用太著急,慢慢回想起來吧?」「……可、可是,くっすん她……」「沒問題的,如果是よしのん的話,絕對能想起來的。」「我不知道啊……為什麼,胸口會覺得痛呢?」



完全止不住淚水,くっすん的一切滿滿地充斥在我的腦中。「くっすん」,每次只要說到這個名字,胸口就會痛。在內心的最深處,似乎能聽見有什麼在呼喊的聲音。



「よしのん,偶爾忘記一次沒關係的。已經夠了,不要太勉強自己……」



為什麼しかこ會帶著如此悲傷的表情呢?我讓大家難過了。或許,くっすん也很難過吧。

しかこ起身,準備從我身邊離去。然而幾乎是反射動作,我抓住了她的手腕。



「くっすん跟我的關係是?」



完全沒有多想,下意識說出的話語,連我自己都嚇了一大跳。為什麼會問出這個問題呢?

是什麼關係。她是我最重要的夥伴,μ’s成員中的其中一個人。

不只是這樣……這種感覺從何而來?



「是……」

しかこ的視線開始飄移,有些支支吾吾的,果然是在思考著什麼吧。

「しかこ,告訴我。我想知道。」「……我明白了。」



她猶豫了許久,才好好地凝視著我的雙眼,準備回答我的問題。我知道妳很擔心我的事情,可是,我現在無法憑藉自己的力量找到答案。



「くっすん是,よしのん的……



重要的人。」



……重要的人?這話是從何說起?

我果然,失去了重要的記憶吧。這個事實鮮明地浮現了出來。



「……是怎樣的重要?」「重要就是重要哦。重要的、珍視的人。」「所以說這根本不算什麼回答啊……」



我還想再繼續問,しかこ卻用食指靠近了我的唇邊,阻止了我接下來的話語。



「真正的答案,よしのん自己應該可以找到。」

しかこ帶著溫柔的微笑,這麼對我說道。



真正的答案。

我還不知道那是什麼,先前所擁有的回憶也完全想不起來。

然而就在那一瞬間——



『なんちゃん!』

くっすん帶著滿臉笑容,這樣呼喚著我的樣子,在我的腦海中浮現了出來。



「くっすん……」



對不起呢,我現在還想不起來任何事情。但是,如果她能夠原諒我的話……



一定能夠回憶起來的吧。等我……









最後的那一步

自從しかこ回去之後,其它μ’s成員也陸續前來探病。將自己已經稍微恢復記憶的事情告訴她們之後,大家都忍不住喜極而泣……她們真的是我最喜歡的成員啊。能夠找回大家的記憶,實在太好了。

成員們來探病的兩天後,μ’s以外的記憶也找回來了,連醫生都說我的回復力十分驚人。事實上,我也對自己能逐漸找回這些記憶而感到驚訝,反過來說,大概就和為什麼會把這些事忘記是差不多的驚訝程度吧。

快樂的事也好,傷心的事也罷,全部都是不能輕易遺忘的重要回憶。



還差一點點,再一點點,記憶就能完全恢復了。

明明已經找回了大半的回憶,為何心中卻彷彿有個巨大的黑洞呢。



果然,就只有那孩子的事,我想不起來。



就只少了くっすん的記憶。



這種事情有可能嗎,連我自己都這樣想。



兩人一起主持的廣播啦、兩人一起去旅行的事情啦……成員們異口同聲地說著我和くっすん之間的事情。

為什麼會沒有記憶呢?



我真的對她做了非常過分的事情。她一定很傷心吧……想盡早向她道歉。在くっすん傷心的時候,我必須要陪伴在她的身邊……



……欸?



我……在くっすん身邊?



我對くっすん是……



就在這個時候,病房的門緩緩地打開了。








邁出那一步

μ's成員接連去探病,並紛紛帶回了なんちゃん已經恢復記憶的好消息。每一次我都因此產生了期待,但希望之門總是在轉瞬間就又關上了。

「關於くっすん的事……還是沒有想起來。」

這句話不知道聽到了多少遍。漸漸地,我的期待似乎也變得愚蠢。

なんちゃん能夠恢復記憶,我真的、真的非常為她高興。

但是,為什麼只有我呢?明明已經想起大家的事了,難道就這樣,只有關於我的記憶一直想不起來嗎?

已經被告知了好幾次「なんちゃん想見我」。雖然很高興,而且我也很想見她……

但果然還是覺得好害怕啊,なんちゃん。

なんちゃん不再是我所認識的なんちゃん。我也不再是なんちゃん所認識的我。

我們只不過是單純的工作夥伴不是嗎。

對不起,なんちゃん,我不會去見妳的。如果見到妳時忍不住掉淚的話,又會讓なんちゃん感到為難的。



我想著這些事,不知不覺睡著了。








「あいなちゃん、あいなちゃん,該醒來囉。」

不知從何處傳來了聲音,感覺就近在咫尺似的。非常熟悉的聲音。我睜開雙眼,她就在我眼前。



「希?」



一名紫色頭髮的少女站在那兒。沒錯,帶著笑容的少女那如暖陽般的氣息,溫柔地將我包圍。



「為什麼希會在這裡?」「嗯——妳覺得是為什麼呢?」「……我不知道。」「也對吶,咱也不知道。」



這孩子在說些什麼啊。雖然這樣想著,但心情果然也放鬆了下來。是我最喜歡、最喜歡的希。



「雖然咱也不太清楚,但是因為咱知道あいなちゃん的一切,所以才來的哦?」「真是的,什麼意思啊……這話怎麼說?」「咱啊,多虧了あいなちゃん,才得以跨越許多痛苦的事情哦。」「……嗯。」「所以啊,現在輪到咱來幫助妳了。」「欸?」「あいなちゃん在煩惱著什麼吧?」



為什麼妳會知道呢——我並沒有把這句話說出來。因為,是希啊。因為是始終和我在一起,未來也永遠會一直在我身邊的希。



「希,我究竟該怎麼做才好呢?」



明明什麼都沒有向她解釋,希的臉上卻完全露出了然於心的微笑。



「あいなちゃん想怎麼做呢?」「我……」



什麼話也沒能說出口。我想怎麼做?我的想法是什麼?總是從なんちゃん的立場去思考,卻將自己真正的心情都忽視了。

所以說,我啊……



「我想見她,現在就想見她。」「……嗯,就是這樣哦。」

希似乎感到很開心,帶著微笑凝視我,就像在說著「這就是答案」似的。



「希?」「如果不踏出那一步,就什麼也無法開始哦。」



明明是那麼溫柔的神情,希的雙眼卻十分認真,令我無法將視線移開。我始終猶豫著邁出那一步。但是,一定就像希所說的那樣。畢竟是在μ's背後推了大家一把的希啊。

我也應該要擁有踏出那一步的勇氣才行。



「嗯,謝謝妳,希。」「不客氣。我們彼此的戀人都很讓人操心呢。」「えりち哪裡讓人操心了啊。」「要操心的哦,畢竟是個木頭嘛她。」「なんちゃん才是木頭吧。」「那看來兩個人都是木頭呢。」



看著希的笑容,不自覺地便打起了精神。原本只應該存在於我心中的希,就這樣與我相見了。

快點去見なんちゃん吧。



「就算えりち是個木頭,咱也打算永遠和她在一起哦。」「我也一樣,打算永遠、永遠和なんちゃん在一起。」「呵呵,那就快點去找她吧。」「嗯,謝謝妳,希。」「加油哦,あいなちゃん。」








我睜開了眼睛。直到剛剛還站著希的那個地方,此刻已經什麼也沒有了。不過,她始終都在我心中。

踏出那一步吧。我決定不再對自己的心情說謊了。



我,想見なんちゃん。希望還能兩個人一起歡笑著。



我獨自一人朝著なんちゃん的病房走去。








最後的那一步

【N視角】

病房的門緩緩地打開了。明明僅是如此而已,卻覺得和平時有著不同的感覺。我不自覺地屏住了呼吸。

我帶著微妙的期待之情,凝視著那扇門。



站在那裡的,是我一直想見的那個人。



「……くっすん。」「南條、さん……」



くっすん的雙眼十分紅腫,臉上看起來也沒什麼精神。是因為我吧。我究竟讓くっすん有多痛苦啊,究竟讓她多麼悲傷啊。



「くっすん,之前的事……對不起。對妳說了『別再過來了』那麼過分的話……」「沒關係,不需要道歉哦。並不是なんちゃん的錯……啊,對、對不起!」「欸,怎麼了?」「不小心叫妳『なんちゃん』了……」

くっすん低下頭,用那種彷彿隨時都要哭出來的聲音說著。



別說這樣的話啊。別為了那種事道歉啊。くっすん根本沒做錯任何事。全都是我的錯。



「照妳原本習慣的稱呼就可以了哦,くっすん。」「……原本的、習慣?」「對。叫我『なんちゃん』就可以了。」「可是……」「我希望妳這麼叫我。」「……我明白了。」



「なんちゃん。」



經過了短暫的猶豫後,くっすん小聲地叫了我的名字。僅僅只是因為她叫了我的名字,我的胸口就因難以言喻的懷念感而感到疼痛不已。



「くっすん,聊吧,聊很多很多的事情。」「嗯,我也想和妳聊聊。」「坐我旁邊吧。」

我從病床上坐起身,示意くっすん可以坐在我旁邊的椅子上。

「坐起來沒關係嗎?」「嗯,我沒生病啦。」「這樣啊。」



當くっすん朝我靠近時,她身上傳來了女孩子獨有的甜甜的香氣,讓我不自覺緊張了起來。

不妙……為什麼心跳得那麼快啊。我是變態嗎。



「能恢復記憶真是太好了呢。」「……嗯,抱歉。」「嗯?」「抱歉,想不起くっすん的事情。」



聽見我這麼說,くっすん沉默了。那份沉默沉重地壓在我的心頭上。真的對她感到十分抱歉,但又能怎麼辦呢,我是真的想不起來啊。



「笨——蛋!」



率先打破沉默的人,是くっすん。而且,還被她給罵了。



「呃,くっすん?」「笨蛋なんちゃん,不是說了別道歉嗎!現在開始想起來不就好了!」「欸……」「因為我並沒有忘記和なんちゃん之間的珍貴回憶啊。慢慢來就好了,對吧?」

「くっすん……」

「一起加油吧?」



我被くっすん的笑容給溫暖包圍了。慢慢想起來就好了。不需要著急也沒關係的。

因為くっすん在我身邊。



「嗯,謝謝妳。」「不過,不快點想起來的話我就生氣了哦,前輩!」「妳到底是抱著什麼態度啦!還有,前輩禁止!」



確實是絵里在動畫中說過的台詞,試著稍微模仿了一下。雖然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說,但看來我已經恢復精神了嘛!

是因為和くっすん在一起的緣故……嗎?



「喂喂,倒是說些什麼啊!」「因、因為……」

望著我的くっすん臉上,充滿了驚訝的神色。欸?為什麼?我說了什麼奇怪的話嗎?正當我這麼疑惑著時,くっすん卻突然笑了出來。



「真是的,笑什麼啦?」「沒什麼——」「欸——?告訴我嘛!」「欸——?沒什麼,只是覺得很懷念罷了。」「懷念?」「嗯。なんちゃん經常在說的話。」「什麼話?」「なんちゃん常說『前輩禁止』啊,對我。」



啊。

所以我和くっすん……



「……廣播。」「嗯?」

「のぞえり廣播。」「……なん、ちゃん?」

「我和くっすん關係變好的契機,那個廣播。」



剎那間,所有兩人在廣播共度的時光,那些畫面、聲音,在我的腦海中如跑馬燈般回放。

兩人並肩欣賞江之島的晚霞時說的話、被她的小車載著出遊時所發生的事、在節目上玩人生遊戲時的歡快心情、還有最終回時落下的眼淚。



「是、是的,就是這樣沒錯,なんちゃん……」「還有,約定筆記。」



那些閃閃發亮的美好記憶,不斷不斷地在我的腦中湧現盤旋。我們之間發生過如此快樂的事情。和くっすん在一起談天的內容、去過的地方、見到的景色,通通都是快樂的回憶。

所以くっすん也是這樣想著我的事情吧。



「謝謝妳,くっすん。」「還有想起什麼其它的事情嗎?」「唔……」



廣播期間的記憶,通通都有。不過為什麼呢,總有種還沒把所有事情都想起來的感覺。



「……抱歉,之後的就想不起來了。」「這樣啊。嗯嗯,沒關係,能回憶起廣播的事真是太好了。」



從くっすん說話時那些許顫抖的嗓音,完全可以感覺得出她是強打起精神說這些話的。



「くっすん,再把我們的回憶,多說一些給我聽好嗎?」「……」「くっす……等等,妳怎麼了?!」



くっすん的淚水就如同斷了線的珍珠般,不停地墜落。



「くっすん……」「對、對不起……我沒事……」



妳說妳沒事……那為什麼妳的表情看起來如此悲傷呢?

我……又讓くっすん傷心了嗎?



我一把將身旁的くっすん緊緊擁在懷中。看見哭泣著的くっすん,我腦中唯一能想到的,只有這麼做了。



「くっすん……」「很開心、明明很開心的……」「嗯?」「可是為什麼……還是沒有想起來呢……?」



くっすん用細不可聞的聲音這麼說著。我……究竟想不起什麼事呢?為什麼くっすん會那麼傷心呢?

對不起,くっすん。真的很對不起。要是我沒變成這樣的話……



「對不起……明明不是なんちゃん的錯。」



她輕輕推了我的肩膀,拉開我們之間的距離。くっすん看著我,臉上掛著有如營業般的笑容。

別那樣笑啊,明明擁有更燦爛的笑容的。都是因為我。都是我的錯。



「……くっすん,告訴我,我究竟忘記了什麼事?」

聽見我這麼問,くっすん一度張口想要回答,但馬上又緊閉了雙唇。為什麼猶豫呢,是在忍耐著什麼嗎?



「不會說的。因為我……說不出口。」「為什麼?」「因為なんちゃん之所以會變成現在這樣,都是我的錯不是嗎?」「……怎麼回事?」



我會變成現在這樣,都是くっすん的錯?我不是因為疲勞過度而昏倒,才會變成這樣的嗎?為什麼是くっすん的錯?



「我已經,不想再讓なんちゃん為難了。」「才沒那種事……」「因為這些事,不要想起來對なんちゃん比較好。」



為了不讓我為難,所以把我們之間的回憶都遺忘會比較好嗎?但是我認為在這個世界上,一定不存在著「遺忘了比較好」的記憶。在拾回各種記憶的過程中,才沒有「別想起來會比較好」這種事。即便是那些無比辛酸和悲傷的事情。



「不是這樣的。」「……欸?」「『把和くっすん間的回憶忘了比較好』,才不是這樣。」「……可是那些是……」「絕對會想起來的。」



我用堅定的眼神看著くっすん。必須好好地面對她,將我內心真正的想法傳達給くっすん。

くっすん聽見我這麼說,臉上露出了淺淺的微笑。

「我果然,很喜歡なんちゃん呢。」



一句話也說不出口。「喜歡」什麼的,明明是很普通的事情啊。但我卻清楚感覺到,自己的臉頰變紅了、體溫升高,胸口也隱隱作痛。

這份感情,究竟為何?



「……啊,那個、我……」「我該走了,なんちゃん。」「欸?要走了嗎?」「因為還有工作。」「欸,等等……」



她起身準備離開,由於太過突然,我還沒來得及思考,下意識就抓住了くっすん的手。糟了,我在做什麼啊。

一瞬間我們都定住了,微妙的氣氛在兩人之間流動著。



「抱歉。」「沒、沒關係。」



我用僵硬的動作鬆開了她的手。我們兩個都這麼大歲數的人了,到底在做什麼啊。

總覺得好奇怪,不知不覺就笑了出來,くっすん也笑了。

其實,明明是還想繼續和她待在一起的。



「啊,くっすん!」「嗯?」「我三天後出院,到時候再見面吧。」「……嗯,好啊。」



希望下次見面時,我已經想起那份重要的回憶了。我打從心底這麼祈禱著。

和くっすん相處的時光中,一定仍有什麼是被我遺忘的。



「那再見了,なんちゃん。」「嗯,再見。」



くっすん從病房中離去的背影,在我眼中,真的看起來十分寂寞。真想一直陪在她身邊。



或許,我對くっすん——








【K視角】

なんちゃん果然不記得我們交往的事情。難道說,這就是命運嗎。我一度這麼想。

我甚至忍不住想,乾脆把對なんちゃん的愛戀與情感,通通都給忘了吧。

這麼考慮著,我的眼淚就不聽使喚地落下了。被なんちゃん抱著的時候,那種感覺真的好懷念,令人眷戀不已。



なんちゃん她,絕對會想起那些回憶的。所以我想,我應該相信她,我不能輕易放棄。

我果然,還是好喜歡なんちゃん啊。

其實離工作還有一段時間,但我擔心自己再待下去又會哭得更加厲害。

還有三天,就是なんちゃん出院的日子了。希望到時能笑著面對彼此……



那天,是我們交往一週年的,重要的日子。



也許那時候,なんちゃん依舊什麼也想不起來,但即使她不記得過去的那些回憶,我也想要待在なんちゃん的身邊。








從今往後直到永遠

【N視角】

「……唉。」



和くっすん見面過後的三天,終於迎來了我出院的日子。我一邊做著出院的準備,一邊忍不住嘆了口氣。

還有一件事情沒能回憶起來。

果然是くっすん的事情。還沒想起來的回憶究竟是什麼,我自己也不知道。但是くっすん卻說了那種話。

為什麼就是想不起來?

是如此重要的事吧。明明是非想起不可的回憶,可是為何就只有這個想不起來呢?

明明信誓旦旦地對她說絕對會想起來的。對不起,くっすん。

原本想著今天一定要和くっすん見面的,但我似乎做不到了。

我不想再讓くっすん傷心了。



昨天,くっすん傳了LINE過來。

『明天會見面嗎?』

但我卻什麼也沒有回覆過去。其實我真的很想見妳啊,くっすん。然而現在的我,是沒有與妳相見的資格的。



如果就這樣一直都想不起來的話……



這種想法不禁在腦袋裡來回盤旋圍繞著。不知道嘆了多少次的氣,回家的準備也進展得不太順利。



當我在整理著包包中的物品時,突然發現了一個小小的盒子。那是個包裝得十分精緻的小盒子,是誰送我的禮物嗎,還是我打算送給誰的東西?

我嚥了口口水,小心翼翼地打開了盒子。



在那裡頭,放著一個淡紫色的戒指。



雖然不太明白原因,但那個戒指卻深深吸引住了我。而且——

我想那應該是非常重要的東西吧。



接著,在我腦海中浮現的畫面是……



櫻花飛舞飄落的公園。








【K視角】

今天是なんちゃん出院的日子。

『等我出院後,我們再見面吧。』

當なんちゃん這麼說的時候,我真的很高興,一直期待著見面的日子,即使她依舊想不起和我的回憶也無所謂。我想見なんちゃん。

就算現在還想不起來,我也相信她總有一天會想起來的。



於是昨天,我猶豫了好久,最後終於下定決心,將我的心情用LINE傳達給なんちゃん。猶豫了半天的結果,我只傳了「明天會見面嗎」這樣的句子過去而已。

嘛,無所謂啦。只要能見到なんちゃん就很幸福了。

期待的情緒高漲著,從看到訊息被已讀後,便一直抱著手機等待著なんちゃん的答案。

然而,沒有任何的回覆。



啊啊,果然……為了能夠見面而感到興奮不已,雀躍地期待著這一天的人,只有我而已。

這也難怪嘛,對なんちゃん來說,我不過就是個普通朋友罷了。

「真傻啊我。」



直到早上起床,依舊沒有收到回覆。我一直努力強忍著的淚水再也不聽使喚。



是因為和なんちゃん是戀人的這種感覺一直沒有消失掉,才會有無謂的期待嗎?如果是以前的話,她一定會想馬上和我見面的……現在的她並沒有和我交往的記憶,當然不可能把和我見面的事擺在優先吧。

但我還是忍不住會想……要是なんちゃん沒有失去記憶的話……

我們今天應該會一起度過的。

今天是,我們的交往一週年紀念日啊。



『一週年時來慶祝吧!我們絕對要一起度過這個重要的日子哦,くっすん。』

之前なんちゃん明明曾經邊抱住我,邊這麼對我說過的。



根本沒有一起度過。妳說謊。



我心中竟然興起了這樣的想法。明明清楚知道,這一切並不是なんちゃん的錯,但為什麼會有這種念頭呢。

我實在是太差勁了。真的很對不起,なんちゃん。但是現在的我,沒有和妳見面的資格。



整天下來渾渾噩噩,什麼事情也沒做,時間就這樣飛快地流逝,轉眼間已經是下午五點了。LINE的通知音在此時響起,我看了看手機,畫面上顯示著「久保ユリカ」。

「……是シカちゃん啊。」



抱歉呢,シカちゃん。畢竟我還是抱持著一絲的期待——也許,傳訊息過來的人是なんちゃん。

但シカちゃん或許也很擔心我吧。

這麼說來,我和なんちゃん能夠順利交往,還是シカちゃん在背後幫了我們一把的緣故呢。不管怎麼說,シカちゃん真的是很溫柔的人。

我點開了LINE。



『一週年快樂』



只傳了這句話過來。呃……シカちゃん難道不知道我跟なんちゃん的現況嗎?她應該是知道的吧?



『故意的嗎?』

傳出去的訊息立刻就被已讀了。

『不是哦。畢竟現在不太適合發給よしのん。』『那妳也很清楚吧,現在根本不是適合慶祝一週年的時候。』『欸?不就是一週年嗎?』



真是的,這個人、或者說這隻鹿,到底在說些什麼啊。都說了現在不是想過一週年的時候了。正苦惱著該如何回覆時,シカちゃん十分難得地傳了長文過來。



『妳們又沒有分手,所以就是一週年啊。難道等よしのん想起來之後,又要重新開始計算嗎?不是這樣對吧。所以今天就是一週年的紀念日。恭喜!今天應該是よしのん出院的日子,妳們不見面嗎?』



……真是的,果然是シカちゃん的作風啊。シカちゃん她,總是用她的方式在替我設想。我真的擁有一個非常棒的朋友呢。



『謝謝。不過,我不會跟なんちゃん見面。』『為什麼?』『因為……我想なんちゃん並不想和我見面吧。』『這妳怎麼會知道呢?』『我就是知道。』『くっすん才不知道呢。よしのん之前說過的,出院後的第一件事,就是要趕快去見くっすん。』



……欸?なんちゃん是真的想和我見面嗎?或許是在說謊也不一定。也可能,只有那個時候是這樣想的吧。

但是如果這是真的……

なんちゃん還是有稍微把我的事情放在心上吧。



我動身前往某個地方。








*    *     *     *     *

後來我只傳了「謝謝」給シカちゃん。暫且先這樣吧,其它想說的話,以後再好好對她說。シカちゃん之後也沒有再回覆任何訊息過來。



最終到達的目的地,是なんちゃん向我告白的地方。

櫻花盛開著的公園。就像那天一樣,漫天的櫻花雨在風中飄散飛揚。那美得令人目眩神迷的景致,記得なんちゃん當時用相機保存下了好多好多。



我自己也不太明白,為什麼會來到這個地方。なんちゃん已經不會想到要來這裡了。

但是,就彷彿被什麼給無形牽引一般,不知不覺就來到了這裡。

一切都和一年前一樣,櫻花依舊盛開著。改變的只有我們而已。

我仰起了臉,拼命忍住幾欲奪眶而出的淚水。



「……好想見妳。」



如此微弱的低語,根本無法傳達給任何人。



沒錯,我是這麼想的。








然而就在眼淚落下的同時——

有人從身後抱住了我。








如同記憶中般,如此溫暖、溫柔、令人懷念不已的眷戀……








「くっすん。」








僅僅只是這樣的呼喚,就讓我的心跳劇烈加速。一直想見妳。一直想對妳說。一直、一直、一直……








「轉過來我這邊?」



我聽見記憶中那溫柔的嗓音。擁抱住我的手鬆了開來。



我慢慢地回過頭,看見了……



帶著溫柔笑容的なんちゃん站在身後。



這一次,是從正面而來的擁抱。緊緊地、緊緊地抱住我,幾乎到了我都感到有些疼痛的地步。我也將手放在なんちゃん的背上,回應了這個擁抱。

聽見了なんちゃん吸鼻子的聲音,她也和我一樣在哭泣呢。



「なん、ちゃん……」

為什麼なんちゃん會在這裡?



想這樣問,卻一點聲音也發不出來。不知為何,我覺得自己已經不需要得到答案了。收緊了雙臂,更用力地抱住她,なんちゃん也繼續回抱著我。

接著——



「我回來了。」



她這麼說道。雖然我不太明白這句話的意思,但是——

那就是一切,就是所有的答案。



「歡迎回來。」



我用全部的身心感受著なんちゃん的聲音、面容、溫暖,以及她鼓動的心跳。透過這個擁抱的溫度將心意傳達給彼此後,なんちゃん伸手替我拭去了臉上的淚水。

那熟悉的姿態,就是我最喜歡的なんちゃん。我最喜歡、最喜歡、最喜歡的なんちゃん。

明明不知道她是否恢復了記憶,心裡卻認為答案是肯定的。



「……なんちゃん,喜歡妳。」

「嗯。我也一樣,最喜歡妳了。」



なんちゃん這麼說著,臉上滿是溫柔的笑意。那是已經好久不見的,我最喜歡的笑顏。

回來了……



「くっすん,對不起,我遲到了。」「不,我才要說對不起。」「為什麼くっすん要道歉?」「……其實呢,我在想要是なんちゃん恢復不了記憶的話,或許我們的關係就要走到盡頭了。明明,絕對不希望事情變成那樣子的。」「都是我的錯。對不起,讓妳傷心了。」



這個人究竟要溫柔到什麼程度呢。明明自己才是最辛苦的那個,卻還是考慮著我的事情。



「未來的日子裡,我絕對、不會再讓妳傷心了。」「今後……我們也會繼續在一起嗎?」「那當然!一輩子都在一起吧?」「……嗯!」



發生這些事之後,我一度放棄了和なんちゃん在一起。但是,托了成員們和希的福,我才得以跨出前進的那一步。

なんちゃん就在我身邊。我也在なんちゃん身邊。

這並不是理所當然的。是非常、非常幸福的事情。也是必須用盡心力去珍惜的存在。



「啊,くっすん。」「嗯?」

「這是要送給妳的禮物。」

她將一個小盒子交到了我的手中,裡頭放著一枚淡紫色的戒指。美麗得令人屏息。

「くっすん,我們交往一年了呢。」



なんちゃん她,記得這件事。她想起來了。

無比珍貴的重要回憶。



「なんちゃん,謝謝……」「真是的……怎麼又哭啦?」

淚水不聽使喚地湧出,讓なんちゃん似乎有些手足無措。我也沒辦法啊,因為真的太開心了嘛。



「我也有禮物要給なんちゃん。」「欸?」



我將一直放在包包裡的小盒子交給なんちゃん。那是我準備在一週年紀念日時,送給她的禮物。

雖然我原先以為,可能沒有機會送出去了。

那個閃耀著淡淡水色光芒的戒指。



「くっすん,這……」「這難道不是命運嗎?」



確實呢,命運。沒想到我們竟然買了不同顏色的戒指。



「謝謝。」「嘿嘿,なんちゃん在哭嗎?」「我才沒哭……」「別低著頭啦!」

為了隱藏自己哭泣的事,なんちゃん垂下了頭。看吧,眼淚已經流出來了啦。



「なんちゃん,把頭抬起來讓我看看?」「……不要。」「……」



我用雙手捧住なんちゃん的臉,強迫她抬起頭來。……果然是在哭啊。

雖然她曾經說過,不想讓我看見她軟弱的地方,但是……就好好讓我看啦。なんちゃん的軟弱也好,缺點也罷,這些事我老早就知道了。

我們凝視著彼此好幾秒,接著同時笑了出來。



「くっすん。」「怎麼了?」「……今後,住在一起好嗎?」「欸……?」



突如其來的邀請,讓我一時之間還無法理解。怎麼回事?跟誰?是跟我嗎?

跟なんちゃん住在一起……?從今往後,永遠都和なんちゃん在一起嗎?



「吶,有、有聽見我說的話嗎?」「聽見是聽見了……」「果然……不願意嗎?」「才沒有不願意!」



我用比想像中更大的聲音回應後,自己也被嚇了一跳。並不是不願意啊,只是一點真實感都沒有。就好像是在作夢一樣。



「なんちゃん,這樣好嗎?」「嗯。我已經,不想再和くっすん分開了。」



不想再和妳分開了。這份心情,我也是一樣的哦。

作為「朋友」關係的日子,僅是那麼短暫的一段時間,但我卻都無法忍受。我果然,沒有なんちゃん就不行。



「くっすん覺得怎麼樣?」

「嗯,我很樂意!」



周遭滿滿的櫻花樹,溫柔地包圍了我們。從那時到現在,都沒有改變過的櫻花。從那時開始,相愛的我們。

從今後往直到永遠,都要和なんちゃん相守相依。








*    *     *     *     *

「……唔。」



和なんちゃん一起迎接早晨的日子,已經過了一個禮拜了。每天睜開眼睛時,看著不習慣的天花板,都還會覺得就像是在作夢一樣。

但是只要看見在身邊安睡著的なんちゃん,就能夠確定這並不是夢境。



「……くっすん?」「早安,なんちゃん。」「嗯,早——」「別說完早安就又睡著了!」

話才剛說完,還真的又睡著了……



なんちゃん已經恢復了全部的記憶,也回歸原先的工作了。今天是兩人一起的休假日。如果是要工作的日子裡,無論如何都要把她叫起來的,但今天就算了吧。

先來準備早餐好了。

這麼盤算著,就在我準備起身時,手被なんちゃん給抓住了。我就這麼失去了平衡,跌回床上的同時,不由自主地閉上眼睛。

下一刻,我感覺到了貼上來的唇瓣。非常溫柔的一個吻。當我睜開眼睛時,看見なんちゃん正在偷笑。



「那個,なんちゃん?」「怎麼了?」「這樣對心臟很不好啊……」「我也是啊,每天醒來一看見くっすん的臉,心臟都快受不了了——」「等……」



なんちゃん就這樣將我推倒在床舖裡,抱住了我。

なんちゃん最近,常常像這樣抱著我不放。要是問她理由的話,她就會說:「因為我再也不要和くっすん分開了!」

……這回答也太可愛了吧。



「なんちゃーん,我要去做早餐了,妳放開我啦。」「嗯——再一下下就好……」「每次都這樣說,是又打算繼續睡了吧?」「沒有要睡哦……」

又聽見了規律調勻的鼻息。沒錯——南條さん睡著了--我又動不了了。



到底是有多累啊……不要又因為疲勞過度而倒下了啊……

和なんちゃん這麼說了之後,她也漸漸地開始依賴我了。不希望她再勉強自己。因為我就在她的身邊,陪伴著她。



「晚安,なんちゃん。」



我也抱住了なんちゃん,和她一起進入最深的夢裡。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