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无标题

作者:EAisa
更新时间:2017-04-10 22:00
点击:108
章节字数:490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三十五章 冷冽之剑

几乎是在战斗宣告开始的一瞬间,三枚箭矢便直奔魔将的面门而去。


没有魔力的波动,没有圣光的护佑,没有灵能的加成,这只是三枚平淡无奇的箭矢。它们毫无亮点,正因为如此,它们才显得那样的可怕。


这三枚箭矢,出自那扎着橘红色单马尾的,戴着皮革手套,看上去平淡无奇的女人手中。卡兰,她天生没有半点对魔法的感悟,她甚至无法使用任何的魔法武器,正因为如此,她只能比任何人都要刻苦的磨练自己的体能,磨炼自己的箭术。


正因为如此,她的箭矢,才能抵达神域的高度。


能够削平山头、逆行大江的三箭,能够瞬息之间跨越千里的三箭,无声无息而又迅猛至极的三箭,径直奔向持剑的魔将,宛若避无可避的催命符。那凛冽的气势,即将陨落于这开幕的三箭之下——


——否。


在那魔将的剑鞘前,这三枚极迅而极猛的箭矢,就这样诡异的停止了。它们仿佛是出于一种难以言说的恐惧一般,安静的悬浮在剑鞘前方的空气中,只剩下破空之声回响在这死寂的城市中。


“拔剑一事,对于持剑之人来说,是至高的礼节,因而不容打扰亦不容玷污。”


持剑的魔将,它的声音依然如同一池无底的寒潭,深不可测,冰冷刺骨。


它那干枯苍白的手掌,牢牢地握在他的剑柄上。即使看上去枯瘦无比,即使那剑柄看上去平淡无奇,但仅仅是它“握紧了”的这个动作,就给人以无边的压迫感。那是一种难以描述的压力,与其说是看到了拔剑的起手,不如说是……


不如说是,看到了什么超越人智的事物。


他的手掌发力,缓缓地将剑拔出,令那缠绕着寒光的身影自鞘中游出。


剑当然是好剑,然而没有人将视线落在剑上。谁都没有看到剑,所有人看到的,都只有拔剑这个动作而已。那是一次拔剑,然而却又让人产生了困扰,让人难以理解,因为那看上去并非是一次拔剑。在艾尔莎的眼中,那是一次拔剑,在卡兰和莉亚的眼中,那却并非是一次拔剑。


那是一亿三千三百万零五百七十二次拔剑。


一次拔剑便等同于曾经的每一次拔剑,那是已达神域才能成就的技艺。这的确只是一次拔剑,却同时又是一亿三千三百万零五百七十二次拔剑的总和。


卡兰再一次的认识到了,自己所要面对的,并非是一个如同持斧的魔将一般,空有力量而一事无成的残次品。那是应当成为天上的星辰,却被以魔将的黑袍束缚于此的,人类史中璀璨的精华。


那柄被淡淡薄雾缠绕着的剑,并没有像卡兰预想中一样的,在出鞘之后便立即斩下。持剑的魔将,他的手腕看上去也完全不是持剑的状态,仿佛它握着的不是杀人的利器,而是随手捡来的树枝,就这样不带力量的低垂着,让那柄剑的剑尖指向地面,指向破碎的白石路。


她看到,莉亚抬起了他的手掌。直到这时,她那紧绷的神经才告诉她,危险已至。


她慌忙的偏过头,与此同时,无形之物已经从她的脸上掠取了皮肉,将她的右耳斩飞,而后在半空中一点点崩散成无形的血沫。


——未发而至。


剧烈的疼痛将她的思维拽回了正轨,卡兰总算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另一边,用无形的场挡下了这一击的莉亚,自然也明白那魔将采取了什么样的手段。


那并非是攻击,准确来说,那不过是一种警告,或者说一种善意的提醒,提醒她们自己不需要动手就能够攻击。卡兰理解到了这一击的本质,正因为如此,她的危机感正空前的膨胀着。


刚刚那一击,并非是超能力,不是念动力或是精神力量,不是魔法制造出的风刃,甚至不是因为他挥剑的速度太快,导致自己没看到动作就被剑气所伤。


刚刚的那一击,究其本质,乃是“剑意”。


那能够斩开万物的一击,即是持剑的魔将所发出的,也并非是它所发出的。那是在它潜移默化的影响下,在那一亿三千三百万零五百七十二次拔剑的战斗中,它对这个世界刻下的烙印。它甚至不需要挥剑,这个世界便明白它想要做什么,迎合着它的思维,再现出“它的一剑”。那并非是攻击,那不过是如同风、雨、日出日落、人生人死一般的“自然现象”。


而后,极尽速度的一剑,迎面斩来。


那一剑,比它所带来的声音更快,甚至比它斩出的“影像”更快,无法极尽速度之极意的莉亚和卡兰自然无法比起更快,她们却有着各自应对的方法。莉亚的手段简单粗暴,在六道碾碎一切的血光之下,就算速度上占据优势,也会马上被质量的海所淹没;卡兰无法做到莉亚一般磅礴的输出,但她的手法却比莉亚更为诡异。


她在魔将一剑之后才射出的一箭,明明没有那超越了光的速度,却能在对方的一剑斩下之前,便抵达了魔将的面前,看起来仿佛是她在对方出手之前便射出了这一箭一般。这一箭被剑意斩落,未能命中魔将,却为莉亚分担了不少压力。


“明明超越了光速,那份力量却没有半点遗漏的凝聚在剑上……这种控制力,妾身也要承认,汝的确是不可多得的强敌。”


就连一贯游刃有余的莉亚,这时候也带上了几分凝重和严肃。


听到她的认可,持剑的魔将却是摇了摇头:“那位女士也是非常惊人,您不这么认为吗?后发先至,这样的箭术已然是神域的层次,超越了单纯的力量和速度,达到了‘命运’这般级别的箭术……如果不是兵戎相见,老朽很想细细探讨一番。”


“别取笑我了。”卡兰苦笑着,看了看自己垂下的右手,“小莉亚,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正如卡兰所说的,她已经无法继续战斗力。用于拉弓的右手,如今呈现出一种完全的粉碎状,虽然尚且有个完整的手臂的形状垂在那里,但皮肤碎裂、肌肉尽断、神经萎缩、骨骼爆散,已经完全无法继续使用了。这一箭虽然已经摸到了神域,但对于卡兰来说,负担实在是过于巨大。


看到艾尔莎想要走上来扶住自己,卡兰摇了摇头,拒绝了她的好意。


“反正……回到协会就能治好,不要管我那么多。你还是专心看着莉亚的战斗吧。”


正如她所说的,莉亚和持剑的魔将,已经展开了第二轮的交战。


凛冽的剑意笼罩着莉亚的周身,却没有一道能够突破她的防护,只能在那无形的护罩上留下一道道溅起的涟漪。猩红的光球不断在莉亚身边浮现,迸射出刺眼的毁灭,却无一例外被那冷冽的剑意,被无形的“自然现象”拦截下来,被无数世界所斩出的剑绞成猩红的 残片,宛如花瓣般飞撒在空中。


莉亚和魔将,无论是谁都没有动真格的在攻击。


看上去像是毫无战意的二人,因为无论是莉亚还是魔将,散发出来的气势都变得越发稀薄,甚至于是难以察觉。否,气势并非是被撤去,而是越来越浓郁的凝聚在交战中的二人身旁,逐渐凝聚成了一层宛如液态的火焰一般的流光,一者是高傲的金,另一者则是幽深的蓝。


莉亚挑了挑眉头:“打算在下一击分出胜负吗?”


“并非如此。”魔将则是摇了摇头,将手中的剑单手握住,高举起来,“老朽之‘三剑’,难得有机会能依次序斩出,自然要好好把握。”


“是吗。”


流淌着的金炎一点点凝聚在莉亚的指尖,其颜色也一点点变得黏稠深邃,逐渐从金色转变成血腥的暗红色,并且在不断地膨胀着。卡兰和艾尔莎都不敢再用眼睛看向二人,因为用肉眼观看那光球的行为,就如同近距离的观看高悬的烈日,只要一眼,就会将视觉燃尽。


那是一轮暗色的烈日,就像那不祥的世界中,高高挂在天穹之顶的那轮黑日。


“‘速’之后是‘力’吗,让妾身期待一下吧。”


“不会让你失望的。”


它的第一剑快到根本无从讨论其架势如何,在超越了视觉的那一剑面前,谈论剑法的美感无异是一种愚蠢的行为。但是这第二剑不同。


它所拥有的,只有“力”而已。


没有花眼的技巧,速度不过是平常的挥剑而已,那一剑上传来的气息却让人根本抬不起头来。那是纯粹的、纯净的、无暇的力量,剥去了名为各种现象的外壳后剩下来的最本质的东西。这一剑所宣告的,仅仅是大地将被斩碎、星辰将被熄灭,绝对的力量压倒了绝对的奇迹,这般毫无趣味的现实。


那穷尽力量的一剑,与那轮猩红色的血日正面相撞,并没有四散的火花、流淌的灵光这般异象出现,只有那磅礴的气息与那猩红的光芒相互撕咬、吞噬,如同两股雪花,因为碰撞而交织在一起,最终双双消融于无形。无论是炽热的血日还是纯净的力量,都仿佛不曾存在于这个世界一般,再也找不到一丝痕迹。


“怎么可能,那个魔将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大的力量……”


给卡兰简单的做了止血处理,艾尔莎的双眼紧紧地盯着魔将和莉亚的战局,立刻发现了那一剑的不正常之处。他亲口承认自己的力量不如持斧的魔将,而那位魔将的力量充其量不过那种程度,在面对血日的时候毫无正面抗衡的可能,它又是从哪来的这么大的力量?


“啊啊,的确它没有那么庞大的力量。”


卡兰强行压下了痛觉,流着冷汗朝艾尔莎解释着:“它所做的事情,实际上是将它曾经所斩出的每一刀剥离出来,附加在自己的这一刀上,从而导致这一刀的力量如此之大。”


“‘力’之剑的确不错。”


莉亚的话语听起来像是赞许,她的神色却没有丝毫的放松。


“还有最后的一剑。”


“是什么样的一剑?”


“‘技’之剑。”


在话音落下的瞬间,魔将手中的剑突然刺出。


这一剑却让卡兰和艾尔莎看得一头雾水。按照魔将的说法,这一剑将会是它极尽技巧的一剑,然而在二人的眼中,这一剑根本毫无技巧性可言。软绵无力,速度缓慢,平淡无奇,别说是极尽技巧的一剑,甚至看不出这一剑比起初学剑的新手有什么优势。


倒不如说,新手的一剑好歹还算是有力,这一剑则让人根本看不出任何可取之处。


一般论技巧,都是谈论“破绽如何”、“剑路如何”之类的,这一剑却根本让人无法谈论这些——这一剑甚至难以称之为剑,又何谈剑路、破绽?


然而,莉娅却没有分毫的懈怠。


在二人的眼中,这是莉亚第一次做出了闪躲的动作。她将脑袋向一旁偏去,一手抓向了空无一物的空气,而另一只手则是凝聚出了一柄漆黑的剑,径直朝着魔将的位置刺去。


在二人的眼中,这是莉亚第一次受到了切实的伤害。她洁白而美丽的手掌,被不知何时出现在那的朦胧之剑洞穿,她握起的五指被剑刃划开,散发着点点金色的殷红血液,一点一点的顺着剑身流淌下来,也顺着她雪白的皮肤流淌下来,在这光芒朦胧的世界中显得无比刺眼。她的眉头没有因为疼痛而皱起,反而露出了些许的疑惑。


“这一剑……因果必中,随心而至,横断时间,的确是‘技’的巅峰,照耀了整个人类史程度的辉煌剑技……但是为什么,虽然妾身有方法应对,不用担心会陨落于此,为什么汝不直接朝着妾身的眉心刺出这一剑?”


被漆黑之剑洞穿的魔将,它的身影已经变得虚幻起来。那一剑,作为超越了人类的极致,已经越入更上级领域的一剑,对它本来就有很大的负担,漆黑之剑更是直接断绝了它的活路。它消失在这个世界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了。


“如果对对手,尤其是美丽女士的颜面出剑,老朽会被后人耻笑的。”


说完,它仿佛愣了愣,接着自嘲般的说着:“老朽根本不可能有后人吧。老朽没有,这座城市中的每一个人都不会有,这个国家的历史应该永远被掩埋在尘埃中……”


刺入莉亚掌心的那柄剑,如今正如同缠绕其身的白雾一般,一点点的化为这座城市中的薄雾。莉亚掌心的伤口也一点点的愈合着,唯独那殷红的血色证明了这伤口曾经的存在。


“小莉亚……莉亚!”


艾尔莎几乎是扑了上来,她已经完全无视了身份的差异、礼节的问题,无视了莉亚对称呼的限制,也无视了自己刻意保持着的那种距离。此时此刻,她的双眼仅仅被那殷红的血迹牢牢攥紧着。艾尔莎慌张的捧起了莉亚的手,仔仔细细的确认着她的伤口,直到那伤痕完全的愈合,没有半点伤痕留下,她才好像放心的出了口气。


“妾身没事的。”


莉亚看着艾尔莎那慌乱的表情,嘴角挂起了一抹笑容。


她用温柔的眼神打量着艾尔莎的脸庞,接着伸出手去,用手掌拭去了艾尔莎眼角的那一点点泪花。看到艾尔莎脸上一点点泛起的那抹红晕,莉亚的表情也越发柔和了。


“艾尔莎。”


持剑的魔将那幽深的声音从一旁传了过来,莉亚和艾尔莎都转过头去,和卡兰一起看着那逐渐消失的身影。


“首先,7-311号这个地方已经没有你们需要的东西了。如果想要资料的话,这附近的房子里,随便找一本日记之类的东西看看吧。这里是贵族区,大家基本上都有记日记的习惯。”


它沉默了一下,接着,好像笑了起来似的。


“最后,恭喜你,再次出师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