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无标题

作者:超级西瓜皮
更新时间:2017-04-05 03:29
点击:1315
章节字数:728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超级西瓜皮 于 2017-4-5 10:39 编辑


05




夜深人静,朦胧的月光如同一层薄纱,透过巨大的落地窗铺洒进来。凌乱的大床上坐起一个娇小的人影,黑发散在脑后,目光落在身边人熟睡的脸庞上,红宝石一样的眼睛在黑夜中闪耀着晦暗的光泽。


半晌,妮可才抓起手边不知是谁的衬衫套在身上,轻手轻脚地下床走到客厅,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妮可没来得及转身就被拥入了熟悉的怀抱,勉强稳住了手中的水杯,安抚地拍拍紧紧扣在腰间的手:“真姬,没事的。”


真姬埋在妮可颈间深深呼吸,在外成熟干练的西木野医生这会儿却像个小孩子一样,声音小小的带着委屈:“醒来发现你不在,我好害怕。”


妮可放下水杯,转身仰头吻了吻真姬的唇角,轻声道:“我只是出来喝水,真的没事。”


真姬痴迷地望着那双红瞳,着魔一般喃喃:“妮可,你不会离开我的,是不是?永远都不要离开我……”


浓密的睫毛几不可察地颤动着,妮可微张着嘴,却没说话,握着真姬的右手探进自己原本就没扣上的衬衫,微凉的手掌贴上温暖的肌肤,不再需要引导,缓缓游移的掌心轻轻抚过几道略微凸起的疤痕。看着真姬的眸色越来越沉,妮可勾住对方的脖颈,微微踮起脚尖献上自己的唇。




等到妮可终于混混沌沌地醒来,床边已经没人了。揉着略微酸胀的腰走出去,空旷的客厅显得太过安静,桌上摆着仍带着余温的牛奶和三明治。端起牛奶小口啜着,视线落到压在牛奶杯下的纸条上,短短几行字简洁地交代了今天会晚归,熟悉的潇洒字体中不知从何时起透出几分凌厉。指尖在落款处的名字周围摩挲,耳边响起真姬似是哀求又似是命令的声音——


永远都不要离开我。


指尖忽然停住,妮可放下牛奶杯,盯着纸条看了许久,最后揉进掌心丢进了旁边的垃圾桶。




妮可赶到剧组时,正看到坐在休息区补妆的绘里整个人都窝在椅子里,或许是妆容的掩盖,看上去气色很好,只是罕见地没有和周围的人说笑,而是一个人盯着手机,一会儿笑,一会儿又皱眉。


这反应,有点奇怪啊。


妮可认识绘里时间不短,这种样子却是第一次见。而以她这几年经纪人的经验,这种时候十有八九会给自己带来巨大的麻烦。


妮可故意放轻脚步走过去,绘里却十分警觉地先发现了妮可,立刻收起了手机,然后笑得一脸灿烂地招手,“妮可怎么来了?今天不是去公司?”


妮可索性慢悠悠地走过去,先把绘里从头看到脚再从脚看到头,微微放松了一点:“感冒好了?”


绘里仰头看她,笑着歪歪头卖萌。


“说吧,遇上什么事儿了。”简直笑得脸上都开了花。


“没有哦,没有。”话是这么说,绘里却笑得眼睛都快眯起来了。


妮可心中警铃大作,绘里这心情不是一般的好,也就是说,麻烦可能不是一般的大。


“别想搪塞过去,我们认识多久了,你那些花花肠子我能不知道?”妮可一脸不信,微眯着眼睛凑近了绘里的脸,企图逼出她的实话,“快说!不然出事儿了我怎么给你收拾烂摊子!”


似乎这样的话终于让绘里认真起来,妮可满意地看着绘里收敛了脸色思考起来,正当她以为绘里就要从实招来的时候,绘里却突然神色一变,目光盯着身后某处一下子亮了起来。妮可察觉到后立刻想转身,却被眼疾手快的绘里拉住了。


“干嘛?”妮可狐疑地看着绘里。


绘里站起来笑得一脸温柔,脱下披在自己身上的风衣,双手绕到妮可身后将衣服披在妮可肩上。退后了两步,一边替妮可整理衣领,一边仔细打量着,嘴里还小声念念有词:“果然……不一样……”


“什么?”妮可简直被绘里这样的眼神看得双马尾都要竖起来了,更别说附近的工作人员一脸见怪不怪的暧昧眼神。


“不,没什么。”绘里挑眉笑了笑,一手捻起妮可脑后的发丝慢慢拨弄至胸前,然后凑近妮可耳边,轻声说:“脖子上的痕迹,小心一点哦。”


妮可被吓得后退一步,立刻用一只手捂着脖子,脸上也变得红通通的,有些慌张地说:“我先、我先去公司。”


“好哦,路上小心。”绘里笑着挥手送别。


上了车,妮可才发觉自己又被绘里糊弄过去了,趁着没离开太远赶紧看了看后视镜。好在拍摄地比较偏远,围观的人不多,妮可还能看见绘里跟身边的工作人员似乎说了什么,然后走到拍摄场地外笑着和几个激动得快晕过去的粉丝聊天合影。


看上去是很正常的行为,妮可将视线调回了前方,却又轻轻皱起眉。


到底是哪里不对。


而另一边的西木野综合医院里,年轻的西木野医生刚刚结束一台手术。她还没有换下手术室的洗手衣,只是在更衣间里稍微休息,顺便确认下一台手术的资料。就在这个时候,她听到自己柜子里的手机震动了三下。


是私人手机的声音,有新邮件。


真姬打开柜子拿出手机,弹跳出来的邮件发送自一个没有标记的邮箱地址,仅仅是几个字母和数字的组合,仿佛是一个陌生地址,真姬却没有任何犹疑地打开。


没有文字,只有附件,一张照片。


照片上的两人凑得很近,金发的人弯腰靠在对方耳边,勾唇笑着,手还拈着一缕黑色的发丝,而另一个黑发的人红着脸蛋看着对方,一脸恼怒与害羞。


更衣室里突然“砰”地发出一声巨响。


几次深呼吸之后,手上的疼痛渐渐唤回理智,真姬缓缓收回砸在更衣柜上的手,目光仍然放在屏幕的照片上,死死捏着手机的手隐隐发白。




海未握着方向盘,坐得直挺挺地目视前方,紧张得像是第一次开车一样。


余光又瞥到身上这件令她无论如何都不能自在起来的衣服,稍长一截的衣袖松松垮垮的有些皱褶,袖口处绣着低调却又难以忽视的金色暗纹,跟海未以往的穿衣风格大相径庭,但却很符合衣服原本主人的性格。


——绚濑绘里。


对,她现在身上穿的外套,是绚濑绘里的。


想到这里,海未就忍不住要脸红。


那天绘里终于从沉睡中醒来,虽然脸蛋还有些红红的,但体温已经降下来。海未当然不可能就这么放绘里回去,看着她乖乖吃完药,然后准备了营养可口的晚餐。只是整个过程中,绘里都对之前的事绝口不提,那些对海未而言暧昧过线的言行,仿佛从来不曾发生过。


而既然绘里不提,不善此道的海未自然也只会将心事压在心底。


大概真的是生病的时候消耗了太多体力,绘里这一餐吃得无比满足,将面前的碗碟吃得干干净净之后,又是满足又是失落地发出一声长叹:“啊——要是每天都能吃到这样美味的晚餐就好了。”


正在收拾碗碟的海未手微微一抖,偷偷看了一眼绘里,发现对方正撑着下巴笑得眉眼弯弯的看着这边,好不容易压下的心跳轻易就开始不受控制,脑子里也不由得想东想西。


——绘里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呢?只是单纯的夸奖吗?还是说……在暗示什么?


“过、过奖了。”虽然心里已经万马奔腾,表面上海未仍然装得十分镇定。


“我是说真的哦,”绘里微微叹了一口气,想起什么似的垮下笑脸,“明天就要回片场了,又要吃工作便当了。”


海未听着皱起眉头:“那怎么行,这样身体养不好的。”


绘里有些无奈地笑笑:“这就是工作。”


海未心里有些话就要脱口而出,但想起绘里之前若无其事的态度,又生生咽了回去。


看着海未似乎欲言又止,绘里只是笑笑后转移了话题,“我来把东西收拾了吧。”


“别动!”海未突然出声,绘里被这声音吓了一跳,愣愣地果然不动了。海未这才意识到自己反应过度,尴尬地开始收拾东西,“你、你去休息吧,我来收拾。”


“至少让我帮你吧?一直都是你在忙。”眼看着海未又要反驳,绘里立刻接着说,“再说,适当的活动对身体康复也比较好。”


于是在绘里几乎耍赖的坚持之下,海未总算点了头。


两人并肩站在流理台前,绘里清洗的动作不甚熟练,想来是不大做家务的。挽起衣袖后露出的手臂十分纤细,白皙到有些透明的皮肤下隐隐走行着青色的血管。


脆弱得仿佛轻轻一捏就会断。


海未忽然停下手里的动作,转头看向身边的人:“绘里。”


“什么?”绘里还在认真地将手里的碗擦干,有点笨拙地小心摆放在一边,听见海未的声音也只是略略偏头,视线仍然停留在自己手里的工作上。


“如果绘里不嫌弃的话,我来替你做便当吧。”


绘里愣住,看向海未,“这样……太麻烦你了吧?我明早可是很早就要出发的哦?”


“不会。”海未看上去很是坚持,“你生病我也有责任,早起于我而言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绘里稍稍有些动摇,海未的厨艺很好,色香味俱全又营养均衡,相比剧组准备的工作餐,实在有着难以抵抗的吸引力。就在绘里犹豫的时候,海未却沉吟了一会儿说:“唔……不,便当明天中午我送去剧组。”


“欸?”绘里微微睁大眼睛吃惊地看着海未。


“早晨做好便当,中午就凉掉了。这样对你的胃不好。”海未略微皱着眉头,考虑着对绘里的身体来说最优的方案,“明天我做好之后给你送过去。”


“这样……真的不会太麻烦了吗?”这种高规格待遇却让绘里心中忽然生出一点退缩的念头,而还没来得及认真思考自己到底想躲避什么,海未就再次点头,眼里坚定的光不容拒绝:“不会,请务必让我为此负责。”


那双清澈的琥珀色眼睛里仿佛有着摄人的魔力,绘里脑中一闪而过类似的画面,让她再也说不出拒绝的话。


“啊,不过,”绘里忽然想起来什么,“这次可要稍微伪装一下哦,不然太容易被人发现了。”


海未闻言有些不解,“伪装?”


“对!”绘里想起上次见到海未几乎毫无伪装的装扮,“像上次那样不是一眼就被认出来了吗?”


“可是路上都没有人认出我。”


“……”


海未的眼神天然又无辜,让绘里一时语塞,不知该吐槽路人们眼神不好,还是该说海未神经大条,最后无奈地叹气。


等到这边东西都收拾好,绘里拖着海未就往自己的住处走。海未虽然一头雾水,但那松松地握住自己手腕的温度却令她无暇思考。脚上还踩着自家的家居鞋,片刻后就已经站在了绘里的家里。


绘里带着海未走进一间不大的房间,正前方是一整面全身镜,两侧则是巨大的衣柜,中间明亮的玻璃橱窗里井井有序地摆放着各种足以闪瞎人的首饰。


绘里拉开两侧的衣柜,里面满满是各种各样的衣物,一侧是围巾、鞋帽等配饰,另一侧则全部是衣物,从简洁到繁复,从清新到华丽,几乎囊括时尚杂志上所有的风格。这对海未来说简直是踏入了一个奇异的世界,只能懵懵地看着绘里在衣柜前走来走去,还不时看看自己,然后挑了两件素色的衣服递到自己面前。


“什、什么?”海未显然还没反应过来。


绘里笑得一脸灿烂,把衣服塞进海未怀里:“所谓的‘伪装’,试试吧。”


海未一脸恍然大悟,虽然内心觉得这事毫无必要,但绘里毕竟是一片好意。嗯……而且还是绘里的衣服……海未有些僵硬地捧着手里的衣服,鼻尖萦绕着与绘里身上相似的香气,耳根阵阵发热。


“那个、绘里,不出去一下吗?”看着绘里好整以暇地抱臂站在一旁的样子,海未不大好意思地问。既然是绘里自己的衣帽间,自然没有单独的更衣室,要换衣服就只能在这里换,可绘里似乎丝毫没有要出去的意思。


“嗯?我要帮你参考一下啊?”


“……”


绘里说得理所当然,海未却涨了个满脸通红,只是眼看连头顶都要冒烟了,也没憋出半个词来。


绘里脸上装得正经,心里早就笑开了花。她当然知道海未的意思,刚刚那么说只是想逗逗她而已,现在已经如愿以偿看到了对方有趣的反应,自然该见好就收,于是绘里故作无奈地耸耸肩:“好吧,那我出去等。有什么问题的话,我就在外面。”


关上衣帽间的门,离开了有园田海未气息的空气,绘里的脑袋好像突然清醒了点,稍稍后悔刚刚小小的恶作剧。其实她自己也奇怪,从一开始见到园田海未,她就莫名其妙地判定对方是个“有趣”的人,无论什么时候见到都忍不住想要捉弄一下。她的确喜欢跟人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却不是个没分寸的人。


她想起之前海未坚持的眼神,想起前一天自己昏睡前海未关切的神情,然后与真姬看着妮可的眼神渐渐重叠——


是不是,已经有点过界了……


绘里湛蓝的双目有些恍惚地盯着前方,思绪万千。



而房间里的海未直到绘里走出去,关上了门,才终于松了一口气。看着手里的衣服,海未实在有点茫然事情怎么就发展成这样,但现在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当然,海未是绝对不可能承认心里那点小小的窃喜的。


像是怕弄坏了绘里的衣服,海未的动作小心翼翼,终于换好了,左看右看都觉得不自在,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可是又怕绘里等太久,憋足了勇气才敢叫出绘里的名字。


海未默默盯着自己的脚尖,放在身前的手指不自觉地绞在一起。奇怪的是,绘里进来之后就一言不发,这让海未愈发忐忑。


“怎、怎么了吗?是不是很奇怪?”海未小声地喏喏道。


“……不哦,没有。”绘里看上去愣了一会儿,然后挑挑眉毛,走到衣柜前又挑出一套衣服递给海未,笑道:“但我觉得你更应该试试这套。”


“欸?”


于是,海未就这样莫名地开始了一场换装秀。


绘里似乎对挑选的衣服总是不太满意,一套换上,仔细端详一阵又会给海未换上另一套。


绘里其实第一次见到海未的时候就知道,这是个明明可以靠颜值却非要靠才华的人,只是那张绝对有实力进入娱乐圈的脸时常都被掩盖在对方过于简单的装扮下。而现在她知道了,被不上心的装扮掩盖的绝不仅仅是海未的脸。


既然是用于伪装的衣服,自然不会是引人注目的华丽款,绘里给海未挑的其实只是衬衫和裙子,虽然细节有些特别的设计,也不会很夸张。


然而就算是这样简单的衣服,穿在海未身上却让绘里眼前一亮。要说绘里在娱乐圈这些年,什么样的美人没看过,哪怕是天天见面的经纪人妮可,也是容色出众、娇俏可爱的前偶像,但却没有人给绘里这样的感觉。


那种像有一只猫爪子挠在心上的——痒。


她忽然不想要海未穿着这些更能凸显她美色的衣服,不想这样的海未出现在别人面前。


穿着她的衣服、染上她的气息、这样美丽的海未。




结果就是,海未在经过一连串的换衣之后,绘里最后塞给海未的是一件相对而言十分平常的外套。


这时候海未才记起这次莫名其妙的变装秀最初的目的,是为了给自己找一件衣服“伪装”,略过中间仿佛被调戏的过程,最终的结果似乎还是挺正常的。


海未原本对外貌打扮之类的事很不上心,这时捧着绘里给自己的衣服,竟然第一次开始思考自己平日是不是穿得太过随便。所以,绘里虽然只给了海未一件外套,但海未回去却认认真真开始搭配起来。


于是就造成了第二天海未万分紧张地开着车去找绘里的局面。


海未把车停了,平稳地提着装着便当的保温袋,循着记忆里的路线往剧组的方向走去。


仍然是跟上次很相似的样子,来来往往是匆忙的工作人员,一些小粉丝抗着长枪短炮在外面围着。


海未站在稍远的地方,想着还是先联系一下绘里比较好。刚掏出手机,就听到一阵惊呼声,还夹杂着几声“咔擦咔擦”的快门声。


海未一抬头,就看见绘里将自己的外套披在妮可身上,动作自然,神态亲昵,还低下头不知在妮可耳边悄悄说了些什么,惹得妮可红着脸嗔她。


心里某个地方突然“咔”的一声结了冰,海未站在原地,忽然不知该如何动作,左手提着的便当,身上穿着的衣服,一瞬间仿佛成了讽刺。


就在海未愣神的这会儿,妮可匆匆忙忙地离去了,绘里则拉着几个粉丝合影,她就像是个毫不相干的局外人,站在远处无人注意。


不如,回去吧。


海未刚退了一步,身边突然传来男声:“园田小姐。”


海未侧头,是位年轻的工作人员,有些面熟,直到看到对方的工作牌,才恍然想起是上次带自己去见绘里的人。松山笑了一下,说:“这边请。”


海未忍不住又看了一眼绘里那边,绘里仍然在跟粉丝们聊天,仿佛一点没有注意到这边,只是忽然朝这边看来,微微笑了一下,又立刻转过头了。


她看到自己了?她知道自己来了?那刚刚她和妮可的样子,究竟是有意,还是……毫不在意?


仅仅一个眼神,海未就控制不住自己发散的思维。她心里闷闷的,离开的念头还没完全从脑袋里消散,脚步却已经跟着松山走了。


她就是没有办法抗拒这个人。




海未本想送了午餐就走,却被绘里赖着,一直到绘里迅速赶完了今天的戏份,终于赶在日落之前坐上海未的车,一同回去了。


但是就如同昨天晚上一样,绘里什么都不提,只说些调笑的话。海未心里还闷着一口气,大多数时候只是简单的应声。敏感如绘里自然发现海未的不对劲,试探着问:“海未?怎么了,有什么不开心吗?”


要是按照海未平时的性格,有什么就会说什么。偏偏这时候对上的是绘里,千言万语愣是憋在心里,硬生生地蹦出一句:“没有。”


那就肯定是有了。绘里心下了然,她隐隐察觉到海未的不开心一定是跟自己有关,但她自己也还没把自己梳理清楚,这时不敢也不愿深究,回程的路上就沉默起来。


回到住处,海未跟绘里各自站在门前。看着绘里开门时的侧脸,海未终于忍不住叫住了她:“绘里。”


绘里侧头,她看见海未深深吸了一口气,再睁开时,琥珀色的眼眸里仿佛散去了重重迷雾,清澈而坚定。


绘里本能地觉得不好,脑筋急转,立刻掩饰一般开口道:“怎么了?如果是衣服的话,就送你了。我觉得你穿着更好看。”


如果不是笑容略有慌乱,还真看不出有什么问题。


海未眼里的光芒暗了暗,但仍一步步走过来,直视着绘里,说:“不是衣服的事。”或许是因为两人挨得有些近了,她感觉自己耳根发烫,心如擂鼓,顿了顿,才似下定了决心,开口道:“其实我……”


“绚濑绘里!!!”


几乎是气急败坏的声音突然冒出,打断了海未的话。绘里一听这声音就知道糟了,立刻换了一张笑脸转头看着自己的黑发小个子经纪人:“妮可,你怎么来了呀。”


妮可黑着一张脸走过来,眼神在海未和绘里之间来来回回的看,最终还是定在绘里身上,几乎是咬着牙开口:“我要是不来,还不知道魅力无穷的大明星又要祸害谁了。”


她就知道绘里有什么事瞒着她,妮可去公司处理了事情之后本来是要去医院找真姬,只是想到绘里白天的状态,始终是不能安心,于是给真姬发了信息之后,车头一调就直奔片场。结果得到的消息是绘里早早就回去了,这就更不对劲了,妮可眼皮狂跳,立刻开车往绘里家里来,没想到就看到这样一幕。


她早跟绘里说不要惹园田,竟然还是惹上了。


妮可越想脸越黑,绘里立刻三两步过来,摆出一张十分讨好而委屈的脸来:“妮可,不要生气嘛。海、园田老师恰好就住隔壁,我才跟她熟悉起来的。”


妮可瞪着她,显然一个标点符号都没信。


“真的,我发誓,我们就是普通朋友关系。”绘里说得一脸诚恳,生怕妮可不信似的,抓着妮可的手就要撒娇。


过道的暗处里,却突然响起第四个人的声音——


“放开她。”


两人都愣了一下,而妮可几乎是立刻就抽离了自己的手,还退了半步拉开距离,原本还怒气冲冲的脸蛋突然一片苍白。


离得最近的绘里自然将妮可神色的变化尽收眼底,微微皱了皱眉,看向慢慢走过来的人。那人穿着简单利落的风衣,一头张扬的红色发丝是火焰的颜色,紫色的眼里却冷得结了冰。


也仅仅是皱了皱眉,绘里很快抚平了情绪,微微笑道:“真姬,好久不见。”


真姬对绘里的招呼置若罔闻,仿佛这个人根本不存在似的,直直走向妮可,拉起她的手就要离开。


不想绘里突然拉住妮可的另一只手,妮可惊讶地回头看了绘里一眼,对她微微摇了摇头。绘里没管妮可的暗示,仍然拉着她,眼神却是看向真姬,“妮可跟我正在谈正事。”


真姬终于看向绘里,嘴角慢慢扯出一个近似嘲讽的笑容,嗤笑道:“正事。”


绘里也不恼,只是一笑,手里的力道丝毫没有放轻。


真姬的眼神慢慢冷下来:“我再说一次,放开她。”


“怎么,妮可是我的经纪人,我跟她说两句话都不行了?”绘里丝毫没有让步,语气里甚至有些挑衅,“我要是,不放呢?”


真姬没再说话,眸子微微眯起,袖口下空余的右手握紧了拳头——


“真姬,真姬,我们回去吧。”妮可突然挣脱了绘里的手,扑到真姬怀里,推着真姬后退了两步,明显感觉到对方紧绷的身体,语气也放软下来,甚至带着一丝哀求,“我们回去,好不好?”


似乎是被妮可的温言软语说动,真姬浑身的戾气渐渐散去,拉着她就走。


绘里看着两人离去,脸色沉了下来,少见认真的声音里也隐隐压着怒意,“西木野真姬,妮可不是你的私人物品。”


真姬闻言停下,手里稍一用力,妮可就有些踉跄地跌在她怀里。真姬像是护着不容他人窥视的珍宝,盯着绘里,一字一句道:“她,是,我,的。”


说完就拉着妮可进了电梯。




绘里心思复杂地站了一会儿,忽然想起身后还有个人,有些惊慌地转身,一片混乱的脑子里想不出什么解释,开口竟都有些结巴了:“那、那个……我、我……不是……”


可是到底要解释些什么,就连绘里自己也搞不明白。


但是,当她看见海未的眼神时,她又十分想要对她说些什么。因为那双眼眸里,竟然是如同看一个陌生人般的冷漠。


——令绘里心慌。


海未走过来,站在距离绘里一步之遥的地方停下。她就这样淡淡地看着绘里,全然不复之前的小女儿情态。


“其实我刚刚是想说,我喜欢你。”语气疏离,神态淡漠,仿佛那个“喜欢”,是在说别人的事。


“你知道,是不是?”海未看向绘里,对方一向自信的眼神忽然变得游移慌乱,海未就知道自己的猜测没错。


她心里嘲笑自己的天真愚蠢,面色比之前更冷,眼眶却突然红了。


“就到此为止吧。”海未脱下绘里的外套,忽然暴露在空气中的手臂感受到一丝凉意,却丝毫不及心里的冰凉。她将这最后贪恋的温暖整整齐齐叠好后塞进绘里怀里,努力压抑着颤抖的语调,


“我们以后,两不相干。”





-------------------------------------------------------------------------------------------------------------------------------------------------




四人修罗场!!!!!!(误){:4_350:}


我是可爱的小瓜皮,可爱的小瓜皮就是我!我又回来啦!!!{:4_378:}




来不及调格式了,委屈大家了。


以及因为这章真的每次写都卡,拖的时间太长,前后文风有点对不上……额……下次争取一步到位


终于又把皮球踢给22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