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敏若之女郡马】天命 一 30/03

作者:yiking
更新时间:2017-03-30 18:58
点击:1728
章节字数:365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yiking 于 2017-3-30 18:59 编辑


至元年间,暴乱四起。周子旺举农民五千起义为王,悲矣悲矣,为元军所灭,周王腰斩,一双儿女去迹无踪。经年已过,时值至正,科举再兴,蒙藏色目汉皆可报举,一时之间,孔孟重盛。原是惠宗少时流亡汉地,为汉人老僧所养,习得经书诗词,归朝后,蛰伏数年,灭伯颜,中兴大元。只惠宗与其父明宗,多年来深受族权所控,权臣肆意而为,兄弟相残,明宗惨死,惠宗流亡,数年得返,终恨权臣入骨。此番大兴科举,意在广纳良才,重振大元。



周芷若下山前,灭绝将其唤入经房,自十岁上山,已过九年,虽先父死前嘱托,只愿一双儿女江湖漂泊,寡淡终生。哪料元军心狠手辣,长兄惨死,周芷若幸得武当山张真人所救,送入峨眉。灭绝见她天资聪颖,甚是心爱,破例收为入室弟子。日升月伏,周芷若九年间饱读经书,更得峨眉钟灵神秀,玉神俊颜,清绮雅致,灭绝待其如女,倾毕生功力,铸其武艺精湛。虽事事严厉,却也使得周芷若年少老成,稳沉克制。



大元再兴科举一事传至峨眉,周芷若眼前皆是当年长兄惨死的模样,提步回房翻出先父当年的旧裳。周王事败之际,战场荒原,只有未染血长衫一件与玉冠一柄,战火击飞,他将此二物递于周芷若,十岁孩童,矮小稚嫩,只月容花貌确已挡不住,仿似王妃在世,周王自知天命已至,泪如滂沱,不哀事败异首,却悲无缘得见此女灼灼之际,便道:“芷若,他日若为父不在人世,只盼你记得,君子当世,不愧天地。你虽是女子,亦当顶天立地。”周芷若抚过先父遗衫,心中一阵伤痛,缓缓褪去峨眉弟子的素裙,除去中衣,合欢襟内自是女儿风骨,柔肩纤腰,一派风流。周芷若取白绫一段,裹于胸前,只着中衣,外合先父白衫,青丝垂后,她素手翻绕,一头青丝玉冠紧束,加之她正是长身玉立,好似江南才子,风貌绝世。



周芷若推门而出,恰遇静玄来寻她。静玄遥见一位玉面公子自周芷若房内走出,心中大异,快步前来,却见此玉面公子竟是周芷若。“芷若师妹,你这是?”周芷若淡笑不语,她惯来清俊绝色,此时作男子装扮,更是儒雅风华。静玄见周芷若好似俊秀男子,竟有些羞意,“师父唤你去经房。”周芷若点了点头,大步而去。“芷若师妹,”静玄唤住她,“一切保重。”周芷若仍是颔首,却知此番姐妹情深,恐是一去阴阳隔。



灭绝得知科举再兴一事,便晓得到了周芷若下山的日子,却不想周芷若竟比自己更看重这次机会。她见周芷若一袭男装站在门前,心中虽为师徒缘分已尽而悲。此事于自己,只是失去一位天资极高的弟子,于周芷若,却是年华早逝,慷然赴死。得良徒若此般德高志坚,倒也心中欢喜,只是嘴上仍说:“芷若,你作甚做这等装扮?”

周芷若双膝跪地,深长叩首,道:“弟子周芷若不孝,明日便要下山。弟子心知师傅您一生只为驱逐鞑子,还汉人江山。先父为鞑子所害,虽先父有言,不得为其寻仇。只长兄年幼,也惨死于鞑子刀下,此恨绵长,不可不报。弟子此番下山,只因科举重兴,汉人可得机入朝。弟子怕若是失了这次机会,家仇国恨再不得报,只求师父勿要厌责,应允弟子这般私情。”



灭绝心中悲喜交加,上前一步扶起周芷若,“芷若快快起来,你有这般大义,为师甚是欢喜,何来的厌责?只是你正当韶华,此番凶险,你可想好了?”

“鞑子灭我全家,夺我山河,此仇此恨,如何不报?君子当世,但求无愧于心,芷若虽是女子,也当如此。纵是此去必死无疑,芷若也没得半点犹豫。”

灭绝大喜,师徒二人互诉衷肠,便催着周芷若早先休息,明日下山。


周芷若辗转反侧,长夜不得眠,眼前皆是当日事败,血流成河的悲壮,长兄惨死的血腥似乎仍萦绕心间。她重重阖上双眼,心中满是沧然。



次日晨起,灭绝亲备俊马一匹,黄金数两,“芷若,你这些年从未下过山,若是此番失利,你仍是我峨眉弟子,只需回来便是。若是事成…为师只望你无悔。”周芷若眼眶微红,点了点头。静玄将一绣得精巧的锦囊塞进了周芷若手里,“芷若师妹,你我这些年相伴,我早已将你当做我的亲妹妹。这个锦囊,原是想你今年生辰时作你的贺礼,眼下看来,是没得机会了。师姐就将此物赠你远行,只盼你与这凤凰一般,天地可归,九霄云上,亦自在十分。”周芷若在峨眉九年,在灭绝待她如女,只事事严厉。静玄温和柔雅,似长姐一般。周芷若已是双眼湿润,“师傅、静玄师姐保重,芷若就此别过。”打马行鞭,尘嚣远远。



此时的周芷若自然不知,大都已是乱成一片。天下兵马大元帅汝阳王有女,封绍敏郡主,年十七,当婚嫁。绍敏郡主天资聪颖,才智不让须眉,好汉学,风华无双,取汉名赵敏,习汉家数门绝艺,人称“蒙古第一美人”。惠宗七弟,七王爷之子心悦之。故此,七王爷数次上书惠宗,求下旨将绍敏郡主赐婚于小王爷扎牙笃。惠宗半生为权臣所困,其父因兄弟皇位相争惨遭毒杀,其母受连累惨死,自己也因此流亡汉地,长至少年北回上都即位,仍难逃权臣掌控,数次死里逃生。最忌权臣一手遮天,汝阳王已是天下兵马大元帅,若是其女嫁进七王府,可谓猛虎遇苍龙,如何也不可。但绍敏郡主确已是当婚论嫁的年纪,纵观有权势的蒙藏贵族,若得帖木儿一族相助,必成大患。若草草嫁于汉臣,怕是帖木儿一族必心怀怨恨。惠宗几番思虑,张贴皇榜,昭告天下。是年科举,入进士举人者,殿试需以武艺与绍敏郡主切磋一二,不论族别,若是胜于邵敏郡主者,则点为状元。此举算是将该届状元的钦点权利给了邵敏郡主,这已是皇帝能给予的最高权利,赵敏只得领旨谢恩。



赵敏是何等才智,自然知晓这是要将自己赐婚于那位不知是谁人的金科状元。只她自幼习得汉家功夫,朝廷又有令汉人不得习武,除却武林中人,无人可与之匹敌。科举乃是经纶词赋,又是保重朝廷之事,中原武林自谓正统,绝不愿为元廷所用,蒙藏贵族不习汉学,如此这般,赵敏自认当日殿试怕是无人能敌,这届的金科状元只怕要空置。



赴京赶考,路途遥远,周芷若一路快马加鞭,至大都之日已经截报当天。大都城内不许汉人骑马,周芷若只得拔足狂奔,终是报上了名。报名处的汉官,听得“周芷若”三字,便笑曰:“周公子长得便是一副清俊了得,美如仙子的模样,怎么名字也如此女气?”周芷若心惊,一路匆忙,未想假名一事,只是姓名已报,只得硬着头皮,装作坦然的样子,缓道:“大人有所不知,此止若非彼芷若。周某止若二字,是止乎于礼,君子若玉,并非岸汀芷兰若美人。”汉官大赞,“周公子风雅清俊,才学极深,当是配得上此二字。”二人一番寒暄,从报名处出来,已是暮色黄昏。周芷若才觉腹内空空,正打算找家客栈休息,却见一位汉人公子向着报名处走来。



周芷若见他周身贵气,面容俊美,暗自赞叹,只可惜报名已止,这位公子怕是错过了。不曾想,这位公子对着守卫的元兵,不知拿出了个甚么物么,元兵匆忙行礼。周芷若一时好奇,却也耐不住五脏庙渴食,便寻食去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