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无标题

作者:EAisa
更新时间:2017-03-21 21:48
点击:76
章节字数:396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二十五章 腐朽的遗迹

艾尔莎举起了手中的照明棒,而莉莉丝则在克里斯蒂的使唤下不停地忙来忙去,用水晶瓶收集地下湖的湖水、用小盒子采集白花与黑花的标本、掰下那团黑色废铁身上的材料之类的……


明明看起来是个暴力近战型牧师,可是现在却俨然一副专业调查者的样子。


可惜我自己根本不会分析这些样本,拿来出售的话也完全没有人想买,不然我也很想试试看这样子的冒险活动。


我看着专心采集的莉莉丝,朝着她搭话道:“说起来,你们到底是怎么找到这个入口的呢?协会的公告里只有另外一个入口吧?”


她没有马上回答我的问题,只是“唔嗯”的出着声,停下手里的工作,用询问的眼光看向了一旁正在进行测绘的克里斯蒂,而克里斯蒂则是对她点了点头,也没有多作回应。


即使如此,莉莉丝还是开口回答了我的问题:“实际上这个也是克丽丝测绘的结果……”


“连这个也能测绘吗?”


正在花丛间漫步着的莉亚听到她的说法,也停下了脚步,转了个圈看着她,似乎对这个话题有所兴趣。被她的裙摆扫过的花瓣一片片飞舞起来,卷成了一阵白色的雨。


“只要分析分析诅咒的流动、浓度分布,接着绘图,在地图上进行标示,最后根据公式图套用分析就行了,并不是什么很难的事情。”


克里斯蒂收起了她测绘用的圣光图,朝我们解释着:“如此大范围的诅咒,一般都有迹可循,只要能够进行同等大范围的测绘,就可以顺藤摸瓜的找出诅咒的核心所在。用实例来说的话,东方诸国所谓的‘阵眼’就有一种这样的意思。”


我们一边交谈,一边进入了那座毫无生气的神庙之中,看着地上那个深不见底的阶梯。


“但是这样就感觉很奇怪啊……”我思考着种种事情之间的不合理之处:“按理来说歇会不可能没有这样的能力,只要他们愿意的话,很轻松的就能调查出这个入口的所在。”


“我想单凭他们是调查不出什么来的。”


“嗯?”


克里斯蒂一边把照明棒伸进入口之中,一边回答我:“实际上单纯的对诅咒进行绘图,最后得到的只会是一张杂乱无章的地图而已……我用了教会专有的公式图才能找到这个入口。换句话说,如果不是教会的人,或者没我这么闲的话,是找不到这个入口的。”


“唔。”我点点头,这样倒是不用担心其他人顺藤摸瓜到这里来了。


顺着楼梯不断的往下走着,原本还在聊着天的我们四人,不知从何时开始安静了下来。


莉亚看了看沉默着前进的我们,忽然说道:“有没有感觉到呢?这份在空气里伏动着的不一样的感觉。”


不一样的感觉……虽然的确有奇怪的压抑感,但却无法更详细地进行说明。我回头看了看克里斯蒂和莉莉丝,克里斯蒂若有所思,而莉莉丝则是完全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她的眼里好像只有克里斯蒂。四个人的脚步声回响在楼梯间,却没有一个人给出了回答。


“没有看到吗?杂乱的红线,猩红色的雾。没有闻到吗?粘稠的空气,浑浊的霉味。”


莉亚用她那好听的声音说着这样的话,听上去就像是在唱歌一样,哼唱的是让人头皮发麻的童谣。


经她这么一说,我的确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呼吸不知从何时开始变得粗重,视野也在我不知道的时候,一点点的被染成了红色。


红色的是,雾气。


“没有嗅到铁腥味,这大概不是血雾。”


克里斯蒂皱了皱眉头,将手掌搭在了砖石垒成的墙面上。血雾,那是《邪物秘录》中《异象篇》记载过的名词,是弥漫在古战场等地区的,会吸食生命的活着的雾气,这里的红雾却没有那种血液的腥气,想不到这究竟是怎样的现象。


“不过既然有红雾出现的话,那岂不是意味着……”


我将照明棒往前探了探。


“意味着,出口就在前方。”


莉亚回过头来,微笑着看着我,脚下的步子却没有停止。


正如他所说的,出口的确就在前方。沿着石制的台阶一路向下,我们看到了照明棒之外的光源——那是出口,或者说,那是入口。离开了狭长的楼梯道后,迎接着我们一行的是另外一间封闭的密室。


“从结构上判断,这里应该是一座垂直向下的地宫。”


打量着眼前的密室,克里斯蒂平稳的吐出自己的判断。


我也和她一起打量起这密室来,莉莉丝和莉亚则对这种行为缺乏兴趣。说是一间密室,这个房间的面积却是一点也不小,至少要远比我家,也就是那个四室两厅的小房子要大得多。显然不是用来居住的,这里根本就没有可以供人居住的设施,没有床,也没有桌椅,这个地方仅有的东西,是一堆摆满了古籍的书架以及一个……巨大的,残破的,谜一样的装置。


莉亚似乎微微皱了皱眉头。那个表情,就像是我小时候看见了蟑螂一样。


我顺着她的目光看国旗,看见了这间房间的内壁,上面布满了完全意义不明的刻痕。她讨厌这样的痕迹吗?


我没有多在意,只是走到了那座巨大的装置前,然后回头看了看克里斯蒂,她正在朝着那堆书架走去。莉莉丝一步不离的跟在她身后,而莉亚,则像是思考着什么一样的环顾着这个房间。


明明刚才还没什么兴趣的。我蹲下来,从最好的角度观察着这个装置的全貌。


现在的它只是一堆金属和白石构成的废墟,那么它尚且完好的时候,会是个什么样子?它似乎是由四个没有支撑的环状结构构成,在最上端和最下端各有一个碗状构造物,整个装置整体呈现出球状,在球心的位置放置着什么东西……


这都是我的脑补而已,根据这散落一地的废墟做出的脑补。我踩了踩地上铺设的粗实管道,完全无法理解这个装置的具体用途。恐怕克里斯蒂也是出于这个理由,没有对这个装置进行调查把,看不到操作面板,也没有动力,根本搞不明白它存在的意义。


“过来一下。”


我听见了克里斯蒂的声音,却不确定她是在喊谁,回过头才发现她正看着我。也是,莉莉丝寸步不离,莉亚毫无兴趣而且似乎还在神游,这里只有我会回应她。


我走过去,而她则是指了指地上散落的古书。我疑惑的看着她,不明白她想做什么。


“试着拿起一本书看看。”


她摇了摇头,像是在为我的难以沟通感到惋惜。


“这是做什么?难不成你是打算让我试毒?可是书本上……”


说着说着,我的声音一点点的变小了,因为发言者本人失去了自信。在书本上下毒的例子也不是没有遇上过,都市侦探露娜·弗洛伦萨写的书里就有过这样的情节……但是不管怎么看,眼前这个一身白的高级牧师都不像是会看侦探小说的人。


“谁要你试毒了,作为高级牧师,我总不可能连个侦测毒性都不会用吧。”


克里斯蒂白了一眼,接着说道:“总之不是想杀了你,姑且碰一下试试就好了。”


似乎也没有什么理由可以用来推辞,反正我本来也就对这些古籍感兴趣,拿一两本也没什么关系。这么想着,我弯下腰,想要从那些书的最上面拿起一本。


那本书却在被我触碰到的一瞬间,分解、崩溃,变成了飘散在空气中的残渣。


我没有将手指收回,愣在了原地。


“真遗憾,这些书籍看起来不仅不喜欢我,也没有特别的亲近艾尔莎。”克里斯蒂又一次摇了摇头,“这样有个性的遗迹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只听说过在魔法武器上下禁制的,没听说过在书本上也留下禁制的。”


“禁制?不像啊,为了毁灭资料留下来的禁制,我记得应该是……”


“‘橘红色火焰,伴随着同色的魔力光,会产生超过三千摄氏度的高热,理论上能够毁灭绝大多数的资料’……几千年来都是这个款式,但这个遗迹也不一定只有几千年历史,不是吗?”


说的也是。即使我无论如何也不认为这是一种禁制。


回忆着刚刚克里斯蒂说过的话,我向她问道:“刚刚是不是提到了魔法武器?”


“啊啊,你没猜错,”克里斯蒂指了指一旁的地面,“的确有魔法武器……不少魔法武器,但是你还是亲自去确认一下吧。”


顺着她的指尖看过去,那里的地面上的确躺着不少的……魔法武器,等等,不少的魔法武器?我赶紧晃了晃脑袋,然后用力的揉了揉眼睛,接着才重新确认了一遍。不少的魔法武器,没错,躺在那里的的确是“不少的”魔法武器,数量上至少也有二十件,主要是魔典和魔杖,还有一些是仪式用的匕首,它们身上散发着的灵光昭示着……


“全、全部都是最高……最高级别的附魔效果……”


这种有价无市,哪怕是千金配以爵位都无法换来的东西,在这里竟然,竟然像是烂掉的白菜一样,躺的满地都是?


“这里似乎是什么非常重要的地点,所以才会有这么多吧。”


克里斯蒂解释着,发出了一声相当不合时宜的叹息。


我却没有在意,只是快步走过去,像刚才伸手拿书一样,朝着那堆武器中放在最顶上的一柄魔杖伸出手,它的杖身是由整块的晶石雕成,蓝色的纹路顺着整根魔杖盘旋着,那股浓郁的水汽几乎扑面而来,它一定是一根顶配水属性的魔杖——


——咔。


破碎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中。


在我的视线里,那柄魔杖上笼罩着的层层魔法灵光一点点黯淡下去,从耀眼削减至昏暗,再从昏暗削减至无,像是水中月一样破碎着。破碎的不仅是它身上笼罩着的魔法灵光,就连魔杖本身都不可抑制的破碎着,光彩从它的身上流逝,昏暗的斑点如同铁锈爬满了它的身躯,在我的注视下,它就这样碎成了一地血红的渣,消散在眼前的红雾中。


——这又是怎么回事?


我的脑海已经完全被名为疑惑的情感所充满,我无言的看着手中残留的血红色,张了张嘴,却什么话都没说出来——我能说出什么话来?


“如你所见,就是这么回事。”


她用权杖一个个的点过那些魔法武器,让它们身上的魔法灵光发出阵阵悲鸣,而后像那柄魔杖一样,崩溃分解,成为血雾的一部分。


“书籍、魔法物品别说是使用,就连触碰的可能都没有。”


“……诅咒……”


莉亚的声音轻轻传入我的耳中。


她正用掌心接住那飘散的猩红破片,而她的视线,正牢牢地盯着地面——在她盯着的那个点的前方,是这个房间的正门。


一扇满是浮雕的巨大的门。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