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无标题

作者:伊苏登
更新时间:2017-03-19 22:53
点击:1068
章节字数:478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流曳浮苏丿 于 2017-3-19 23:11 编辑


夜晴昼雨 小车突突着破开夜色。晚十一点钟的夏初时节,又是工作日,路边牵手散步的情侣都少了几对。南条不敢偏开眼去看,专注盯着路况,她旁边的副驾驶座位里窝了一小团。楠田从庆功宴下来略显隆重的小礼裙还不及换,裸露出的臂膀线条原本精雕细刻,胸怀坦荡的人们永远敢于直视熠熠生辉的美,真正不停挪动眼珠又总被攫回视线的家伙才是心怀不轨。不轨,偏又行得端,叫人恨得磨牙,想一脚踹在她屁股上叫她快去大声宣告去倾诉去表示。 南条开得不快,此时又在缓慢减速,亏着夜里无人,否则这么条窄小公路她早被后头的车子赶着跑。她指长,不需太费力就摸索到暖风,试了试,对自己这么个衬衫裹里外套加身的人尚且只算温暖,于是再调高些温度。 小姑娘脸蛋红扑扑,合着眼一副迷蒙睡相。在南条依稀印象中她只饮了实在推不开的两三杯,还是十分有眼力见的经纪人拿来的掺了果汁的酒。两三杯,较之从前一杯下肚就见人嘿嘿傻笑已经算是有所长进。不,兑了果汁的酒,那应该还算是“一点也没变”。 两小时的车程说来也快。倒车的时候就显出南条手生,偌大个停车场她竟没法把小车规规矩矩放进黄道道里,愁得副驾驶不知何时醒转的小姑娘把她撵了下去自个儿找地方停好。 “南条さん!”小姑娘对她招手,南条方才因为实在难堪已经灰溜溜跑出老远,这会儿眯缝着近视眼打量暗调中一点清明的纤细身影,美得像镜头下的世界。 南条踢踏着球鞋往小姑娘那边蹭。小姑娘跺着高跟,钥匙圈套进左手食指调皮旋转,右手什么也没有,因为她什么也不记得带来,她是醉醺醺被南条半拖半抱着塞进小车里的。不是诱拐,绝不是。是小姑娘酒后吐真言,以往掐着神经逼迫自己懂事的话一股脑涌进南条耳朵里:“南条さん。听说你想去白天的河,晚上的海,还希望能早点迎来自动驾驶的时代。” 年少时被当做缺陷纠正过来的内向拘谨此时全都返上天灵盖,南条明明是把红酒当饮料不知不觉喝掉一瓶子的人,庆功宴上很神奇的,才啜了两口番石榴汁就面红耳赤,不知道是不是被染了色。楠田小姑娘垮在她肩膀上,差点两个人一起被压翻在地,幸好南条背后就是墙壁,“咣”,后脑勺不轻不重磕了一下,这回眼前更模糊,小姑娘熏红的脸庞烙在视网膜里擦也擦不去。 “我们去看晚上的海,好不好。” 考虑到小姑娘曾把小车忘在停车场,次日坐上去时像久别重逢的恋人那样悔恨与欣慰交织地抱着方向盘乱蹭,南条是万不敢把小车独自留在事务所那边的。于是两个人不叫计程车,不坐列车,一路突突着从东京都开来三浦海岸。现下到了尾浦,小姑娘睡足一觉酒醒得差不多了,也知道不好意思了,睁着水汪汪的圆眼睛,南条果然先开口了:“不冷的话,我们去海边走走?” “嗯嗯!”地用力点头,小姑娘没来过这儿,南条倒是夜里逛了几次,轻车熟路领她下到岸边。尾浦是海岸线起始,相顾无言地慢慢走,像足老妇老妻的派头,只有两个人中间落得远了,后边那个走走停停不肯老实的小姑娘才会跑两步跟上。她从不喊她停下,她也从没有停下,但她们却没有疏远过,总在一个回头就能看到对方眼中星子的距离。 好像走了很远,沙子变得细腻,旁的人却仍是没有半个。南条起了童心,脱掉袜子藏在鞋窠,鞋子拎在手里,笑眯眯向着楠田:“来试试,很舒服的。” 楠田伫在原地,歪着脑袋在思忖。南条也不催她,自己把裤腿儿卷上去,白晃晃的皮肤即使路灯昏暗也映得楠田一阵恍惚:南ちゃん真可爱,有时候表现得像个小学男生。 涨潮了,第一波海水扑到脚面上时激得小姑娘冷不丁叫出声来,南条以为她被扎破了脚,扭过头就往她身边冲。小姑娘咬着下嘴唇笑:“太凉了。” “那我们上去。”眼底的认真完全做得到模糊性别。又帅气,又可靠,楠田扶起她的身子:“不要。” 之后南条再也没离开她半步以外,三步一回头地看,看得小姑娘嘻嘻偷笑,南条又不好意思地想挠挠脑门,发现一手是球鞋,一手是水瓶,作罢。

“南ちゃん,停一下。”南条很听小姑娘的话,眼神询问着,小姑娘没出声了,揉揉她额发:“这里?” 南条傻傻立在那,呆头鹅一般,她没想到小姑娘会和她做出这样亲昵的举动。女孩子和女孩子之间做这些原本也没什么,所以说呀,只有心怀不轨的家伙才不敢直视熠熠生辉的美。 空气静到只剩下海浪波涌和脚面踢开潮水的声音,哗啦哗啦。楠田跟在后面,不瞬目地瞧着南条的背影,球鞋长裤棒球服,耳朵从背后看来没有正面那样直观,圆圆的,分明应该看不清那些细小绒毛,可楠田觉得她可以。 走得确实有些远了,南条提议返回。回去的路上变成了小姑娘在前,于是又换做南条不瞬目地盯着小姑娘的背影瞧。小礼裙掐出的细腰不盈一握,小腿肌肉匀称,比她这样能坐绝不站的室内派强不知几何。头发原本是梳起来的,现在全部披散着,遮住迷人的后颈部位,可惜。南条迷迷糊糊想着这些,不留神撞在小姑娘身上。原来已经到了,这条路有这么短暂吗? 两人脚上都是沾着海水的细沙,小姑娘蹦蹦跳跳就想蹿上车,被南条拦下来:“くっすん,先坐。” 小姑娘也很听话地坐在石台上,有点凉,南条便把鞋子给她垫在屁股底下,她自己则光着一副脚板,脚趾上抹着透明的甲油,有些些反光。不知道这家伙从哪掏出来的纸巾,握着小姑娘的脚腕唤她抬腿,从踝骨一寸一寸擦掉沙粒,又怕摩擦损伤到她皮肤,谨小慎微地进行着。楠田低下头看她,忽然就很想哭,却担心泪珠掉在她脸上会砸扁她的鼻梁。想再与你去看白天的河,不知还有没有机会。 直到脚趾缝间隐藏很好的顽皮沙粒也被抹下来,南条才一脸心满意足地给她套上鞋子:“好啦。” “南条さん……”小姑娘踟蹰着开口。 “嗯?” “你不觉得这样……有点过了吗?”小姑娘站起身平视她。 南条捏着纸巾的手指狠狠一颤,用尽力气从喉咙里挤出若无其事的反问:“诶,有吗?” 暴露了呀,暴露了吧。演技还是没有淬炼到毫无疏漏,以为能做到的掩饰都是自欺欺人,她的小姑娘又不傻,她早就长大了,一直没有被落下,现在已经快要跑得比她还快啦。 小姑娘语气里已经带了诘责:“当然过分!” 南条张张嘴皮子:“那……”解释的话被截在舌根。 “喜欢却不告白,太过分了,在等我主动吗?” “不是……咦?!” 呆头鹅受惊过度,下巴倾到要掉下来,小姑娘好心帮她托回去,揉揉刚被牙齿虐待过的下唇:“一定要我先说吗?” “喜欢你。”




* “我以为我爱的人是个直女虽然她确实是个直女但好巧不巧她刚好也爱着同为女性的我。”* 为什么这么执着于脚,因为我觉得肯为你低头的人是真的真的很喜欢你。* 你不夸我怎么知道我不会向你摇尾巴呢?* 关爱不知道过不过气但肯定不冷的“又是好几个月没发糖”CP* 请不要说南条很怂因为这真的不是怂,她很勇敢很聪明所以才不主动* ksd桑今天也是这么的可爱,那我就放心了。* 我认为这篇应该叫《太太》,因为真的是因为太太才有* 我的天呐我的台湾FMT一周年快乐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163
163 在 2018/10/16 23:37 发表

真可爱有粮吃。。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