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无标题

作者:EAisa
更新时间:2017-03-09 21:52
点击:63
章节字数:606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十九章 动乱的今日

根据卡特莉娜公布的消息,正式的防御战将在今日上午9时以后开始,参与防守的全部人员将在此之前全部于协会集合,统一运输至城防结界外的前线阵地。

在城内进行巡视防卫的人员则应该在8时之前于室外准备完毕,沿街巡查,重点关照地下水路、可能出现的地道以及废弃区。昨日,A级冒险者第33位的“葬仪屋分社”已经布置下了第二重城防结界,在此之中产生的尸体将自动被烧却,变成一滩白灰。


还真是准备充足啊。


喝下最后半杯牛奶,我从窗口远眺着这座城市。在这灰蒙蒙的天穹下,全体市民在昨天就已经疏散完毕,所以今天不仅点不到外卖,街道上也是空荡荡的一片,只能看见偶尔奔跑而过的冒险者,以及无人驾驶的蒸汽机车。也不知道这个城市究竟什么时候多出来那么多的避难所。


“公主殿下,已经准备好了吗?”


我背起装着巡防所需物品的背包,朝着卧室里询问道,而莉亚则是分毫不乱的走出来,笑吟吟的看着我:“妾身一直是准备完全的,倒是艾尔莎已经准备好了吗?”


她看起来那么轻松,完全不像是一个即将走向前线的人,更不像是一个即将把自己暴露在巨大阴谋中的人。看着她那副无所谓俱的笑颜,就连我心中的担忧都仿佛被化解了几分。


但果然还是担心啊,我知道莉亚很强,却不知道她所要面对的敌人有多强,即使前线那里还有身为S级第2位的那位“黑鸢尾”,还有几位A级上位的冒险者也一样……


我只能祈祷着,祈祷她与我都不会出事。


将那份忧虑收敛入内心,我牵起了她的手。诉说着“让你久等了”,打开门,与她一起踏上前往协会的道路。


总觉得这是一条不归之路……并不是说我和她一定会在这次遇上危险什么的,而是感觉,我与她的命运,将会以此为起点,一点点的走上未知的方向。


……无所谓了,这种事情。自己本来就是讨厌一沉不变的人,哪怕前方是未知,不,倒不如说,前方是未知的才是最符合我心意的情况吧?


我还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怪人,我的内在究竟扭曲成了什么样呢。


一路上都没有人来打扰我们。没有柔和的晨光,天空中厚厚的灰云,也不知为何点染上了丝丝血红,真是不适合出行的天气。我时不时无言的望着她,而她也无言的用那漂亮的瞳仁回望着我,是宽慰,亦是鼓励的蕴意——她在帮我加油呢。


明明我才是姐姐。


无可奈何的笑了笑,冒险者协会总部大厦的广场就在我们眼前。暂时还没有人在这里逗留,这个广场一如既往的冷清,毕竟很少有人会愿意放弃舒适的大厅,跑到这种什么东西也没有的广场上吹风。


对于现在来说倒是正好。


我与她马上就要迎来暂时的分别了,虽然一天大概都要不了,但她还是想做个略带郑重的告别仪式,不希望有人来打扰我们。


告别的仪式吗?如果是这孩子的话,差不多能猜到是什么样的形式吧。


我站定在原地,用我那平常的漠然表情看着她,而她则是朝我露出了玩味的笑容:“看起来,下仆你已经猜到妾身想做的事情了?”


“还能是什么呢,肯定是公主殿下常做的那个,富含各种意义的动作。”


她并没有否认,只是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浓郁,表情却越发的柔和。于是我弯下身子,而她则一如既往地伸出双手,捧住我的脸颊,闭上了自己绚丽的双目。我的气息与她甜美如蜜酒的呼吸搅拌在一起,弥漫在她与我之间的空气中,正如我与她的这一个吻,嘴唇与嘴唇相帖,既不激烈也不火热,仅有着淡淡的清甜。


如同幻觉般的一吻,转瞬即逝,我重新直起身子,望着她脸上那一抹绯红的轻云。


我听见她的声音。


“一定要平安归来哦。”


品味着她语气中蕴含的情感,我也立下了誓言。


“一定会平安归来的。”




从远方传来了宣告战斗开始的号角声,那声音还真是洪亮,哪怕是距离城外相当遥远得我也能听得清清楚楚。


掏出怀表确认一下,现在的确是9时整,不多不少。既然时间已到到,那么莉亚那边应该已经开始交战了吧,她们那里倒是很准时……


我这里呢?有哪个家伙是准时的啊?


反手掷出一柄飞刀,将一只意图扑向我的脸盆大的螳螂钉在墙上,然后一脚踩下去,将一直还在地面上抽搐的巨大螳螂踩成两截,溅出绿色的汁液。再给墙上钉着的那只螳螂补上一刀,我将插在它身上的飞刀拔下来,甩掉上面粘上的液体,重新塞回收纳套中。


这里在半个小时之前就已经开始出现敌人了。巨大的昆虫,对于虫子这种生物天生厌恶的我来说,真是相当糟糕的敌人。不过毕竟只是大一点的昆虫而已,还不算很难对付,相比之下其他的……


比如说现在在我的视野中蹒跚着移动过来的那个家伙,一滩暗红色的聚合物,看起来就麻烦的多了。


“血肉傀儡……也不知到底算元素还是算亡灵。”


身处建筑物中的我悄悄地隐蔽起自己的身形,收敛呼吸,同时在脑海中滑过相关的资料。


只需要血肉就能够形成,听起来像是亡灵生物,然而且不需要一般亡灵生物所必须的灵魂,因此也有学术观点认为这种东西应该被分类为元素……呸,这种东西怎么看都是亡灵吧?


一堆蠕动着的血肉组成的高大人形,到处都是随意凸出的骨骼和肢体,远远地看过去,这个东西根本就是模模糊糊的一团,相比我在照片上看到过的样子,这家伙的身上还多了一层可疑的红雾,每走一步都会在地上留下一个填满血液的坑。


我静静地观察着它一路向前。


血肉傀儡这种东西没有五官,更没有五感,根据实验的结果,这种构造物是通过一种模糊的热感和痛觉判断来侦测敌人的,然而作用半径只有可怜的10米,换句话说就是,无人操纵的情况下能被远程攻击活活玩死……但问题来了,我没什么远程攻击手段。


既然如此就只能智取了。


计算着它的前进速度,估计时机,我在心里默默地掐起秒表。倒计时为15秒的时候,我从腰间摸出了一颗漆黑的球体——一种只要受到一定冲击就会爆炸的危险物——倒计时为10秒的时候,我将它从手中抛了出去,同时抽出了腰间别着的匕首。


那颗球体撞在了墙壁上,而后一弹,落在了一旁电线杆的脚下。倒计时5秒的时候,一声巨响从那里传来,在热浪与火光之中,电线杆轰然倒下,直直的砸在血肉傀儡的躯干上,溅起一片肉沫和碎骨,然而这种程度的冲击终究只能令其停顿一下,根本无法造成多大的伤害。


没关系,无所谓,最后的5秒已过,足够了。


我踏在窗框上,大步越出,径直扑向那暗红色的巨大躯体。


轰——!


巨大的爆炸声迎着我传来,那是我一开始设置在那里的牵线式地雷。一开始就没打算让倒塌的电线杆造成什么创伤,真正的目的不过是利用碎石触发不在其前进路线上的地雷。伴随着一阵火光,身处爆炸范围内的血肉傀儡便失去了平衡,暗红色的扭曲的躯干晃动着,我抓住时机,狠狠一脚踹在它的身上。


所谓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原本就已经摇摇欲坠的血肉傀儡,被我这一脚踹得翻倒过去。脚下传来的是踏在稀泥上的感觉,反手一刀捅在脚下的这摊血肉上,借着下蹲的势头避开血肉傀儡那乱舞的手臂,我不停地将手中的匕首往下压,与其说是挥舞不如说是在刨坑。


血肉傀儡却比我想象的还要难缠,它那肉块和脂肪堆积成的身体上,突兀的伸出了数只暗红色的手臂,想要抓住我的双腿。


“啧!”


原本还在维持着平衡,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据说如果被外力送进血肉傀儡的体内就会被同化,为了避免这样的结果,我抬起脚,狠狠地踏着不停伸出的手臂,眼见那个被匕首挖开的创口已经有了相当的深度,我从怀里摸出三枚手榴弹,依次拔下拉环,狠狠得塞进那个血肉的深坑中。


——感谢战时补给和战时禁令解除!去死吧克扣经费!


在心里对协会的后勤破口大骂,如果有更高效高威力的爆炸物我怎么会犯得着冒这种险。


弯下腰闪避过又一轮的手臂挥击,砍断想要拉住我的血肉触手,我奋力的朝着远处一跳。爆炸产生的狂风直直的撞在背后,打乱了我的平衡,让我直直的摔在地上。


“痛痛痛痛……”


姑且没有因为这种原因骨折、扭伤或是摔断脖子,但这该死的地面给我平添了不少擦伤。赶紧站起身,回过头去确认敌人的状态。


姑且算是作战成功了。计算的分毫不差,起爆点正好在血肉傀儡的核心位置,一击就成功解决了。虽然是正面战好手,但是在街巷这种场景里就是一点都施展不出来了呢。至于为什么是姑且作战成功嘛……


一前一后,总共只有两条道路,然后我现在正处于前有狼后有虎的奇妙处境。见鬼。


往后退是一只更大号的血肉傀儡,蹒跚着走过来,身上不停地洒落着热腾腾的鲜血。往前进是一只……一团黑色的不知道什么玩意组成的生物,身上像是石油原油一样的触须在不停乱晃,就像是一个大号海胆,一看就很不适合我这种类型的冒险者、


搞什么,大家伙是不是全都来找我了?!


怎么办,怎么办,好好想想办法啊艾尔莎。那个黑色的玩意看起来潮湿度不低,说不定我可以用冷冻弹打它个措手不及,然后趁着它行动迟缓的时候试着跑掉……


从腰包里摸出冷冻弹的弹匣,再掏出小型手枪……呸,根本不可能冻得住好吗!但不管怎么样总是得试一试对吧!


举枪,瞄准,我尽可能的无视着身后那只血肉傀儡的危险气息,将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在眼前黑色的迷之生物身上。看不出弱点,也没谁有什么特征,既然如此就朝着正中央射击试试。


扣下扳机,连开五枪,全部命中了同一个位置,与此同时我倾尽全速的朝着它的方向冲刺。


那个黑色的身体水分看起来相当的多,在冷冻弹的连续五次命中下,即使手枪本身的口径很不怎么样,也成功的在它的身上绽开了一朵朵绚丽的冰花,冷冻的迹象还在不断蔓延着,将其身体覆上一层白霜。


这样有戏!


用力蹬地,朝着侧面跃起,利用靴底本身的攀爬能力踩在墙壁上,抬起手臂,再朝着那只黑色的聚合物连开数枪,扩大其被冷冻弹影响的范围。它也不愿意我这么轻松地离开,黑色的、有机的丝线绞成的触手从其躯干上伸出,朝着我的方向突刺而来。


噗、噗、噗。


洞穿的声音不断从我的身边响起,水泥墙就像豆腐一样被轻松的捅穿。我正打算继续加速,却发现情况不对——它的目的根本不是直接命中高速移动中的我!脚下的着地感猛地消失,被我作为落脚点的墙壁在它的横扫下一触即溃,我只能在半空匆忙调整着姿势,摔在地上,猛地朝侧面翻滚,躲过了又一波想要置我于死地的突刺。


那漆黑的触手就在我的眼前深深钉入了水泥地面,如果这种东西直击命中我的身体的话……啧!脑海中的危机感暴涨,我连忙起身,向前扑去,就在我刚刚躺着的地方,七八根锐利的触手已经完全将地面绞成了一滩水泥渣。


“唔……!”


钻心的痛楚从腿上传来,刚才那一击并没能够完全躲过,一小节黑色的触手正牢牢地扎在我的小腿肚上,在我的视线中,我被命中的部分正在一点点的发黑,流出绿色和黄色混合的脓液、干枯、而后变成和触手一样的材质。


强烈的痛楚让我的大脑一阵发晕,我的视野几乎被染成了黑白两色,我的本能却驱使着意识溃散着的我掏出匕首,狠狠一刀切下去,将我半个小腿那么多的肌肉、脂肪一起剜了下来。


这时我看到了,之前那个被冷冻弹连续直击的黑色聚合物的样子。


一点点结霜的迹象都看不出来,或粗或细的漆黑触须在空气中乱挥着,而它那不定型的躯体上,一颗颗形似蘑菇的东西生长、枯萎、腐烂、再次生长……它根本就没有受到冷冻弹的牵制,这该死的家伙,从一开始根本就是在演戏!


一条腿几乎残废,也没办法进行任何的处理,我只能强撑着另一条腿,把自己的身体贴在墙壁上,一边抹去满脸因为疼痛而涌出的冷汗,一边冷眼看着那真菌集合体一样的东西。


它似乎不急着杀了我,而是游戏一般的用触手拾起被我亲手切下来的肉块,炫耀似的在我的眼前晃着,让我亲眼看着那块肉是如何一点点的被转化为一团黑色的菌丝球。


我用仅剩能够活动的一条腿往后挪着。


不期望能够逃掉,但是……能多拖一会,就要尽量多拖一会,我还不想放弃。


还不能放弃,我怎么可以死在这种地方,这么简单的……话语也好气息也好嘴唇上残留的余温也好,在我因失血和疼痛而越发混沌的脑海中,不断的提醒着我,一定要活下去,说好了一定要平安归来……不能在这里结束……!


但是,方法究竟是什么,究竟怎么样才能用这个残废状态的身体活着逃走?


我紧紧握住那沾着自己肉片的匕首,脑中闪过禁药的身影,我渐近疯狂的大脑中筹划着一出鱼死网破的计划。那耀武扬威的触手们,看起来像是要把我拉过去,吞噬下去的样子……既然如此的话,提前把禁药含在嘴里,在它的肚子里生效,然后狠狠的捅它一顿?这个主意似乎不错,我记得我的药是放在……


在我思考着我疯狂的小算盘的时候,我看到了什么。


不远处的楼上,似乎有什么东西亮了一下……?


大概只是我产生的幻觉吧,就在我这样想着的时候,亮着的光点从一个变成了五个。不是幻觉——这样的念头刚刚涌起,那真菌球上五根耀武扬威的触手就已经齐齐断开,永远离开了供给养分的本体,在半空中干枯、粉碎。


——是箭,一次射出的五根箭矢斩断了它的触手,而后钉在了我眼前的地面上。


咻——


又是一声响亮的破空声自那里传来。一根看上去颇为粗大的箭径直钉在了那团真菌聚合物的身上,那根箭上用鲜艳的红颜料写着“你好啊宝贝”,在那句话的后面跟着一个电子计时器,上面的数字是0。


我连忙举起右手遮挡住眼睛,想象中的巨大爆炸声、热浪和冲击波却全都没有到来,我睁开眼睛,只见那真菌的球体就像是被生生挖去了一大半,只剩下最后一小部分在挣扎抽搐着,一点点的干枯分解。


咻、咻咻——


三声悦耳的破空声,随之而来的是三枚快的无法看见的箭矢。巨大的血肉傀儡仿佛臃肿的气球一样不堪一击,在这三发极尽技艺之名的箭矢下,应声而倒,散成了一地人类的血肉。


我尽力的抬起头,看向那闪光发出的方向。一个人影自那高楼上翻下,不借助任何魔法手段的在墙壁上攀爬着,飞身跃下,而后朝我的方向快速奔跑过来。


“你伤得很严重,先不要乱动,我帮你简单的处理下伤口。”


那是高挑而俊美的身影,南方诸国血统带来的橘红色长发,被她绑成了一条长长的马尾,她将手中那把磨损严重的长弓背到身后,从腰包里取出了大大小小的伤药、绷带和手术器材,毫不在意我的态度,往我的左腿上扎了一针麻药,而后就开始处理起我那不堪的伤口。


“没关系的,明天就可以接收协会的统一治疗了,是恩底弥翁进口的设备,就算是这样的伤口也不会留下残疾或者疤痕的。”


简单的处理完毕伤口,她朝我伸出了手。


“还能站起来吗?你也还没想放弃战斗吧,我帮你一把好了。”


我握住她的手,看着她那张然如沙漠玫瑰般,饱经风霜却掩饰不住丽质的脸庞,看着她微微泛着橙色的双瞳,内心波澜万丈。


是她,我完全没想到会在这里出现的人。那个讨厌协会的她居然会在这时出现在这里!


“你是……卡兰!”


她看着我惊讶的表情,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露出了温和的一笑。


“好久不见,艾尔莎。”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