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无标题

作者:EAisa
更新时间:2017-03-06 22:03
点击:102
章节字数:430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十六章 交换的誓约

正如我所预料的,标注着平民防身、简单武器之类的店铺挤满了人,就算是平时连菜刀都没拿过的大小姐,也能在这里看见身影。真希望她们不要买枪,我怕走火。


打造定制装备的铁匠铺似乎早早地关了门,和我有过几面之缘的矮人老爷子今天没有摆出摊位,看起来是觉得今天没人会下订单。


也是,浮躁的空气提醒着每一个人,自己需要的是能快快拿到的东西,而不是进行打制的优秀武器。自冒险者之后,铁匠这个职业也有了没落的迹象,真是让人惋惜。


“打扰了。”


我一把推开了“希德之盾”的大门。以前听父亲提到过这家店,介绍似乎是希德利尔,不,温尔顿王国最好的护具连锁店来着?看外面展示橱窗中的展品,似乎的确能担得起这个名声,从玻璃落地窗往里看去,店铺也的确挺气派的,但是……为什么没有顾客。


偌大的店铺里,居然只有一个伙计趴在柜台上打盹,听到我推开门的声音后,才晃晃悠悠的爬起来,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用意识不清一般的口吻说着“欢迎光临希德之盾,本店竭诚为您提供最优秀的护具”。


“你这样是要被开除的哦。”


我无可奈何的出声讽刺着。莉亚似乎对防具也兴趣索然,她四处张望打量着的样子,与其说是在找好看的护甲,不如说是在找哪里有亮晶晶的宝石。


“啊,抱歉,实在没想到现在还会有客人来……”


店员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他的话提起了我的一点兴趣。


“你是说生意不好吗?这里明明是冒险者之城,最好的护具店怎么会愁于卖不出去?”


似乎是被我的问题吸引,莉亚也把视线转了过来,眼含期待的等着店员的回答。


“这个嘛……倒不是生意不好。”店员挠了挠头,“只是护具这种东西,无事的时候更换率相当低,希德利尔最近也没有大型遗迹发现,所以本店最近难得有冒险者前来。”


“这也不算生意不好?”我挑了挑眉头。


“不,最近的大订单倒是……啊,扯远了。”


他摇了摇头,接着说道:“那么客人您究竟需要什么样的护具呢?”


有点问题……算了。我暗自摇头,把疑惑从心里暂时压制下去。首先是根本无从得知究竟有什么问题,其次是就算问了对方也肯定不会回答我,不如等看出些什么在做计较。这样考虑着,我状似漫不经心的回答着:“订制皮甲,总共两件……”


出来的时候,我已经将之前莉亚给予的大衣交还给了她,换上了一身崭新的皮甲。


这家希德之盾真不愧是希德利尔最好的护具店,无需测试,只要穿上便知道这身皮甲的优秀。轻便,贴身,皮夹表面的镀层反光度恰到好处,保暖性也是相当优秀,当能做到冬暖夏凉的效果。至于护具最重要的防御力,从手感上判断,破甲2及以下的武器怕是无法破防。


“陷阱、皮甲、匕首和暗器都买好了,这下总算恢复到正常的配置了。”


又摸了摸腰侧的皮质刀鞘,我不由得这样感慨。作为力量和魔法都没什么成就的,普普通通的17岁少女,我只能依仗自己的敏捷,成为一个以陷阱与暗杀为战斗风格的冒险者。总是被遣去拎包的刺客也算是别有一番特色了……


“作为凡物来说,手艺还算看得过去。”


莉亚围着我的身子转着圈,来回打量着我身上这件新买的皮甲。


是啊,手艺还算看得过去……而且贵的要死。我想到了那个刚拿到手还是鼓鼓的钱包,现在已经完全瘪下去了。酒店的住宿费还好说,装备这种东西真是相当昂贵。


“小莉亚可以直接变出来吗?我穿着的这种级别的装备。”


想到了莉亚凭空造物的能力,我不禁这样提问。如果可以的话,一定能够节省下来相当一部分的资金。


“这个倒是不行,至少妾身现在的状况办不到。”


莉亚摇了摇头,语气似乎是在表达对我的宽慰。她接着解释道:“之前的衣装与饰品,全都是最基本的‘凡物’而已,就算能够创造出盔甲、武器外表的东西,对于艾尔莎来说也不过是根本没用的等级吧。更高强度的武器、铠甲目前是做不出来的,附魔物品更是如此,宝石之类的,妾身当前只能创造出年代为零的级别,无法赋予时光的滋养。”


她难得一次解释了这么多……简单的说就是暂时做不出更高级的东西了。


“汝既然是冒险者,那么应当能够在遗迹中获得想要的东西吧?无论武器还是什么。”


莉亚用好奇的口吻朝我询问着。


似乎没有做过冒险者这行的人都会有这样的想法,只能说,正如古话所说的“不入此山不知此山”,不做冒险者的话当然不会明白这方面的奥秘。


“一般都会认为,冒险者能够探险古代遗迹、猎杀荒野魔物,应当不乏材料、药剂、附了魔的武器和护甲,但实际情况根本不是如此。”


我组织了下语言,接着缓缓解释着:“一方面的问题在于,所谓的遗迹、秘地,一般不会有太多的魔法武器和珍惜素材出土,除了专属于‘古文明’的遗迹之外,其他地方不是根本没人会放魔法武器,就是原本的附魔效果都在时光中消散了。如果想要获得这方面的收货,去古战场是比进行遗迹探索更好的选择,然而古战场又太过危险。”


莉亚沉吟了一声,似乎是在脑海中搜索着什么的样子。


“古代人类的战场吗?”


“不仅仅是人类的,只要是能够归类为古战场的区域,一般都能发现大量的附魔装备,只是每个古战场都诡异而可怖,探索的风险太大。”


我虽然没有亲自进入过古战场区域,但曾经又和父亲一起路过,在游历的时候。那种地方,时不时就会吹来阵阵阴风,耳中灌入的声音无法分清究竟是风声还是呻吟和呜咽,迷雾终日不散,无法见到半点阳光,极目远眺,地上遍布着残尸白骨、无人敢拾取的武器、蹒跚着的黑影。那是一片寂静的死境,恍若异世。


“另一个方面的问题则是,低级冒险者进行任务一般是很多人抱成一队,甚至有半百数目的C级、D级共同探索一个遗迹这样的事情,本来能够获取的宝藏就不一定能有多少,这样按照人头一划分,每个人所能分得的部分就更是少得可怜了。”


“更何况C、D级抱团就能够解决的遗迹,本身的出产就不能够有所期待,如此一来大部分的低级冒险者实际都是在混日子,或者拿着冒险者的名头做别的谋划……”


莉亚含笑看着我。


“那么汝呢,汝又是怎么样的?”


我愣了愣,接着流利地回答起来:“之前一直是在高级的冒险者团队中做杂物,偶尔会尝试着单人探索遗迹……收获一直不算丰厚,反正我从来也没想过靠这行赚钱,这种事情就无所谓了。”


跟在后面分残羹冷炙,捡漏,多么悲哀的杂务工。


“这样吗……”莉亚用手托着半边脸,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


“嗯,之前汝似乎对妾身的决断不太满意呢,在洞穴的那次。”


啊,她说的大概是我对她发脾气的那次,才过去不到一天,还算是记忆犹新。明明当天晚上就道了一次歉,可是如今在会想起自己的那份无理取闹,羞愧的情绪却是更加浓郁。


一想到这里,脸上就不由自主的发起热,眼神不敢再注视着莉亚了。一种莫名的尴尬在心里弥漫着,就连我自己都对昨天的失态不好意思。


“那、那个,只是……”就连说话都不利索了。


“妾身已经原谅你了。”


她的笑容愈发温和,和我印象中的她判若两人。这又是一种我所没见过的表情。


多变而善变,却总是对我表露着善意,真是无法揣测莉亚的心理。但是无所谓,我并不讨厌她这样。


“汝不希望成为只会杂役的冒险者,是这样吧?”


她贴了上来,搂着我的手臂,毫无顾忌。


“汝渴望以冒险者的身份行走,是这样吗?”


语气柔和而夹杂着甜美,内容却是有步步紧逼的味道,她似乎迫不及待的想让我承认,让我一点点挪开自己“普普通通17岁少女”的身份,让自己承认自己还对冒险者这个职业有所期待。她在关心自己,一想到这里,心里就有点点陌生的温度划过,嘴角抽动了两下,最后也没能够挂起笑容。


明明比我矮那么多,现在却表现得像个姐姐。


只不过,自己已经想不起来了,亲人在身边到底是种什么样的感觉。


“公主殿下真是了解我呢。”


我倚在一旁的墙上,似乎是反问般的这样说着。


“当然咯。”她眨眨眼睛,肯定着,“妾身后来也仔细思考了一下,如果只是按照妾身的想法来行事的话,汝也会不高兴的吧?”


无所谓,她更多地了解我也没什么不好的。


“作为冒险者,以冒险者自居的话,当然不希望自己只是一个无能的杂役。”我用手指绕起自己垂下的马尾,摆弄着发梢,“就算知道自己的实力不行,也希望自己能够独当一面,而不是作为一个可有可无的杂役活下去,我也想要冒险者的骄傲。”


初春的风,从脸颊上划过。


时不时的会有行人驻足,看着我和莉亚,眼带好奇,却又因为即将到来的灾祸而跑远。我和她,却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只是静静的站在这里,她面带笑意,我却笑不出来,而你我都是一言不发。


回味着自己说出的话,羞耻的让人脸红。


什么冒险者的骄傲啊,普普通通的17岁少女,你不是已经为了苟活而放弃了那份锋芒吗?你纯净的意志不是已经被丝丝残虐污染了吗?什么都不行的你,连一个半吊子的冒险者都做不好吧,这样的你又如何有资格评判冒险者的骄傲呢?你和C级、D级的那些人,又有多大的区别呢?那个无辜的少女,明明自己也没有保护住不是吗?


想要以笑自嘲,却根本笑不出来。嘴角早就僵硬了,我一直怀疑着,自己是否还能做出营业式的笑容和淡漠之外的其他表情。


啊……似乎……


似乎是有的,就在不久之前……那份感觉还淡淡的残留在嘴角……


“那就成全汝的愿望吧。”


莉亚不知何时已经绕到了我的身前。无视皮甲略硬的触感和冰凉,她的藕臂绕了上来,勾着我的身子,让我弯下腰。越来越近,她的脸庞,她红宝石般的瞳仁越来越近,我的脸颊也一点点的泛红,直到我们二人的额头相贴。


“妾身答应你,如果是汝自己能够解决的战斗就交给汝,遇上了艾尔莎解决不了的敌人,妾身才会出手,这样好不好?”


“啊……嗯……”


如此近的注视着她,与她四目相交,我竟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支吾着,感觉无数的念头像泡沫般浮了上来,一句一句想说的话语在脑海中掠过,最后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如果汝喜欢,妾身也可以把实力压制下去,与汝一同冒险。只要艾尔莎喜欢的话,只要艾尔莎答应的话,妾身就可以这么做。”


她的眼神饱含着天生的魅力,拨撩着我的心弦。


“只要汝答应一个约定就好。”


“嗯……约定、是什么呢?”


勉勉强强的,挤出了这一句话。


她将手抚在了我的脸上,丝滑而微冷的触感从两侧传来。


“与妾身约定,不要再对妾身露出那种表情。”


她捧着我的脸,轻轻往下拉着,让一阵柔软的触感贴上了我的嘴唇,让她蜜酒般的甜味在我的身心中扩散开来。她轻轻地印下了誓约的吻。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