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第七章

作者:紫藤zt
更新时间:2017-09-16 18:06
点击:109
章节字数:1077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我签订了契约。
  在意识和记忆都将远去的最后一刻,我攀住了恶魔的尾巴。
  醒来之后,我已记不得那些订立契约时的细节,但令我欣喜的是,在我右边小臂内侧出现了一块黑色纹章,他们说小夜的也是在这里。
  “这是签订契约的凭证,只有你和我们能看到。”书飘浮到我旁边进行着必要的说明,“因为每个人出现的位置都不同,为了避免麻烦,我们做了隐形处理。像你这样和前一个立契人完全一样的情况我们也是第一次见到,所以——”
  “这很好啊!”我端详着手臂上的图案,不想听它多说。尽管纹章和书封面上的一样,都是白月黑日加上半拢的翅膀,可我与小夜的是在同一个位置啊!
  没有人是相同的,我们却是一样的,这不是最美好的意义么?
  我情不自禁地亲吻着它,仿佛这样就可以触碰到我心爱的人。
  小夜才没有离开呢!
她只是不肯出现罢了……
  所以我一定会接她回来……一定……一定!
  “对吧,小夜?”我笑了起来,痴迷地望着纹章,书却在这时打断了我。
  它轻嗽一声,说道:“抱歉,打扰你了。但是我们得谈谈具体事宜,比如魔法的使用方式和一些前提,这样——”
  “无所谓啊!”我转头看向它,“你们想要什么都可以,我只要我的小夜回来就好。”
  “哎呀~哎呀……真是头疼。”书苦恼地抿起了嘴巴,“我们无法复制被消除的人,她所有的资料都被清理,灵魂也已经同我们的魔力源融合,没有可以参照的样本呀!”
  “没关系!”我笑道,“这是世上最好解决的问题。因为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她,你们只要照我说的做,她一定可以回来。”
  我摩挲着那块黑色的纹章,好像她就站在我身旁。  


  “这样不对!小夜不是这样做的!!”
  我冲着“她”大吼,飘在半空中的书无奈地叹气,不远处的银发女子什么话也没说。
  “我们并排时小夜都是站在我外侧的!牵手时也是引领我的样子……这样才不是小夜!!”我怒视着走在右手边的那个“她”,除去以假乱真的外表,我感受不到一点点小夜的影子。
  “这些还没有在‘她’的意识中建立,第一次肯定会出错。”书解释道,“我们马上就调整她脑内的状况。”它说完,银发的女子就发动了修正魔法,但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这不是小夜!”
  她永远都会先放好我的餐点,然后自己再吃。
  “小夜不会这样!!”
  我为她梳理乱发时,她总是害羞地别开眼,脸红得叫人留恋。
  “我们之间从来不是这样!!!”
  她不会逾矩,不会不顾及我的感受,不会这样哭,也不会这样笑……
  为什么进行了那么多详细的设定还是无法让“她”变成小夜?
  为什么拥有了魔法也不能将我们之间的感情复原?
  难道这一切都不可能再生了么?
  ……不!
  我要我的小夜回来!!
  不管用什么方法,都一定要!!!
  于是,我放弃了之前的计划。
  
  
  “洗脑是很危险的,你确定么?”书从银发女子肩后露出一半身体,对我做最后的确认。
  我毫不犹豫地点头,望向面前修长的女子道:“我唯一的希望就是你们能清理得干净一点,这样后面的事才不会受到影响。”
  书叹息道:“好吧。”说完便退到法阵之外。银发女子伸手凑近我的额头,指如勾爪,锁住了我的大脑。
  这下就可以实现了吧?
  黑色的气流左旋升腾,围住了我们两人。她半垂着眼眸不说话,我笑着望向她,满怀期待。
  纤长的指尖迸出细小的黑色闪电,我没有感受到疼痛,反而有温暖顺着皮肤导入。
  等仪式结束,一切就可以回归到原点了吧?
  带着这样的愿景,我在那双红蓝异色的漩涡里失去了知觉。
  
  
  我失败了几次,但情况在不断好转。
  她们复制了我,而我则扮演着她。“我们”继续着我们没有完成的事,表白、交往、约会、亲吻……以情侣的身份做着这些,没有任何不自然,仿佛她仍然存在,仿佛我也从未走远。
  可是,每次都不能彻底,总是不能祛除时的痕迹。
  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她们也找不到原因,推测是跟我的体质有关。
  “我们不敢一开始就使用高阶魔法,否则你的身体会承受不住。”书对我说,“但这段时间你已经有了魔法耐受,排斥反应也没那么厉害了,所以……你要尝试一下更高等级的魔法么?”
  “当然!”我迫不及待地上前,纯黑的假发有一缕垂到眼镜边缘,阻挡了我的视线。我毫不犹豫地把它拨到一边。
  “这个魔法会把所有必要的因素全部清除,甚至为了保障你能够完全“成为”她而抹去你对自身的认知,这样也没关系么?”
  我开心地笑了:“嗯!求之不得!”
  就这样,我开始“忘记”了自己。
  
  
  “一派胡言!”女孩激烈地反驳着,黑色的假发因拒绝的动作而漏出几缕灿金,她的外表也渐渐恢复成应有的模样。
  “我叫夜!是家族里的正统继承人!你们休想用这种伎俩获取我们家族的任何秘密!而且我警告你们最好赶快解除对晨的一切作为,否则我和她的家族都不会放过你们!”她愤恨地望着楼梯上层的一人一书,而蹲坐在一旁的金发女孩则像傀儡般一动不动,伸长的两臂维持着接护的姿势,对周遭发生的事没有任何反应。
  “哎呀~哎呀~真头疼!”书无奈地摇晃着躯体,看起来却只像是输了一场游戏。“早知道就不剔除得这么干净了!现在没法让她认知自己的身份……小白,我们怎么办?”
  银发女子没有表情,亦没有说话。
  “我们既不能终止魔法也无法跟她沟通,这样下去没法达成她的愿望,最后这份契约会被认定为无效……你不想这样的吧?”书面对她的平静进行劝说,而对方听了似有所动。
  女子几不可见地皱了下眉,然后毅然步下楼梯,站到那个矮了自己两头的女孩面前。
  女孩防备地瞪着她,眼中的敌意令远处的书不禁退后了一些。她大声地质问道:“你要干什么!”
  红蓝异色的眸子盯着她看了一阵,女子便缓缓抬手,指尖对准走廊里最近的一块玻璃窗静止不动。
  “你……想让我看什么?”女孩不明所以,疑惑地瞧了眼窗外又回身问她。女子不做任何解答,只是端直手臂,要她过去细看。
  女孩警戒地在两者之间徘徊,最后还是想弄清一切的心理占据上风。她一步步小心谨慎,走到窗前却没发现外面有什么异样。她刚想转头质问,镜面一般的玻璃中突然出现了一抹金黄,缠住她的视线。她情不自禁地贴近,像是要看穿那个人般,将整张脸都埋了过去。当终于认清那个女孩的全貌时,她彷如被巨大的力量推开,一下子弹坐到地上。
  “不……不……我、我怎么会是这样?我是小夜啊!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她混乱地揪着自己的头发,纯黑的假发没几下就彻底脱落。她看着自己手中的黑色和披散的金色发丝震惊得无法动弹。紧接着,她又意识到属于自己的双手没了应有的长度,肤色不是脑海中近乎透明的白皙,制服上衣、短裙全都大了一号,眼镜和短袜也不太适合自己。
  “这……不……我、我是小夜……我是小夜对吧?”她抬头向银发女子和书求证,后者只是无言地回望。
  “不……不不不不不……不是这样的……我、我是小夜……我是小夜……我是……”她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走了几步,蹒跚的双脚再次让她摔向地面,黑色的假发趁机挣脱了她的掌心,拋到一米之外,然而就是这一步左右的距离她竟再也无力跨越。
  “我……不是…么……?”极度的混乱逼仄着泪水划过她的脸颊淌向冰冷的地板,光洁的大理石倒映着她蜷缩的身体,模糊而刺目。她慌乱地不知该怎样理解眼前的状况,双臂紧紧地环抱住自己,但这样的臂弯根本给不了她想要的安全感。
  “我是谁……?小夜……呢?”
  她记不得自己,也记不得过往,唯独对那个名字念念不忘。
  “为什么……为什么小夜不在?”
  潮水一般涌来的情绪里没有夹带一丝画面,可胸口传来的每一个鼓动都仿佛在为那个人叫嚣着疼痛。
  她知道那个人是自己最重要的人,即便现在的状况将她所以为的一切都搅碎……
  但为什么她最重要的人不在身边了呢?
  “你……在哪儿?”
  “为什么留我一个人?”
  “……不要抛下我……”
  “求求你……别不理我……”
  她喃喃自语,夹杂着模糊不清的呜咽,身体颤抖得近乎在抽搐。然而无论她说了多久都没有人回应,阒然寂静的走廊里连夕阳的余晖也随着日落敛去。
  “……你是不是在生我的气?”女孩忽然撑起了身体,金发如乱麻一般遮盖着她。
  “不要生气好不好?”她抬起头,露出自己的容颜,空洞的眼神中光华殆尽。
  “呐,我去找你……跟你解释好么?”她笑着,对着半空轻声询问,“你等我……等等我,好不好?”
  如傀儡一般的身体再一次站起,被不知名的提线拉扯着向前。她迎着光的面颊上水滴晶莹,唇角却勾勒着灿烂的弧线。
  “小夜……不要走!等我……等等我……”她破败的身形在金红色的光线里散发着最后的耀眼。
  “呵呵……你别走呀……我就来了!我很快……很快就能到你身边……”
  她望着前方的路,毫不转圜,从教学楼出来,疾趋而行。枝桠丛乱的灌木在她的制服上划开一道道长痕,腥红的颜色自上而下,给那块黑色的纹章染上血的暴戾。
  女孩全不在意,癫狂着,哭哭笑笑。她走过放学的小道又转往镌刻着两人足迹的每一个场景,商店、小摊、车站、公园……她不曾停留,仿佛只是跟从本能而来,盲目地寻找。银发女子和那本书寸步不离地守在两侧,他们弄不清此刻的状况也不敢贸然使用魔法。
  街上的行人不知为何看不到女孩,她的身体只存在于恶魔的眼中。
  她叨叨念念着那个名字继续寻找,溶进夜幕深处,几乎与黑暗合一。她穿过街区闹市,走向了人影稀疏的河岸。水边莹白的月色晕出些许朦胧,却又在倒影中显得格外真实。
  她望着那轮圆盘,眼神忽然清澈,转身面向身后的银发女子,问道:“你能带我见到她吧?”
  银发女子一愣,思虑许久,回道:“嗯,只要你终止契约。”
  “喂,小白——”
  书来不及阻止,女孩就抢先道:“真的么?!”她眼中散发着惊喜的光芒,但已不似之前澄澈,“只要我那么做就可以去见她了么?”
  银发女子握了下拳,然后点头。
  “小白,这样——”
  “好啊!”书的话再次被打断,女孩灰蒙蒙的双眸映不出任何光影。“那么,我要终止契约。”
  “喂,你这样岂不是前功尽弃了么?”
  女孩像是听不到书说的话,一心只看着银发的女子。她像是等待着最后一次魔法的洗礼,欣慰而又餍足。
  “小白,你——”
  “我也有必须要做的事,你很清楚吧?”银发女子答了一句,语声中听不出波澜,但收到回复的书再无他言,默默地翻开了自己的书页。
  银发女子踏前一步,既不看书,也不看女孩。她深吸一口气,于两人一书间展开了法阵。
  黑风逆起,如深渊之色的魔法阵在忽然皎洁的月光下仍然无法被照亮。死寂的气息顺着他们脚下不断向上攀爬,渐渐包围了圆阵内的所有事物。
  “立契之人,你希望终结这一切么?”银发女子沉沉低吟,“如果这是你真心的祈愿,那么请献上你的纹章。”
  女孩伸出右臂,将黑色的纹样送前。银发女子左手覆于其上,掌心泻下细密的漆黑电闪,与纹章相连。它们彼此纠缠却又像在互相吸引,共鸣的震荡使纹章发生了变化。
  “我最后再确认一次,你真的想要终止契约么?”银发女子的红瞳被斜分的刘海遮住,另一边冰蓝的眸子盛放着危险的光芒。她的视线牢牢锁住自己的目标,对方无法挣脱,更不能欺骗。
  而已然呆滞的女孩点了点头,得到肯定答复的女子亦没有犹豫。她催动魔法,开始清除缔结契约的象征。黑色的刻印从外围融解,化为一股青烟徐徐升起。墨色的絮雾朝着书的方向飞去,附着到书早就准备好的页面上变成一行行恶魔的文字。
  “……是……么?”
  女孩突然开口,映出月光的眼神清明了许多,“我是……你……听……么?”然而如残片一般的破碎语言却像是她的回光返照。
  “抱歉,我不是你的‘她’。”银发女子遮住那双渴望的眼,加快了魔法进程。当最后一缕黑尘也完成了转变,金发女孩便倏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书“砰”地一声合上,昭示着仪式完成,岸边又重归于夜晚的宁静。云层隐匿了月光的清皎,将世间再次交付给黑暗,而行走于暗夜间的恶魔披上了伪装的外衣,退回到寂然无尽的深渊之中。
  
  
  啪沙——
  啪沙——
  潮湿的泥土混杂着零星干枯的草梗铺洒进来,把视野中见方的天空一点点挤埋。刚挖掘不久的土壤腥味直扑面门,叫人怎么躲也甩脱不掉。
  书从土坑里飞出,一边上升一边抖落着身上的泥渣:“哇啊~!地下可真不好玩!”它咧开的嘴角还是笑着的模样,刺耳的声音里竟有着一种欢愉。“但是能体验一下也不错,而且你们人类都喜欢死后被做这种事吧?”
  铲下一锹黄壤的女子顿了顿,很快又开始填土,仿佛没听清它说的话,或者根本不想回答。
  “不过,小白现在也不能算是‘人类’了吧?”书眯了眯眼,看着已被掩埋了大半的两件校服说道:“不过话说回来,像小白这样还保留着人类的习惯,还真是……唔,该怎么说呢?恶魔会为立契人做这种事么?”
  啪沙——
  啪沙——
  回应它的只有坑洞里泥土不断增加的声音。
  “没有契约,也没被委托……小白,你为她们两个做到这种地步,是不是因为感同身受了?”书绕到女子的另一边,像是嗅到腐肉的秃鹫,兴奋地左摇右晃,而被提问者又是沉默以对。
  “喂、喂!你就告诉我一下嘛!我又不会影响到什么……”书抱怨似的落到女子的左臂上,那高挽着袖口的小臂内侧有一块同书籍封面一样的黑色印纹。白月黑日在翅膀的环裹下彷如诅咒,深深地沁入到女子的肌肤之中。
  “小白~你就告诉我嘛!你看到她们是不是想起小黑了?”书蹭着她的胳膊使劲撒娇。女子则将铲完最后一锹土的铁锨插入了地面,没有一点要回复它的意思。
  她拿起地上的一块短木板,放到预先留好的墓碑位置,然后用铁锹拍实,等做完这一切,她才对书说道:“走吧,该去下一个地方了。”
  “哎呀~哎呀~小白你真是无情!明明以前那么可爱,现在却这样……唉——好无趣啊!”书小声嘟囔几句算是发泄,但牢骚过后还是乖乖地飘到女子身边。
  银发女子重新整理好衣袖,便开始发动魔法。死寂的黑气从一人一书脚下涌出,如莲瓣一般包拢他们。墨色的莲花越收越小,而后化于无形,消失在朗日之下。
  一望无垠的荒原上没有一丝风,只有一棵巨木静静地立在孤坟旁边。

(晨与夜·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