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无标题

作者:EAisa
更新时间:2017-03-04 21:21
点击:82
章节字数:436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十四章 第一位死者

背包这次被大量的食物所塞满了。


购置了大量在各种条件下都能长期保存的食品,罐头食品、真空包装和压缩食品的数目尤其多,除了保质期之外,还根据我自己的需要,购买了巧克力之类的高糖分高热量的食物。饮用水的话,除了桶装纯净水外,还准备了运动饮料,有着微妙收集癖的我,把葡萄石榴荔枝蓝莓四种口味都买了一遍。将过多的货物委托给市场的送货服务,我牵着莉亚的手,又朝着专门贩卖装备的一条街走去。


失去从容态度的行人,看上去越来越多了。这个远离前线和动乱地区的城市希德利尔,数十年间没有经历过任何的动乱,没有灾祸与战争,甚至连异常气候都没多见,明明是冒险者协会名义上的总部所在地,高等级的冒险者不愿意来,低等级的冒险者混吃等死,就是这样一个城市。


完全无法想象,这样一个城市有一天会陷入混乱,人人都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既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徒劳而焦虑的挣扎着。


“希望这时候皮甲不会顺势涨价。”


摇了摇头,我仅仅为这件事情怀抱有感想。


向前迈步,用无所谓的眼光打量着两侧的街道,看着那些不知道要去哪的路人。根据其他地方学到的经验,这种时候武器和护具的价格会有少许的波动,标签为个人防身型的东西价格的则会水涨船高……混乱将会成为商机,多么荒谬。如果我不是像现在这样不愁资金,我肯定会想着如何把那群黑心的商人扒了皮。


“妾身不太明白皮甲会不会涨价,”莉亚摇了摇头,“但,很快就能看到了。”


“看到?又是‘命运’吗,但看到的是什么?”


“平常见不到的事情。”


莉亚抬起手,指了指对面的街角。虽然不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事,似乎有不少行人都在往那边聚集,有点骚乱的样子,所有人都在围观着什么。


“下仆,去查看下吧。”


莉亚似乎没有跟过来的打算,就这么站定在原地,示意我一个人过去。她还真是放得下心,大概是因为不会遇上什么危险?也是,这里是波澜不惊的城市希德利尔,除了废弃区,这种地方连抢劫案都很少见,怎么想也不可能遇得到危险。


走近人群,本想打听些什么,结果听他们满嘴的“发生了什么?”“出了什么事?”“怎么了?”之类的,我也就没做什么期望了。


一边喊着借过借过,一边朝着人群中间挤进去,才看见到底发生了什么:一个女人正在给一个男人做胸外按压,那个男人看上去却毫无动静。


“发生什么事了?”我走上前去,在不打扰到她的情况下进行询问:“我是冒险者协会所属的B级冒险者,请问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需要帮助吗?”


人群里瞬间爆发出一阵惊讶的声音。


我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这个世道真是和父亲说的一模一样,就连B级冒险者出手帮助路人都显得不可思议了。大量的水货冒险者在冒险者协会就职,A级不了解,但B级到D级有着相当一部分,除了工作赚钱什么都不考虑的所谓冒险者,曾经冒险者还是一个“兼职助人、冒险、护卫、经商的人见人爱的好职业”,自从协会开始扩大商业化,取消冒险着精神评测之后,冒险者的风评简直是急转直下。


那位女性却没有在意这种事,只是头也不抬的回答着:“这个男人忽然倒了下去,似乎是心脏骤停,所以我正在采取急救……我是护士。一会可以帮我把他送去医院吗?”


“嗯可以,那么……”


我正打算再多说点什么。


却窥见,那个男人的手指,微不可查的抽搐了一下。


是错觉吗?一开始是这么以为的,直到那个人的身体确实的开始颤抖,我才发现那并不是错觉。头脚朝着后方不自然的开始弯曲,裸露的皮肤上,青筋一点点凸显出来,我看着他的脸,嘴角扭曲着,眼睛没有睁开,却能看出来眼球正在眼睑下乱动……两只瞳孔朝着不同的方向。脸色一点点的发白,就像是血液开始流失一样。


突如其来的,不祥的感觉从我的大脑中蹦了出来。


“离他远一点,快!”


我马上伸出手去,拉住了那个还在试图抢救的女性,臂上用力,一下将她的身体拉了过来,试图让她远离那个躺在地上的男人——


没有成功。


一股不小的力量,从相反的方向拉住了她,让她无法离开。那个男人,之前还躺在地上,奄奄一息,一脸要死的男人,现在正用一股一点也不像个病号的巨力,死死地拉住她。他的眼睑已经睁开,眼球上却是茫茫的一片白色,掺杂着黑红的血丝,他的面颊和脑门上遍布凸显的青筋,嘴角野兽般的咧开,露出危险的犬齿,明明脸色煞白,却喘着重重的粗气。他的手臂上也同样四处鼓起青筋,皮肤正在以难以理解的原因,逐渐地变皱、生出深色的斑点,他的指甲在一点点的变黑。


“放、放手啊!……痛……!”


在剧痛的刺激下,那个女人紧紧地闭上了眼睛,泪花从她的眼角涌出。可以看出来,那个曾经的男人……现在的尸体,他,它手上的力量正在不断增大,这样下去的话,用不了多久,这位小姐的手腕就会被活活捏断吧。想要抽回,却被死死握住,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不知道会遭遇什么,不知道死亡是否正一点点接近自己,正因为如此,心里充满了恐惧。这样的女人,她的死活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那么你要如何做,艾尔莎?


我将手摸向腰间,将指尖搭上硬硬的皮鞘,一触,使扣环松开。食指勾住匕首握柄后的铁质圆环,向外拉出。


的确这个女人的生死和自己没什么关系,不过我不能让冒险者的名誉受损,对吧?


所以我拔出了匕首。


轻轻的一下,自下而上斜着切过去。银色的光一闪而过,正如我所期望的,那只男人的手一下子就被切了下来。破甲标识为2的匕首,对重甲没什么用的附魔武器,用来切割肉体倒是得心应手,那个男人的手臂断面如同镜面般光滑。我皱起了眉头。男人的断腕没有喷出鲜红的血液,只有浑浊而黏稠的暗红色血液,不断地从断腕处如同石油般涌出。


按照女人的证词,这家伙死亡不会超过一个小时,这到底算什么?


没了男人的拉扯,我很轻松的就把女人从那拉了过来,无视着行人间爆发出的尖叫,我伏在她耳边,吩咐着:“去协会,把这件事告诉办事处的人,快!”


她似乎完全吓呆了,只是直愣愣的瞪大着眼睛,对着地上的断手发呆,直到我拍了一下她的脑袋才反应过来。她嘴唇都发着颤,慌慌张张的对我点了点头,接着如同兔子一般,头也不回的朝着协会的方向狂奔而去。

我笑了笑,打算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在眼前的这个……尸体身上。


晚了一步。


就在刚刚那短短的时间里,它已经站了起来。用一种很不自然的姿势,仿佛僵硬的,折成两段的木棍,被螺丝固定着,如同牵线木偶一般直起身来。


就在刚刚那短短的时间里,它已经扑倒了靠得最近的一个路人,一个看上去和我年龄相当的少女,梳着可爱的侧马尾,穿着我曾经学校的校服,它扑在她的身上,用那已经干枯的嘴唇,用那锋利的牙齿,狠狠咬在她柔软的脖颈上。太快了,刚刚还面露担忧的少女,现在已经快要成为尸体了,她的双腿如同螃蟹的肢体,在水泥地上无力的乱划,她的手,看上去想要将咬着自己的尸体推开,那柔弱的双臂却派不上任何用处。


她只能用惊讶、不甘、恐惧、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刚刚还聚在周围的大人们,像一群丧家犬一样夹着尾巴逃跑。颈部越发的血肉模糊,伴随着鲜血潺潺的涌出,就连那双眼睛也逐渐失去光彩。


——这里面,似乎看见了几个别着徽章的,协会的D级冒险者?


哈哈,如果是真的的话,那还真是……


那还真是……


我缓步走上前去,站在那具啃食着少女的活死人身后,把冰冷的视线朝下投去。那个少女,她已经看不见我的身影了吧,她的眼里现在填充着的,大概只有恨意吧?啊啊,痛苦,不甘,悔恨,愤怒,美好的人生就在这样的情感中凋零,多么讽刺。我弯下腰去,把身体贴近了那活死人的尸体。


它正专注着眼前的美餐,连大脑都腐烂了的家伙,又怎么会在意我?所以我把手搭上了他的头颅,拽住那干枯的头发,狠狠地朝后拉。本想拽起它的脑袋,不过只拉下了一丛头发,连着一块带着黑血的头皮,最多不过让它的脑袋后仰了几分。


不过没差了,无所谓了。一点的距离够用了。那几分的距离,足够我把手臂伸过去,从它的脖子下绕过,绕道它脖子的另一侧。我的手中握着匕首。向内发力,锐利的刃轻轻松松的插进了皮肤与肌肉中,明明是肉体,切起来却像豆腐和果冻。我的嘴角,现在大概挂着残忍的笑容吧?无所谓了,深深没入脖子中的匕首,在我手腕的动作下,绕着它的脖子转着圈,三百六十度,一个标准的正圆,从头切到尾。


那刚刚还在享受饕餮的头颅,就像腐烂的苹果,肌肉、韧带、皮肤、脂肪、血管、神经、颈椎骨,轻轻松松的被切了下来。


……一群垃圾。


那具无头的尸体,就像是破布袋一样,朝着侧面倒了下去。从它食管的断面里,那少女被撕烂的血肉还不停的涌出。啊啊,已经没救了,头与身体之间只剩下半截颈椎还连接着了,无论怎样都救不回来了。或许这个结局从一开始就是定好的,不管有没有人出手都不会改变,也就是所谓的命运。但是……


我看着她,看着她的尸体,看着她无神的双目。


但是,那群渣滓,除了逃就什么都不会做吗?


从战死的伙伴身上搜刮钱财,在遗迹里捡漏,把伙伴当作盾牌,一遇上危险拔腿就跑,在陷入混乱的村镇里趁火打劫,只要有更高的佣金就会毫不留情的出卖任何人。批量生产的东西,劣等品,自称勇者、冒险者的,长得像人一样的生物,就这么在这片土地上病毒般的增殖,冒险者协会总部的登记人员在三年内翻了五倍,然后呢?


呸,一群垃圾。玷污着冒险者名号的垃圾越来越多。


把那破布袋一般的活死人尸体狠狠踢到一旁,我一脚踩在刚刚砍下的断臂上。一点点的用力,让鞋底的纹路碾在断臂上,扭动着脚踝,一点点的把皮肤和肌肉磨烂。


弯下身,把手掌搭在少女的脸上,替她合上不能瞑目的双眼。


她的死活和自己没什么关系……不过既然是发生在眼前的事,作为冒险者就没法坐视不理。真是矛盾,这样矛盾的自己也真是可笑。


“尸变吗。”


莉亚不知何时来到了我的身后。


“亡灵化,活死人,尸变。”


——据报道,城市外的野坟被大量刨开,其中的尸体不翼而飞,警方正和冒险者协会联合调查,很快就能将神秘的盗尸者绳之以法。


早上的新闻在脑中回响着。


“这也是诅咒的一环吗?呸,真是劣等的玩笑。粮食的供应被截断,水源遭到污染,死人复活……接下来这段时间,死掉的家伙都会变成敌人?这诅咒还真是考虑周到啊。”


我一手引起的诅咒,这也是“大罪”的一环吗?


无所谓,无所谓。既然如此,只要由我来将诅咒平复就好了。因为我是大罪之人的女儿,也即是,第二位大罪之人……所以怎么样都好了,这是我一定要引发的诅咒,也是我一定要解决的诅咒,这样就好了。


我回头看着莉亚。


四处流淌着的血液,早已在地面铺开了一片浅浅的血泊,却一滴也不得近她的身,在她的身下,如同有生命般自觉的回避,形成了一片小小的,洁净的圆形领域。这个世界上一切的血腥都仿佛与她无关,即使她就在杀戮的现场……即使她就是杀戮者。


她正仰望着天空,看向协会的方向,不知道在注视着什么。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