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明日的铃子(橘田泉X三森铃子)

作者:爱之梦美风
更新时间:2018-10-03 22:08
点击:146
章节字数:700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橘色三重奏之明日的铃子


橘田泉的声音十分动听。

温柔一声“su酱”可以喊的柔情似水,令我小鹿乱撞。

我不想除我之外的任何人听到这个声音。

嫉妒的心情快要控制不住了。


哈啊——

“ki酱要是人鱼公主就好了……”


啊?

哇啊啊!

好害羞啊——

我刚才说出声了吗?

也不知道有没有被听到……


“人鱼公主?

噗呲……

su酱突然说出这么充满幻想的词——

我还真是吓了一跳呢!”


白皙纤细的食指轻点唇间,抿嘴忍笑的橘田泉一脸春风明媚的玩味笑意,那种既有大姐姐气质的成熟韵味,又带着些许孩子气的狡猾天真,让三森铃子脸上发烧的同时又不禁有些愠怒。


“这不是那么好笑的事情吧!”


可恶——

耳朵好烫。

心跳的好快。

这人还笑的那么好看。


“唉?我不是那个意思啦……

可是确实很有趣嘛,总是以现实努力派自居的su酱居然也会讲这么有童话感的话来?”


橘田泉的语气依旧显得很轻松,因为两人关系亲密的熟悉度,三森铃子甚至可以从这份从容不迫中听到些许撒娇的意味。

这让三森铃子心软升起宠溺情绪的同时,又不禁有几分无奈的脱力感。

这人到底有没有年长者的自觉啊?


“我也是有少女心的啊,ki酱这笨蛋……”


不满的喃喃自语很快就消散在微风里,在三森铃子的面前,橘田泉撩起耳边因风飘落的秀发,忧伤无奈的对自己笑着,仿佛是一场温柔却虚幻到无可挽留的梦。


“不过——

这样的话,我最终会因为爱情化为泡沫消失掉吧?

……这样就不能再和su酱说话了呢。”




从橘田泉那收到了一束花。

蓝色的风铃草,花语是“嫉妒”。


“……之后,从ki酱那收到一束花。”


叉子叉在沙拉里,迟迟没有叉起任何食物的三森铃子烦恼的不得了,对座的佐佐木未来无语的看着对方戳戳戳,泄愤般蹂躏着桌上的美味沙拉,无从下叉。


“一束花!那不是很棒吗?”

在心里暗叹一口气,放弃从对方叉下夺沙拉的尝试,佐佐木未来适时转战旁边的意大利面,漫不经心的卷起一些来放入嘴中,“然后呢,这有什么问题吗?收到花束很好啊!”

喂喂,收到花还不高兴,这种恩爱秀的我都看不懂了!

不过这家店的食物真不错,味美量又足,一人份的沙拉和意大利面就够两个人吃饱又不会浪费,下次叫上kitta桑和tokui桑一起来,还可以多尝试几个新菜式……


“没有……”

烦闷的嗓音猛然升了起来,三森铃子啪啪啪的用手拍着桌子:

“没有!没有!!没有!!!”


“没有理由啊!!!”

三森铃子突如而来的情绪爆发吓了佐佐木未来一跳,手一抖,餐具差点就要掉到桌下重新换过,她有些迷茫的抬起头来,迟疑着开了口:“理由?”


“既没到生日……

也不是什么纪念日……

我真想不通她送这花的理由!

而且蓝色风铃草的花语是嫉妒啊?!

是我做错了什么?

还是她误会了什么?

完全没有头绪啊!

这个样子……

下次见面我该用什么表情面对她啊!?”

情绪一瞬间爆发到顶点,将叉子随手叉到沙拉里,三森铃子气势惊人越过中间隔着的桌子,对向后蜷缩躲去的佐佐木未来,强烈表达着自己内心的困惑和激烈的思想斗争。


“唉唉唉——?

冷静点啊,mimo桑!!!

我记得tokui桑说过,这种情况只要微笑就可以了吧!”


被吓到的佐佐木未来泪汪汪的抵抗着这份不冷静,弱弱的表情反而给人一种超好欺负的感觉。

值得庆幸的是,现在和她共进午餐的只是粉色恋爱笨蛋,而不是蓝色坏心眼大姐姐,所以很快清醒过来的三森铃子迅速坐回原位,往自己嘴里叉了些沙拉故作镇定的吃着。

“总、总之,人家是认真的在烦恼呢……

为什么ki酱会送我花语‘嫉妒’的蓝色风铃草呢?

是因为上个月我和pile酱一起出去玩没告诉她?

还是因为前几天我和emi出去吃饭的时候被她看到了?

明明她也喜欢跑去找mikami桑玩,经常和nanjō桑一起吃饭,和aimi酱也不清不楚的……”


惊吓过度的佐佐木未来勉强镇定下心神,有些无奈的回答道:

“你是有多在意kitta桑的态度啊?

怨念的酸味都快溢出来了呀!

抱着这股气势,你倒是当面问她啊!

这种想法不对她本人说可是不行的啊!”


“那多难为情呐!”

三森铃子心口猛的跳了起来,飞快的食用完了自己那份定额,爽快的将沙拉和意大利面往佐佐木未来眼前一推,一副“好忙好忙,还有好多工作我先走了”的掩饰表情,迅速溜走了。


关于——

那束花和花语引伸涵意的话题就此戛然而止。


明明受到惊吓的是我吧?

为啥给吓跑的反而是mimo桑呢?

关键时候怎么能黑他累呢!

最讨厌这种欲语还休令人在意的话题了!

佐佐木未来悲愤的将叉子叉进美味沙拉里,希望借美味缓解自己那颗饱受惊吓,也被挑起无尽好奇的脆弱心灵。




“……这样就不能再和su酱说话了呢。”


最近脑海里一直浮现ki酱最后说这句话时黯然神伤的表情……

小人鱼为追求爱情,失去最重要的美妙嗓音,最后化为泡沫消失了,这果然是个悲伤的黑暗童话啊……


其实呢,我是觉得ki酱是人鱼公主就好了。

为了我放弃最重要的东西。

除了我之外,不需要再和别人说话。

这动听温柔的声音只属于我。

声音的主人只注视我一人。


除了我之外,ki酱的幸福不需要其他人。


这样的我简直是个坏女人啊。

这个是怎样的感情?


呐,ki酱!

我知道和这个很相似的感情。

但是,不一样!

这和我所知道的恋爱感情不一样。


确实,这种感情说不定和恋爱很像。

但是绝对是不同的。

这种感情,在确定了对方思绪之前。

称之为恋爱的话,实在是太过冒昧了。

所以这份暧昧不清,涂满嫉妒的思念。

一定是——相思病。

称作这个最为合适。


只是不知道,明日的铃子是否能有向橘田泉传达出这份思绪的勇气了。三森铃子这份相思,到明日终究是会化为芬芳的甜蜜?还是会沦为寂寞的泪水呢?今天的思念,暂无法走出昨天,明天还将继续。




三森铃子现在有些烦躁。


最近大家的工作都好忙,而且因为时间上的错过,好长时间没有在私底下见过ki酱了,两人独处的时间更是基本没有。

但是像现在这样静静站在无人注意的角落里,偷偷看着不远处正在签售《本日も餃子日和》的那个人,一定是我梦游了。

恩,大概是因为最近工作太多,老是休息不好,所以精神恍惚的梦游到了这里,绝对不是因为天天想着念着那日的对话和那束花,想要见她,单独和她谈谈的缘故。

三森铃子有些心虚的暗暗安慰着自己。


今天天气很好,签售场地的阳光也非常灿烂。

橘田泉上身穿着干净利落的白衬衫,下身配着红色的衣裙,红白分明的衣服,和那恰到好处的饺子饰物,都很衬她笑容满面好看的脸。

她对每一个拿着她那本饺子书等待签售的人,都温柔愉快的笑着,用自己最喜欢的悦耳声音,向每一个支持她的人道谢,一副非常开心乐在其中的样子,让自己莫名心动不已的同时,也染上了焦躁不安的情绪。


为什么对着别人也能笑的这么开心?

为什么这么温柔的注视着每一个人?

为什么和别人说话声音也这么动听?

这些难道不应该完全独属于我的吗?

明明知道不应该这么想,嫉妒的思绪却总也止不住,蓝色风铃草指的其实不是ki酱,而是我吧。

ki酱是不是看穿了我的心思,所以才送出了那束花的呢。


我到底是想要做什么呢?

招呼都没打一声,就跑到了ki酱所在的地方。

真要是见到了面,对ki酱,我又该说些什么呢?

真是不中用啊,畏畏缩缩烦恼着无法前进的我。


我大概是想要从ki酱那里得到更确切的答案吧。

即便是如此,我还是害怕去问她对我真实的想法。

害怕得到会让我变得不幸的答案。


容姿秀丽,魅力非凡。

但吸引我的其实还是她那无拘无束,像风一样自由的个性。

最初的时候,还很自负的认为,她旁边的位置只有自己才最适合。

可是到了现在,我却连诉说心意的勇气都逐渐丧失了……


闭上眼睛,不想再去看那会令自己思绪浑浊的画面。

或许是因为最近的工作太过辛苦,又或者是因为思考的太多,思虑过重而觉得疲惫,绵绵的睡意将三森铃子慢慢吞噬,温暖的阳光照在身上非常舒服。




摇摇晃晃的电车里,她笑意盈盈的看着自己。

自己一边道歉,一边手中使力用劲,想要将自己和她胸前衣服第二颗扣子纠缠在一起的头发扯断,她却瞬间用力拽掉了那颗扣子,笑着安慰自己:“这么美丽的长发弄断了可惜,扣子还可以再补的哦。”


在看到这令人怀念的初次相遇场景瞬间,三森铃子就意识到自己身在梦中,那些说不出口的话,在梦中说不定就可以说出来了。

这样想着的三森铃子注视着久远记忆中的橘田泉,思考着这可行性的与否,连这梦中也可以听到自己为她心跳不已的声音。


ki酱……

想要呼唤她的名字却发不出声来。

想要伸过去握住她的手却也动弹不得。

是了,这个时候的我还并不知道她的名字,离我们正式认识的场所也还有几站之遥,却恍如咫尺天涯。


别走……

在心里默念着。

下一刻,像是得到了回应似的,眨眼间场景变幻,橘田泉笑容满面的对着三森铃子伸出了手,手心里的温柔传到了脸上,温暖的轻抚着,让人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


这样子跟自己打招呼的是,白色衬衫解开了三颗扣子的橘田泉,她露出了比今天天气还要明媚的微笑,眼睛很美很明亮,在阳光下闪闪发着光,两人四目相对,眼神交融,在这么柔情浮动的瞬间,三森铃子误以为自己正在做着一场梦寐以求的美梦。


“……ki酱?”

“啊,su酱你……唔?”


于是三森铃子阖上双眼,亲吻了这美梦。


有没有试过睡醒了,却还想要再睡回去,那是因为想要刚刚做的梦能够继续下去。

所有的思绪都如同春雪般慢慢融化,唇齿相触,三森铃子触碰到对方柔软的嘴唇,微熏中带着甜蜜,令人情难自禁,迷醉其中,在这份难以抑制的情感驱动下,她伸出舌头,试探着黏向了橘田泉的唇……


怦怦怦、怦怦怦……

Doki Doki的心跳声,都听得好清楚……


舌尖倏然一痛,“砰”的一声,三森铃子的脑袋被橘田泉用额头轻轻撞开了,三森铃子跌跌撞撞的退开几步,为了稳住身形,她下意识用手抓住对方的手腕,牵扯下拉着橘田泉也跟着前进了几步,直到三森铃子的后背恰好抵上了身后一直用来遮阴的树。

微闭的眼睛猛的睁开,因为太过突然的关系,视线无法聚焦,视野范围内一时有些模糊不清,此时此刻,三森铃子是真的好希望世界不要明晰起来……

然而橘田泉的身影,还是很快在三森铃子的眼眸中变得清晰起来。


橘田泉半睁着眼睛,脸红的厉害,眼里映射出迷茫,夹杂着游移不定的慌乱,连那一贯好看的笑容都收敛起来,旋转着眼光,看着三森铃子身后树上的花,脸上一副惶惑和天真的表情,并不说一句话。


完蛋了……

顺着梦境做出了大概很糟糕的举动。

但是我不想道歉。

这么想着的三森铃子,喉咙却失音般干涩,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她只好把头深深低下,奢望于橘田泉能够忽视自己刚刚的无礼。


“ki酱!这个……”

三森铃子从裙子口袋里拿出一小束邹巴巴的粉色天竺葵,左手顺着橘田泉的手腕滑下来,紧握住她的右手,鼓足勇气递给对方。

“你要……送给我的?”

橘田泉看着面前涨红着脸蛋,僵硬着身子缩起肩膀的三森铃子对着自己猛点头,本来因为对方刚才颇为大胆出格的举动,而变得有些忐忑不安的害羞心情,不知为何就样子被慢慢抚平了。

这大概是因为三森铃子此刻的表情太过惹人怜爱了吧?

像是有柔软羽毛轻轻挠动自己的心房,有些发痒。

好想笑啊,不过突然笑场的话,也太破坏气氛了,然而橘田泉内心还是止不住洋溢着欢喜的笑意。

杂杂拉拉的胡思乱想着,橘田泉脸上的表情也舒缓下来了,还算自然的接过了三森铃子手中那一小束粉色天竺葵。

“这样啊……谢谢你。”


“很高兴能陪在你身边!

这是粉色天竺葵的花语……

只要能够陪在ki酱身边,我就觉得很幸福了……

所以把这束粉色天竺葵送给你!

因为实在找不出理由而感到不安,甚至有些害怕……

蓝色风铃草的花语是嫉妒……

送给我的意义和ki酱的想法,我都不明白!

ki酱为什么要送我那束花呢?”

随着最后一句话的结尾,面对面的,三森铃子终于向橘田泉说出了最近苦思的烦恼,虽然有想过这样的自己会不会让对方感到麻烦,但是果然还是想要好好向这个人传达自己的思绪,述说自己的想法,对橘田泉的想法也在意的不得了。


“唉唉唉?因为我觉得送百合花有些庸俗气,玫瑰花又太过娇艳,相对来说,还是一束沾着清露的风铃草,相较于玫瑰花的艳丽,更配su酱的气质,更适合su酱……至于蓝色风铃草嘛,我只是想su酱看到花的时候,会更多的想起我,所以选了我通常的代表色而已,我不是蓝色的大姐姐吗?啊哈哈……”

“哈……只是这样?没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吗?”

“只是这样啊,我那天偶然经过一家新开的花店,看到带着露水那束花的时候,就想这束花好配su酱的气质,还是我的代表色,送你正合适呢,所以就买来送给你了……”

“等等,那花、花语什么的呢?”

“不不,我买的时候并没有考虑那么多呀。”


什么——

蓝色的大姐姐?

大姐姐就不要做这么任性妄为的事啊!

原来你买的这么随性,送的时候也什么都没有想啊。


虽然你会这么常常的想到我,我是非常开心啦,但是这种因为自己想太多而莫名感到羞耻的无力感是怎么回事?

还有我刚刚如坠梦中那个糟糕的吻,都让我欲哭无泪啊。

现在我脸上的表情一定是惊愕而愚蠢的吧?

脸烫的感觉脑子要烧坏掉了。


“我究竟是为了什么烦恼了这么久的啊……”

“从我送给你的那天算起,一直在烦恼吗?”

“是啊,我一直在烦恼啊!”

“这样啊,有那么久呀,噗呲——”


内心的喜悦终究没有克制住,橘田泉用拿着花的左手稍稍挡住脸,然而偷笑起来的气音还是泄露出来了,引得三森铃子有些委屈的恼意,一脸凌乱的注视着她。

“笑、笑什么啊,你这种态度……”

“也就是说,这些天……

su酱都在想着我的事情?

恩~~就这么一直的……”

“怎……”


被这么当面说了,让三森铃子觉得非常的害羞。

这些天一直在想着你的事情。

这种说法听起来像是在告白一样。

有种不同于尴尬的局促感。

所以,三森铃子本来是想否认的。


但橘田泉已经靠了过来,她移开方才用来挡住表情,拿花的那只手,顺势撑在三森铃子身后的树上,就是这个不太标准、传说中的壁咚姿势,让三森铃子未说完的否认,颤巍巍的缩了回去。

橘田泉的想法,太过任情随性,有时候真的很难把握,对于这点,三森铃子再次有了如此清晰的认知,然而她现在却并不关心这个,并将这件事情抛之脑后。

因为,三森铃子眼前的橘田泉,是笑得那么的开心。

那如同白色月光一般温柔的笑容,令三森铃子安心的同时,心里的某种感情也逐渐变得蠢蠢欲动,如烟花般绽放开来。


对于这个人,三森铃子想要传达的话语并不止是这些。

想要说什么,其实自己一直都心中有数。

三森铃子本来就是一个对自己所有事情都规划、区分非常清楚的人啊,想到这里,这份微妙中带着点焦躁的勇气便涌现出来。

“没、没错,我这些天过的可郁闷了!

都是ki酱的错!你要负起责任哦……”

“负责?su酱你真是个狡猾的孩子啊!”

“不是!刚才的话只是顺口说出来的一种措辞而已!

总、总之你是要为此负责任的……”

“恩~~那么……

su酱希望我怎样负起责任来呢?”


橘田泉收敛起笑容,玩闹的表情从她脸上消失了,她目不转睛、全心全意的注视着三森铃子,那神情温柔动人,纯粹至极,正是三森铃子一直以来最喜欢的那份美丽。

握住橘田泉右手的那只手收缩起来更紧了,因为紧张而流出的汗浸湿了两人手心部分,三森铃子却不打算放手,还想维持的更久一点。

“请、请和我在一起……”

“现在不就是在一起吗?”

“要、要一直想着我……”

“现在也都在想着你哦!”

橘田泉淡定自若的回答,让三森铃子越发的感到焦虑不安,她觉察到自己的双唇正在颤抖着,眼中模糊的出现了水雾。

三森铃子盯着橘田泉开始变得朦胧起来的轮廓,困在内心深处的嫉妒和不甘仿佛突然冲破了枷锁,整个身体的血液都沸腾起来,那份太过渴求橘田泉情感的冲动,让她不顾一切的扑倒在对方怀里,像是想要独占这份温柔一般,紧紧抱住了橘田泉。

“ki酱!我喜欢你!

请你以入赘我家的前提下和我交往!

请成为只属于我一个人的人鱼公主!”


因为身高差的缘故,向上望着橘田泉的三森铃子,眼神如沾水露般楚楚动人,让橘田泉心跳加速,心动的不行,然而橘田泉仔仔细细的想了想,还是答复道:“不行……”


被眼前这个人说“不行”的情况几乎没有,虽然现在告白是顺势而为的突发事件,但是其实自己内心还是有相当高的决胜把握,太过意外的言语,让三森铃子内心激烈的动摇着。

三森铃子人生有史以来第一次的告白难道就要以失败告终了么?

这种告白初体验给三森铃子带来的冲击,强烈到令人头晕目眩。


“我并不是不愿意,应该说我非常愿意……”

橘田泉温柔的回抱着三森铃子,将下巴轻轻放在她头上,牵在一起的手也没有丝毫松开,像是都不愿放开似的,交握的手已经变得十指紧扣,两人的身体就这样紧贴在一起,三森铃子感受着对方温暖的体温,心慢慢的安定下来。

“不过人鱼公主的话,最后不是会消失掉吗?

这个绝对不行!我才不要消失掉呢!

我要和su酱非常幸福的生活一辈子!

所以人鱼公主不行!况且我觉得我应该是su酱的丈夫才对啦!

绝对应该是su酱以嫁入我家为前提和我交往才对吧!”


现在应该注意的是这个吗?

果然好难把握这个人的想法啊!

不过我这是告白成功了吧?

ki酱恋人身份果然该是我的啊!


一直以来,都注视着ki酱,思念着ki酱。

虽然偶尔因此感到烦恼和悲伤,但现在全都变成幸福和快乐了。

就这样相互扶持着共度的时光,老了以后互数皱纹的温暖情意。

和ki酱在一起的未来,是梦寐以求相爱的明天。

明日的铃子,一定会比现在过的更加幸福吧!


“ki酱ki酱,最后问一下我现在心中最大的疑惑——

我明明躲在最没有存在感的角落里,你是怎么发现我的呢?”

“那当然是因为人群之中只有su酱你——

一直发着光,对我来说是有色彩的啊!”


回过神来,大概是因为我太过开心而一直在傻笑,再没有言语的缘故,ki酱不知何时也已停止了话语,在我察觉到的时候,她已经主动吻上了我的唇,那是感觉要融化身心的炙热情感。

让我觉得接着思考下去觉得既煞风景也好麻烦,那些复杂的、困难的事情,就让明日的铃子再继续思考前进吧。

这大概是因为——这就是我心中爱情的模样。


七秒之爱

明日国的人类公主三森铃子爱上了海饺国的人鱼公主橘田泉,然而身为人鱼公主的橘田泉只有七秒记忆,七秒后橘田泉就会忘记了三森铃子。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三森铃子徘徊于蔚蓝的海边,和橘田泉相伴于一个又一个七秒的轮回。
终于三森铃子身心俱疲,同时迫于王国继承者的责任,回到王国继承王位,努力忘记那个在每个七秒后就会忘记自己的橘田泉。
很多年后,明日国发生了叛乱,三森铃子受了致命重伤,只剩下七天的生命。
在这最后的七天里,三森铃子用去绝大数天数挣扎着去往和橘田泉相爱过的那片遥远之海。
在还剩下最后七秒的时光里,三森铃子看见橘田泉正迎着金色的夕阳凝视着自己,宛如两人初见时一样。

橘田泉早就忘了三森铃子是谁,也忘了为何在此日夜等待。
然而人类公主三森铃子爱过的每个七秒,都是人鱼公主橘田泉的一生。

人鱼的记忆只有七秒钟,每次用七秒爱着三森铃子,都用尽了橘田泉的一生,却再也等不到那个会为她放弃一切,相互拥抱的三森铃子。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