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醬【授權翻譯】【杏夏】スローモーニング

作者:千曜催婚委員會
更新时间:2017-02-07 00:00
点击:546
章节字数:774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原作網址


已取得翻譯授權。

未經許可請勿擅自轉載原作小說及本翻譯文,謝謝配合。








翻譯:concon

校對:嵐君

潤稿:熊言





我戳我戳、我戳我戳。





如果把這稱為刺激的話未免也太過溫和了,內心感到很舒服,意識從睡夢中回到自己身上。



陽光從窗簾的縫隙間穿透而入照射在床鋪上。



可以聽見從窗外傳來的鳥鳴聲,感覺就像是迎來了個充滿迪士尼風格的早晨。



在感受著早晨散發出新鮮空氣的同時,右邊的臉頰也很有規律地被施予著戳擊的動作。





回到現實中的意識在理解了這個溫和刺激來源的同時也自然而然的揚起了嘴角。



齊肩的茶色短髮從白色被單中露出。



從被單裡頭伸出的白皙手腕前端,細長的食指按住我的臉頰後鬆開,再度按上後又緩緩鬆開,不斷重複著這樣的動作。



雖然看不見被被單包裹住的臉,但是手指的動作卻特別的穩定,這樣的舉動真的很有趣。





「醒著的嗎——?」





保守的做了確認卻沒有得到回應,聲音就這樣消失在床鋪上。



——等等,真的還在睡?



——就連睡著的期間,也要這樣肆意的觸碰著我嗎?



像這樣自己思考著,然後就自顧自的害羞了起來。因為在像這樣睡著之前,各個部位可是都被觸碰過了,那個時候才真的是被她隨心所欲的玩弄著。



明明總是一點也不坦率。



該不會是擁有著脫掉衣服就會變換人格一樣的設定吧。



像這樣,積極的、拼命的渴求著我的那雙眼睛,總覺得非常的帥氣。



就連一翻身就有些動彈不得的腰,都是拜此所賜。





不論如何與她搭話或在身旁活動她也都沒有要醒過來的跡象。



『嘛算了——反正是休假日嘛。』這樣說服自己之後又再度閉上了雙眼。



把鼻子埋進充滿杏樹味道的被單裡大大的吸了一口氣。



我想會覺得這味道特別香甜的原因一定是來自於我太過於喜歡杏樹的緣故。根據朱夏同學的調查,雖然沒有明確的依據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這樣的統計存在。





在這段期間,戳向臉頰的力道也沒有停止過。這樣起床的時候手腕和手指都會很累的喔。不是要用它們讓我感到舒服的嗎?



——啊、等等!剛剛那句話不算。好害羞……停止停止!





就這樣一直單方面的被觸摸著也變得無聊了起來,所以我試著含了口氣讓臉頰鼓起,像氣球一樣漲得鼓鼓的臉頰因為缺乏了點彈性的關係,從剛才開始就一直戳著臉頰的手指用力的戳向氣球,噗唧的一聲,空氣在同一時間被擠了出來。



欸?伊波同學其實是醒著的吧。這不是用力了嗎?而且因為聲音實在是太過突兀所以一個人笑了起來。





「真是的——妳這不是醒著嗎。」



「沒關係——」



「噗,妳指什麼啦。」



因為向我答覆出了無法算是回答的回答而笑了出來。沒過多久後,又再度聽見了安穩的呼吸聲。



欸、原來只是夢話嗎?雖然想也沒想就吐槽了,但是因為被吐槽的當事人正睡得香甜而變成了一個人的自言自語。





……好寂寞。



但是就這樣叫醒她的話也不太好,不、也不是不好,只是總覺得有點可惜。



悄悄的潛入棉被中,在有些陰暗的狹小空間裡觀察著杏樹的睡臉。



而理所當然的,成為杏樹手指目標的臉頰也不在一開始的位置上了。抱歉呢,因為戳臉這件事不管什麼時候都可以做的嘛。





杏樹的嘴巴微微的張著,不如說只要是休息的狀態,多半都把嘴巴張的開開的,就像小孩子一樣吶。當然今天也不例外。



真可愛啊——看著這張睡臉這麼想著的同時,杏樹突然地皺起了眉頭。



發出了『嗯嗯——』的呻吟聲後便睜開了雙眼,朝我這邊瞪了過來。



欸、我?我做了什麼嗎?



「摸不到了。」



「欸?啊,抱歉。」



雖然反射性的說出口了,不過是在抱歉什麼啊?



為什麼我要道歉……



因為口齒不清的杏樹太過可愛的關係,不知不覺間就把自己的臉頰奉上了。



因為睡迷糊而發出甜美的聲音,這樣的杏樹除了我以外沒有人知道。我想應該沒有比這還要更加幸福的事了吧?





「早安。」



「嗯嗯——朱夏——」



「嗯?」



「早安。」



「好的,杏樹同學早安。」



嗯,好慢啊。這個時間停止的感覺是怎麼回事,心裡飄飄然的,腦中只有喜歡可愛的杏樹這一件事在運轉。



「妳打算要戳到什麼時候?」



「因為朱夏的臉頰摸起來太舒服了,能夠安下心來。」



「那可真是太好了。」



我戳我戳我戳我戳我戳我戳。



再這樣被戳下去的話,感覺好像會因此變成史萊姆。我才不要!



「現在幾點?」



「這個嗎——十點。」



「哈啊!?」



傻笑著的杏樹瞬間按下了轉換的開關。



『啪!』的猛然起身,而我則是因為棉被被杏樹的上半身給捲走的關係突然變得好冷。



「朱夏,妳倒是穿衣服嘛……」



朝這邊瞥了一眼後,像是回想起了什麼一樣,立刻轉向別的方向,好像是害羞了的樣子,不過昨天把衣服剝掉的人是妳吧?再說妳也沒有資格說別人啊!





『嗯嗯——』的高舉雙手,面前纖細的後背就這樣伸著懶腰。



總覺得活動著的肩胛骨有種情色的錯覺,而且上頭還稍微殘留著我昨夜淡淡的抓痕,真是色情。杏樹的身體未免也太下流了一點,不過就這樣摸一下也沒關係吧?



緩緩起身,和杏樹並著肩,一起伸了個懶腰。





於棉被中,用自己的腳纏上了杏樹的腳。從杏樹光滑的小腿肚開始到腳掌、腳趾,都用自己的腳趾一一的描繪著。



——好喜歡赤裸的肌膚互相觸碰著的感覺。



悄悄的看了眼杏樹的臉,好像是已經完全清醒過來了,有好好的睜開雙眼看向我這邊。



不知道從誰先開始的,唇互相交合了起來,在那之後的我們相視而笑。



「不得不去工作了。」



「欸?真的嗎?」



「所以才起床了嘛。」



沒聽說過啊,或者只是不記得了也說不定,畢竟一心只想著彼此都是休假日這件事。



所以剛剛會像那樣跳起來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啊,不過要是我沒有告訴妳時間,就這樣一直下去的話,事情會變得怎麼樣呢?杏樹。





像是要從床上溜出去的樣子,我緊緊的抱住了她的腰。



「不要拋棄我——」



「等、說的好難聽啊。」



因包含著笑意的尖銳吐槽而感到快樂,和說出的話語相反,杏樹溫柔的輕抓著我的手腕,讓我覺得很開心,反而變得更加不想放開了。



「工作什麼的,我沒有聽說過。」



「我沒有說過嗎?也只是稍微錄一下旁白而已,中午去了之後馬上就會回來的,所以放開我吧?」



「再十秒就好。」



「真是的——」



杏樹無奈可奈何的笑了出來,使力的撥開了我緊抱不放的手腕,原以為身體會重新轉正的,沒想到居然會就這樣被杏樹擁入懷中。



胸部真是大的令人火大,但軟軟的好舒服……其實我還是很喜歡的。





「該起來了吧?朱夏。」



「才不想被爆睡的杏樹這麼說。」



「還不都是朱夏的臉頰不好。」



「哈哈,真——是不可理喻。」



『變得離不開我就好了。』一邊像這樣期盼著,稍微試著用楚楚可憐的視線攻向鬆開了的手腕並拉開距離面向著我的杏樹。



「真是——這樣不就變得沒辦法走了嗎?」



得逞了,是屬於我的勝利。



在我額頭上落下一吻,發出了『好。』的一聲後,杏樹赤身裸體的下了床,從抽屜裡隨意的拉出一件短衫蓋在我身上。



『妳倒是自己先穿啊。』雖然這樣想著但我還是保持了沉默,把手腕穿過了短衫的袖子。



明明平常這種時候,就連裸體被看到都會害羞起來的。但是朝著工作出發的杏樹好像反而會因此大膽起來的樣子,真是專業的感覺啊。



把腳穿過內褲、穿上胸罩,漸漸的把衣服穿上身的杏樹果然很色情,不自覺的就注視了起來。





走向衣櫥、走向化妝間,原以為她要走回房間的,但她卻拐彎走進了廁所和化妝間,我在床舖上愣愣的看著一點一點進行裝扮的杏樹。





啊——再過不久,杏樹就要離開了。





原來在我、爸爸、媽媽、姊姊和哥哥們出門的時候,目送著我們的齊藤家愛犬——修羅,是抱持著這樣的感覺啊,這麼想著後便沉浸在不可思議的情緒之中了。





「早午餐做什麼好?」



「漢堡肉。」



「笨蛋,沒有時間啦。」



「嘿嘿——生蛋拌飯。」



「突然變得這麼簡單啊。」



我目送笑著說了稍等一下喔就踩著啪搭啪搭的腳步聲前往廚房的杏樹離開。



在杏樹不在的期間穿好了內衣,去洗了臉。話說回來,自己已經對身處杏樹家中這件事非常適應了呢。



就連像這樣普通的日常,好像都變得太過幸福了。



我朝著到剛剛為止都還一起躺著的床上撲去,邊用杏樹的味道包圍著自己,邊等著當事人。





不過,生蛋拌飯不會做太久了嗎?



就在我前往廚房偷看的瞬間突然傳來『久等了——』的聲音,這麼說著的杏樹端過來的是親子丼。欸、我超喜歡這個的!



撲向被放置在桌上的親子丼,總覺得聞起來好香。



「因為只有生蛋拌飯的話有點那個……所以這是進化版喔。」



「杏樹好厲害!看起來好好吃!我開動了——」



「我開動了——」



『因為是即興發揮,所以我也沒有自信喔,抱歉吶。』,雖然開始吃之前這麼說了,但是完全沒有這回事喔,對我來說這是世界第一好吃的親子丼,雖然包含了身為戀人的私心就是了……不,除去這一點也真的很好吃喔。





能夠成為杏樹丈夫的人一定很幸福吧……





不由自主的就往那邊想了,這真的是極其自然的反應。



會想著在這之後總有一天陪伴於杏樹身旁的人不是我這一種事情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啊——要自爆了。





「抱歉,朱夏,不好吃嗎?」



「沒有,好吃到要哭了。」



「那算什麼啦。」



至少只有這個味道別遺忘掉——我大口大口的品嚐著親子丼。非常的美味!最喜歡了、喜歡的不得了。



「一定是在想什麼奇怪的事吧。」



「欸?為什麼?」



「總覺得是這樣。」



回應了杏樹一臉擔憂的視線。



——很寂寞啊,想要一直待在一起。



不知道該如何表達的期間,眼神直勾勾的看了過去,杏樹察覺到後隨即溫柔的笑著再度將我擁入懷中。



「馬上就會回來的,不要鬧彆扭了。」



「才沒有鬧彆扭——」



僅僅是像這樣被抱著,自己擔憂著的炸彈就像是被消化了一樣。想著雖然這份不安和痛楚並沒有完全的消失,但只要現在這個瞬間能夠幸福的話便足矣。



就連胸口因為想著杏樹而感到疼痛也還是覺得幸福。





「嗯——差不多該出發了——」



「再十秒就好。」



「是是,一、二——……」



「不要倒數啊!」



「妳根本沒打算十秒後就放開吧!」



「杏樹——」



不管再怎麼緊緊——的抱住也不夠。不想放開,想要一直黏著杏樹。



「會待在家裡吧?誰也不在家裡,所以不用感到拘束喔。」



「嗯,早點回來喔。」



說著『了解——』,杏樹對著我的額頭親了一下。



因為這是要由帥哥來做的事,所以通常是不允許妳做的。



急忙的將起身想要帶走碗盤的杏樹攔下,對著額頭親了一下……雖然想要這麼做,但是因為碰不到,所以只朝著鼻尖親了過去。可惡,總覺得好不甘心!



「這算什麼,太可愛了吧。」



「吵死了,那個由我來洗,所以放著吧。」



「真的?謝謝。」



「所以原本打算洗碗的時間,就留給我吧。」



「呵呵,朱夏——這又不是生離死別啊。」



「不要拋棄我——」



「等、真的不要再這樣了!」



「噗哈哈!」





等杏樹回來之後,要由我來好好的疼愛她,也算是昨天的回禮。



如果只是類似這樣子不久的將來,位於她身旁露出笑容的我——這樣的畫面還是能夠想像出來的。



「糟糕,時間!」



「我送妳到玄關吧。」



「什麼啊,像是新婚一樣。」



杏樹笑著牽起了我的手後十指交扣拉著我走向玄關,她說的話尖銳的刺進我的心裡。



「杏樹,會成為一個好妻子的。親子丼也非常的美味喔。」



離玄關也沒剩下多少距離,再過一下就要抵達目的地了。轉過身來的杏樹,和想像中的樣子不同,出乎預料地看起來非常開心。





「被我未來的妻子這麼說就安心了啊!」



笑容滿面的杏樹輕輕的捏了我的臉頰,總覺得剛才被說了非常不得了的話啊。



未來的妻子,理解成那種意思也可以嗎?



「杏樹,不想要丈夫嗎?」



「……那朱夏是丈夫?噗、不是很不適合嗎?無論怎麼想,朱夏都是妻子吧?」





看來我擔心著的炸彈,似乎對她沒有影響的樣子。在杏樹想像的遙遠未來裡,我好像也在她身邊好好的笑著。



——倒不如說,除了我以外什麼也沒有考慮到。



怎麼辦,這麼幸福可以嗎?



太過喜歡杏樹了,喜歡的不得了,喜歡到不想分開!



「杏樹!」



「嗚哇!真是的——突然就撲上來。」



我,真的非常單純。



成為杏樹的妻子的話,每天早上都會像這樣目送她出門吧——這樣想著心情就好了起來。



「朱夏同學,時間很緊迫的說。」



「再十秒就好。」



「一、二——嗯——」



嘴對嘴的強制終止了煩人的倒數。



『像這樣真的太狡猾了,不要這樣!』說完馬上就害羞起來的杏樹給了我一個回吻。得逞了。



沒辦法,剩下的就等杏樹回來再繼續吧。





「我出門了!」



「路上小心——」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