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生【授權翻譯】【杏夏】ずっと隣で

作者:千曜催婚委員會
更新时间:2017-02-07 00:00
点击:441
章节字数:961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原作網址


已取得翻譯授權。

未經許可請勿擅自轉載原作小說及本翻譯文,謝謝配合。








翻譯:午茶貓

校對:嵐君

潤稿:佐拉





叮咚——





叮咚——叮咚——





叮——「唔嗯……吵死了。」









連續響起的通知鈴聲,把我從輕飄飄的世界中喚回了現實。



啊——好像做了個夢。



但內容是什麼來著?……忘的一乾二淨。



在夢中好像有聽見朱夏的聲音,又好像沒聽見。也許是在一起做了什麼,是什麼啊……想不起來。







現實是我獨自一人待在自己的房間。



懷中抱著的是尺寸適中,描繪著千歌醬她們圖案的抱枕。



我沿著思緒開始回想為什麼會變成現在的情況。



我想想——首先是回到家……然後……。



……啊啊,大腦無法運轉。







我搖搖晃晃的起身下床,想著至少喝點水,往廚房走去。







踏出步伐的瞬間,漸漸變得習慣的痠痛傳遍全身。



啊啊……一直都在訓練啊。為了1st的演出認真的準備著。



肌肉痠痛這麼嚴重,證明了身體有多麼遲鈍。



拖著沉重的身體到了廚房。



冰涼的開水流進食道,意識緩緩變得清醒。







漸漸想起了今天的事。



對了,在訓練結束後我筋疲力盡地回到家,總之是先泡了澡,然後疲憊地躺在床上,打電話給朱夏——



……打電話?







睡著了。



我、在和朱夏講電話的時候睡著了……!





完——全清醒過來了。







急忙回到房間,確認手機。



話說回來,剛剛LINE的通知好像響個不停……



把我拉回現實的真正兇手,是Aqours成員的LINE群組通知。









「咻卡咻——生日快樂!」



「朱夏醬,Happy Birthday!!」



「恭喜滿20歲!下次大家一起去喝一杯吧!」



…………









手機鎖定畫面上排列著訊息通知,話語不同,但七人各自向其中一人傳送了祝賀的訊息。







上方大大顯示的時鐘,日期已經變換,而且已經過了六分鐘。









「謝謝大家!我期待著明天大家充滿愛的禮物喔~笑笑」



第八則訊息。



發送人,齊藤朱夏。









日期是,8月16日。







螢幕上顯示了我最重要的戀人的生日。







……失敗了。我完完全全的失敗了。



要說為什麼要打電話的話,當然是想要在朱夏生日時,比誰都還要快讓朱夏聽到我的聲音。



比任何人都早、在她的生日,和她一起感到開心。然而,我這笨蛋卻不小心睡著了,實在是太扯了。







急忙打電話給她。



在生氣嗎?在生氣吧。



畢竟在和戀人通話中時睡著,換作是我絕對會生氣的。



會不會被朱夏討厭啊?就算被討厭也不奇怪……。







做好了聽見朱夏冷淡的聲音的覺悟,安靜的房內迴響著手機的信號音。



響了兩次後,聲音被切斷。



『喂——醒了嗎?』



和預想的情況相反,傳來如同往常一樣的輕快聲音,還是稍微含有笑意的語調。



一方面鬆了口氣,心裡卻又浮現多餘的擔心,真的沒問題嗎?



如果,維持這個語調被說「——分手吧?」的話,我大概有好一陣子出不了這個房間。







「那個,朱夏……小姐。」



『呃、好陰沉。』



「沒在......生氣?」



『啊——妳說妳睡著的事?我完全不在意喔?畢竟彼此都累了嘛。』



別說生氣了,總覺得聽起來像在忍笑。我這邊可是很嚴肅的在面對這次的事態啊。





「可是……」



『啊,不然這樣好了。現在,親自過來向我賠罪。』



「……哈?妳果然在生氣吧!」



『啊、態度囂張起來啦?』



「唔、生氣的話就說妳在生——」



『杏樹。』











『現在就想見妳。……不行嗎?』









被說了這種話,除了「我會高興地去登門謝罪。」之外也想不到其他的了。





我沒把通話切斷,只是匆忙換下居家服。



話是這麼說,但因為夏天的夜晚非常炎熱的關係,也只是換了套輕便的服裝。







「家人呢?」



『誰都,不在喔。』



「咦?為什麼?不是朱夏的生日嗎。」



『被姐姐說了『至少生日給我和喜歡的人一起過啊』後,就把家裡留給我們了喔——。況且我家的人,喜歡一起出門去哪裡玩嘛。』



「等、這妳怎麼不早說啊!」



『因為杏樹妳看起來很累啊。』



「才沒關係!和朱夏在一起比較能把疲勞吹飛!」



『欸?』



「啊……」



噗哧,電話那頭傳來像是在壓抑著氣息忍笑一般的聲音。



我剛剛在說什麼啊。太噁心了……!



『也是有那種事啦。』語氣上揚,朱夏用著像是在模仿某人的語調開心的笑著,不過已經怎樣都好了。





出門之後直接跑到大街上,搭上計程車。



彼此的住處早已了然於心,我毫不猶豫地朝朱夏家前進。



就連搭計程車的時候,朱夏也在通話中悠閒地哼著歌,感覺很開心的樣子。



一想到馬上就能見面,我也變得愉快、開心了起來,心情躁動不已。我想我一路上都保持著笑容。







「我到囉。」



『直接進來沒關係喔!』



「欸欸?太沒防備了吧……」



正常來說不是該出來迎接我嗎?



擅自進去讓我有些忐忑不安。







戰戰兢兢的打開門,瞇起眼睛笑著的朱夏就站在那裡。

和本人面對面的任務達成,我結束了通話。



才剛這麼想,朱夏就立刻抱了上來。用上能聽到聲音的力道緊抱著我,頭轉來轉去蹭著我的肩膀,是小孩子嗎?









「嘿嘿,是杏樹。」



如此高興的聲音和燦爛的笑顏,太狡猾了吧。連我也被影響而不自覺地露出笑容。



「朱夏,抱歉啊?」



「……又道歉。」



「不是啊,我姑且也是來謝罪的嘛。」



「別認真啊!」



咚的一聲,朱夏對我的鎖骨使出了頭擊。我的身體很強韌所以沒關係,不過朱夏的額頭不痛嗎?







保持著那樣的姿勢,朱夏順勢把下巴抬到我的肩上,纖細的手繞過背部緊緊抱住我,但這樣就看不到她的表情了。





「比起那個,杏樹妳有話要說對吧?」



對啊,我不只是為了道歉才來的。



雖然LINE和電話都慢了一步,但我是為了和朱夏一起慶祝這個特別的日子而來的。



能直接向朱夏傳達祝福的人,第一個要是我才對。









「把臉露出來吧?」



「嗯。」



「生日快樂。」



「謝謝~杏——樹。」



一說完馬上又抱過來……這個擁抱魔。



但光是擁抱是不夠的喔。







手托起她柔軟有彈性的臉頰,這是朱夏二十歲之後值得紀念的第一個吻。



無論是臉頰還是嘴唇,都一如既往的比我更加柔軟。讓手不想離開了。



帶點微甜的唇,是不是吃了蛋糕啊,我有些在意地試著伸出舌頭。



像是在撫摸一般用舌頭舔著嘴唇內側後,朱夏的貝齒微微地張了開來。



我等不及地撬開她的嘴,與她的舌尖交纏。「唔嗯......」朱夏從鼻子裡面發出的聲音搔刮著我的耳膜。







沉迷於朱夏都忘了這裡是玄關這回事。



在這裡做下去再怎麼說都太超過了。這麼對自己說之後稍微收回了舌頭,和朱夏拉開一點距離。







朱夏感覺有些不滿足的由下往上看著我,根本是打算把我的心臟擊潰吧。



最近好像會被她奪走身心般可怕的,喜歡著她啊。









「……欸,妳剛剛吃了蛋糕?」



「吃了別人送的泡芙。」



「會胖喔朱夏小姐。」



「因為快過期了啦——但為什麼這樣問?」



什麼為什麼?被這樣反問後,與其說我很難回答,不如說這麼羞恥的事別讓我說出口啊。



「因為、很甜……」



「……下流——」



「不是妳問我的嗎!」



總覺得氣氛有點微妙。和朱夏成為這種關係已經過了三個月,但到現在還是沒辦法習慣。



「好啦,去朱夏的房間吧?」



「啊啊抱歉,說的也是。」









就這樣看著朱夏下去的話,心臟會受不了的。



我看準朱夏的房間,比它的主人還要著急地往前走。



臉頰逐漸變得熱了起來,被看到這種表情的話肯定會被朱夏取笑。啊啊,真是的,我到底怎麼了……



「杏醬?耳朵紅透了喔——?」



「吵死了!是妳的錯覺!」



「真是不坦率啊——跟剛剛差好多。」



朱夏一邊反手把門關上一邊和預想的一樣壞笑著。雖然很不甘心,但感覺這個年紀比我小的傢伙總是在這裡略勝我一籌。







……嗯?



感覺好像聽到了不能漏聽的話。



跟剛剛差好多……是指什麼意思?



「什麼?剛剛是指什麼時候?」



「嗯——?是什麼時候呢——?」



依舊笑臉盈盈的朱夏在背靠著床的我身旁縮著身子坐下。



隱約記得在哪聽到過,這忍著笑的語調。



帶著愉悅的語調。



就像急忙打電話給她那時,她的聲音。



……也就是說。









「欸,我睡著前說了什麼嗎?」



「嗯——好像有說哦?」



「啊?等等、我到底說了什麼啦?」



「好想錄起來啊啊——」



朱夏抱著床上的抱枕,對我露出幸福的笑顏。這算什麼啊,雖然可愛到想把她拍下來就是了。





但是,我完全不記得那時的事情。



對我毫無印象的事露出那麼幸福的表情,心情稍微有點複雜啊。



雖然都是因為我睡著了的錯啦。



在我不知道的時候我到底說了什麼……







「但是有好好收藏在我心裡了喔。」



「不收藏也沒關係,快告訴我啦!」



「不行,這是我的。」



不對吧從我口中說出來的難道不也算是我的嗎?



對於在無意識的時候說的話,我只有不好的預感。因為我,是會令人感到噁心那般想著朱夏的事啊。





「杏樹。」



「……怎樣啦。」



「我也是相同的心情喔。」



「所以妳到底在說什麼啦——」



「『最喜歡杏樹』這件事!」



「不告訴我的朱夏,最討厭了……」



我轉過身背對身旁那個笑得毫無陰霾的壞心眼戀人。



這一點連我自己都覺得很麻煩,不改不行啊。



「討厭我嗎?」



「…………」



「…………」



「…………喜歡。」



「啊啊——真是的,杏樹好可愛呀。」



朱夏從後面抱住了我。



可愛的明明一直都是朱夏。



好狡猾,被吃得死死的我根本輸的一蹋糊塗了嘛。喜歡朱夏的心情不斷在刷新,都快無法負荷了。







感到有些不甘心,我把頭往背後感受到溫暖的地方撞去,鏗的一聲,傳來一陣鈍痛。



「痛、痛死了——石頭腦袋!!」



「因為朱夏欺負人——」



我要是有能贏過朱夏的地方,大概就是腦袋的硬度了吧。



雖然也是剛剛才發現的。







一回過頭就看見眼角含淚的朱夏,連這種表情,也只屬於我。



雖然覺得只能在這種事情上獲得優越感的我不太正常。但是,在朱夏面前的我總是沒辦法保持平常心。









「終於二十歲了呢。」



「突然說這個?」



摸著頭感到不滿的朱夏小姐。



「有半年是同歲呢。」



「嗯——嘛、我們家沒在過意年齡就是了。」



「因為朱夏從一開始就很囂張啊——」



「什麼?原來妳一直以來都是這樣想的嗎?」



因為相遇的時候被朱夏戲弄的很慘,不這麼說的話難以釋懷啊。







我拉過她摸著頭的右手,用我的左手握著。小小的,很溫暖。



她手一緊回握住我的掌心,光是這樣我就感到非常開心。









笑起來就快看不到的眼睛也好、美麗而閃耀著光芒,率直地映照出我的身影的眼瞳也好、軟綿綿的雙頰也好、到哪裡都東奔西跑的天真爛漫也好、乾淨俐落的舞姿也好、站在一起的話得稍微抬起頭看我的嬌小身材也好、喚著「杏樹」的聲音也好、喊著「千歌醬」的曜醬的聲音也好。







全部的全部,都最喜歡了。







能永遠陪伴在她身旁的,是我的話該有多好?







透過相連的手,能把這份心情完整的傳達給朱夏就好了。









「杏樹。」



「嗯?」



「我也,想永遠待在妳身邊。」









啊、好像傳達到了。









「可以親妳嗎?」



「明明剛才擅自就親了——」



「那是朱夏不好。」



「妳在說什……」



囉嗦的嘴得堵住才行。



牽手什麼的才不夠。



想透過嘴唇、透過全身對朱夏傳達我的喜歡。



雖然我總是無法坦率,但因為今天是特別的日子,想竭盡全力傳達給她。









「……家裡,誰都不在對吧?」



「修羅在。」



「是說,牠剛才就在了?」



「那個老爺爺在爆睡中。」



「那就別管了吧。我想撫摸朱夏。」



「……杏樹小姐妳也太直接了吧……」









8月16日才剛剛開始。









朱夏生於這個世界,與我相遇,一起墜入情網。



沒有比這更幸福的事了。



只有這瞬間才能體會到的幸福。



所以,想向眼前的朱夏,獻上我滿滿的感謝與愛。



明年也是後年也是不斷持續下去,想要以最近的距離,第一個對朱夏傳達我的祝福與感謝。



要永遠待在我身旁喔。







「朱夏,謝謝妳誕生在這個世界上。」









………………









「喂喂——?杏樹?」



「喂……。」



「哈哈,聲音聽起來超想睡的。」



「嗯……。」



「去睡吧?今天也夠辛苦的了。」



「不睡。」



「不不,杏樹小姐快睡著囉——」



「朱夏的生日就快到了。」



「是啊。」



「想要第一個對妳說生日快樂。」



「謝謝。」



「總是這麼不坦率對不起。」



「……嗯,我是不在意啦……杏樹滿好懂的……沒睡傻了吧?還好嗎?」



「喜歡妳。」



「我也喜歡妳哦。」



「就算變成大人了也要一直喜歡我。」



「是會變成大人沒錯啦……但這點是不會改變的喔。」



「即使被妳討厭,我也不會讓妳離開。」



「……噗,根本沒在聽我說話。」



「希望妳能永遠在我身邊。」



「嗯……那,每年都能幫我慶祝生日嗎?」



「嗯………生日快樂………」



「哈哈,太早了啦……謝謝妳。晚安。」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