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日【授權翻譯】【杏夏】あんしゅかで夏風邪

作者:千曜催婚委員會
更新时间:2017-02-07 00:00
点击:505
章节字数:643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原作網址


已取得翻譯授權。

未經許可請勿擅自轉載原作小說及本翻譯文,謝謝配合。








翻譯:木野

校對:午茶貓

潤稿:刺蝟




《杏夏夏季感冒》



喉嚨好痛。縱然很幸運的聲音沒有變得沙啞,但扁桃腺卻有些腫起來的感覺。


時值夏季,天氣炎熱是理所當然。白天時因為工作都待在冷氣房裡所以很涼快,可是只要一到了外頭,就會被迎面而來的溼氣給包裹。



就算回到家也一樣,能確切的感受到,我所居住的埼玉縣因炎熱而出名也不是沒有理由的。


所以啊,開著冷氣直接睡著了,也是沒辦法的事嘛。


只不過,可以不要因此就剛好感冒嗎?


我啊,又不是擁有不幸體質的某人。


就連在床上「哈——」地嘆了口氣時,喉嚨也好痛啊。


這樣的狀態要出門也挺困難的,我懷著歉意想辦法挪動起身子,給今天本來約好要一同出遊的朱夏寄了一封簡訊。



「對不起,我感冒了。今天去不了了m(,_,)m」



會不會太冷淡啊?


但是喉嚨跟身體的狀態都很糟糕,我連思考文章的餘力都沒有了——雖然,我知道這只是藉口罷了。


不過一會兒就收到了朱夏傳來簡訊的通知。




『還好嗎?總之,要好好休息哦。』




啊——就算是只有一句話的訊息也是如此令人心動,戀愛真是不可思議呢。


交往數月,我們一同嘗試了許多事情。


雖說一度認為成為戀人後與朋友時所做的事相差無幾,但親身體驗後,令人驚奇的完全不一樣。


首先是無論做什麼都會覺得心跳無由的加快。


再加上對於朱夏那些不經意的小動作總是感到心動。


我喜歡朱夏的笑容。


完全不會令人感到矯揉造作,又或者說,是無憂無慮的笑容呢?我覺得,這非常少見。


望著那笑得雙眼瞇起,五官皺在一起的朱夏,比什麼都還要來得治癒。


本來,今天也能看到的說……


總覺得心情變糟了。


家人都去工作了,幸運的是我今天沒有安排工作——還是乖乖的躺著吧。



再次醒來時,是被持續響起的門鈴給吵醒的。


在這種時候是誰來了呢?乾脆假裝沒人在家好了。


如果是送貨的話——雖然對送貨員很不好意思,就讓它排進無人收貨的貨件——讓他再送一次好了。


這麼決定後,我準備要再睡回籠覺時手機響了——不是簡訊而是來電。


……喉嚨很痛的說。


本來想當作無人接聽的,但看到畫面上顯示的名字後,我放棄了。



「喂?」


『喂?杏樹,現在還好嗎?』


完全糟透了。


喉嚨痛得不想開口,但把當天預定取消的我沒有這麼說的權利啊。


「嗯。」


『我現在在杏樹家的門口了。』


「哈?妳是*瑪莉嗎?!」(*都市傳說,詳見瑪莉的電話。)


『不、不,再怎麼說也不會在杏樹背後啦!』


欸?怎麼會在我家門口?工作呢?……啊,原本就是我們倆都沒有安排工作才約定出遊的。


即使思緒混亂,我仍下了床走到玄關。一打開門,就看見手機還放在耳邊的朱夏——


「我來了。」


她羞赧地笑著說。




我再度躺回了床上,額頭被貼上了她買來的退熱貼。


「我可沒發燒哦。」才這麼說,就被朱夏反駁:「或許接下來會發燒也說不定啊!」


涼涼的感覺很舒服,令人愉快。


還有同樣冰涼的蜜柑果凍——雖然沒有像那孩子(千歌)一樣的程度,但我也很喜歡蜜柑,這也令我感到很愉快。


但最開心的,果然還是——


「可以見到朱夏了,很開心。」


「……欸?!」


欸?


欸?啊、欸?


不小心說出口了?本來只是在心裡的念頭罷了,卻不小心說出口了?


哎呀——反正是真心話所以沒關係了……才怪呢!太害羞了啊。


通常,我是不怎麼會直率地說出這些話的人,該怎麼說呢?對了,一定是因為身體不舒服心情跟著低落的關係,所以就變得直率了。


嗚哇,好像真的快發燒了。


「杏樹……好可愛……」


「吵死了。」


朱夏溫柔地笑著撫摸我的頭。


喜歡她打從心底開心笑著的笑容,但是像這樣溫柔地對著我微笑的臉也喜歡。


應該說是重視著彼此嗎?腦袋不靈光的我不知道如何形容——那溫柔的神情。


因為難得露出這樣的神情,所以讓人心動。


因此,雖然不太想向年紀較小的她撒嬌的,但——


我抱住坐在床緣的她的雙肩,往後倒下。


若是從一旁看來,就像是朱夏把我給撲倒的模樣。我的手腕環抱住她的項頸與背,因為太熱了只把被子蓋在腳上,胸前碰在一塊。


朱夏的心跳非常快,我的心跳一如——我要是說能理解她的心跳,她肯定也會同樣的答覆我吧。


啊——好害羞。


但,不想分開。


增加手腕的力量使勁抱住,肺器被壓迫到有點兒痛苦。


「杏、杏樹……好難受。」


「…………」


「杏樹……?」


「……稍微一下就好,不要動。」


說完,朱夏呼地吐出一口氣,再摸了摸我的頭。


她的呼吸聲也是,肺器因吸入了空氣而膨脹的觸感也是,全部都感覺得到——讓人感覺是活著的。


突然奇想,人生雖是不平等,但總有一天會死去這點卻是平等。


所以,現在可以活著,這件事是非常可貴的。


透過了她的肺器和心跳聲,我感受到了這麼哲學的事情。


我們以同個小隊的身份活躍著的團體,總有一天也會像前輩她們那樣,迎來結束吧。


與其相對的,我們的關係或許也會迎來終結也說不定。


就算肯定著前者,卻想要否定後者。但,倘若有一天,那樣的日子來臨的話——


不行了。心情變得灰暗起來了。


感冒的時候心情會像這樣無由變得陰暗,真是討厭。



「吶,杏……」


彼此的距離非常接近。


朱夏的臉就在我旁邊,當然雙唇也是。


因為這麼突然開了口,我的耳朵感受到了吐出來的氣息。


「…………嗚啊。」


糟糕,發出了奇怪的聲音。


為什麼要突然在旁邊說話呢?不過會如此接近也是因為我的關係。


「杏樹……太可愛了。」


「吵死了。」


和剛才相仿的對話。


但是我們之間的氣氛確實變得甜膩了起來。


害羞也要有個限度。


「欸,可以吻妳嗎?」


她用雙腕支撐住自己,盯著我瞧。


真是可愛到過分的笑容。


被這樣的她一要求,怎麼可能拒絕呢?


「……嗯。」


或許,感冒會傳染也說不定。


但這麼說就太不會看氣氛了,我閉上雙眼,等待著逐漸靠近的朱夏。


她的雙唇立刻貼上我的。柔軟的觸感一如既往,我卻開始變得奇怪了。


將雙手環上朱夏的脖子,我像是發出「還要」這樣的信號一般把她拉向自己,朱夏也彷彿像是要回應似的,不斷回吻著我。


啊,不行了,總覺得要忍耐不下去了。


明明感冒了,不能傳給朱夏的。


但是,已經忍不住了,抱歉了,朱夏。


我用舌頭撬開了她的雙唇而後將舌尖頂到了她的齒貝。


輕輕地描繪著那裡,朱夏宛如是接受般稍些張開了嘴。


一口氣深入,捕捉她的小舌。


朱夏也回應了我,彼此的舌頭相互纏綿發出了水聲。


偶而會用舌尖勾勒出牙齒的輪廓。像是為了確認舌面粗操的觸感般,沿著牙齒細舔著。


「……嗯……」


啊啊,竟然發出了這種聲音。


欸,可能已經,忍不住了。


雙唇分離,我看著『哈、哈——』嬌喘著氣的她的面容。


最喜歡最喜歡的戀人,滿臉通紅,眼神濕潤,且還有一副要融化似的神情。


凝視著這樣的面容,忍耐什麼的對我來說都是不可能的事了。


且聽說,忍耐對身體不好。


「欸,朱夏。」


「……嗯?怎麼了……?」


「想做。」


「……欸?!」


什麼啊那個聲音,氣氛都毀了。但那也已經不重要了——


忍不住正要將手探進她的衣服時,卻被抓住了。


「等、等……杏,身體沒事嗎?」


「不舒服。」


「那不好好躺著可不行。」


「朱夏不足。」


連我都覺得自己說了蠢話。


「在說些什麼……?」


「得到朱夏的元氣的話,我也會好一點。」


「……騙人的吧,稍微等等啊。」


「不等。」



從那之後開始的事,結束之後會被生氣地大罵一頓等等這些都別提了。


但是、但是呢。


做的過程中,我身上的她,為了怕我覺得太重而用手努力支撐著身子,只有額頭靠在床側。


理所當然的,她的聲音就會直接傳入我的耳裡。


在觸碰的過程中,能夠聽到可愛的聲音。


「喜歡。」


編織著無法壓抑,溢滿而出的破碎片語。


「哪,最喜歡了。朱夏……喜歡……」


因為缺乏詞彙,只能一直重複著相同話語。


相互觸碰著胸部,撫摸著肚子。


「喜歡……最喜歡了。」


「杏、杏樹……」


「喜歡,喜歡朱夏哦……」


「……妳在……哭嗎?」


欸?不會吧,怎麼可能?


即便這麼想著,從眼角滑落的淚水,流進了躺著的我的耳中,好不舒服。


不過卻一點也不想動。


我跟朱夏的這份關係,可以維持多久呢?


現在感到非常的幸福,明明很喜歡,但如果有一天死去了,又或者不得不分開的話——我會變得怎樣呢?


只要湧出這個想法,就無法抑制住悲傷的情緒。


「我和朱夏……可以在一起多久呢?」


停止手中的動作,我道出所想的話。


「明明我現在很喜歡朱夏,總有一天會不會……分、分手之類……的……」


對於我突如其來的疑問,她沒有露出奇怪的表情,只是用認真的神情聽著,又撫摸我的頭。


「我不知道。」


「……說的也是。」


「但是我現在,只想要和杏一直在一起。杏不是這樣想的嗎?」


怎麼可能呢。


「想一直在一起。和朱夏,永遠……」


「嗯,那永遠不要忘記這件事就好了。」


是這樣子的嗎?


或許,是吧。


朱夏和我一樣都有不靈光的腦袋,竟然有那樣的感覺,真是不可思議。


「吶,杏樹。」


「……什麼?」


朱夏彷彿告白般,滿面通紅地低語。


「我……已經忍不住了……繼續做……吧?」


從來沒有主動誘惑過我的她。


「太可愛了……」


「還、還不是因為……!」


一直在一起吧。


說出口雖然容易,但事實上卻很困難。


所以,我發誓會好好愛著眼前的她——之類的啦。



(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