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快【授權翻譯】【杏夏逢林】この度、幼くなりまして

作者:千曜催婚委員會
更新时间:2017-02-07 00:00
点击:498
章节字数:1313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千曜催婚委員會 于 2017-2-8 05:54 编辑




原作網址


已取得翻譯授權。

未經許可請勿擅自轉載原作小說及本翻譯文,謝謝配合。








翻譯:犬

校對:午茶貓

潤稿:刺蝟





這次,變成小孩子了。



在Lis○ni的收錄結束後回到了休息室,收拾自己包包時,突然感覺朱夏的包包動了一下。


發出了「嗯?」這樣疑惑的聲音,我往那看去,發現一個正在翻朱夏包包的小女孩。


喀拉喀拉、窸窸窣窣的聲響越來越大聲。為什麼要這樣翻找呢?……我會被朱夏罵的啊。


女孩背對著我看不到正臉。


……不知道為什麼和朱夏有些相似。


……不會是妹妹吧?!朱夏有妹妹嗎?



「不可以隨便翻動朱夏的包包哦?」我嘗試向女孩開口。


女孩轉過頭來──看見她的正臉,果然還是覺得和朱夏很像。


也太像了……


而後女孩突然叫出我的名字,抱了上來還用她的小腦袋蹭著我。


我下意識摸摸這孩子的腦袋,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這感覺,一定是朱夏。



「是……朱夏嗎?」



這孩子聽到後大力地點點頭,用食指指著自己的鼻子。


呵呵,就像過去的小孩一般。


我確定了這孩子就是朱夏。至於為什麼會變成五歲小孩的模樣……簡直就像漫畫劇情一般難以置信。


問了朱夏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模樣,她指了指放在桌上的寶特瓶。


是喝了那個啊……


寶特瓶的包裝上寫著「返老還童蜜柑汁」──也太可疑了吧……


會想藉著喝這個就變年輕的朱夏也還是個孩子呢。


仔細看了看寶特瓶上頭的標籤,寫著:「並不保證一定能變年輕。」


實在很想直接告訴製造者:「變年輕了啊,而且效果超群。」


但比起那些,得趕快想想恢復的辦法,明天還有工作的。


朱夏變成了五歲的孩子,如果傳出去的話,會變成大騷動吧。


但說到底,也是喝了這種可疑果汁的朱夏有錯。不過朱夏只是喝了而已,那果汁看起來並不是她買的……說不準啊。


標籤上沒有寫其他東西了……上網查查看吧。


正當我一個人推理著時,梨子醬出現在休息室的門口。



「杏醬跟……誰?」



打開休息室的門,第一眼瞄到了朱夏,梨子醬便開口詢問了朱夏的事情。



「這孩子──是變小的齊藤朱夏。」



用簡潔的一句話對梨子醬解釋了現在朱夏的情況,我又下意識摸了摸朱夏的頭。


這真的會上癮啊……


因為是獨生女,所以一直想要妹妹。有時候,會想要像這樣摸摸朱夏的頭──這真的是獨生子女或家裡只有兩個孩子的人會想做的事。


「好想要有姐妹啊!」之類的。



「哈?超級可愛的啊!!!」



梨子醬在知道這就是朱夏後大聲地嚷著,並快步朝朱夏靠近,接著抱起她,瘋狂地蹭著她的臉頰──就算是朱夏,看起來也有幾分厭惡的感覺。


朱夏全力地抵抗後,梨子醬才放開了她。


梨子醬看起來是對朱夏極其柔軟的面頰的觸感上癮了──不過在其他人眼裡,看起來就是個在騷擾幼女的怪人罷了。


……抱歉,梨子醬。不小心在心中講出來了。



「梨香子跟杏樹!那個!」被叫了名字,我順著朱夏盯著的方向看去。



在我們三個的注視下,那裡伸出了一隻手。


緊接著,「早安夜羽!」的招呼聲傳來──是愛香。


我和梨子醬用著低沉的嗓音說出「早安善子──」這樣一如既往的回答,而後是「所以說了是夜羽!」的吐槽──如果是平常的話應該會pyon一聲的跳起來,但今天卻什麼也沒做。


慢了一個拍子,朱夏跟著說了聲,「早安夜羽!」



「欸?這孩子是哪裡來的?!超級可愛──!而且還好好說了早安夜羽!!」



愛香似乎是因為得到了想要的答覆而非常開心,向剛才的梨子醬一樣興奮地鬧騰著。


都是派對咖嗎?梨子醬跟愛香……



「這位是,變成小孩子的齊藤朱夏。」



像剛剛一樣把現況告訴了她,愛香手捂起嘴不讓聲音洩漏。


「是墮天使愛香──!」朱夏十分天真地說著這樣夢囈般的話語,愛香看起來超級開心的模樣。


啊,哭了……



「小朱夏能變成了不起的小惡魔呢──!!」



愛香彷彿也被氣氛感染,做出中二的動作。


說起來,愛香也曾說過「朱夏能變成了不起的小惡魔呢!」──是發生什麼來著?……啊,是在朱夏能簡單地做出夜羽手勢的時候。



「我也能夠變成獨當一面的小惡魔吧?」



在朱夏跟愛香在鬧騰時,梨子醬用不是滋味的眼神盯著愛香問。


那樣的問法,在我聽來就像要跟朱夏較勁一樣。


難不成,是忌妒之火?


如果僅僅這樣,就對小孩子產生忌妒……作為大人難道不會感到丟臉嗎?



「梨子醬已經是個了不起的小惡魔了──屬於『愛香』的哦!」


「啊──真是的,杏醬妳別開這種玩笑啦!」



對梨子醬說了似是玩笑又是事實的話後,她面紅耳赤地怒聲道。


看樣子,是有好好地弄清楚「了不起的小惡魔」的意思呢──梨子醬跟愛香,果然是正值熱戀期的情侶。


接著朱夏便開始「咻──咻──」的起鬨著道:「打得真火熱啊,梨香子和愛香!」又接著「咻──咻──」的笑鬧著。是小學生嗎?


如果,朱夏沒有變小的話,肯定會被梨子醬給怎麼樣吧……



「話說回來,為什麼會突然變小?」



可能是因為年紀變小的關係,愛香完全沒有要吐槽朱夏行為的意思,而是開口詢問了變小的原因。


還沒有對兩人說明啊──這種「要訴說不關己卻是說己」的羞恥感實在太詭異了。



「因為,喝了可疑的果汁……」


「是、是那樣嗎?還以為是自然變小的!」



一邊苦笑一邊指向桌上的瓶子,梨子醬看起來很吃驚的模樣,愛香則在一旁說著「該說是充滿朱夏風格的一件事還是……」又擺出扶額的姿勢。


大家早已習慣了,朱夏明明已經是二十歲卻還像個小孩子般的作為。



「接下來該怎麼辦呢?」


「總而言之,先讓她住在我家吧……我是這麼想的。」



應該說,除了我家還有其他的選擇嗎?


畢竟我也是第一個發現實情的。


不過,看剛才梨子醬跟愛香對朱夏的反應,照理來說會否決我的提議才是。


將視線瞄向梨子醬與愛香後,不出意料的,梨子醬首先說了,「欸──想讓她來住我家!畢竟是這麼可愛!」愛香也跟著開口,「我家比較好!小惡魔的睡衣派對──!」


不出所料被否決了啊。跟這麼可愛的小朱夏一起過夜的感覺,就彷彿是和心儀的偶像一起過夜吧?


嗯──果然還是要徵求朱夏的意願吧……?



「朱夏,妳想去誰的家裡過夜呢?」



朱夏馬上道:「嗯……三個人一起!」說著手指比出三的數字,給我們看。


看到這個畫面,我們不約而同地叫出了聲。



「「也太可愛了吧──!!!」」



這就是五歲小孩的可愛之處嗎?還是因為朱夏本身就很可愛呢?我們因為太興奮以至於完全無法思考。



「因為今天我家都沒人那就來我家吧?四個人一起過夜。」



梨子醬和愛香接受了這個提議,決定一起在我家過夜。


其餘的理由是以防萬一──因為朱夏和我家都位在埼玉。


雖然自己這麼說有點過頭,但只要是和朱夏有關的事情,我的腦袋會轉得比平常快個十倍。



「快點走嘍──!」



愛香的情緒十分高昂且充滿幹勁地要出發,但朱夏也不出輸給她。


Aqours的成員不常辦睡衣派對所以都非常期待吧。


睡衣派對──雖說講得好像與我無關,但事實上我也相當期待著。


只不過,這次有變成小孩子的朱夏在……不能做那些只有成年人才能做的事,比如,喝酒之類的……。


在小孩子面前喝酒果然有些太過火了點。



「愛香妳冷靜一點。」梨子醬往愛香的頭上敲了一記手刀。



好像很痛啊……發出了很大的聲音。


「好痛!」摸著被打的地方,愛香向梨子醬抱怨著。


梨子醬一點也沒有手下留情呢……光聽聲音就能感受到有多疼。


比起這些,得快點去我家才行……


我抱起朱夏叫上梨子醬跟愛香,走出休息室。


嗯──接下來搭上電車,回到家不知道是幾點的事了。




……




電車搭了四十分鐘。到了琦玉之後轉乘公車抵達我家。


我的家,是那種隨處可見的「普通」的家。



「吶、吶──杏樹──」



朱夏拉著我的袖子,用甜甜的聲音叫著我的名字。


可愛,超可愛的,是天使啊。


「嗯?怎麼了?」這麼回應後,朱夏彷彿小兔子般跳著道:「要跟媽媽聯絡!」


跟朱夏家裡聯絡……不能交給朱夏自己連絡吧?朱夏現在的聲音這麼稚嫩──會曝露的吧?



「啊……說的也是,我來替妳說吧。」


「欸嘿嘿,謝謝!」



說著,又用食指搓著自己的鼻子「嘿嘿」的笑了。


變成小孩的朱夏,聲音比平常更甜、也比平常純真。倘若我是容易失去理智的人,理智線恐怕已經斷了至少上百次了吧。


是天使──小朱夏就是這麼的可愛。


我把手伸進位於包包內層右方的口袋拿出手機,將螢幕解鎖後聯絡朱夏的家裡。


嘟、嘟、嘟、嘟、嘟、嘟──。


待機聲有些大,梨子醬安靜的等待通話結束,愛香跟小朱夏則在旁邊不知道做些什麼。


喀嚓。


把電話接通的是朱夏的母親。


朱夏的母親有著和朱夏不同的軟綿聲,簡單的說明朱夏要留宿的事情後,朱夏的母親笑了出聲。


欸?什麼什麼?……我說了什麼奇怪的話嗎?



「杏樹真是可靠呢,呵呵──和朱夏真是般配。」



噗呵……朱夏的母親還真是一點也沒變呢。


啊啊,朱夏會是那個模樣,果然是遺傳自母親啊。



「呵呵,我已經可以猜想到杏樹害羞的表情了。」



看吧!又說了這種話!!


說起來,真想請她別擅自把我理解為輕易害羞的人。順帶一提,首先注意到我對朱夏的情感的人,就是朱夏的母親,朱夏遲鈍的個性,應該就是遺傳自父親吧。


當時真是十分緊張啊。因為,我喜歡著朱夏的事情露餡了……還以為,朱夏的母親是跟朱夏一樣遲鈍的人呢。



「那麼,朱夏之後就拜託妳了。」


「是、是!我才是!請您多多指教!」



因緊張沁出的手汗差點讓手機從掌中滑落。


我嘆了口氣,朱夏則在旁說著,「杏樹沒事吧?臉很紅哦!」──是很認真擔心我的模樣。


會替我感到擔心什麼的,真是令人感到開心。謝謝妳哦,朱夏。



「那麼,就打擾嘍?」



至目前為止的對話都是在家門口,梨子醬跟愛香彷彿很冷似的,一邊抖著腳一邊進門。


愛香和朱夏明知家裡空無一人,卻仍故意的大聲嚷著,「我回來了!」,而後穿過走廊奔向客廳。梨子醬和我便原地呆愣地望著她們倆。


進了客廳後,我看見愛香橫躺在沙發上,朱夏則趴在她身上。


朱夏就算了……愛香的舉止是不是太幼稚了點?……嗚哇,梨子醬用很可怕的表情盯著她。



「好,來做晚餐吧。梨子醬和愛香也過來幫忙吧?」我回神過來,已是七點多。



雖說還想著做些什麼好,但打開冰箱略看一下對應的食材就有個底了。



「杏樹──朱夏也來幫忙──」如此說,朱夏拉了拉我的衣服,放開後那裡都被弄得皺皺的。



晚飯打算做漢堡肉與薯條。漢堡肉要切時需要動刀……薯條入油鍋時也很危險……有這份心意就很足夠了呢。



「朱夏就在那邊乖乖等好嗎?等長大一點再來幫忙吧。」


「好──」她舉起雙手大聲回答著。



雖說如此但朱夏其實已經是個大人了……不過現況不一樣啦。


朱夏一步一步地走回沙發上待著,笑瞇瞇地望著我瞧──此刻的我,臉大概紅得似熟透的蘋果吧。




……




「來,做好了哦──漢堡肉和薯條。」



在那之後約略經過兩刻至一小時吧,我在朱夏的注目下完成了料理。當然了,梨子醬和愛香也有來幫忙。


只是漢堡肉有些焦了,理由,是來自朱夏的視線……不過說這些都是藉口罷了。


薯條則是炸得非常完美。Perfect!


在朱夏的漢堡肉上用番茄醬塗鴉,她看到後「哇──」地道,兩隻小腳也開心的動著。



「「我開動了!」」



東忙西忙完,時間已經八點了。得早點洗澡睡覺才行……說是睡衣派對,其實不然。


只是,單純的留宿罷了……


朱夏在我身邊不疾不徐地吃著晚餐,而對面的愛香正插起薯條打算餵給一臉害臊的梨子醬。



「哇──杏樹!啊──」



對於完全在模仿她們的朱夏。我的理性已經……



「……啊、啊──」



總、總之,這個時候就是該「啊──」的吧?


下次絕對不會在外人面前做這種事情……嗚啊,但對現在的朱夏什麼也開不了口。


可愛與幼小的融合──現在的朱夏比平常還要更加可愛……



「肚子飽飽的──」



我輕輕地拍著肚子,「呼」一聲吐氣。


梨子醬站起身收拾了碗盤拿向廚房。


愛香跟朱夏……又不知道在做什麼了。真是的,這兩人。


已經快九點了,得快點讓朱夏洗洗睡了,畢竟,是小孩子啊。



「妳們先去洗澡也可以哦。我之後會收拾的。」


「杏樹跟朱夏先吧,我和愛香會好好收拾的。」



梨子醬跟愛香異口同聲道,手上喀啦喀啦地收拾著碗盤,將其疊放在一起。


朱夏沒想很多就準備去洗澡了……我也恭敬不如從命,先去準備好了。



「杏樹洗澡……」


「那我們就進去吧。謝謝妳們。」




……




「愛香和梨子醬可以進去洗嘍。」



雖然是一起去洗澡了……但因為朱夏實在太可愛了,結果從頭到尾,我都是背向著她洗完的……朱夏是不是生氣了啊?倒不如說,是在鬧脾氣?



「好──!梨香子走嘍!」


「還真的要一起洗啊……」



梨子醬她們拿著毛巾跟換洗衣物就往浴室去了,客廳只剩我和朱夏兩人。


我們彼此無言,電視的聲音充斥在客廳裡。朱夏時不時眨眼,似乎很睏。



「杏樹……」


「怎、怎麼了?」



細聲喚著我的名字,我回應後鼓起臉頰,抓著我的居家服。


從這小動作看來確實是鬧脾氣──理由當然是剛才那件事。


啊──糟糕、真糟糕,鬧脾氣的朱夏也好可愛啊──!!!!



「朱夏、妳在生氣嗎?」


「才沒有生氣……」



於句子前又加了「才」什麼的,可愛度又加倍了。


從剛才就抓得越發用力的手,把衣服弄得更皺了。



「想睡了?」


「才沒有想睡……」


「那是怎麼了?可以說給我聽嗎?」


「剛剛,杏樹都不好好看著朱夏,好寂寞……」



雖然早知道鬧脾氣的理由,但由朱夏說出口總覺得令人心頭一緊……該怎麼說……難以用言語表達啊。


現在的朱夏,就像惹怒主人正在反省的小狗一般。


好乖好乖──這麼說著,我摸摸她的頭,她卻突然紅了眼眶。


……嗯?怎麼回事……?



「抱抱……」


「好、好的。」



朱夏的體溫好高啊……這就是小孩子的體溫嗎?


因為剛洗完澡,朱夏的頭髮還有些濕氣。


不斷發出「嗯──」「嗚──」之類的聲音,此刻的朱夏看起來就像小動物一樣。


簡直,就是露比嘛。



我就這麼一直抱著朱夏,她也回抱著我。


……大概,已經不會放開我了吧……?



「已經可以放開嘍?」


「標!(不要)」



不是「不要」而是「標」什麼的,可愛得讓我覺得就這麼持續下去也無所謂。


這樣的我就是所謂的『輕易妥協』吧。



我輕輕地點了朱夏的頭。


感覺到後,朱夏抖了一下,更使勁抓住我的袖子,緊緊不肯離開。


之前不知道在哪聽說過,容易寂寞的孩子,總是特別愛吃醋。


雖然我覺得朱夏並不至於到愛吃醋的程度……只是偶爾感到寂寞鬧鬧彆扭罷了……但原來她是有好好想著我的。



「杏樹……嗚嗚。」還會像這樣叫著我的名字。



濕潤的眼眶泛著淚看起來像快睡著似的,真可愛。


問她「要睡了嗎?」,朱夏就用甜甜的嗓音回應「嗯」。


我輕拍她的肚子,看起來更想睡了。



「晚安,朱夏。」


「晚……安……」



出口的同時,原本抓著我袖子的小手放開了,改握著我的手。


不知道是因為孩子的體溫比較高的關係嗎?令人安下心來。


被喜歡的人握著手,就是這種感覺吧。



「呼……浴室真的好大啊──」



愛香說著便進了客廳。她和梨子醬去洗澡後已經過了一段時間了。


看著電視右側的時鐘,我才發現已經超過九點了。



「啊,朱夏已經睡了嗎?」


「嗯。」


「我們也睡吧?」


「睡吧。」



被朱夏的睡容給治癒,我完全滿足了。


我小心翼翼地不吵醒朱夏,拉著棉被進客廳中央,位置的配置是,朱夏的右邊是我、左邊是愛香,再過去是梨子醬。



「啊,等一下。」



正準備睡時,愛愛傳了LINE過來。


還在想個時段傳LINE挺少見呢,看了手機卻是一句「妳們喝了放在休息室的果汁嗎?」,我完全忘了熟睡的朱夏,大喊了一聲「犯人就是職人啊!」


梨子醬和愛香則道著「什麼什麼?」,很感興趣地靠了過來。



「下次得好好唸唸職人才行。」


「不過也因此讓我們看見小朱夏不是嗎?」


「雖說是那樣沒錯……」


「那就算了吧!睡覺睡覺。」



愛香笑著說,便面向朱夏就寢了。


梨子醬則是咕噥著「愛香真奇怪」,一邊用趴姿睡去。


啊?難不成是「我也是主謀之一,所以不想挨罵」的展開?


希望是我多想了。愛愛跟愛香的話,感覺就做得出來。


啊──算了!反正我也沒因此生氣這件事就別想了!


好,晚安!




……




「起來、起來!」


「嗯……朱夏?」



看客廳的晨色,應該是四點左右吧,我被朱夏叫醒了。


朱夏確定我清醒了後就問「這裡,是杏樹的家對吧?」,我回答「嗯,是啊。」後又窩回了被窩。


……欸?剛剛說了什麼?



「嗯?朱夏?」


「欸?怎麼了?」



我坐起身,看了看,朱夏的確是二十歲的模樣。


原以為是夢境的我掐了一下自己的臉頰,什麼都沒變……看來不是夢啊。


這麼說……二十歲的朱夏是……?



「長大了啊!」


「長大了……?說起來為什麼我會在杏樹家裡……?」



完全無法理解我在說什麼的朱夏,但比起我的事情,她更想知道現在發生了什麼事。


但是我對她解釋「效果,消失了呢!」,她則是回答「到底是怎麼回事……?嗚哇!梨香子跟愛香也在!」後歪著頭呈現一個驚詫的狀態。



「什麼都不記得了嗎?」


「與其說不記得……到剛剛為止,我都在休息室才對啊……」



朱夏抱著頭,發出「嗚──」的呻吟。


做晚飯的時候、吃晚飯的時候、一起洗澡的時候、洗完澡出來的時候──很多差點害我理智線斷去的時刻,本人卻完全不記得了。


啊──真是讓人不快。



「……朱夏。」


「杏樹……?」


「我明明拚命忍耐的,妳卻什麼都不記得了……」


「欸?」



把棉被拉上,我在梨子醬她們看不見的死角,將自己的雙唇與朱夏的相疊。從朱夏的唇上,能感覺到她此時的正紅著臉。


我緊緊握著朱夏的手,十指緊扣著。


就這麼吻了數次。


味道──雖然說不很明白,但總覺得嘗起來有股甜味──令人上癮,無法停止。



「嗯……杏樹!不、不要突然吻上來啊!」



朱夏把棉被啪一聲拉開,像章魚煮熟時一樣脹紅的臉,用雙手捂著唇瓣的模樣可愛極了。


我說道:「朱夏還是現在的樣子比較可愛。」這種曝露內心想法的話,朱夏再度偏頭以示疑惑。



「欸……妳在說什麼?」


「再說不管是現在的朱夏、還是小朱夏,都很可愛。」


「小時候的我……難道是在說○witter上的?」



○witter上的雖然也看過……但這裡的意思是不同的,是真的,在眼前看見的。


一起吃了晚飯、一起洗了澡……不過,說這些也沒用吧。


啊,不過只有那點該提醒一下。



「比起那些,朱夏。」


「什麼?」



想起了昨天的遭遇,不免開始為朱夏擔心。


雖然有點像母親的叮嚀,但之後還要一起在Aqours活動中,這點程度還是可以的吧?


咳咳,得好好跟朱夏說才行。



「絕對,不可以亂吃或亂喝一些看起來可疑的東西哦!」


「嗯?……了解!」




……




那之後大約一個星期。


朱夏似乎有好好遵守著一個禮拜前的約定,什麼都沒有發生的平穩度過了。


不過她也是那種會好好遵守約定的人,所以應該不用那麼擔心了。


可是朱夏……太大意了。



「……嗯?這個是什麼?……『犬耳生長糖』……噗哈哈哈哈哈!」


「又是這種東西……該不會又是愛愛放的吧?」



休息室裡的放著袋子上標著「犬耳生長糖」,又是一個可疑的東西。


我一看見朱夏就捧腹大笑。



「說是會長出來啊……噗,哈哈!」


「那是笑點嗎……」



這命名的品味……噗、哈哈哈哈!!



「要不拿一個吃吃看吧?」


「喂、等等!!!!」



朱夏就這麼拿起一顆糖丟進嘴裡開始吃了,還是在我笑得不能自己的時候……


看樣子今天又會是個發生大事的一天。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