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樂【授權翻譯】【杏夏】寂しがり屋の夏の夜

作者:千曜催婚委員會
更新时间:2017-02-07 00:00
点击:443
章节字数:826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原作網址


已取得翻譯授權。

未經許可請勿擅自轉載原作小說及本翻譯文,謝謝配合。








翻譯:嵐君

校對:午茶貓

潤稿:佐拉





這是工作剛結束不久後的事情。



我邊想著要與朱夏一起拍照,邊拿起手機靠近朱夏。



但是朱夏東跑西跑的、與大家合照著,根本就沒辦法出聲喚住她。



而且朱夏看起來似乎完全沒有注意到我,要是突然搭話也只會嚇到她罷了。



朱夏最近都不肯和我一起合照呢……。



可能是我對她做了什麼不好的事情也說不定吧。



「杏醬,來拍照吧!」



於內心獨自嘟噥著時,りきゃこ便向我搭話,然後兩人一起拍了照片。



唉、想跟朱夏一起合照。



直到三年級、りきゃこ及キング回去後,留下來的只剩下我跟朱夏還有愛愛。



朱夏邊滑弄著手機,邊朝我和愛愛發出詢問。



「欸——我們三個來拍照吧!」



被笑著這麼提議的話,根本不可能拒絕吧,不對,倒不如說從最一開始就不打算拒絕。



接著三人拍照過後,便收到了從朱夏的LINE那裡傳送過來的照片。



「朱夏醬、杏醬,Bye-bye!」



愛愛這麼說著就離開了。



因此,就這麼變成了兩個人獨處……。



瞥了眼朱夏,發現她正收拾著東西準備要回家的樣子。



「那、那個啊,朱夏。」



「嗯?怎麼了?」



總覺得朱夏跟平時不太一樣。



明明平時只要搭話,她的視線便會隨著回話之際而看向這裡,但今天卻沒有這麼做。不,該不會是碰巧?







朱夏僅是回了句「如果沒事的話我要回去了哦?」,隨後便提起了包包。



雖然有事但難以開口。雖然錯在我先叫了朱夏……但要是能讓自己順利開口後再喚住她會更好吧。



明明是想要對她說「只是想問……我是不是做錯了什麼而已。」的說。



「杏樹?」



「啊,抱歉,什麼也沒有。」



「真是不像杏樹呢——」



那句話……還真不想被朱夏說呢。



「那麼就下次見囉,杏樹。」



「啊、嗯……」



終究還是離開了。要是能說出口該有多好呢。







輕嘆了口氣後才發現桌子上落著朱夏的手機。



為什麼會忘了帶走手機啊……明明直到剛才都在用不是嗎?



「哈啊……哈啊……」



雖然想要用跑的來追上朱夏,但感覺朱夏已經搭上電車了。



反正也知道朱夏家在哪裡……送到她家去吧。



因此我搭上電車朝朱夏家而去。畢竟都居住在埼玉嘛,所以不會花費太多時間。



當從電車上將視線落於窗戶外的景色時,忽然從包包中傳出了震動聲。是朱夏的手機發出來的。



「是愛愛傳來的……」



看了朱夏的手機後,發現是愛愛傳了LINE說『下次一起去約會吧,真想去看電影呢——』。



話說回來,擅自看了朱夏手機的我真是太差勁了。







……朱夏真的是被大家給寵愛著呢。



嗯?不過朱夏手機的待機畫面……不就是前陣子和我合照的那張嗎?



「朱夏真的是……」



於這麼想的同時,電車就已經到站了。



啊咧?說起來為什麼我會知道朱夏家在哪裡呢……。



啊,好像是前陣子與朱夏一起去看電影時,到她家拜訪了一下來著。



那時候的朱夏真的是很喜歡跟我撒嬌呢……不僅吃了我的爆米花,而且還喝了我的果汁……啊!這不就是間接接吻了嗎……



為什麼至今為止我都沒注意到啊!



「啊咧?杏樹!」



當自己滿臉通紅時,朱夏便出現於眼前。



這時間點未免也太不巧了吧……



「啊、那個,是我的手機!妳幫我送來了嗎?」



「嗯。」



「但是,電車已經……」



「啊。」



腦中淨是要把手機送到朱夏手上這件事情,連自己要回家的事情都忘得一乾二淨了。



雖然和朱夏一樣住在埼玉……但我家是不從這裡搭上電車便回不去的距離。



走回家?不,絕對不可能剛結束工作就走那麼一大段距離。



「要住下來嗎?」



「欸?」



那還真是很突然的提議。



在朱夏家留宿!?不,該怎麼說……還沒有做好心理準備。



「不、但是……會造成困擾吧?」



「嗯——沒有這回事哦!倒不如說超級歡迎的。」



我從來沒想過事情竟會變成如此狀況。



我最近只有在飯店外宿過……超級緊張。



「來,進來吧。」



「不、不好意思打擾了。」



「別那麼僵硬啦,沒事的。」



朱夏拍了下我的肩膀後,向我嶄露了一抹笑容。真的非常可愛……。



「在我的房間等等吧。」



「嗯。」



上次也去了朱夏的房間,她的房間在二樓。



朱夏的房間很可愛,而且還放著玩偶,跟個小學生似的。要是這麼跟她說的話,肯定會被罵一頓吧。







喀嚓。



轉開門後,朱夏的房間還是一如既往的可愛。



桌面上擺放著像是相簿的東西。



然後我就擅自打開來看了。那裡面放著許多朱夏年幼時的照片。



「我沏好茶來……杏樹妳在看什麼!」



「哇、朱夏!」



反射性的將相簿關上後置回了原處。



朱夏的雙頰染上紅暈,「真是的,不要擅自這麼做啦……因為很害羞所以不要看嘛~」這麼向我說道。



「對、對不起……但是朱夏小時候也很可愛哦。」



「謝、謝謝。」



朱夏把茶遞給我以後,便將相簿給收起來了。



「說起來,朱夏,剛才愛愛傳了LINE給妳喔。」



「誒?啊、真的耶!」



朱夏邊看著手機,邊咕噥著「為什麼會知道這種事情……」。



那當然是因為我擅自看了妳的手機啊。可不能這樣說吧……所以我「因為手機在震動……就想說會不會從愛愛那邊傳來的啦——」編了這樣的謊言。不想被朱夏給罵嘛。



「是哦——光是靠震動就能夠知道是誰傳的LINE訊息。杏樹妳真厲害!」



明明是謊言,卻真的相信了的朱夏,真的是只要再差一點,自己的理智線就會被切斷般的可愛,還好緊急之下總算是保住了。



『下次一起去約會吧,真想去看電影呢~』



剛才從愛愛那裡傳來的LINE訊息內容,突然間浮現於腦海中。



想到這個的當下,胸口附近突然開始有些刺痛。



……我該不會是在忌妒吧?



難道只是約會我也能夠忌妒嗎?雖然只是猜測……但我難道是因為喜歡朱夏所以才會忌妒嗎?



等等、那算什麼……根本意味不明。



「杏樹,怎麼了嗎?」



「不,什麼也沒有……」



「啊——肚子餓了嗎?稍微等等哦,媽媽正在煮晚餐了。」



朱夏根本就不明白啊……。



明明都是同性……難道真的可以喜歡上嗎?



光是想著這種事情,便會無意間的開始意識起朱夏。



「晚飯做好以前,兩個人來玩SIF嗎?」



「欸、啊……現在就算了吧。」



「那個啊、妳看妳看!剛才更新了新內容啊……不覺得曜醬的泳裝很可愛嗎?」



「啊,是新轉入生勸誘啊……是UR的露比醬呢。」



SSR覺醒前的曜醬,感覺渾身散發出了像是帥氣男友的氛圍。



要是朱夏也有這樣的一面,現在肯定會更被大家給喜愛著吧……。



不,雖然朱夏偶爾也很帥就是了。



「妳幹嘛一直看著曜醬笑不停啊?」



「哇啊!」



因為朱夏突然就把臉轉過來偷看,讓我嚇得向後面倒了下去。



好痛……原先想要起來時,朱夏也因為被什麼外套給絆倒而倒向了這邊。



「疼疼疼……朱夏,快起來……」



「我現在就起來……」



張開眼睛後才發現,我跟朱夏是保持著再靠近一點便能夠接吻的距離。



我為了不暴露自己滿臉通紅的模樣,因此將手覆蓋住了臉。



「抱歉呢、杏樹,我被外套給絆倒了……杏樹?」



「嗚……遲鈍……///」



「欸?」



在那之後便是享用晚餐的時間,接著洗了個澡後就馬上就寢了。







「嗚……好難受……」



深夜中有種被什麼東西給緊緊抱住的感覺。



嘛,該說是被什麼東西,不如說是被誰吧。而且能猜測得到是誰,肯定是朱夏。



「朱夏……不要抱過來啦,很難受。」



雖然這麼開口了,卻知道對方根本聽不到。



打算自己強行掙脫時,朱夏向我說了「杏樹……這裡不可以……」。是夢話……嗎?



朱夏到底是作了什麼樣的夢啊?



硬是把她推開後,正要重新進入夢鄉時,朱夏又再一次的抱過來,而且還小聲呢喃著,根本就沒辦法睡。



「朱夏……安靜一點。」



雖然知道就算說了也是沒用,但仍是抱著要是說了的話,說不定能安靜下來的期待開了口。



「嗯……怎麼了?杏樹。」



不,就算妳說怎麼了……唉,朱夏真是的……。



「朱夏一直說夢話根本睡不著......還有能不能別抱過來啊?」



突然成了要來朱夏家留宿,原本朱夏睡的床變成要睡兩個人也是無可奈何的事。畢竟是我的錯。



但,這樣實在是……雖然明天沒有工作所以也沒什麼關係就是了。



「啊,抱歉。」



朱夏邊這麼說後,與我隔開了些距離,為什麼呢……總覺得開始寂寞了。



「朱夏……果然還是抱著吧。」



「欸……?」



雖然感覺超級不舒服……。



再說抱過來的人也是朱夏……絕對是朱夏的錯,嗯。不對、我是小孩子嗎我!



「因為感覺……很寂寞。」



「還真是愛撒嬌呢~」



就唯獨不想被朱夏這麼說。



總覺得突然變成我撒嬌有些奇怪呢……其實是想著朱夏能對我撒嬌的話就好了。







「杏樹……好柔軟呢。」



「那是指我胖?」



「絕對不是那個意思。」



我們到底會醒到什麼時候呢。



感覺從那之後已經過了大約一個小時左右。



直勾勾盯著天花板時,突然響起了手機震動聲。



「這種時間居然收到了愛愛傳來的LINE訊息……」



朱夏於漆黑的房間中拿起了手機並打開LINE來看,我隨即將房間的燈給打開。



偷看了下朱夏的手機,發現愛愛傳來了『還醒著嗎?』的訊息。



「愛愛也睡不著啊……」



「也」是指……我已經要睡了!!



朱夏才剛送出「醒著哦」的訊息便馬上已讀了。



『那麼,我要對朱夏醬提出問題!』



突然間提出提問的愛愛,究竟有什麼目的啊。



『對杏醬來說最重要的人……是誰呢!』



什麼啊這個人。突然出了很奇怪的問題啊。



而且為什麼要牽連到我啊……。



朱夏便向我發出了提問「對杏樹來說最重要的人是誰?」。當然會這樣的嘛,畢竟本人就在這裡,肯定會直接問的吧。



我則是說了「家人和朱夏妳們吧」。



朱夏一聽便傳了『家人和我們吧』過去。



『雖然對了一半啦……那麼即使在我們之中也有對她來說特別重要的人。那麼,是誰呢!』



為什麼愛愛會知道我重要的人是誰啊。



我可不記得我跟誰說過啊。



「杏樹,是誰啊?」



「欸……」



愛愛她……該不會是覺得我說不定喜歡朱夏吧?



那麼這道問題的答案就肯定是「朱夏」了。



因為愛愛是……根本不知道我本人在這才會發送過來的嘛。



「自己想想啊。」



「欸欸——」



總之順利變成不用自己開口的情況了。



那是絕不能從我口中說出來的。



「嗯——……りきゃこ?」



「不是。」



接下來朱夏都用了消去法來猜測,我全部都答了不是。



最後剩下來的只剩下「朱夏」了。



當我想著『這樣妳就知道了吧』的時候,朱夏又再度陷入了沉思「欸欸——真是的……到底是誰啊……」。



「啊,是杏樹!」



「才不是咧……還有沒說過的人吧。」



究竟是因為太遲鈍所以忘了自己,還是真的不曉得啊?差不多也該知道了吧。



「該不會是——我?」



「……///」



朱夏終於脫口而出之際,我的雙頰隨即泛起了紅暈。



這算什麼嘛……真是不喜歡這樣的自己。



「好,傳送給愛愛!」



當朱夏將答案給傳送出去時,馬上就浮現了已讀的標示。



愛愛傳了「答對!」的貼圖過來。







「這樣啊……謝謝妳,杏樹。」



向我嶄露的那抹笑容幾乎不曾看見過。



總覺得跟平時的笑容有些不同。



說起來已經16日了呢。



其實我在包包有放入要給朱夏的生日禮物。



一直在煩惱著到底要什麼時候送出手,就趁這時候送出吧。



「朱夏。」



「嗯?」



「閉上眼睛。」



朱夏歪了頭後將眼睛閉起。



我趁著那個時間,將手伸進包包,從中拿出了生日禮物。



「可以把眼睛睜開了哦。」



「嗯……欸、這是?」



「生日快樂,朱夏。」



「啊,杏樹……謝謝妳。」



朱夏眼眶泛紅,抱住了那個生日禮物,說著「真的謝謝妳」。



明年朱夏生日的時候,希望我們是特別的關係啊……。







「說起來我有事情忘了問妳……」



朱夏邊擦掉眼淚,邊「嗯?」的歪過了頭。



「朱夏……我是不是做錯了什麼?」



「誒?」



預想中的反應。現在這情況問這件事情很不妙……吧。



朱夏則是「啊,難不成是之前生放送的時候……我不在狀態的那件事情?」。



「雖然那也是一部份……但是因為妳最近都不跟我一起拍照了……」



「很寂寞?」



我坦率的說了句「嗯」之後,朱夏就溫柔的撫摸著我的頭,總覺得一瞬間看到了媽媽。



撫摸的方式跟她很相像所以讓人能夠平靜下來。



「抱歉呢,讓妳有那種想法。」



果然我還是喜歡朱夏。



若是朱夏在身旁的話會很快樂,不在的話便會感到很寂寞。



所以,我想要永遠待在朱夏身邊。





結束





(因為8月16日是咻卡咻的生日,所以寫了慶祝咻卡咻生日的故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