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内森、有机菜】侦探辑事录

作者:ellase
更新时间:2017-02-02 13:14
点击:443
章节字数:420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算是头一次把自己喜欢的CP混写在同一篇文章里,喜欢的就看,不喜欢的点X。



头部好痛!



这是内田彩从昏迷当中醒来的第一感受。



脑子里闪现出昏迷前的景象,她跟搭档梨衣熊两个人在拿着本次委托人小嶋阳菜转送的邀请函,参加一个对于她来说,高雅到让从群马乡下那种小地方出来的她觉得自己与之格格不入的聚会。



是黑川家的订婚仪式还是结婚仪式来着?



那种事情怎么都无所谓了。



之所以会跑去参加陌生人的聚会,完全是因为跟这次的委托事件有关。



在一个月前,在日本家喻户晓的国民偶像女子团体AKB48的前成员现当红时尚模特的小嶋阳菜带着墨镜找到了她。



拜托内田彩调查自己的另一半亦是AKB48前成员的柏木由纪。



内田彩舔了舔唇,对于自己一脚踏入艺能界秘事表示十分兴奋。



请问您要调查什么?



小嶋阳菜沉默了半晌,才不甘愿的道,请帮我调查柏毛酱有没有出轨!



内田彩点了点头,表示理解,对于这样的美人,爱人如若出轨这种事情对于本身的魅力怀疑以及自身的影响还是挺大的。



不过拥有着这样美貌的另一半,还会出轨吗?内田彩很怀疑。



却在从小嶋阳菜手里接过柏木由纪照片端详的时候,也就是这次的被调查方,内田彩直接否定了自己的疑问,因为对方也是一个十分出彩的美人,虽然与小嶋阳菜那种明艳的,让人一眼就心折的美貌不同,但的确是一个让人看了就会忍不住想要呵护的美人。



看起来有点浮气,不是那种太会拒绝人的类型。



性格应该是十分温柔的,很擅长倾听他人说话与估计身边人的感受。



就是这样,才更容易出轨啊!



温柔过头,有时候可不是好事。



会让人产生可以从小嶋さん身边夺走她的错觉吧。



这是内田彩第一次透过单反镜头见到柏木由纪的印象。



很快,内田彩就顾及不到柏木由纪了,副驾驶上的梨衣熊不安定了。抛掉了手中的记事本,挣扎着想要下车要签名。



你疯了吗?!内田连忙按住了梨衣熊的双手,压低了嗓音低吼。



诶!あや さん你知道吗?!其实AKB48前期成员,我是推ゆきりん来着,现在她就在我面前啊!!!!



梨衣熊更激动了,内田彩一边看着站在事务所台阶前好似等人的柏木由纪,一边使出吃奶的劲压制梨衣熊。



“我不知道!不管你推谁,我们现在可是在工作!”



终于,内田彩余光瞥到柏木由纪上了经纪人的车,她卸了一口气,放开了梨衣熊,出了一身的汗,觉得热到不行浑身黏腻,想着,这辆车是不是该换了,制冷系统一点作用都没有!



在跟小嶋阳菜第二次会面的时候,内田彩表达了自己的一些想法。



目前来看,柏木さん近段时间的作息十分稳定,早上出门从家中去片场或是电视台工作,午间吃饭时间也都是在片场或工作场所解决的,而晚间她一向都会乘经纪人的车回到你们两人的家,看起来好像完全没有出轨的时间与可能性。



小嶋阳菜看了会摊在桌子上的资料,“火曜日呢?”



火曜日?内田彩沉思了下,的确跟踪的这一个月,柏木由纪每周的火曜日下午都会去六本木一家健身与娱乐一体的会馆。



去健身会馆,但也不能排除明为健身,实则是去与出轨对象约会的可能性。



已经跟踪一个月了,有好几次,内田彩都有种她其实已经被柏木由纪发现了的错觉。



常年被娱乐八卦记者跟随偷怕的艺人,对于偷怕或是被跟踪还是有一定的缉查能力的。



如果已经被发现,那这一个月的跟踪,很可能是被那位柏木由纪小姐耍猴一般的玩弄。



内田彩也算是从梨衣熊口中了解到一部分的柏木由纪,后来自己又从侦探事务所的电脑上搜索了解到柏木由纪的资料。



腹黑,Black是出道就被人送予的称号。



是那种聪颖却不外露,难缠而又不能直面了断的敌人啊。



内田彩觉得她算是第一次遇到真正的对手了。



这么调查下去,太耗费时间了。



“小嶋さん是什么时候觉得柏木さん有出轨的迹象的?”



“准确的时间点,我无法说明,我们从AKB48前期认识到恋爱结婚,有十几年了,柏毛酱是属于那种不爱出门以及很怕应酬的人,近期十分固定去往六本木那家健身馆,问去做什么?却支支吾吾的说不明白...............”大概是这点很在意,小嶋阳菜在说这段话的时候,语速越来越快,到后面语气明显带了怒意。



这样啊,原本一向生活规律的爱人,突然有了新的兴趣,却又不愿意说明是去做什么。



虽然可疑,但内田彩已经可以肯定,那位柏木由纪さん绝对没有出轨,一般出轨的人,为了掩饰心虚,反而会大声明朗的告诉爱人自己是去做什么,如果心虚的厉害,还会来句,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就自己去看我做是什么啊?



而支支吾吾的表达,与不愿说明,反而会给人一种欲盖弥彰的感觉。



不好说,说不定那位聪明的小姐,会反其道而行。



“小嶋さん,请问最近柏木さん除了这件事之外,还有其他可疑的举动吗?比如突然的送你礼物,或是说些好听的情话给你听,又或是对待你十分殷勤小心?背着你接听电话,你们最近的支出有没有突然增大,她有没有穿你都没有见过她购买的衣物?”



小嶋阳菜偏头想了一会儿,摇头。



还有个问题有点尴尬,但内田彩却不得不问出,因为这至关重要。“那你们做爱的次数最近规律吗?”



根据调查,出轨的男性女性会两极化。



要么会突然的对伴侣加倍的好,这是因为歉疚的心理在起作用,又或是,突然的冷淡另一半,厌恶到连话都懒得与对方多言。



而性事,对于夫妻生活是否和谐十分重要,一对夫妻中,有人出轨,两人的性事必定会随之减少。



性事这种隐秘,实在不可对外人言,小嶋考虑了一会儿,“大概跟原来一样吧。”



内田彩瞥到对方一秒炸红的脸,忍不住的偷笑,“那么您还要我调查这件事吗?”



聪明人的伴侣不会是笨蛋,就算是一时情急理智被蒙蔽,只要他人稍微点拨一两句,就能够立马反应过来。



小嶋阳菜明显明白过来了,有些哭笑不得的自嘲。“什么啊,明明一直最靠近她的人就是我,却还是做出了怀疑她的这种事情。”



内田彩将泡好的茶递给小嶋阳菜,笑道:“就是靠的太近,才会看不清楚啊。”



太过亲近,才会被对方的举动影响,失了一惯的理智与判断逻辑。



“不论事情如何,我都想拜托您一件事。”



“什么事?”



内田彩有些不好意思,要不是被一再拜托的头疼,她实在没勇气开口请求客户这样做这种莫名的事情。“我的搭档是柏木さん的饭,调查结束后,请务必让柏木さん为我的搭档签名。”




八月二十九日,是黑川家对外宣布长子订婚仪式的日子。



内田彩与梨衣熊见面集合之后,就驱车来到请柬上的酒店。



真是诗意的酒店,一走进酒店大堂,内田就不由发出这样的感概,她自认为自己从事侦探这行,也去了不少奢华的会馆与酒店,也见到了不同程度的装修,或清雅,或富丽,有古日本的小桥流水,庭廊假山,也有现代化的便捷人性,冷感温馨共存的色彩搭配。



但这所新建在京都,与天龙市共用一部分土地权的日式酒店,还是让内田发出了感概。



“我们的穿着简直就像是混迹在迪尼斯乐园里的小丑。”梨衣熊苦着脸拉扯身上的衣服,难堪到恨不得就地掩埋。



周围的人,衣香鬓影,礼服西装,每个人脸上都挂着恰到好处的笑容。



不论男女,一律都穿着昂贵衣料制成的衣衫,手里端着红酒杯,脸上挂着笑容,与见过的,没见过的人客套的说着自己在走出这家酒店就会忘记的亲热话。



内田彩觉得自己的仇富心理作怪了,才会这么想。



她晃了晃头,将那些无用的念头甩出大脑。



内田彩哈哈干笑两声。



“虽然我们穿着廉价的礼服,又踩着连亲妈见了都嫌弃难看到要命的平底皮鞋,但你要知道,我们的心灵绝不输入这里的每一个人。而且并没有人对我们过多关注不是吗?!”



她应该多注意看下小嶋送给她的请柬的,那样的话,她至少会穿得体的衣服来参加别人的订婚仪式。



“所以你都已经说了ゆきりん不可能出轨,为什么还要来这里调查啊?”梨衣熊喝了一口杯子里的红酒,才转头问内田彩。



“这酒,真是outstanding。”



内田彩诧异的看了一眼赞叹红酒还说出专业名词的梨衣熊,“你懂这酒?”她喝了一口杯中的酒,的确好喝,但对于日常喝啤酒的她而言,红酒只分为好喝与难喝,若让她分辨红酒的年份,味道,好坏,那还是饶了她吧。



梨衣熊嗯嗯的做出努力回想的状态,“上星期的杂志上好像有报道红酒来着啊,あや さん你不也看了吗?”



梨衣熊说的那本杂志,内田彩完全没有头绪,将信将疑的打量着梨衣熊。



说起来,梨衣熊经常让内田彩有种不是一般人的感觉。



两年前在寒冬的街头接济了在屋檐下发抖搓手的梨衣熊后,就一直跟在她身边搭档,问对方的姓名,捂着头说叫梨衣熊,却想不起姓是什么了。



或许我当务之急调查的应该是身边的这个人。



很快,人群中出现骚动。



原来是订婚的男女主角到现场了。



内田彩隔着人群看到了笑容满面的新人。



真是一对璧人。



新人的名字叫什么?身旁的梨衣熊发问。



我不知道。内田答的干脆。



那你还表现的很有兴趣,还满脸艳羡。



闭嘴吧你,这是为了让别人不怀疑我们。



真的?



内田彩烦死身边的这个人,好吧,她承认,单身二十八年还没有恋爱过的她,看着面前的新人,正散发出单身狗深沉悲痛而又羡慕的情感。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内田。



我上辈子究竟是造了什么孽,认识了你。



不可饶恕的罪孽吧。



比新人还要迟的小嶋阳菜与柏木由纪姗姗来迟,一到会场就讨好的与新人赔罪。



内田彩端着酒杯与餐盘在人群中穿梭。



这地方真高级的让人不想离开,坐在休息区的座椅上,内田彩享受着盘中的美食。



坐在她旁边的人听见她的感概,十分认同的点了点头。



内田彩看着旁边这位吃的头都不抬起来的女性,简直想对着外面的明月流泪,没想到在这种地方,竟然找到了人生的知音。



如果是梨衣熊坐在她旁边,大概会回呛她,あや さん,请收起这种穷酸的发言。



那位穿着得体礼服的女性很快就解决了自己盘子里的食物,然后直勾勾的看着内田盘子里的寿司与天妇罗。



被那种小狗一样的纯真渴望眼神看着,内田无法无动于衷。



要吃吗?



女性点了点头。



内田彩将自己盘子里没动过的食物,小心的分给了对方。



东西真好吃啊!



嗯!



活着真好,因为可以吃到美味的食物。



只顾着吃的女性,双眼亮闪闪回应的超开心。



嗯!!



在内田彩犹豫着要不要去就餐区再取一点食物过来时,有人向这边走来了。



一位身材高挑的长身美人过来了,双目打量四周,看起来像是在找什么。“阿酱,到处找你,怎么躲到这里来了。”



身旁的女性应声了,“应酬无聊死了,还不如躲这里吃东西。”



那位美人满眼都是宠溺,对于女性的任性显得有些无奈。“好了,别任性了,跟黑川さん打完招呼,我们就回去。”



那位叫阿酱的女性看样子并不想动步,在长身美人一连串的‘乖啦,乖啦,走啦走啦’的哄劝中,才不甘不愿的站起身离开。



“我叫前田敦子,谢谢你的食物。”临走时,女性回头介绍了自己。



内田彩摆手机械来回,“内田彩.....”



前田点了点头,若有所思,“是nyannyan叫来的那位侦探小姐啊..........”



诶!



话说调查这种事情,不是应该保密的吗!



为什么会有他人知道啊?!



像是明白了内田的疑惑,前田笑的灿烂,勾住了身旁长身美人的手臂,懒洋洋的靠在对方身上。“走啦走啦。”



留下内田一肚子的困惑,得不到解答。



从回忆中走出来,内田没有睁开眼,双手被捆绑在背后,对于身处怎样的一种环境中还不明了时,不要贸贸然的睁眼,这样的谨慎,她还是有的。



在前田走后,她原本也是准备叫梨衣熊一起走的,但是在回去时看到柏木さん独自一人往外庭方向走时,职业本能使她惯性的跟在柏木身后尾随。



然后头部一痛,就不省人事了。



所以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为什么突然就被人绑起来了。



绑架,为了她银行账号里的五十万日元吗?



内田闭着眼,听着周围一切的响声。



耳边没有人走动的脚步声,外面好像也没有人动作的声音,耳边有轻缓的呼吸声。



一道,两道。



两个人?



睁开了眼,偏着头躲避光线,过了一会儿,内田彩才开始打量身处的环境。



眼前的破败,一地的脏乱,到处都是灰尘。



这是从哪里才能找到的废弃房屋啊!!她以为这种屋子只存在影视剧与动漫里来着。



内田彩有些晕厥,洁癖症发作的她,觉得在这里每呼吸一口气,就会短寿一年。



她望了望挂在房梁,被风刮的飒飒响已经从白色变成灰色的塑料袋。



内心一阵绝望。



我命不久矣。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