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想要連結的心情。

作者:博凌
更新时间:2017-12-25 21:30
点击:821
章节字数:492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煩躁降臨一向心如止水的湖面泛起陣陣漣漪。

她捻動鋼珠筆尖,滾珠一筆一畫的軌跡流暢旋舞紙張。

「嘖!」園田海未咂嘴放下筆,搓揉寫得發酸的關節,「嗯……果然還是要去買一隻鋼筆。」

最近很忙碌,錯失那唯一一次有空買筆的機會就一直沒有再度實行。也不是公司提供的筆不好用,只是海未看重實用的精品──有長時間書寫需求與習慣較為軟彈的筆尖,幾點基本原則影響下,一枝隨身攜帶的鋼筆很重要。

等手上事情都處理得差不多,明天放假就去買吧。打定主意點頭,海未雙手放在大腿前傾身子後退、離開大辦公桌幾步,撐起臉頰稍作休息望向遠方──她在意的下屬。

有些失落、有些寂寞,心底空蕩蕩地纏繞思緒。

「唉……」不顧手痠下意識拿起筆,「南、こ、と、り」海未喃喃自語,紙張上留下測量好、幾近間距相等文字組成剛正堅毅又娟秀別緻的字體。

還記得昨天協助ことり與客戶談妥的一件大案子,因為那件案子海未有機會、有理由(藉口)光明正大跟屬下長期共事。

今天一起上班的早晨,已經因案子解決無話可說──以前還可以以談公事名義稍微當作話題,「討厭,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啊啊啊──」海未甩掉筆、抱頭懊惱地吶喊,引起辦公室同仁的注目。

而且才收了張好人卡還誇下海口要ことり喜歡自己,依海未經常反省吾身的人生態度──事後想想,再度隨意靠近會不會太厚臉皮了?

種種因素交雜下,海未很煩惱。


煩惱能傳染嗎?

不敢肯定──但想著相同事情的兩人,心情肯定是一樣的。

南ことり擔憂,擔憂得洩了氣──她曾送了張好人卡給對方,那疙瘩就一直存在心底,隨著閒暇的時間變多那缺口便逐漸擴大。一想到案子結束,兩人就沒有正當在一起的理由,她就怕、很怕沒辦法常常在一起……至少確認了那是多慮,現在還慶幸能一起上班。

前面都想不過去了,後面哪還會想到呢?早晨的尷尬讓她陷入了另一個難題,無話可說不知如何是好。

冷氣孔下凍寒的指尖移開滑鼠,南ことり祈禱般呵了口氣搓揉雙手,想再度回到工作狀態卻只是撫摸長期使用變淡的微軟字樣發呆。

直至完形崩壞才肯眨眨眼,緩解眼睛酸澀的疲勞──重新組建大腦清晰的意識。

──唉,該怎麼辦才好?

內心升騰哀嘆,ことり扭過頭就見上司那深藍如海的髮絲飄散於陰鬱、警覺的側臉,明顯透出成熟又帥氣有型的氣質。

深入觀察,「部長好像有煩惱……?」半瞇著眼凝視上司那眉頭深鎖的樣貌,ことり前傾身子企圖看清楚點。

「討厭,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啊啊啊──」

預言中的,海未忽然碰地垂桌驚得專注的ことり差點跌落椅子的懷抱。

「部長是不是有什麼問題?」

「……摔筆,會不會是筆不好用?」

抓著桌緣穩過身子,ことり周遭同事都開始竊竊私語,猜測海未的異狀。

「說來,不久前海未ちゃん還把最愛的鋼筆徒手折斷吶~」

課長東條希拿了張單子走來,混雜回話勾住ことり脖子,「噓~」朝耳邊吹了口氣。

「嗚哇哇哇──!」起鳥皮疙瘩,ことり尖叫著想逃走卻逃不開,乾脆壓住耳朵做一些沒什麼用的抵抗。

「來,ことりちゃん這個月的薪水,請領收!」

揚長而去,希把薪資明細表一把塞進ことり手裡朝下一係邁進,「啊,有問題再來找咱!」

「……好、好的。」

睜開緊閉雙眼、目送希離去,ことり趕緊查看最在意的欄位──獎金。

一個、兩個、三個……那零意外地多。

再度確認,一個、兩個、三個……轉成鷹眼模式確認,嗯真的很多。

──上次說要扣留的獎金……對於南さん你今日的表現,還是會發給你。

「唉……」沒收獎金的處罰才被上司駁回,這獎金領得心虛。

──不許拒絕,我送出審核了……會給管錢的部門帶來麻煩的。

還被抓準不喜歡給人添麻煩的弱點,ことり忍不住洩漏哀怨地嘆息。


鷹眼瞪視快被揉皺的薪資明細表,ことり下班返家的路途幾乎都在煩惱要怎麼處理那得來不易的獎金。

燈泡密集地整齊排列,ことり瞇起眼、提高紙張讓大廳黃澄澄地流光穿流不息地通過。

──請相信團隊的夥伴。

「既然是共同努力的成果,請大家吃點什麼?然後給係長、希ちゃん她們送點禮物。」

嗯,是個好主意。

「可是還會剩很多,這些不屬於ことり……」低頭思忖,握緊又放開雙手感受上司還殘留掌心的柔軟,「出力最多,送一份比較大的禮物給園田部長好了嗯!」猛力點頭,隨意走動、用用小腦袋思了思、想了想──「到底要送什……麼?」海未喜歡的東西,不知道。

ことり喜歡的時尚,海未肯定沒有興趣。

──Oh,my deer!內心哀號,只差沒有跌到地上悔恨地哭喊。

「ことり你在……幹嘛?」

出了電梯,財務長西木野真姬正掛斷手機,皺眉出聲叫在那邊繞圈子行為怪異的ことり。

「咿呀──!」專注得不見周遭,ことり被真姬一喊頓時尖叫、嚇高了鳥毛。

「別叫。」真姬一臉鄙夷地掩護耳朵,以免遭受超音波攻擊,「一個人在那邊自言自語幹什麼,旁人還以為你中邪了呢。」

「原來是真姬……啊不西木野財務長啊,對不起在想一點事情。」

「……像平常那樣稱呼就好。」真姬搖了搖手指,轉為捲弄髮尾補充道:「整天被財務長東、財務長西呼來喚去,煩都煩死了!」

「這樣啊……籌備股東會很累?」從繪里那邊打聽到的消息詢問。

猛地撓了撓頭髮,「是啊,繪里那傢伙不知道在忙些什麼。」

提到繪里,ことり有件事情想確認。

「對了,真姬ちゃん你知道那件事……就是ことり的專案?」拐彎抹角地問。

「啊什麼專案?」

「不,不知道就算了!」

原來不知道。「那真姬ちゃん今天怎麼在這邊,下班?」

「嗯,下班。明天還得去公司近期開幕的購物中心,跟那些分公司社長、董事開聯誼餐會。」真姬擺出一臉就是「我不想去」的臭臉,「說白一點不就是趁機集體相親嗎?」彷彿要把所有積累的怨氣發洩出來一般,高冷美艷小真姬拼命向ことり吐苦水。

「伯父、伯母要你去的吧?」明白真姬想找人撒嬌的心情,ことり輕輕柔柔地摸摸她的頭,「好乖、好乖……真姬ちゃん很努力喔!」

「也、也還好啦,這點小事我還是應付得來。」沒有反抗,真姬臉頰通紅,高速旋轉豔紅髮尾,「……輕而易舉喔?」瞇著一隻眼窺視ことり的表情。

「是、是~」沒有多說,ことり只要微笑就好。

「好啦,你要摸到哪時?」大庭廣眾之下,財務長被個小職員摸摸頭的奇景還是讓真姬備感羞恥。

「不喜歡?」明白真姬的顧慮,ことり惡作劇心起搓亂那亮麗的秀髮。

「不,你還是繼續摸吧。」還是想被多鼓勵一會。真姬低下頭,或許是期望著不要被路過民眾認出來。


買杯飲品,兩人在附近公園找了張長椅坐下。

喝了一口蕃茄汁,「好喝!」恢復精神,真姬讚嘆這世上最偉大的食物。

「真姬ちゃん真的很喜歡蕃茄呢。」看那可愛的神情,ことり掩嘴吃吃笑了起來。

「你笑什麼啦!」羞恥的熱度再度脹紅臉頰,「話說,你剛剛在大廳想些什麼?」真姬趕忙轉移話題免得又被她的剋星拉走。

「沒、沒什麼啦,不是需要勞煩你的事情。」

噘著嘴,ことり移轉視線、哆哆嗦嗦吸起一大口水。

「好啊。」

聽起來不是很好。

「我告訴你了,你竟然不告訴我?」

坦白從寬、抗拒從嚴,犀利的眼神中傳遞了如此訊息。

「就、就是……受到了上司很大的幫助,想送點禮物給她。」

真姬恢復以往強勢的作風,ことり眼見是瞞不下去,只能帶了點顧慮小心翼翼地明說。

「那不是挺好?」

「是的,只是、只是……」ことり搓揉瓶身,望向遠方鳥群陣列返家,「要送點什麼沒有個底。」

「那……她是個怎樣的人?」真姬前傾身子,看了看ことり的表情從疑惑轉為微笑,「樸實無華,低調卻很有能力的好上司……感覺ことり喜歡的時尚衣著搭配她沒興趣,可是又不知道該送些什麼。」又從微笑,轉為無奈。

「那麼,你有觀察到她最近缺什麼?」

知道ことり一向觀察敏銳,真姬整個人倚靠椅背隨口提問。

──園田部長……來百貨公司是要?

──啊,只、只是要買鋼筆。

遙遠卻又近在眼前的記憶翻攪腦袋,ことり鎖緊眉頭拼命思考。

──摔筆,會不會是筆不好用?

──說來,不久前海未ちゃん還把最愛的鋼筆徒手折斷吶~

「こ、とり……南、ことり、さん?」

久久不回話,真姬有點擔心地窺探ことり低頭不語沉思的樣貌。

「就是這個!」ことり頭槌一撞,真姬差點來不及閃避、亞麻髮絲輕輕拂過臉頰,「謝謝你,真姬ちゃん!」

貼緊椅背,真姬還未從驚嚇中甦醒,「超級聰明,最喜歡你了、愛你!」就被ことり握緊手感激地上下甩動。

「先回家了,再見!」扔下這句話,ことり旋風般地飛奔回家。

「聰明這不是當然嘛……我什麼都沒做啊,意義不明哼。」

徒留小真姬在原地連忙喝了口蕃茄汁,壓壓驚。



第一眼,就看上那沉穩的深邃藍。

玻璃櫥窗內暖和燈光亮澄澄地照耀著半透明的漩渦花紋,前後浪花一個追趕一個瘋狂地洶湧──強大、凜然而美麗就像要把人拽進深淵一般,正巧淪陷位於購物中心人來人往走道的女子。

「哇!」放慢步調,ことり停下腳步的匆匆忙忙,「好美……」網路調查看過圖片,但真品卻是更加挾帶優雅又有點威嚴的氣息。

那明顯的標誌彷彿看見了鵜鶘振開黑白雙翅從山坡上輕輕的、悄悄的──落進了眼前鋼筆專櫃的透明櫥窗。

或許帶了許多好吃食物歸來吧?那奔波的辛勞不言而喻,收斂疲態的母鳥依舊慈愛地對望幼鳥──此景,吸附著ことり的神一刻不肯離去。

離開細微之處、轉而觀察整體,ことり才憶起正看著一枝鳥牌鋼筆躺於櫥窗之中。

命中注定,彷彿就是喊著──ことり帶我走、要不然我跟你走。

蹲低身子,左觀右瞧那躺在絨毛中的簡單、樸實、典雅──查看那金黑藍一環接一環串接的圓潤,似乎找到煩惱許久的樣式解答。「就決定是你了!」ことり只差沒有頭戴綠帽,拿顆寶貝球扔出去。

找到答案歸找到答案,不過ことり要踏進此地籠罩低調奢華、尊爵不凡的高大上氣息圍牆,還真有些猶豫了。

──不行,南ことり勇敢點。


前伸、縮回、又前伸、又縮回,巍巍顫顫的手遲遲不肯探入那片深不可測的海洋暗流。

「ことりちゃん喵?」

小小的身影拐彎抹角穿越人群正巧看見ことり,單純揮揮衣袖喊了幾下卻沒有用。「ことりちゃん,好巧喵!」最後咚咚咚地跑過去拍了高度相等,正處於高處警戒狀態的鳥屁股。

「呀啊啊啊──!」

繃緊的聲帶斷了弦高空彈跳,ことり那本就尖銳高昂的嗓音發出了更高八度的驚聲尖叫吸引路人紛紛駐足。

「凜、凜ちゃん是你啊……那個、沒事,抱歉給大家添麻煩了。」

緩和小心臟怦怦直跳,ことり一察覺小學生星空凜的存在,立刻朝路人道歉使其散會。

「怎麼會在這邊?」驅趕路人,ことり蹲下身子與凜平視,「難道……又迷路了?」

「剛剛外面有、那個好像叫『A-RICE』的活動,人太多、かよちん又跟凜走散了喵。」雖然迷路了,但凜似乎游刃有餘,雙手別在頭上、一派輕鬆──也是,凜已經是附近所有百貨公司的走失常客了,多增加一個新開幕的購物中心並無太大差異。

「かよちん真是太喜歡米飯了……不過一粒米有什麼能吃喵?」

「大概不是吃的唷(˙8˙)……啊哈哈。」ことり消化了一陣凜的童言童語,憶起戶外廣場舉辦時下最受歡迎的「A-RISE」偶像簽唱會,圍攏了一大波粉粉強勢來襲。

「那麼要不要跟ことり一起去找花陽ちゃん?」

ことり大致能想像得到花陽拿完簽名,找不到凜而嚇得飛上天的樣子。

「沒問題的喵,距離活動結束還早。凜會去走失兒童服務中心請那些親切的大姊姊幫忙找かよちん……真是的,かよちん真是迷糊喵~」

不大對吧?

頭上升起三條黑線,ことり對於凜的盈餘與不自覺感到錯愕。


「比起凜,ことりちゃん你在玩什麼喵?」

話鋒一轉,凜戳到ことり傷口。

「沒、沒有啦……不是玩啦,很想買東西送禮而已……只是、只是──」不好意思自己一個人進去。

後面的話,囫圇吞棗咽了下去。

該不會被凜ちゃん全看到了吧?奇怪的行為被凜看到,ことり簡直羞恥到無以復加。

「那就進去啊喵!」

抓緊ことり的手,凜以十足氣勢、毫無顧忌穿越那充滿低調奢華、尊爵不凡的高大上氣牆,「啊凜ちゃん,等等啊!」令ことり好生佩服,又驚又怕地跟上。

「逃避雖然可恥但是有效,只是逃避到最後終究要面對,電視上現學現賣的喵嘿嘿……總之不是很想買嘛,ことりちゃん不要後悔喵!」

小時候總是無所畏懼,隨著年齡的增長開始有所忌憚、有所顧慮而變得怕東怕西。

真是丟臉呢。沒想到會被個小學生教訓,ことり身為大人真的無地自容。

「您好,歡迎光臨。」

此時筆挺西裝顯示專業素養,面帶親切的店員立刻禮數周到地迎了上來。

「你好,ことり我、我想要看那邊的筆。」

「好的,請稍等一會。」店員轉身從櫃檯後方,提了串鑰匙。

「只要先踏出第一步就沒什麼好怕的喵!」

看,很簡單吧。凜坦白率真的眼神彷彿在這麼說著,「是!」ことり捏了捏她的手回以一笑。

……好像真的沒有那麼可怕,是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