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授權翻譯】【杏夏】きっと、彼女のせいだ。

作者:千曜催婚委員會
更新时间:2017-01-20 21:07
点击:620
章节字数:668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千曜催婚委員會 于 2017-1-20 21:10 编辑


原作網址


已取得翻譯授權。

未經許可請勿擅自轉載原作小說及本翻譯文,謝謝配合。








翻譯:concon

校對:嵐君

潤稿:熊言





公開活動結束後數小時。



按照原本的預定應該是要和成員們一起乘著巴士回去的,卻對經紀人提出了讓我和朱夏兩個人走到稍微隔了點距離的車站那邊再回家的意見,這種為難人的要求。



『其實已經預約了那附近的餐廳,除了今天以外沒有別的機會了,所以!想要順便過去!非常抱歉!』甚至連這種話也迫不得已的說了出來。



被強行邀約的朱夏也愣住了。



『欸、等等,杏樹,我們有過這樣的約定嗎?』打斷了嘟嚷著的朱夏後『拜託了、順著我的話說!』這樣的懇求朱夏。



不得不感謝儘管沒有過這樣的約定,還是一臉茫然的順著話說的朱夏。






「好、冷……」



「還不是因為杏樹說要走著回家嘛。」



「不、嗯……雖然是這樣沒錯啦。」



「怎麼了嗎?是有事情要跟我商量的吧?」



「欸?」



「不是這樣的話,也不會變成這種情況了……怎麼了嗎?發生了什麼事嗎?」






畢竟都這樣了,會察覺到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雖然也曾想過要到距離我們最近的車站那邊說,但是要說的話太短了,況且沒有粉絲在那附近的可能性太低了。



要是引起了不必要的騷動,也只會造成困擾。



以安全層面來看,還是讓朱夏跟著我去隔了些距離的車站會更好一些。






「嗯……那個……」



「什麼?」



「……今、今天真的是很開心呢!雖然離聖誕節已經過了幾天了,還是可以感覺到聖誕節的氣氛!」



「嗚、嗯。是呢……很開心!應援棒也很漂亮,想到下次能在這麼大的場地看到就覺得好期待!雖然也有點緊張……」



「不好,現在就已經完全緊張起來了。」



「現在才開始?真是的——杏樹妳啊,擔任隊長的職位應該更有壓力才對吧?」



「是沒錯啦……」



「沒關係的喔。還有大家在,而且不是還有我嗎?」






明明是無心的一句話,卻能一瞬間深入我的內心,消除了所有的緊張感。






「有朱夏在我身邊的話就安心了呢。」



「嗯,那當然。」



「……那個、要是能再……離我更近一點的話,會更開心……」



「欸?抱歉、妳說了什麼?」






隨著這句話的結尾,而越來越小的音量,理所當然的,馬上就被路過的車聲掩蓋住了。



雖然想著『傳達過去吧』,另一方面卻又因為沒被聽到而感到安心,自己到底傾向於哪一邊呢。



打從心底的覺得自己很沒用。






「那個……沒什麼!」



「什麼啊,這樣反而讓人更在意了啊伊波同學。」



「什麼也沒有啦,齊藤同學。」






啊啊,話都說到這邊了,我最後還是展現出了怯懦的一面。



明明就在腦中模擬起劇情了,也想好要說的話,但是一到關鍵時刻,腦袋就變得一片空白,說不出話來了。






「是想說煩惱嗎?」



「嗯——該說是煩惱嗎?……可能是吧。」



「這樣的話就更在意了。」



「啊……」






像這樣自掘墳墓的我,真是一個笨蛋。



明明逃避著話題,卻因為脫口而出的一句話親手葬送了逃生的路線。






「我啊,那個——對朱夏呢……」



「嗯?對我?怎麼樣?」



「……嗯,那個……」






完全說不出來。



沉默的時間明明也才一下子而已,感覺卻過了非常的久。



這段期間,腦中也持續修改著想說的話,變得越來越混亂了。



明明到前一天為止,睡前都是以『就算不能表達的很好也都無所謂,傳達出去吧』這個為目標的。



但是,基於自己的個性使然,只有一點也好,果然還是想要好好的傳達。



自己也覺得自己很麻煩吶。






「如果說不出口的話,也不用勉強說喔?下次再說也可以啊。」



「欸……」






明明看起來很在意的樣子,怎麼會突然說出這種像是要結束話題的話呢?我的這個疑問馬上就得到了解答。



糟了,這不是馬上就要到車站了嗎!



總之時間已經不多了。



如果到達車站的話,好不容易辛苦製造的機會就這樣白費了。



而且,要製造在沒有其他人的狀態下,兩個人獨處的機會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啊、吶,朱夏等一下!」



「怎麼了?」






迅速的環顧著四圍,映入眼簾的是被明亮的街燈照耀著的大廣場。



有些地方雜草叢生,雖然放置了幾張長椅。不過在這種時間點而且又是寒冬,坐在長椅上的人或是玩耍的孩子,連一個也不可能會有的吧。



看的到的只有為了要抄近路而穿過廣場的行人。



這樣正好。



雖然有這麼一點在繞遠路,但是能賺取時間。






「從這邊過去。」



「欸、但是車站馬上就——」



「拜託了……還有想說的事沒講,所以……」



「啊、嗯……我知道了。」






雖然有點疑惑,但朱夏還是跟在我身後過來了。



悄悄的望了這樣的她一眼,同時也確認著周遭的人影。



——就、就只能趁現在了吧。






「那、那那個啊、朱夏!」






嗚哇——不行了。聲音在顫抖。



明明做了那麼多的想像模擬,一到實戰就不行了。






「嗯?」






停下腳步轉過身時,比我低了一點的視線向我看了過來,用這樣惹人憐愛的眼神由下往上看,絕對是無意識的吧。



啊啊、好可愛。未免也太可愛了吧。



要是我是一個缺乏理性的人,一定馬上就會把朱夏帶回家去。






「我一直……想跟妳說的。」



「說什麼?」






我的緊張感是不是也傳到朱夏那邊去了呢?回應我的聲音感覺好像有點沙啞,語調也變得暗沉。






「其實,在一開始注意到的時候就想說出來的,但是,那個、因為還有活動。我也不想在活動開始之前,因為這樣讓氣氛變得尷尬。所以就想著等到活動結束之後再說……」






往前走了半步。縮短了和朱夏之間的距離。






「杏樹……?」






微微的深呼吸。



隨著吐息而從口中漏出的白色霧氣散了開來。



我緊緊的握住了朱夏的手。






「……我喜歡、朱夏……喔……」






……說了。說出口了。嗚哇——。



雖然腦中有著這樣興奮的情緒起舞著,但是在某處也存在著冷靜的自己。



連現在這個沉默的瞬間都還『不行的吧……這樣的反應是沒辦法的吧』這樣的判斷、分析著狀況,然後自顧自的失落了起來。



總之,腦中的思緒到處繞來繞去的,完全理不出頭緒了。






「嗯……那個是指……」



「什麼?」



「對朋友的?……不是那種的?」



「……嗯。是戀愛意義上的、那種。」






朱夏小小的嘆了一口氣。



全身上下的血液就像被抽光了般。



但是,得到的回覆卻在我預想之外。






「……太好了。」






……嗯?剛才,說了什麼?






「那個,朱夏……?」



「我真的很開心喔。」






朱夏回握住我凍僵的手指,臉頰染上了淡淡的紅暈,回應了我的視線。






「欸?很開心、嗎?」



「嗯。因為我也……那個、喜歡著杏樹嘛。」



「……欸?……欸!是那樣嗎?」



「欸?騙人的吧?妳沒有發現嗎?」



「不,根本不會發現的吧。」



「不,我還以已經為被發現了。」



「不不!騙人!」



「杏樹同學未免也太遲鈍了。」






剛剛的氣氛都跑到哪裡去了啦。



真的是一點那樣的氣氛都沒有了。



微妙的誤解了對方,即使兩個人不約而同的笑了起來,牽在一起的手也始終沒有鬆開過。






「哈啊——好丟臉,話說臉好燙啊。」



「我可沒想過妳會遲鈍到這種地步啊。」



「這是、那個……可以當成、我們在交往了嗎?」



「杏樹這麼想的話那就這樣做吧。」



「那算什麼啊,這樣感覺不就像是朱夏在迎合我嗎?」



「才沒有那回事!因為我從一開始,就打算要交往的嘛!」



「嗚哇……好可愛啊。」



「嘿嘿。所以呢?杏樹同學要跟我交往嗎?」



「那不是當然的嗎。」






然後又再次的相視而笑。



牽住的手比起剛才握得更緊了,明明因為緊張而流了不少手汗,卻不想要放開。



想要離朱夏更近一些。



再更近一些,就這樣……啊、不行不行。



交往的第一天馬上就這樣的話,肯定會抗拒的吧。






「那麼,杏樹。」



「嗯欸?怎、怎麼了?」






這麼說後,朱夏靠了過來,直到兩人的身體緊貼在一起。



明明至今為止像這樣的距離都不成問題的。



但是在得到戀人身分的這一個瞬間,前所未有的緊張感卻讓身體僵硬了起來。



除了我以外真的是誰也聽不到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想要親一個呢。」



「……啊?」






這孩子,是投下了何等的炸彈啊。



剛才被我強行壓制住的理智又恢復了。






「欸、不過,可以嗎?」



「就當作是遲了點的聖誕禮物吧。」



「可是聖誕禮物想要好好的給妳啊。」



「那就當作是聖誕禮物的附贈品。」



「也不想要被當作聖誕禮物的"附贈品"吶。」



「啊啊好麻煩啊。」



「麻煩、什麼的——……!」





對於一直囉哩叭嗦,沒有做好心理準備的我感到厭煩了吧,用兩手抓住我圍在身上的圍巾,把我拉了過去。



沒有任何抵抗的時間,身體乖乖聽話了。



這就是所謂的全程慢動作觀賞嗎?這樣冷靜的思考著。



向我靠近的朱夏慢慢的閉上了雙眼,柔軟飽滿的嘴唇在白皙的肌膚上顯得特別好看,我不自覺的嚥了下口水。






距離為零。柔軟的唇,吻了上來。






「……朱夏。」






簡直就像是初吻被奪走一樣的感覺,從朱夏的瞳孔反射中看見了啞然失語的我。






「好蠢的臉。」



「等、好過分!」



「不過這樣的杏樹我也喜歡吶。」



「朱夏是這麼壞心眼的嗎?」



「喏、不是有句話說,『正因為是自己喜歡的人,所以才會變得想要捉弄嘛』嗎?」



「妳是小孩子啊?」



「哈哈,說的也是。」






『好冷啊,回家吧。』,就這樣被重新牽起的手,感到非常的炙熱。



已經不知道這熱度是來自於哪一方了。



不過,悄悄得看了一眼走在前面的朱夏,耳朵紅的無與倫比。




這一定,是朱夏的錯。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