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楠條】私の幸運 君の結婚式 (一篇完)

作者:暗花c
更新时间:2017-01-07 19:06
点击:428
章节字数:508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暗花c 于 2017-2-21 01:57 编辑


前言

靈感來自於馥甄的小幸運因為分了兩段時期來寫,後面搞不好會有點亂所以收尾有點那個假若真的有人看不懂,晚點再發一發詳解沒有細看,今晚會再檢查一下錯漏字好像是第一次寫三次元,第一次寫楠條嗯



我知道今天的你會是最美的。



私の幸運 君の結婚式



在混凝土森林的林間中,我看了看手機中顯示的時間,介乎於早上與正午之間的時間,看來我正踩着尷尬的時刻,把手機收回袋子裡,熟悉地走往這附近的咖啡店。

今天沒有排到任何工作,不是因為剛好放假,今天的假期是早於幾個月前就安排好的,所有工作,所有預定都要為今天的讓路,一切都比不上今天,比不上那個人。

為此,我甚至睡也睡不好,明明是今天晚上才開始,卻早早就起來了,罕見的在家也待不着,毫無想法就出來,坐在咖啡店的一角,空出來的時間卻不知道做什麼好,明明可以選擇去幫忙的,大概她也會很高興吧,現在Ripi她們應該正在那邊忙着吧,但我卻踏出不了任何一步,說不出一句話。

在排滿滿滿工作的日子大概不會那麼無助吧。

輕嘆了一口氣,明明應該是值得高興的日子,我卻高興不起來,也傷口不起來,只是在胸口淡淡的刺痛一直刺着我的心臟,還好我早就把工作排開,好讓我有時間整理這樣的心情。

喝上一口巧克力咖啡,說是能夠讓人感到快樂的巧克力此刻似乎沒什麼用,是甜蜜沖淡不掉的苦澀,我苦笑。我閉眼,關於你的一幕幕似乎都不看場合湧了出來。

那與你一起經歷那計劃的六年間,那與你一起做廣播的兩年,那與你一起去簾倉的假期,與你一起乘車到處走的時刻,與你一起吃過的好吃的,不太好吃的,與你一起撐的傘,與你一起逛的街,與你一起看的景色,配音的時候,練習的時候,live的時候,兌現了約定,未兌現的,與你毫無顧忌對話的時候,與你一起的時光,所有與你在一起的時時刻刻。

好想回到那時候,能理所當然站在你旁邊的時光,最美好的日子,有你身影的回憶帶給我的都是甜美又可愛的,就連現在的苦澀都似是要把這些回憶給升華,不知不覺,你熾熱了眼眶,把暖意窩囊了心胸,流下一滴淚,卻勾起了一抹笑容。

遲鈍嗎?彷彿在你寄來粉紫色的信封後才後知後覺,臉上的笑容此刻變得像諷刺般的微笑,好像理清了,好像懂了。

離開咖啡店,回家休息一下,再出發前去今天宴會的酒店。





選了一件米白色簡單連身裙,坐計程車到會場。望着門口放置着的結婚相,女孩燦爛的微笑,我似乎也露出了淡淡的微笑了。

「愛乃。」

是小鹿。

「怎麼了?」

「你怎麼現在才來?不是要你2點多就要過來嗎?」

「不是7點鐘才開始嗎?我覺得我已經很早了。」

「是這樣沒錯,但你也可以過來幫忙啊。」

「有你們啊。」

我笑着望着小鹿,我知道就算沒有我其餘7人都會好好幫忙的。

「不是這個問題。」

「那是什麼問題?」

我望着小鹿欲言又止的樣子,頓覺好笑。

「唉,算了,你去見見くっすん吧,她會很高興的。」

停頓了幾秒,「嗯。」


往小鹿指着的房間走去,沿路不斷反射性的跟熟悉的人打着招呼,在房間門口面前,手掛在門把上,心跳卻快得讓人難以至信,我不知道這樣的驚慌是因為什麼,是怕太久沒見對方不知道如何應對?是怕裡面的人的美貌會讓自己所做的心理準備白費?還是害怕面對自己不想面對的事實?

但怎樣都好,都已經不重要了,就連我的心跳都不再重要,我來到這裡是為了好好的把一切寫上句號,因為你,要去和某人開一段新的段落了。

我打開了門。你開了口。





「うち能幫我把那邊的紙巾拿給我嗎?」

依舊不變很有她特色的嗓音。她背着我,身穿着白色婚紗,在看着手機,沒有在看我,所以不知道我不是內田。我望了望房間,沒有人,我放開了門,任得門自己慢慢地關上,望向後方椅子上正放着的紙巾,我拿起來放到她身前的桌上,站在她旁邊,微笑着開口。

「很久沒見。くっすん。」

她大大的顫抖了一下,慢慢的望過來,不可置信的表情望着我,我依舊微笑,沉默而又寧靜的空間,彷彿時間都在此刻靜止。

「我以為你不會來。」

她說。

「那是不可能的。」

我說。



聞言,她笑了。不是結婚照那樣的燦爛,是含羞腼腆的笑,已經不像是剛認識時那稚氣的少女,我眼前的那個她正散發着成熟女性的氣質。我很安心的享受着她的氣息,她很安靜的感受着我的微笑。

就像以前一樣。

「總感覺都沒怎麼變呢。」她說。

「這不是一個快要結婚的人該説的話喔。」我説。

她笑了笑,抬起頭收起笑容,望着站着的我。

「好久不見,南醬。」

說着再次露出了媲美外面那張照片的笑容。

只是一瞬間,心跳好像又加快了,身邊都像也因你這個微笑而變得不一樣,色彩好像更鮮豔了。我們看着彼此,似乎比剛才又不自覺地靠近了些,和身體的行動不一樣,意識卻十分清晰,那是當然的,又沒有喝酒。

我看着她看着我,我把手抬起,碰到她的臉頰的瞬間,她嚇一嚇卻沒有閃躲,我把她那鬆掉的一絲頭髮繞到她的耳後,在那一剎那她斷開了我們的眼神接觸,移開了視線,我依舊微笑着拉開了距離,靠着桌子的我的手抓緊了那邊緣。

「那我先出去了。」依舊微笑着的我,說。

邁步開始離開,在越過她的瞬間,我的笑容馬上崩塌了,但走不夠五步,卻被她拉住了。我轉過身,回過頭,正想望望她的臉時,卻迎來她的擁抱就,她把手圍着我頸環抱着我,抱得得緊,很緊。

真的,不變的東西還是不會變。

你的笑容依然,你的氣味依然,你擁抱的方式也依舊依然。我閉起了那似是會被你染上溫度的雙眼,有點怕的慢慢把手圍着你,放到你的腰上,感受着你的擁抱,你的溫柔,你的存在。

就好像最後的live上,那在台上的擁抱。

「那個時候似的。」她說。

「嗯。」

無菱兩可的話語,但我卻知道她說的是什麼,就像你總會猜到我在想什麼一樣。就像那個時候一樣,她擁得更緊了。

「那個時候,我是喜歡着你的。」她説。

她一塵不染的話語溫柔的哼打着我的心臟。心跳很快,像是巧克力加上清酒的味道,這樣的甜蜜又剌痛的感受,很熱,很痛,很難受。像是回應她一樣,我把她擁得更緊了。

抱歉。

我知道的。你依舊是如此的有勇氣,依舊的率直,我也是知道的。

不知道的是,原來我曾經也是你所希望的。

不知道的是,原來我們,在不知不覺間,擦身而過了。

我知道的。我們的錯過不是因為我對情感的遲鈍,而是我對勇氣的遲鈍。我是知道的。

你無聲的流下淚水,而我卻不能為你滴下任何一顆。為什麼沒能發現你的真心?為什麼沒能發現你的希望?為什麼沒有發現你曾默默守護在我背後?為什麼沒有好好回頭?為什麼沒有發現遇見了你才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事情?

那浩瀚星空下與你一起看那屬於夏季的大三角,漫步過的沙灘,陪我一起沉迷在遊戲裡的時間,秘密地去觀看你的live,陪我渡過的每一個生日,為我準備種種的驚喜,在我痛苦沮喪時刻一個可愛的表情符號,難受難熬時的一通電話,一句認同,一句肯定,一個眼神,一個微笑,你的憧憬,你眼中的我的身影,我的救贖。

在忙於追逐流星的路途中,理所當然的忘記了,是誰在風裡雨裡一直默默守護在原地。


原來你,一直是我最想留住的幸運。



原來我們和愛情曾經靠得那麼近。


「抱歉。」我說。


說不出任何完整一句話的我,只能發出這短短的句子,撫上她的背,埋在她的肩上。對不起。



「南醬並不需要道歉。」



她停下她的顫抖。



「我一直覺得那個時候我們是相愛的。」

她說。





我笑了。從以前開始你就很會擅自踏進我的世界來,現在也一樣,總是簡單的就能挑動着我心臟的一跳一動,簡單的把我的防護機制給破解。聰明的你,想必早就察覺到我的情感了吧,喜歡惡作劇的你,想想也知道你不可能會告訴我,想必也只有我會把你設計的陷阱給踩得正正的。

「是呢。」我笑說。



我蹭了蹭她不寬闊的肩膀,每一次呼吸都充滿着她的氣味,是多麼奢侈的安心,多麼奢侈的舒適。只是,這樣的時光,並不屬於我。

「くっすん。啊.....抱歉,有打擾到嗎?」」

內田打開了門的瞬間,我們都收起了手,各自退開了一步,但剛才還是被看到了吧。

「くっすん證婚人想要找你,還是我叫他等等?」

像是不想我們尷尬般,內田沒有當作一回事,直接說出了要事。

「ううん,我現在就過去。」她搖搖頭,說。

已經沒有我的事了吧。不,本來就沒有。



「我先出去了。」



不給機會讓她再說什麼我便先開口了。背對着她離開,在二人的目送下走出房門,坐在自己席位之中。



微笑着閉眼的瞬息裡,秒針走在人來與人往之中,再次張開眼睛後燈已熄滅半盞,人都也入席,正屏息等待新娘與新郎的進場,他們在眾人的焦點下,在掌聲與歡呼聲中慢步往台上走去。



也許,在那個時候我放下了工作來到你面前,在你最需要我的時候留在你身邊.........



她流露出最幸福的笑容在我面前走過,在和她視線交疊之間。



也許,在那夜空海邊的沙灘裡,我能有勇氣一點.......

會不會.......



她被牽到台上,證婚人前。



我微微笑着閉起了雙眼。



也許......在某個次元,某個時空.......



你是否願意.....為你的合法妻子。不論貧富,生老病死.....



我們正在相愛。



能牽着你的手步入殿堂,能獨佔那只屬於自己的笑容,能共你並肩走在一起。



我願意。



交換我們的婚戒,感受眾人的祝福,讀出那一生的誓言。



不論是好、是壞,是富、是窮,是健康、是疾病,直到死亡將我們分開。



我願意。







聽着你認真,溫柔呼喚我的名字。



「愛乃。」



我張開了眼睛,疑惑地望向坐在身側喚着我名字的友人。

「還好嗎?」接過小鹿遞上了紙巾,抹了抹眼角沒有滴下的淚。

搖搖頭,望向台上正交換着戒指的二人,說「是開心的眼淚。」



不能哭,已經沒有再為你淚流滿面的權利了。


在她戴好了戒指,轉身望回台下,與我對望時,才發覺,原來我也談過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情。



我輕輕的,無聲的,對你說着,喜歡你。



你哭了,在新郎的誓詞下。



我想那是我能為你做的,小小的,微不足道的回應。





也許,在某個次元,在某個時空,我們正在相愛。

但願在我看不到的天際,你張開的雙翼,能帶你飛往你想去的地方。




遇見你的注定,是我的幸運。



End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