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POI/疑犯追蹤】Person of Interest 2.0

作者:s806182002
更新时间:2017-01-05 08:48
点击:404
章节字数:364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個位看官好,在下Rocher。


花了整個聖誕假期追完POI,難以道盡我對這美劇的喜愛。最重要的是,ROOT!!!

OMGOMGOMGOMGOMGOMG. Girl that took my only heart.

太喜歡這個腳色了,因為她我可以偏激的說POI是目前我看過所有的美劇中最讓我回味無窮的。


因為太喜愛,忍不住動手寫了。

有意照集寫,但這篇是先試水溫,也就是沒有保證。

絕對肖根黨,不過大概以Root為重。


歡迎多留言,閱讀愉快。

Rocher



* * * * * *



S1 E13 Root Cause 2.0







隨著一聲優雅清澈的叮響,辦公大樓的電梯門向左右滑開,著裝正式體面的男女乘客依序走出。墨黑高跟鞋鞋跟觸及雪白人工石地磚的規律叩響由遠而近,單手捧著一疊文件,一襲深灰色套裝的女子出現在科技公司玻璃大門邊,看到從電梯出來後便走最前面的男士,她微微一笑動手替對方拉開玻璃門。



「早上好Winker先生。」眨了眨一雙靈動的棕色眼睛,她一邊接過男士的手提包一邊將懷裡的文件遞給對方。

「早安Vieira小姐。」減緩腳步抿唇淺笑,男士接過文件,不急著翻開看而是毫不避諱的上下打量對方,欣賞女子今天的打扮。

「資料夾中是您昨晚交代要列印的資料。早上的會議,客人班機誤點會晚半個小時到。明天下午兩點半的會議已經改到下周同一時間,避開您的複檢時間。」女子表現得沒注意到對方的目光,漂亮薄唇唇角微勾,神色認真而井然有序地交代重要事情。



男士滿意低應一聲表示有在聽,盯著秘書的雙眼卻露出不難察覺的心不在焉。

「Winker先生還有甚麼事要交代嗎?」好奇而略偏頭,女子一綹細柔的棕色波浪長髮晃到了她身前。

「噢不,沒事了。只是在想我剛當上經理的前三年你到底在哪?」男士皺眉語帶惋惜,假裝難過地開玩笑道。

「您的咖啡很快就好。」秘書低頭抿唇靦腆一笑,將髮絲撩回耳後,迴避問題。



送完咖啡回到座位的Vieira深吸口氣,向後靠上椅背、翹起一雙修長的腿。她不動聲色左右大致觀察四周一翻,修長的手指放上鍵盤後便迅速連續敲擊幾個鍵。螢幕上的電子郵件信箱與經理的行程表眨眼被另外幾個視窗取代,她稍微調整坐姿,興致勃勃地開始閱讀科技公司的機密資金文件。



Vieira沒花多少時間便找到了有被動過手腳的數據跡象。人類是醜陋、充滿缺陷的,那是她太過年幼時便認清的事實。十幾二十年過去了,對於這樣的觀點,她只有更加屹立不搖的相信。就像程式中的一個bad code, 不只可能毀掉一個軟體也可能連同硬體一起陪葬,一個人的缺陷,小則影響他身邊的人,大則可能影響到一個企業,一個城市甚至一個國家。放眼所及,都是bad code何必強求取好?



關了幾個視窗又開了幾個,沒有人發現螢幕這邊的異狀,美麗的棕色雙眸中漾滿的神祕笑意不減,她似乎不費力氣的發現了更多有趣的新資料。壓抑的手機震動聲讓電腦前的人短暫一頓,Vieira將皮包中的手機抽出來,垂眸看簡訊。



(xxx)xxx-x159

Your call.



一支電話號碼,兩個字,精簡的訊息。Vieira露齒笑開,美麗卻帶著一絲寒意。又一個bad code送上門,向她展示了自己。她將手機放到桌面上,回頭就像甚麼事也沒發生過的敲起鍵盤關閉機密檔案,開始認真辦公。



* * * * *



夕陽西斜,再十分鐘便是六點,Matheson在離開辦公室的路上被Delancey眾議員的幾位工作人員攔下做明天行程的總確認。好不容易打發最後一人,手機卻又緊接著響了起來,消瘦的男人不耐煩地皺皺眉,從西裝外套口袋中拿出手機。無法顯示號碼的來電,Matheson左顧右盼一番,短暫思考後按下接聽鍵。



「Good evening Mister Matheson.」

「Who are you?」聽到電話另一端傳來的陌生女性聲音明顯經過電子處理,Matheson不耐煩的態度眨眼變得認真而嚴肅,他無聲乾嚥換手接聽,加快腳步離開大樓。

「I’m the one you were looking for.」

「Michael Delancey。聽說你是最好的,我絕不接受任何可能的懷疑被指向我。」對方的說法證實Matheson的猜測,他坐入駕駛座,口氣多了雇主的態度。

「任何問題都有解決的方法,只要你付得出相對應的報酬。」電子女聲沒有起伏甚至有些平淡的回。



「How much?」

「Five hundred thousand for down payment.」

「What?! You…」Matheson那張嘴角下垂的臉不高興得短暫扭曲。

「你從和Delancey共同經營的公司中私下拿走的數字來看,這只是剛好而已吧?」螢幕這一邊,Root 好整以暇的看著那兩人合作公司的銀行帳款細則。

「收到預付款後,我就開始工作。建議你別花太多時間考慮。」話說完,她很乾脆的結束通話同時將銀行帳號傳送給對方。



收到預付款完全在預期之中,幽暗的房裡Root暗自竊笑,手邊的工作倒是一刻也不停的忙碌起來。雖然作為一位生意人,遇上那種可能危及性命的黑箱交易無不可能,Delancey作為眾議員的身分在這個狀況下更容易下手,尤其,如果她沒記錯,政府前陣子才因資金不足大肆刪減都市計畫,大量裁員。Root只需要找到最適合的人選,一個好下手的bad code。



乾淨明亮的單身套房裡,一個結實男人坐在餐桌椅上全神貫注的清潔槍枝。簡約的小餐桌上放著槍枝清潔用品、一盒子彈、小刀和一支手機。手機震動,無視沒有顯示號碼的螢幕,男人想也不想,放下手槍接聽電話。



「好久不見,記得我嗎?」電話這邊,Root嘴角微揚,聲音卻沒有太多起伏。

「你有工作給我?」聽到習以為常的電子聲音,殺手眼睛眨也不眨。

「如果你有興趣的話。」

「給我名字、時間和地點。」男人拿起彈夾開始裝填子彈。



五天的時間完成所有警方辦案需要的偽證,找到Scott Powell建立假網頁、送電子郵件作誘餌,然後動手腳將他已經不能更差的尋職運氣變為負數,確保他會無條件簡單一通電話便答應為期才兩天的工作機會。剩下就等Delancey眾議員籌款活動那天。



* * * * *



Vieira當天沒有請假,只是稍微提早下班,沒有甚麼特別的,畢竟不是第一次。辦公室裡那位年輕俊俏的大膽男職員又一次開口約她,Vieira沒有拒絕不過要求改天再出去。



不費吹灰之力找來的大學生單人房,小卻一應俱全,當這次任務的工作據點再適合不過。Root進門便自在的地將外套和圍巾分別掛好,然後不疾不徐來到書桌前取出兩台筆電,完全當作自己家。



撇眼魚缸中顏色鮮豔的彩色小魚,她拿起儲物櫃裡的飼料罐搖了搖。小魚們霎時都激動了起來,擠成一團或抵著玻璃猛擺尾巴或仰頭嘴巴拼命一開一闔就怕沒搶到吃的。Root掩嘴嗤的笑出聲,就只知道吃的東西,有時也挺可愛的。魚缸的玻璃映著駭客標準迷人的露齒笑容,她打開瓶蓋輕灑了點飼料。還沒機會欣賞小魚們爭先恐後的用餐樣子,筆電的提示聲轉移Root的注意力。



「Well, well, what do we have here?」Root拉開椅子新奇的自言自語道。

「That’s new.」她的木馬被發現了。警方的辦事效率絕對沒有這麼快,毫無疑問有人介入,只是她不知道是甚麼樣的人,又是為了甚麼。



這個人對電腦的熟悉度遠超過於任何一位她曾經交手過的駭客。Root一時興奮便沒有阻止對方偷窺資料夾裡的平面圖,畢竟那位殺手大叔的能力她是認可的,小小一點差錯在她看來很容易糾正。處理目標的事情就交給外勤人員,她更想知道對方內務的那一位是甚麼來頭。她魚線上的餌早已準備好,就等那不知名的魚來嚐。心臟因為激動而跳得有些厲害,Root深吸口氣,上揚的嘴角卻久久無法平息,她聚精會神坐在筆電前等待時機到來。



對方中計了,Root暗自竊喜,似乎比想像中容易。不過中計是一回事,她能在時間內拿到多少資料又是另一回事。以能力所及最快的速度闖入、挖掘、窺探,憑直覺略過不重要的東西,深入尋找最珍貴的寶藏。



還沒找到滿意的答案,那人想必是以截斷電源的方式阻絕了她的入侵。敲擊鍵盤的手略微一抽,停了下來,Root緩緩吸氣收手。不簡單,那個人在發現系統被入侵的慌亂與挫敗中居然還有時間問「Who are you?」對方不僅有技術,顯然也有不少經驗。這樣的一個人為什麼她從來沒留意到? 忍不住,幾乎可以說是條件反射,Root開始分析對方。激動的心情久久不散。



不知過了多少時間,仍沉醉在深入思考當中的人卻被不適時響起的手機聲打擾。Peter Matheson, 不照規矩來的客戶真令人厭煩,更讓人受不了的是這種人常常總要逼她開口威脅才能溝通。雖然她一點也不排斥威脅人,那讓生活更有趣,工作更精采。但話又說回來,正事還是得辦,Root看著螢幕上追蹤器的亮點行經方向略挑眉,拿起電話連絡她的外勤人員。



最多給殺手大叔一個小時到一個半小時,看眼牆上時鐘,Root俐落將所有東西收拾乾淨銷毀證據,關門上鎖,又是一副優哉游哉地漫步離開學生宿舍。在駕駛座上,Root看著螢幕中的綠點仍亮著刺眼的光芒,忍不住蹙蹙眉,那位大叔還沒有讓人失望過,但這次她忍不住有所懷疑。



這次計畫中突然出現的外來因素恐怕不簡單。一個駭客對一個駭客,她另外有請殺手來執行任務,Root相信對方十之八九最少是兩人行動。那位在替對方執行的人,目前就憑跟FBI劫囚的行動也做得出來的狀況判斷,威脅不小。到了說好的時間,Root取出手機撥通電話。



任務失敗,餘款拿不到實在令人有些不悅。Root貼心地替Matheson寫遺書時心情矛盾,那跟必須要殺掉自己的雇主一點關係都沒有,很久沒有嘗到失敗的滋味,但她一點也不想念那種感覺。然而,因為這個機會讓她意外發現一位能與她棋逢敵手的人,毫無疑問的令Root覺得一切值回票價。



* * * * *



清晨的陽光帶著一絲寒意,還有點時間Vieira才需要去上班。Root來到咖啡廳點了份輕早餐後挑張椅子坐下。打開筆電,用餐的同時再次確認自己沒有落下任何線索給警方、FBI,或是… 她想了又想,最後在服務生問她是否要續杯咖啡時打開了一個黑底視窗。



﹤HELLO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