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14弹 对立的两人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7-12-04 21:48
点击:1185
章节字数:596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初次见面。」

福尔摩斯单手放在胸前、微微弯腰,做出与贵族身份相符合的礼仪。

「我是、夏洛克·福尔摩斯。」

他向在场所有人这么介绍自己。

「亚里亚。」

然后,喊出了自己曾孙女的名字。

被叫到名字的亚里亚木愣地抬起头。

「我已经推理到、是见面的时候了。」

福尔摩斯这么说着。

他看向亚里亚的眼神既不没有长辈看曾孙女的宠溺,也不像陌生人那样的疏远。

只是看着而已。

「跟我来吧。」

接着,他向亚里亚递出右手。

「……?」

亚里亚疑惑地看向福尔摩斯,她不理解这句话的意思。

「跟我来『伊·U』吧。」

「!!」

亚里亚的瞳孔突然皱缩。

「伊……伊、『伊·U』……?」

张开的嘴唇微微颤抖着,好久才吐出这个词。

「对,『伊·U』。」

福尔摩斯不紧不慢地重复着。

「跟我去『伊·U』吧,亚里亚。」

他再次邀请亚里亚。

「不、不可能……」

亚里亚像是要逃离这里一样向后挪动着——在冰冷的甲板上、用手掌支撑着身体。

『伊·U』是让香苗背上864年监禁的罪魁祸首。

但现在她的曾祖父以『伊·U』首领的身份出现在她的面前,甚至邀请她加入『伊·U』。

亚里亚的大脑一片空白。

太多的信息量超过了她的承受范围——又或者说是不愿意去相信。

「——亚里亚!」

啪嗒。

「果然是冒牌货!」

听到金次声音的亚里亚立刻举起了打开保险栓的Government。

「曾祖父才不会加入犯罪组织!我、我不会上当的!」

「你真的这么认为吗?」

黑色的枪口指着福尔摩斯,但她很快就因为福尔摩斯的话退缩了。

即使她再怎么想否认自己的直觉,流淌在身体里的血液却告诉她这是事实。

砰。

枪声突然响了起来。

打断了亚里亚犹豫不决的同时也让她僵在了原地。

在确定子弹是不是从Government的枪口中射出之前,她听到了这样一个几乎要把敌人撕裂的充满仇恨的声音。

——奥尔梅斯。

会用这个发音叫福尔摩斯的人只有一个。

「理子!」

从混乱中惊醒的亚里亚立刻转过头。

她看到的是跟那天晚上一模一样的理子——无法挣脱100年宿敌枷锁的峰·理子·罗宾四世。

仇恨战胜了理子的理智。

即使因为受伤而有些反应迟钝,但当她听到福尔摩斯这个名字的时候身体不由自主地动了起来。

理子甩开贞德搀扶住她的手,两把瓦尔特都瞄准了同一个目标。

——去死吧。

从这个距离亚里亚能清晰地看到理子的嘴型。

砰砰。

「理子住手!」

在大脑决定要怎么做之前身体已经做出了反应——她张开双手挡在福尔摩斯面前。

「!!」

已经射出的子弹无法改变轨迹。

理子只能眼看着从瓦尔特枪口中射出的子弹即将击中亚里亚。

「让开——!!」

「教授请您——」

砰。

理子愤怒地喊亚里亚让开的声音、贞德请求福尔摩斯对理子手下留情的声音、还有枪声。

大概只过了3秒。

亚里亚完好无损地站在原地。

与之相对的是理子一声不吭地、慢慢地正面倒了下去。

「……理子!」

「——罗宾4世。」

刚想要上前去查看理子是不是受伤的亚里亚停下了脚步。

她转过头看到福尔摩斯丝毫没有移动过,而他的手上也没有可以射击理子的枪支。

但是直觉告诉亚里亚,刚刚的事确实是福尔摩斯做的。

「没有第三次了。」

福尔摩斯的话证实了亚里亚的猜想。

「曾、曾祖父……」

亚里亚不自觉地向后退了好几步。

跟刚刚一样,挡在了福尔摩斯面前。

但不同的是这一次,她是为了阻止福尔摩斯对理子开枪。

「亚里亚。」

福尔摩斯没有想进一步攻击理子的打算。

「你想对我开枪吗。」

「啊、曾祖父、我不是……我、没有……」

亚里亚这才意识到Government的枪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指向了福尔摩斯。

她立刻垂下手臂,心虚地低下头,不敢去看福尔摩斯。

但是即便如此,她还是没有从背后倒下的理子面前退开半步。

「奥、奥尔……梅斯……」

「理——」

「——亚里亚!」

在亚里亚转向理子之前贞德大声阻止了她——准确的说,是在亚里亚做出会惹怒教授的笨蛋行为之前。

「理子没事,只是不能动而已。」

「子弹只是擦过了她的脊髓神经,用不了几分钟就能自由活动。」

福尔摩斯向亚里亚这么解释。

理论上是跟雷姬狙击灰松完全一样,但实际上却是普通人做不到的。

脊髓神经是人体重要的神经系统——它在整个脊髓上呈左右对称,从腹外侧和背外侧形成四束发出。

理子向福尔摩斯射出了2发子弹,而福尔摩斯只射出了1发子弹。

这发子弹必须先阻止另外2发子弹伤到亚里亚,然后才击中理子的脊髓神经,使她失去战斗力。

无论是用枪的技巧还是射击的精准度都是亚里亚比不上的。

「(呼……)」

在心里松了一口气的亚里亚仍然没有放松警惕。

「……曾祖父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稍微冷静了下来,不像最开始那样慌乱。

「卓越的推理,无限近乎于预知。我将那称为『条理预知』,也就是说我已经预知了一切。」

「包括加奈不、远山金一的计划。」

躺在佩特拉怀里的加奈想说什么,但最后只是咳出了几口鲜血。

「还有你,亚里亚。」

福尔摩斯的嘴角向上扬起。

直到现在,这是他第一次对亚里亚露出笑容。

「你会在什么时候出现,这些我早就推理到了。」

——骗人的吧。

怎么可能有人能推理到100年之后发生的事情。

亚里亚往后倒退了几步,不可置信地看着福尔摩斯。

「我是为让你成为我的继承人而来。」

「——!!」

在亚里亚陷入疑惑、迷茫的时候,福尔摩斯说出了他的最终目的。

但与之相对的,亚里亚却全身僵硬。

没有丝毫推理能力的她被家族看成是废物的存在。

如果不是因为梅露爱特——亚里亚同父异母的妹妹——身体太差,她早就被赶出家门、没人会去管她的死活。

「不要妄自菲薄。」

福尔摩斯往亚里亚后退的方向踏出一步。

「亚里亚,你很美、而且很强大。」

「你、是拥有福尔摩斯一族最为优秀才能的天赋少女。」

然而,这样的废物竟然被她最尊敬的曾祖父认同了。

「啊我……」

如果是以前的她肯定会毫不犹豫地把手伸向福尔摩斯。

可是现在,她仿佛有什么顾虑似的犹豫着。

「来吧亚里亚。」

福尔摩斯又一次向亚里亚递出右手。

「这样、就可以让你恢复名誉,就可以——拯救你的母亲。」

「!!」

最后的心理防线被攻破了。

亚里亚不自觉地向前挪动半步。

「——犹豫,是很容易让人在错失良机后感到后悔的。」

福尔摩斯笑了出来——亚里亚的反应在他预料之中。

「呃啊……!」

他牵过亚里亚握着Government的左手,轻轻地将亚里亚拉入自己怀里。

而亚里亚、连反抗的意识都没有。

「走吧,那是你的『伊·U』。」

福尔摩斯的手掌滑过亚里亚的后背——隔着防弹制服摸到了她的旧枪伤。

然后,用公主抱抱起了亚里亚一跃而起。

「……等、亚里亚——!」

金次的声音戛然而止。

他看到亚里亚回头,也看到了她的唇语。

——对不起。

「——咳!可恶的福尔摩斯!」

不知道过了多久,沉默的气氛被加奈打破。

「以为、只是射穿心脏,就能、阻止我的义吗!?」

「不行金一!你还不能——」

「不,这样刚好。」

加奈从佩特拉怀里挣扎着站起来。

「哥哥……」

「金次,这是好机会。」

加奈一把抓住想过来扶他的金次的手臂。

「这艘船是日本籍,日本的法律能在这船上适用。」

「刚刚,福尔摩斯在这里犯下了抢夺未成年人罪——这是能合法将他以现行犯逮捕的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可、可是哥哥……」

「金次!」

加奈大声打断了金次的犹豫。

他一把扯开外套,露出了里面穿着的黑色紧身衣和隐藏在长发中的大镰刀。

被福尔摩斯穿过防弹衣击中的胸口在佩特拉的治疗下减缓了出血,但仍然没有止血。

「我一个人是无法打败福尔摩斯的。」

加奈的眼神变得更加凌厉。

「协助我。」

「啊……」

无法拒绝。

金次木愣地站在原地。

这一瞬间他明白了亚里亚的感受。

——被自己崇拜向往的人认同存在的感受。


「——亚里亚!」

站在船尾正在放救生艇的白雪和雷姬看到亚里亚被一个年轻男人抱走,没过多久金次和加奈也跟了上去。

「发、发生什么了?」

白雪跟雷姬互相看了一眼,意识到有事发生的两人立刻返回船身。

她们看到的是倒在甲板上的理子、站在理子旁边沉默的贞德、还有……佩特拉。

「发生——」

「——你早就知道了吗?」

白雪的声音被理子冰冷的声音打断了。

早在维拉德事件的时候贞德就跟理子说起过「教授想让亚里亚当继承人」。

即使没有半个字提到「教授就是福尔摩斯」,但如果说贞德只比她早知道几个月,那也太过巧合了——至少理子不会相信。

「……是。」

沉默了数秒的贞德最终还是点了头。

「呵。」

理子冷笑了一声。

「连你都在、骗我……」

因为倒地而看不到理子脸上的表情,但她的声音明显是从牙齿里硬挤出来的。

贞德是理子在『伊·U』唯一能称为朋友的人。

然而,这个唯一被她当成是朋友的人却对她隐瞒了真相。

贞德很清楚罗宾跟福尔摩斯是宿敌,同样的,她也很明白不告诉理子才是对她最好的。

理性上理子也明白这个道理,但感性上却无法接受。

十几年来一直生活在维拉德的阴影下——即使现在维拉德已经被捕,但对他的恐惧直到现在都会让理子做恶梦。

加入『伊·U』就是为了打败亚里亚、证明自己已经超越了初代罗宾、获得自由。

可是现在却告诉她,她加入的组织首领正是她的宿敌。

——命运似乎跟她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

「啊哈哈哈……」

理子突然大笑起来。

咚。

稍微恢复自由的理子紧握着拳头,用力地把头撞向甲板——似乎想用疼痛来缓解内心复杂的情绪。

一下、两下、三下……

直到贞德把她拉开才发现泪水不能自制地往下流着。

——砰。

「金一!」

佩特拉一直关注着远处跟福尔摩斯战斗的加奈。

这声枪响让她的心跳都几乎停了一拍。

「罗宾4世、贞德,你们给妾听好了。」

佩特拉自顾自地说着撤退宣言。

「妾不会承认亚里亚,『伊·U』只能是妾,下次妾不会放过亚里亚。」

说完,佩特拉就跳进海里往『伊·U』的方向游过去。

「——开什么玩笑!」

理子的手捂着受伤的头部,她那双红色的眼眸仿佛要喷出火焰。

「要杀掉奥尔梅斯4世的、是我!」


几人沿着『伊·U』舰桥侧面的楼梯往上进入舱内。

被称为外厅的剧场般宽广的大厅内有着数百亿的装饰。

直通最下层与最上层的天花板上吊着巨大的吊灯,这些吊灯照亮了由天然石打磨而成的地板。

空旷大厅里矗立着暴龙、剑龙、三角龙等绝种的恐龙全身骨骼标本。

不仅如此,周围的巨大木制架子上也同样摆放了很多很有图鉴上见过的灭绝动物标本。

——就像博物馆一样。

继续向前看到的是与博物馆不同风格的水族馆、植物园、矿石标本库、图书库……

——在这里几乎能看到全世界的收藏。

「这里。」

正当几人不知道该往哪里走的时候,贞德指向了其中一条路——没人比她更熟悉『伊·U』了。

那是一间比起其他房间更加普通的房间。

正面的墙壁上挂满了巨大的油画肖像。

「这里是历代教授的墓地。」

贞德一边解释一边走到福尔摩斯的肖像旁边按下了某个开关。

接着,肖像开始移动,发出了不小的声音。

在肖像的背后是一条密道。

穿过那条密道,几人来到了一间巨大的旧教哥特复兴样式的教堂。

大理石地板上都密密麻麻的刻着拉丁文和雕像,墙壁和侧廊上的白瓷壶里插满了鲜花,只有复杂的彩色玻璃照亮了整间教堂。

「——你们不该来的。」

听到脚步声的亚里亚闭着眼睛说出了这句话。

她背对着几人呈忏悔般祈祷姿势跪在地上。

「亚里亚……」

「我已经决定了。」

亚里亚站了起来,然后转过头。

「我——呃……」

她的眼睛在看到某个人的时候出现了一瞬间的闪躲。

「真是太巧了。」

理子从队伍的最后——绕过雷姬、白雪、贞德——慢慢走到最前面。

「我也决定了——要杀了你。」

与此同时,双手的两把瓦尔特、头发上的两把匕首都已经准备就绪。

「……我知道了。」

亚里亚还想说什么,但理子的态度已经表达得很明确了。

「来打个赌吧。」

她从裙底的绑腿上拔出白银和漆黑的两把Government。

「如果我赢了,你们就离开。如果我输了——」

「——那就被我杀掉!」

砰。

从瓦尔特内发射出来的子弹贴着亚里亚的脸颊飞了过去。

亚里亚目不斜视地看着理子,眼神里充满了前所未有的自信。

「现在的我、是不会输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