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第三章-襯衫與領帶

作者:Aisu / 艾斯
更新时间:2018-06-03 02:00
点击:557
章节字数:805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 ※ ※ ※ ※



第三章 - 襯衫與領帶



※ ※ ※ ※ ※



茶水置物間裡站著兩個人,其中一個人是洛昭言,另一個是有著黑短髮即肩的窈窕女人,然而洛昭言上半身卻只穿著內衣,兩人正以極度曖昧的姿勢站著,窈窕女人右手撫摸著洛昭言的右頸肩,那剛好是明綉留在洛昭言身上咬痕的位置,洛昭言任憑窈窕女人隨意撫摸研究自己身上的吻痕,直到窈窕女人開口。



「哪隻小貓這麼狠,咬成這樣」窈窕女人摸著咬痕,富饒趣味詢問「該不會是妳強上人家吧?」



「什麼強上人家,這麼難聽,講強推也比較好聽點」洛昭言伸手握住窈窕女人的纖手,不再讓她任意撫摸「有點冷,讓我穿衣服吧」



「喔,所以是妳強推人家囉?」窈窕女人有點意外,居然有洛昭言必須強推才能得手的女人存在,窈窕女人邊說邊拿出帶來的POLO衫,給洛昭言穿上。



話說回來為什麼這兩人上班時間會在茶水間裡呢?一方穿著整齊,一方上身只穿內衣,在茶水間裡又在做些甚麼呢?讓我們把時間推回一點。



今天是禮拜三,是洛昭言和越今朝負責的客人要來公司的日子,一早洛昭言和越今朝開公務車去機場接客人,來自上海知名機械零件公司 霧衡企業與海吾企業(注1)是合作已有4年的伙伴,本次來的兩位業務,黑短髮女人叫 葛清霏,是原本就負責跟海吾企業接洽的業務,另一位看起來清秀的黑短髮男人叫做 高恭祠,是霧衡企業新進的業務,而他們來的目的除了是每年固定的訪問,以及是高恭祠想了解霧衡的產品在海吾是如何製造加工,以便未來能夠和葛清霏共同處理與海吾的業務。



接到霧衡的兩位業務後,因為只有一天半的行程,葛清霏和高恭祠便先進公司要查閱基本的文書資料,怕早早搭機而來兩人會精神不繼的洛昭言,請越祈買咖啡進來,與洛昭言相鄰而坐的明綉,要起身拿資料時不小心將未喝完的咖啡弄倒,剛好咖啡傾倒的方向對中洛昭言,咖啡灑在洛昭言的襯衫上,一大片浸濕了腹部的位置,洛昭言只好到茶水置物間來清洗襯衫,本來借好吹風機要在洗好襯衫後吹乾在穿上,沒想到葛清霏拿了一件POLO衫過來要給洛昭言穿。



見有乾淨的衣服可穿,洛昭言不打算花時間吹乾襯衫,將咖啡漬洗乾淨後把襯衫吊在後頭的置物格間,脫掉防冷的西裝外套時,被葛清霏看到位於右鎖骨上方帶點瘀青的咬痕結痂,葛清霏好奇之下伸手摸著咬痕,才有兩人如此曖昧的姿勢出現。



「呃…應該算是吧……」洛昭言將那晚公司聚餐喝太多後到早上完全無法記清楚的事情告訴葛清霏,唯獨沒透漏是推倒了誰。



「所以,那個人是誰?」



那瘀青帶著咬痕的結痂傷痕,讓葛清霏很好奇洛昭言到底是推倒哪隻小貓,但洛昭言閉口不談,看來是不打算說,葛清霏依洛昭言剛剛說到是和公司同事去吃飯喝得太醉那裡推測應該是業務部內的人或是會和洛昭言出去聚餐的同事,可能的人是複數的情況下,葛清霏還是猜想到了一個人。



「是明綉,對吧!?」



洛昭言聽見明綉二字,表情跟聽到自己中獎一樣驚訝,咬痕上又沒有寫著”明綉咬的”四字,怎麼可能一次就猜中!!!??



其實葛清霏不確定是誰咬的,不過想起方才明綉弄倒咖啡到洛昭言身上時,洛昭言並不是先緊張灑在自己身上的咖啡,而是拿紙巾擦沾濕在明綉身上咖啡,雖然沒沾到明綉身上的衣服,但洛昭言緊張的模樣讓葛清霏覺得有異,以前曾有過飲料灑到自己身上的經驗,洛昭言當時不慌不忙的遞紙巾給自己,然後再幫自己擦拭,跟方才咖啡灑到明綉身上的情況,對葛清霏來說,雖然都是同樣的動作,但其細節可有著很大的差別,不得不讓葛清霏猜那個洛昭言想推倒的小貓,就是明綉。



瞧洛昭言一臉吃驚的模樣,十分有趣,看得葛清霏想繼續戲弄「妳一定在想,我怎麼猜中的,對吧!?」葛清霏手指繞著圈指著洛昭言,像是在意示甚麼「妳背後有用指甲油寫著”綉”字唷」當然,這是騙洛昭言的。



洛昭言訝異地把剛穿上的POLO衫脫起來,扭身轉頭試圖看到自己的後背「哪裡!?寫在哪!???」



洛昭言不和諧的動作讓葛清霏忍不住笑意,輕笑了一聲「呵……呵呵……」



葛清霏的戲笑聲讓洛昭言才想到,不曾見過明綉擦指甲油,轉回身來「明綉不擦指甲油的,妳戲弄我」



洛昭言伸手想抓住想趁機逃跑的葛清霏,葛清霏身體閃過了,但手還是被洛昭言抓住,洛昭言輕輕一拉,把葛清霏拉近自己,葛清霏因而跌靠進洛昭言懷裡,兩人的距離比方才還近。



「想逃?」



葛清霏沒有回答,戲笑在這瞬間轉為凝視,洛昭言靜止不動待著葛清霏會有何反應,葛清霏緩緩傾身,彼此凝望的眼神逐漸接近,鼻息至近溫度即將貼觸的同時,門口傳來轉著門把的”喀啷喀啷”聲。



「嗯!?鎖住了?」門外傳來不知誰的疑惑聲。



洛昭言一聽便知是同層樓其他部門的女同事,微微抬頭看望門口的方向「抱歉,是我 昭言,我在換衣服,等我一下」



說畢,兩人互有默契的鬆開抓摟著對方的手,各自整理與穿上衣服後,像是沒事般一前一後回會議室。



回到會議室,見洛昭言穿著新的POLO衫回來,高恭祠好奇問洛昭言都會準備衣服在公司以便意外時穿嗎?



洛昭言回說其實原本是預計好把襯衫洗乾淨吹乾後再穿的,剛好葛清霏拿帶了衣服給自己,順道穿上而已。



這一回讓高恭祠更好奇為何葛清霏會遠從上海帶衣服來給洛昭言,身為海吾客戶的霧衡,潛規則裡不都是廠商送禮給客戶嗎?怎麼會是客戶送禮給廠商呢?



在場某人也抱著相同疑惑,葛清霏微笑淡回「昭言是我大學學妹唷」單手托著下巴看了下洛昭言後,葛清霏視線轉盯著鄰座的明綉「我和昭言,是很親密的朋友唷」特意加重”親密”兩字的音節。



不只洛昭言,在場其他人也意外葛清霏怎麼會突然說自己和洛昭言有親密關係的宣言。



而明綉當然聽得出來,葛清霏最後那句話,是對著自己說的。



「難怪昭言一直都能順利接下貴公司的單呢」



明綉回的這句話,聽在其他人耳裡,像是在諷刺洛昭言能接到單都是因為有葛清霏幫忙,其中洛昭言更是把這句話當作明綉不削自己是靠關係拿到霧衡單的意思。



但在葛清霏耳裡可就不是了,葛清霏聽得出來,明綉是在回自己方才那句話其中的意思。



自洛昭言說明綉是她強行才能推上床的女人後,葛清霏便對明綉充滿興趣,之前有過幾次視訊會議,在會議裡也是自己和洛昭言在談事情,所以對明綉只有溫和人善的主管印象,不過聽這回應,可要改觀了呢。



「高先生,來這是你要的資料」越今朝拿出一疊早早翻好的資料遞給高恭祠,趁機轉化氣氛。



「喔,好」高恭祠自是明白是自己無意起頭導致這樣尷尬的氣氛,隨著越今朝遞來的資料,連忙專心於資料之中。



洛昭言雖聽得出葛清霏那句是故意的,但到底是想試探明綉還是宣示自己和葛清霏的關係,無從得知,只知道明綉回答那句聽起來就是不削自己靠關係拿到單的話,讓洛昭言更明確自己在明綉心裡頭,肯定又拿了負分,不敢想未來明綉會如何嘲諷自己,勉強露出苦笑,跟著越今朝把話題帶回公事上。






晚上,洛昭言和越今朝帶葛清霏與高恭祠吃完晚餐後,因越今朝另外還有事,便讓洛昭言送兩位回飯店。



與葛清霏有著不斐關係的洛昭言,當然幫忙推了行李進房間,放好行李後洛昭言異於往常的說要先離開,讓葛清霏覺得納悶,照以往兩人見面進房後,洛昭言都會主動得像隻餓狼般的撲上自己,在茶水間的時候也是,本以為是故意挑逗自己主動,沒想到居然是不打算有進一步動作,這不得不讓葛清霏去聯想到明綉。



「要回去了?」



「嗯,要回公司」



「還有公事要處理?」一常能事先處理好公事的洛昭言,居然還要回公司處理公事,這葛清霏懷疑洛昭言是否在拒絕找理由,不過看不出洛昭言有任何說謊的神情。



「明綉在我離開公司前拿了一疊資料要我明天一早處理好給她」洛昭言很少見明綉會突然拿一堆資料給自己要臨時處理的,雖然還沒仔細閱讀那些資料是什麼,但不管那是什麼,洛昭言都覺得一定是明綉認為自己是靠葛清霏的關係才拿到霧衡的單,不削之下故意刁難的吧。



想到這,洛昭言不由得苦笑。



不過葛清霏心裡不就這樣想了。



原本坐在床邊的葛清霏起身,走向洛昭言,雙手環上洛昭言的頸子「我記得,妳可是有著就算滾過幾回床單後,還能將隔天要交的一堆報告處理好的能力」故意留下只剩下幾公分的距離,若有語意的繼續道「我懷疑,妳重視的不是資料…」葛清霏邊說邊拉開洛昭言右肩的衣衫「而是這吻痕的主人…是吧!!?」



的確,自己是可以在這滾上幾回床單後再回去處理些資料,就算弄不完,頂多隔天被明綉釘著,但自己已經給明綉太多不好印象了,要是不把明綉交代的資料處理好,未來可不堪設想。



把剛剛所想的告訴葛清霏後,洛昭言注意到葛清霏臉上的笑意變得更深,怎麼覺得好像在誰身上看過,是埋名!埋名也在自己對他說過明綉給自已養身苦茶後露出相同的笑容,那一副已經知道什麼卻又不告訴自己的微笑。



「清霏,妳為什麼露出那樣的笑?」洛昭言不解,只能詢問。



葛清霏從沒看過洛昭言陷在感情裡完全沒注意到對方感受的樣子,那一頭霧水還不搞清楚明綉意思的模樣,實在太過有趣「回去吧,工作加油唷!」鬆開環住洛昭言頸子的雙手,葛清霏轉身往行李走去。



洛昭言摸不著頭續,望著葛清霏拿衣服的背影想繼續問出個所以然來,但葛清霏只答洛昭言一句沒頭沒尾的話後,便趕洛昭言回去。



「她對妳是特別,別錯過囉」



無奈,洛昭言只好帶著這句話回公司繼續處理資料,面對著一小疊的資料,洛昭言翻到一半發現,這些資料都是之前上呈給明綉看的,而她也簽屬完了,其中還包含有不是自己的部分,原本以為葛清霏那句話是在暗示自己,明綉對自己是特別的,但照目前的樣子,讓洛昭言覺得,明綉是為了刁難自己才故意拿這些資料要自己看過。



「唉……」嘆過氣,趕緊看完資料,回家盥洗,明天一早,還要去飯店接葛清霏和高恭祠呢。





# # # # #





隔天一早,洛昭言先是開車去接越今朝,然後再去接葛清霏和高恭祠,隨後便往海吾的工廠以及協力廠商去介紹與巡視,再次回到公司時已經是中午,吃過中飯後葛清霏與高恭祠便要準備去搭機往下一個地點去,依舊是洛昭言和越今朝開車送兩人到機場去,互道再見後洛昭言和越今朝回到公司,越今朝去處理今日被挑明要改進的協力廠商的事情,洛昭言則是和居十方研究著葛清霏今天給的新產品圖面。



不一會,便來到了下班時間,洛昭言和居十方的討論一時之間還無法結束,約又過了十幾分,稍有頭緒後決定明天再和越今朝討論霧衡新產品的事情。



回到辦公室時,同事們都已經下班,唯獨明綉的辦公室燈還亮著,剛坐下不久,洛昭言便聽見開門的聲音,猜想應該是明綉也準備離開吧,不知怎麼,洛昭言居然緊張明綉會不會走過來自己這邊,果真幾秒後明綉叫住洛昭言。



「昭言」



「阿,哈!正準備下班嗎?明、明綉組長」洛昭言轉椅背,慌忙的站起來,平時都只叫明綉或是組長的洛昭言,緊張自己要怎麼稱呼都亂了。



「拿去」明綉遞出一件包裝整齊的襯衫。



以為明綉會拿昨晚資料的事情來刁難自己,但盯著明綉手上的襯衫,事情似乎不是那樣「其實不用特別在買一件給我的,我………」想告訴明綉自己不缺襯衫,且昨天那件因為有即時洗掉咖啡漬所以沒殘留,卻被明綉打斷。



「穿上」明綉字句簡潔明白,像是告訴洛昭言,不要囉嗦。



「是!」



就連在工作時也不曾聽明綉用這種語氣對自己,洛昭言膽懼的急忙接過襯衫後,才要道謝,明綉便轉頭離去,望著明綉離去的背影,洛昭言吞了吞口水,手裡緊抓著接過的襯衫。






時間來到一周之末,禮拜五,洛昭言穿著昨晚明綉給自己的襯衫來上班,無非是想讓明綉知道自己有照她的話做穿上襯衫,且已經打好算盤,要找個時間來向明綉道歉,要是不道歉再拖下去也只是增添自己在工作上難受,不過一早就和越今朝和居十方說好要討論新產品圖面的事情,三人討論完時,洛昭言忙著回復後續開模訊息給葛清霏,結束後時間剛好來到中午午休。



想趁著午休去找明綉時,才從小祈口中得知,明綉早一步已經跟董事長去吃午餐了。聽到董事長三個字,洛昭言心想糟糕,自己怎麼沒有先去找明綉解釋道歉呢,要是明綉把自己硬推倒她的事情說出來,飯碗肯定不保呀!



一想到這,洛昭言飯再也吃不下,也沒睡午覺,坐在辦公桌前等待明綉回來,要趕緊向她道歉,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午休過了,洛昭言還是不見明綉回來,見小祈走進明綉辦公室拿了筆記型電腦出來,看來小祈一定知道明綉在哪。



「小祈等等,你知道明綉現在在哪嗎?」洛昭言追上小祈詢問她是否知道明綉在哪?



「知道阿,在會議室裡,準備開會呢」小祈笑回「昭言妳也得準備一下了,1點半開會啊」



「啊!!」



一聲驚呼,洛昭言滿腦記得要跟明綉道歉,忘了下午是慣例的業務部會議,趕緊轉回去辦公桌上拿資料與筆記型電腦,小快步的走進會議室,心裡頭不停禱念著,佛祖,玉皇大帝,上帝,阿門都出來了,只求明綉還未跟董事長說那晚的事情,或許事情會有轉圜的餘地。



會議開始,業務部的人都到齊了,由各業務將各個客戶目前正在開發的,開模中的,試樣中的,已量產的及新接單的部分一一細說給董事長及各部相關主管聽,這些項目洛昭言早都已經準備好,各業務先是將獨自單獨承接的部分報告完後,再一同與接洽處理同樣客戶訂單的業務一起報告。



而在洛昭言與越今朝報告完目前新接霧衡的新產品後,坐在會議桌最前方的中央髮鬢漸白顧寒江董事長說話了。



「等等,今朝」



洛昭言聽到顧寒江出聲以為會叫住自己,心裡抖了一下,不過喊的是越今朝,著實鬆了一口氣。



「是!?董事長?」越今朝正面望著顧寒江,等著顧寒江續話。



「以後屬於你處理的霧衡業務,由明綉代替你接手處理,下周一起開始交接」



顧寒江話一說出,業務部的眾人除了明綉,全都驚訝的同時轉換看著越今朝和明綉。通常,業務接洽的客戶單會被全轉手交給另一個業務,只會出現在原本的業務能力不夠時才出現,越今朝雖比洛昭言晚進公司半年,但也替公司接下不少單,能力可稱是業務部的主力之一,怎可能會臨時被換下。



當細碎的討論聲充斥著會議室時,顧寒江又繼續說「等霧衡的業務交接完後,你再和明綉交接天晴的業務」



以為自己做錯了什麼,要被換下的越今朝,聽到自己要轉接天晴的業務,精神抖擻的應聲回答「是的!董事長!」原來只是交換業務,越今朝一想到這,心裡的石頭立馬放下。



「昭言」董事長得到越今朝的回應後,視線轉盯著站在另一邊的洛昭言。



以為自己也會像越今朝一樣和誰交換業務的洛昭言,站直了身,靜待發落「是?!」



「往後妳就和明綉一起接洽處理霧衡的業務,霧衡是我們大客戶之一,我相信你們倆個能夠合作得很好,讓公司接到更多的單」



可惜,事情並不是洛昭言想得那麼簡單,聽完後腦裡頓時混亂。不是要和誰交換業務嗎?怎麼變成是自己和明綉一起處理霧衡的業務?一起處理!?這是就近看管的意思嗎?等於自己真的脫離不了明綉的手掌心了嗎?那往後不就沒好日子過了?



「好的,我們會的,謝謝董事長」洛昭言應聲答好,心裡卻是千萬個懊悔,為什麼自己那晚會誤推了明綉呢。



會議結束後,明綉交代越今朝今天下班前先把霧衡目前在進行的單其相關資料先準備起來送到她辦公室,好下周能夠盡早交接處理,並要洛昭言將至今所承接的業務及舊資料調出來,要她下周一起交接,說畢便轉往下個層樓去開主管會議了。



要準備交接的業務資料,哪是一時半刻能收集好的,好在要交接的部分不多,因為霧衡的業務大都是洛昭言處理的比較多,反而洛昭言多花了一點時間,越今朝則是在收齊完電子文件後,起身先去資料室說要找幫忙找以前的書面資料出來,不久,洛昭言也跟著去了資料室翻資料。



兩人在資料室裡認真地翻找資料,不忘聊個幾句,越今朝問洛昭言為何顧寒江會臨時要交換自己和明綉的業務,洛昭言雖然心裡有答案,但不好詳說,只是無奈地回不清楚,雖然隔了一點距離,越今朝聽得出洛昭言的語氣似乎不是很滿意自己和明綉交換業務的事情。



原本想開口問洛昭言是不是不喜歡明綉的越今朝,忽然想起禮拜一時的那罐保溫瓶和一堆小糖丘以及明綉與洛昭言身上各自的吻痕,頓時明白為何顧寒江會突然讓自己和明綉交換業務的緣由,交換業務的事情,或許是明綉要求的,如果真是明綉要求的,那肯定是為了能夠增加與洛昭言相處的時間,也能提防霧衡業務葛清霏,想到這越今朝不得不佩服明綉的一石二鳥之計,不過奇怪的是為什麼洛昭言看起來卻不怎麼開心。



洛昭言花心的名聲在公司裡可算是眾人皆知的事情啊!越今朝突然想起這件事,恩………大約猜想得出為何洛昭言會如此落寞,被情人完全掌控的感覺總是不自在,便把話吞下回頭繼續尋找資料。



找完資料時已經過了下班時間,兩人各拿著一箱資料進去明綉的辦公室,以為明綉已經下班的兩人,將資料放在小桌前準備離去的同時,明綉剛好開門進辦公室。



看到桌上兩箱資料,明綉知道洛昭言和越今朝應該也是剛找完資料而已「辛苦了,下周再交接吧,早點下班」不是鐵面主管的明綉,懂得要慰問屬下,說完走到辦公桌前整理剛開完會的文件。



「好的,下周見,組長」越今朝微笑回,接著輕聲在洛昭言耳邊說「我先走了,昭言」越今朝自明綉進辦公室後便注意到洛昭言的異樣,似乎是有話想說,聽小祈說洛昭言今天早上在找明綉,想必是有事要談,自己不是什麼飛利浦,識趣的道過再見後便離開辦公室。



「組長……不……明綉,我有事想說」



洛昭言見越今朝出去,現下只有自己和明綉兩人,不管是否能改變稍早顧寒江的旨意,或是讓明綉對自己改觀,針對那晚的事情,洛昭言覺得自己是該認真的向明綉道歉。



以為洛昭言跟越今朝一起出辦公室的明綉,抬起頭看著還呆站在原來接近牆邊的位置上「什麼事?」



「我想向妳道歉」



「何事要道歉」



「那晚,咳……」清了清喉嚨,洛昭言想著要用哪種方式去說這件事「那晚妳在我家過夜,我不小心……不小心推倒妳……對不起」



洛昭言一臉抱歉的模樣望著明綉,可是明綉聽完的表情,讓洛昭言覺得不妙「我自認不會隨便做出這樣的事情,但那晚喝得太多,醉了,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還請明綉妳別生氣」洛昭言急忙的繼續解釋道,但明綉的表情卻是越來越凝重,更像是在發怒「我知道一切是我的錯,所以我喝掉了苦茶,我忍了按摩疼痛,但我不希望未來我們要共同接洽業務之下,妳還會這樣氣我,所以我在此向妳道歉」洛昭言說完用著90度的鞠躬向著明綉「對不起,明綉,請原諒我!」



看著用標準90度鞠躬道歉的洛昭言,明綉無法原諒,反而更是生氣。



「洛昭言」明綉邊說邊從辦公桌後走向洛昭言的位置「妳真覺得我心眼小到,給妳喝苦茶和幫妳按摩是報復嗎?」



聽明綉說出這句話的洛昭言,疑惑的彎起身,望著走向自己明綉。苦茶跟按摩,難道不是嗎?



「那苦茶熬了多久我不想說,苦茶太苦就讓小祈拿糖給妳,按摩之後我也讓小祈拿了解瘀的藥膏給妳,不小心弄髒了妳襯衫,下班後隨即去買回來補給妳,這些在妳的面前都是心眼小的我的報復嗎?」



原以為洛昭言留下是想來告訴自己想要的答案,結果卻是一連串的道歉,居然還說那晚是”不小心”的,讓明綉失了冷靜,動了肝火。



明綉說出的這些,為什麼自己從沒注意過,苦茶、糖丘、解瘀藥膏和新襯衫,都是為了自己而準備,怎麼自己就當是為了報復自己推倒明綉而刁難自己的事情了呢!?



洛昭言想趕緊向明綉道歉,可明綉又毫不留情地繼續說。



「洛昭言,妳是不是忘了那晚對我說過的話!?」雖然氣怒,但明綉懷疑洛昭言會這樣誤解自己,肯定有原因,難道是洛昭言忘了那晚對自己說過的話?



洛昭言吞了吞口水,一邊看著走近質問的明綉一邊退後,直到不能再退,背後已經靠上了牆。眼見如此咄咄逼人的明綉,洛昭言怎敢開口說因為喝得太醉,自己真的忘了那晚對明綉說了什麼,左手死命的揉著太陽穴,快想起來啊!可惜腦裡閃過的畫面一幕幕都是明綉的身材,自己說過什麼話,怎樣湊也湊不出一句話來。



「對不起,我真的記不起來……」不得已,洛昭言對自己投降,決定面對現實,說出實話。



“咚”的一聲,明綉一掌拍上牆邊,抬頭死死盯著洛昭言。



這,這不是壁咚嗎!?怎麼會發生在自己身上!?洛昭言突然佩服起自己,為什麼現在這種情況下還會想到壁咚這件事,吞了口口水,緊張得不知道明綉接著會做出什麼事情。



說時遲那時快,洛昭言還在想明綉會做什麼事的同時,明綉一把拉住洛昭言的領帶往下拉,洛昭言隨著明綉的拉移,身子彎矮了一些,以為明綉氣到要給自己一記膝蓋重擊的洛昭言,下一秒感覺到唇邊傳來的溫度,以及強入的舌尖,明綉身上飄散而來的香氣讓洛昭言忘了前刻的凝重,隨著慾望,擁吻起明綉。



直到無法喘息,兩人才因而分開。



洛昭言慌亂的鬆開方才擅自摟住明綉的雙手,但身子還是維持著微彎。



「晚上,到妳家,我會讓妳記起來說過什麼話」



明綉依舊拉著洛昭言的領帶,強勢的說著。








注1:洛昭言所在公司名稱。






END……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