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9弹 倒计时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7-12-04 21:48
点击:1043
章节字数:417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教授。

以其绝对性的强大约束着组织内的所有成员的『伊·U』首领。

听到这个词的理子突然明白了。

上个月贞德曾经跟她提起过「教授希望亚里亚继承『伊·U』」。

而现在佩特拉的出现和她设下的圈套再次证明了这点。

——亚里亚在不知不觉中卷入了争夺『伊·U』首领的内战里。

「哼。」

理子轻哼了一声。

如果让亚里亚知道她被她最憎恨的组织首领钦定为继承人,那该是多么可笑。

「罗宾,你该不会到现在都以为是凭自己的力量打败维拉德的吧。」

佩特拉抬起下巴,用居高临下的姿态俯视着仅在海里露出半个肩膀的理子。

啪嗒。

理子对着站在船上的佩特拉按下了瓦尔特的击锤,把子弹推上枪膛。

准星瞄准的是,佩特拉的头部。

「什么意思。」

她用如同海水一样冰冷的声音这么问——即使她已经能预想到那一定是让她非常不高兴的话。

「那是妾的诅咒。」

佩特拉扬起手背放在脸颊的一侧。

她做出肆意嘲笑的夸张动作,看向理子的眼睛里却是毫无保留的轻蔑。

「你也好,亚里亚也好,那边的远山金次也好。你以为凭你们三个能打败维拉德吗?」

「维拉德是被妾诅咒才会败给你们。」

她继续这么补充着。

「『伊·U』No.2的位置原本就是属于妾——」

砰。

突如其来的枪声打断了佩特拉的胜者发言。

从黑色的枪口喷射而出的子弹被她身边的胡狼男用大斧挡住。

「哦?」

佩特拉挑起眉毛。

「……你说诅咒?」

浮在海面上的理子举着枪口仍然冒着硝烟的瓦尔特。

「呵。」

维拉德是亚里亚、理子、金次拼上性命好不容易才打败的。

什么都没做的佩特拉却说这是她的功劳。

不是因为他们的努力而是因为诅咒?

「别让我发笑了。」

因为不能容忍这种对亚里亚豁出性命般努力的侮辱,理子反而笑了出来。

「维拉德还没被捕的时候,你甚至不敢跟他正面冲突。」

白雪从海里拔出亚里亚的小太刀。

「只会躲在背后做一些小动作。」

雷姬举起只剩下3发子弹的SVD,瞄准了佩特拉。

「现在明明什么都没做,动动嘴就想捡现成的便宜?」

金次拿出伯莱塔、打开了保险栓。

「我可不是你的虔诚信徒,把那些故弄玄虚留给他们吧!」

「——『奥尔良的冰花』!」

与此同时,贞德把木制拐杖的尾部插入海水中。

啪。

木制的拐杖由尾部向上裂开,在接近中下部的地方逐渐露出了被改造成短剑的杜兰达尔。

咔嚓咔嚓。

仅仅过了数秒,海水如听她命令般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结成了冰块。

在海面上凝结出近10公分厚的大块浮冰从贞德那里一直延伸至船底。

冰块正在慢慢形成的同时,理子早就爬上浮冰。

她沿着贞德铺起来的路线向佩特拉冲了过去。

「这是、对妾的挑战吗?」

佩特拉用不能理解的语气发出疑问。

如果最先发动攻击的是白雪、雷姬或者是金次都是可以理解的,可是只有理子和贞德是佩特拉无法想通的。

同为『伊·U』成员,她们应该是这几人中算得上了解佩特拉的人——无论是诅咒还是实力。

所以才更不能理解。

「亚里亚、是我的猎物。」

没有正面回答佩特拉的话,但却非常明确划清了双方的界限。

这么说着的理子在距离船头还有数十公分的地方起跳。

「也好。」

佩特拉挥动手臂。

「妾就用武力让你们屈服于妾。」

接着,站在桨边的离船头最近的6个胡狼男举起大斧排列成一排移动到可攻击理子的范围内。

砰。

仿佛事先计划好一般,从SVD枪口里射出的子弹在理子起跳的同时射出、在她还没有落到船头前甲板由下至上依次穿过每一个胡狼男的左膝、大腿、左肋、前胸、喉咙、头部。

被击中的胡狼男慢慢地变成了一滩沙土。

「火焰!」

跟在理子身后的白雪握紧小太刀用力向下劈砍。

突然,空气中突然燃烧起一团火焰如同火蛇一般冲向佩特拉。

「只有、这种程度吗?」

佩特拉冷哼了一声。

化成沙土被海风吹散到空气中的细沙立刻缠绕上了火蛇,在佩特拉眼里仿佛只有的火苗程度的火焰立刻被熄灭了。

剩下的沙粒像有生命般地凝结组合到一起。

然后,慢慢地形成了比之前的胡狼男体型更小、但数量是2倍的小型胡狼男。

「什!?」

站在浮冰上的金次面前出现了把他、贞德、雷姬跟理子、白雪隔离开的9个小型胡狼男。

在理子她们往佩特拉——准确的说是亚里亚——靠近的背后的船头上也站着3个同样的小型胡狼男。

——当然数量远远不止这些。

数倍的胡狼男手握大斧站在佩特拉身后的两侧等待命令。

理子她们和佩特拉之间的距离大概有数米,而这中间只有亚里亚和安放她的黄金棺木。

「罗宾。」

在佩特拉火花的同时,黄金棺木被从甲板上生出来的沙土托举起来。

「你应该知道在这里和妾作对是很不明智的。」

「……」

理子沉默着没有说话。

她知道佩特拉说的没错——在金字塔附近跟佩特拉战斗、是可以称为「找死」的行为。

「妾呢——」

佩特拉故意拉长语调。

她伸手摸向被抬高到佩特拉的腰部位置的躺在黄金棺木里的亚里亚。

「住——」

「——很喜欢亚里亚这种性格的女人。」

佩特拉无视白雪用语言的阻止。

「强大、骄傲、可爱。」

先是头发、接下来是脸颊、再是锁骨,一直往下。

纤细的手指沿着亚里亚身体的轮廓抚摸着她,最后停在了她的左手上。

「可是她是证明妾有能力成为『伊·U』下任教授的重要道具。」

「所以——」

「所以你才杀了她?」

里状态的理子稍微冷静了下来——即使理子他们的行动没有被控制,但似乎无论做什么都无法摆脱这个困境。

「这点妾也在苦恼。」

佩特拉皱起眉。

「这个世界上很难找到其他能代替亚里亚的女人。」

「……?」

「——亚里亚才不是什么物品!」

白雪紧握着属于亚里亚的小太刀,怒视着佩特拉——遗漏了某个重要的细节。

「妾喜欢漂亮强大的女人,所以妾会再给你们一次机会。」

佩特拉松开亚里亚握着漆黑的Government的手指,从她手上拿过枪。

「妾再问一遍。」

佩特拉举起Government。

「臣服于妾。」

啪嗒。

她按下击锤。

「或者是、死。」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滞了。

「回答不了的话,那就让妾来替你们决定好了。」

砰。

.45APC的子弹从黑色的枪口喷射而出。

「远山金次,妾要好好谢谢你。」

子弹飞向的目标是金次。

「——小金!」

子弹在白雪的声音传来之前就会先击中金次。

大概是死前最后的挣扎,所有的一切在他眼里变成了慢动作。

佩特拉的嘲笑、理子的惊讶还有白雪的着急,仿佛连胡狼男都变得像看好戏的观众。

为了自己的1.9个学分害死了亚里亚,让所有人陷入了危机。

此时此刻的结局是不是应验了「报应」这个词呢?

——已经万事休矣、了吗?

金次这么想着。

咻——

砰。

大概过了数秒之后,金次仍然完好无损地站着。

「射子弹」。

如同字面的意思,在子弹发生的过程中用另一发子弹击中它,然后强行改变它的运动轨迹。

「……远山金一!」

察觉到发生什么的佩特拉猛地转过头瞪视着船舱的方向。

「佩特拉,你这是违反规则。」

从船舱后面走出来的是穿着黑色大衣、扎着一条长辫的男人——容貌跟金次有几分相似。

「……哥、哥哥?」

金次下意识地喊出这个称呼。

「哼,把妾『退学』的你,事到如今又搬出规则来了吗?」

金一的双手插在大衣的外侧口袋里——从外表根本看不出携带了什么武器。

他就这样走向佩特拉,即使走过胡狼男身边的时候被它们举起的船桨威胁着。

「『对付亚里亚可以,但不能随便杀人』。」

金一在佩特拉面前停了下来。

「——我替『教授』传过的话,你应该没忘吧。」

「……」

佩特拉闭上嘴没有再说话。

「佩特拉,我知道你想站到『伊·U』的顶点。但现在那还是属于『教授』的。要想继承首领位置的话,现在就必须服从『伊·U』。」

「——不要!」

像小孩子闹脾气一样,佩特拉两手叉腰鼓起了嘴。

「妾才不会听你的命令,妾想杀的时候就杀!」

——完全没有之前对付理子他们的威严。

只有一点不可否认,那就是金一的出现让佩特拉的杀气减弱了。

「就是因为这样你才被『退学』的,还没明白吗?」

金一想哄小孩子一样地叹了一口气。

「你、你想侮辱妾吗?妾才不——唔!」

金一毫无预兆地托起佩特拉的下颚、然后吻了上去。

「原谅他吧,那是我的弟弟。」

就在刚才还很讨厌金一、甚至还有敌意的佩特拉一下子失去了力量,被金一单手抱腰禁锢在怀里。

「真、真亏你敢这么对妾。」

满脸通红的佩特拉傲娇地推开金一。

「不要说这么让人伤心的话啊。」

「不、不管怎么样,妾都无法跟那个你战斗。」

接着,什么话都没留下的佩特拉跑向船边跳了下去。

数个胡狼男抬起装有亚里亚的黄金棺木跟着她逃走了,围攻金次他们的胡狼男也重新化成了沙土被吹散。

「等——」

「亚里亚!」

跟着跳下海的理子和白雪最终连影子都没看到。

「——哥哥!为什么!」

金次大声叫住想要离开的金一。

即使知道刚刚是金一出手救了金次一命,但金次还是非常愤怒。

「你说过不会再去杀亚里亚的!」

「我没有杀她,只是旁观而已。」

「你、你这是诡辩!如果你出手的话……亚里亚就不会……她就不会……」

亚里亚是在金次眼前被射杀的。

有几滴从她身上喷溅出来的鲜血已经在金次脸上凝成了固体。

「……还不行。」

金一从大衣口袋里拿出一个沙漏似的玻璃工艺品。

上面的沙子一点一点地往下流着。

「她还没有死。」

「你说什——」

希望被重新燃起。

「那是佩特拉的咒弹。」

金一举起玻璃沙漏。

「从现在起的24小时内,她还活着。」

几乎所有人都同时拿出手机或举起手表确认现在的时间——现在是傍晚6点左右。

「佩特拉打算用这时间与『伊·U』的首领谈判。所以在那之前,她会让亚里亚活着吧。」

金一叹了一口气。

「但也就到那时而已。」

他接下来的话几乎熄灭了刚刚燃起的希望之火。

「不管佩特拉的谈判出现什么结果,都没有『第二可能性』。」

「既然没有,那亚里亚——」

「——必须要死。」

什么叫只是暂时活着?

什么又是「第二可能性」?

毫无头绪的几人互相看着对方。

咕隆。

金一把玻璃沙漏扔在甲板上,转身准备离开。

「——哥哥!」

金一停下了脚步。

「你要看着亚里亚去死吗!?」

随着佩特拉的离开,这艘『太阳之船』的船头和船尾逐渐变回了细微的沙粒。

而金一像是没有看到一样闭上了眼。

「金次,『伊·U』离你们太远了。」

「对你、对亚里亚,都是。」

「等——哥哥!」

嗡、嗡——

金次跳上之前乘坐的水上摩托、转动手把的加速器,朝着金一追了过去。

「回来金次!现在不是去追加奈的时候!」

「小金!」


佩特拉。

『埃及艳后』克利奥帕特拉七世的后代——但总是自称是其转世。

被推断为是G25的超能力者,是世界最强的魔女之一。

只要在金字塔型的建筑物——只要大部分相似即可——附近就可以拥有无限魔力。

即使是维拉德也不会愿意在金字塔附近跟佩特拉战斗。

同样的,一旦远离金字塔,佩特拉也不会去招惹维拉德。

佩特拉说的诅咒并不是无中生有的。

这些是因为佩特拉的派出了她的使魔——黄金虫。

虽然效果要比直接诅咒弱,不过能输送佩特拉的魔力,给接触到的敌人招来不幸。

是因为黄金虫才会让亚里亚在赌场里落水、换下防弹衣,也是因为它让亚里亚跟金次从2楼掉下去追胡狼男、给佩特拉创造出绝佳的狙击机会。

还有之前贞德被卡车撞伤腿、理子莫名其妙生了眼疾。

这些都是佩特拉的诅咒。

「……大意了!」

贞德用力拍着桌子。

在一间仿佛是船舱的小房间里,理子、贞德、白雪、雷姬围着小圆桌坐在地上。

桌子上放着的是理子搜集到的有关佩特拉的资料,而在中间的是用来倒计时亚里亚生命的玻璃沙漏——只剩下一半。

不仅如此,「抢回亚里亚」的作战会议到现在为止已经持续有2-3个小时。

——然而几乎没有任何进展。

「……唔。」

从昏迷中苏醒的金次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他坐起身看到不远处坐在地上的理子4人。

「……小金?」

最先察觉到金次苏醒的白雪给他递过去一杯温水。

咕唔咕唔。

先试探着润了润嗓子的金次一口气把温水全部喝完。

「没事吧?」

「我……」

「我们是在码头发现小金的,真是的,太冲动了。」

听到白雪声音的金次在过了数秒之后才意识到自己独自去追金一、和金一打了一架之后就失去了意识。

「……对、对了!亚里亚!」

「亚里亚她——」

这个名字被说出口的瞬间,所有人都沉默了。

「怎么了?亚里亚不是被抓走了吗?我们要把她救回来啊!」

金次立刻下床,这才发现身上早就换好一身新的防弹制服。

「你们还坐着干什么!」

他检查起伯莱塔是否能正常运作、蝴蝶刀是否锋利、还有子弹的数量是否充足。

「冷静点,金君。」

理子指着窗户。

「我们已经在路上了。」

金次走到窗边,映入他视线的是一望无边的大海。

「怎、怎么回事?」

东经43度19分,北纬155度03分。

太平洋,得抚岛海岸附近的公海。

那是亚里亚所在的地方——无论是白雪的占卜还是理子偷偷放在亚里亚身上的GPS都显示同样的位置。

金次靠在窗台上犹豫着要不要把『真相』告诉理子她们。

在『太阳之船』消失、落水之前,金次从金一那里得知了『真相』。

金一是为了彻底瓦解『伊·U』才会加入他们。

『伊·U』是真正的无法。

不只无视这世界的所存一切法律,甚至连内部也没有任何法则。

『伊·U』的成员可以随心所欲的变强,以任何形式实现自己的目的都没关系。

如果他人成为那障碍或材料的话,就算杀掉也没关系。

『伊·U』的首领——『教授』,一直在约束着那些无法者。

正是因为有他这绝对性的存在,『伊·U』才会存在下来。

可是这一且都会由教授寿命的终止而结束。

『伊·U』里存在两种派别,主战派和钻研派——前者是真心要征服全世界的人,后者是纯粹寻求提高自身力量的人。

得知教授死期的成员们以让『伊·U』存在为目标开始寻找下任首领——就是能成为与教授一样绝对无敌存在的,约束无法者们的人。

而成为众矢之的的就是——亚里亚。

钻研派的信念是先将亚里亚引导进『伊·U』。但如果她不够资格、太弱小的话,就杀掉寻找其他下任首领。

而主战派则是以佩特拉为首,以杀掉亚里亚为优先、夺取首领的位置。

所以金一才会说无论结果如何,亚里亚都必须死——因为她太弱了。

『第一可能性』——在教授死的同时抹杀亚里亚,让『伊·U』在找到新首领前出现真空期。

『第二可能性』——就是暗杀现任首领,与他战斗。

——想要用内讧消灭『伊·U』的那两种可能性的成功率几乎是0。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