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7弹 突变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7-12-04 21:48
点击:1132
章节字数:254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哗啦啦——

赌场大厅入口附近的那片区域是廉价玩乐用的老虎机,再往里面是连着海的泳池。

「来杯饮料怎么样?」

「鸡尾酒、威士忌、咖啡,全部都是免费的喔~」

「需要的客人请招呼附近的服务员喔~」

大声招呼着客人的兔女郎打扮的女招待们乘电动水上摩托快速地在如同水路般的泳池上移动着。

嗡嗡。

「兔女郎小姐请看这边!」

「你可真漂亮!」

咻——

夹带着口哨的欢呼声掩盖了有点刺耳的引擎轰鸣声。

——什么啊这些人。

脸上露出嫌弃的亚里亚轻哼了一声。

这种在她眼里属于轻浮、甚至可以跟性 骚 扰划等号的行为绝对会用十数发子弹回礼。

可是对方是兔女郎装扮的女招待。

即使客人再无理取闹也要抱着「顾客就是上帝」的宽大胸怀去服务。

「唔……」

亚里亚不高兴地皱起了眉——她做不到。

对一些人来说或许并不在意,但对另一些人来说却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拉下脸去做的。

毫无疑问,亚里亚属于后者。

她骄傲自负,碍于脸面——或许这是贵族的通病吧。

「说起来你是旱鸭子吧。」

从贞德的角度来看,亚里亚正望着泳池发呆。

「呃——什、什么啊。」

被说中弱点的亚里亚尴尬地转过脑袋。

「我可是抓准你的弱点的啊。」

贞德回忆着当时想抓白雪回『伊·U』的时候。

从设下圈套挑拨亚里亚和白雪的关系到正式抓走白雪的时候给亚里亚设下的陷阱,无一不是针对亚里亚准备的策略。

「那个时候——」

「——有、有救生衣的话就没问题!」

贞德的话被不知道为什么脸突然涨得通红的亚里亚强硬地打断了。

「那样不能叫做会水性吧。」

「救、救生圈也可以……就、就算只有手腕上的浮环我也可以……」

差点溺水被淹死的恐惧仍然在亚里亚的心里、无法忘记。

但她现在想到的却是和白雪的接吻——即使白雪只是因为要救她。

「你这么急着辩解该不会——」

「——啊啊啊,那里发现异常,我去那里看看。」

——该不会瞒着什么吧。

亚里亚手忙脚乱地抱着一叠筹码打算走得远远的。

「等等。」

「……」

亚里亚的动作明显停顿了一拍。

「有、还有什么事吗?」

她僵硬的转动身体,尽力在脸上扯出一丝微笑。

「不用管我,想玩什么尽管去玩吧。」

贞德用低男音突然说起与刚才没有关系的话。

尽管这里都是沉迷赌博不能自拔的赌徒们,可是不能排除有心人的存在。

像刚刚那样突然的举动会让人觉得很奇怪——被引起注意就不好了。

「我用这点就够了。」

贞德拄着拐杖走到亚里亚面前,从她抱着的一叠筹码里随手拿了几枚。

听到这句像是太过溺爱孙女的话让亚里亚变了脸色——在亚里亚耳里简直就是嘲笑。

昨天,对,就是昨天。

短短1个小时内,亚里亚输给理子3个月杂活、15箱草莓牛奶——这还是在打了8折名为「理子的爱」之后的。

总之,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亚里亚没有赌运」。

老实说,在赌桌上谈赌运实在是太天真了。

没有一个赌博高手会真的以为自己是运气好才会赢——没有被抓到的作弊叫做高明,只有被抓到的作弊才叫做出老千。

亚里亚不是理子的对手。

这点她不得不承认——无论是什么游戏理子都很擅长。

「……」

「——呀哈~」

刚想开口说什么的亚里亚被突然变得吵闹的气氛分散了注意。

「嘿!」

「10环!命中红心!」

穿着像黑色泳衣般的露背兔女装的女招待做出胜利的V字手势。

「小姐你真是太棒了!」

「输得心服口服啊。」

「再露一手吧!」

虽然名字是赌场,但像飞镖、保龄球、台球这样的娱乐设备也在其中。

和亚里亚隔着一个泳池的对面正是投飞镖的区域。

「那家伙……」

尽管有不少人围在那里,但亚里亚还是一眼就认出那个命中10环的兔女郎正是理子——当然不仅仅是凭理子右眼上的心形眼罩。

「太得意忘形了吧。」

小声嘀咕表达不满的亚里亚撇了撇嘴。

看到被这么多男人包围着的理子,亚里亚心里莫名的不是滋味。

「呃……」

正准备换下一个战场的理子和亚里亚的视线对在了一起。

……

视线大概只停留了1秒左右,亚里亚就转头离开了。

「啊、那边的小妹妹请等一下。」

理子一边喊着「小妹妹」,一边挤出人群跳上水上摩托。

而她身后却传来「原来如此」的残念的悲鸣。

嗡嗡。

转动着加速用的手把,理子行驶着水上摩托靠近亚里亚。

「前面的小妹妹请等一下。」

亚里亚用眼角瞥了理子一眼,然后继续沿着泳池边往更内部走去。

「呐呐,小妹妹今年几岁了?是一个人吗?」

「要不要跟大姐姐一起玩?」

……

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的理子得到的回应是亚里亚的白眼。

「啧,真冷淡。」

「……」

亚里亚突然停下脚步,她的肩膀上下起伏着——似乎在忍耐什么。

「小妹妹——」

「谁是小妹妹啊!」

亚里亚对站在水上摩托上比她要矮一头的理子大声喊着。

「你这家伙别太——」

突然,背后被不知道什么人撞了一下。

「呃、等——」

失去了平衡的亚里亚的身体向理子扑过去——准确的说是往泳池的方向倾倒。

哗啦。

来不及反应的两人一起掉进了水里。

水面上漂浮着底部朝上的水上摩托和数百枚原本被亚里亚抱在手里的花花绿绿的筹码。

「咕唔……救、救……」

不通水性的亚里亚慌张地伸手想抓住什么,但结果却只是多喝了几口水。

「抓紧我。」

慌乱间听到这么一个声音的亚里亚抓住了向她伸出的手。

亚里亚鬼使神差般地跟着那个人的节奏摸到了那个人的腰,然后紧紧抱住不放。

「失礼了,请让一让。」

刚才的意外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在服务生拿着长浴巾赶过来的时候亚里亚已经被救了上来,可她似乎还没从溺水的恐惧里恢复。

紧闭着双眼、脑袋放在理子的胸口、双手紧紧环住理子的腰。

服务生和女招待们驱散着围观的客人让其中两人领着亚里亚和理子去贵宾室冲洗换衣服。


「亚里亚没事吧?」

仍由白雪拿毛巾擦着亚里亚的湿发。

「……嗯……没事。」

坐在长凳上双手抱膝、把头埋在里面的亚里亚有气无力地逞强着。

「亚里亚,那个……」

已经洗好澡换上新的兔女装的理子往下拉扯着白色的兔耳。

「对不起了啦。」

亚里亚只是抬头看了理子一眼又垂下眼皮。

「呜呜呜哇!理子知道错了,亚里亚不要不理理子,呜呜……」

理子一下子扑过去跪在长凳前抱住亚里亚的大腿。

「理子也不想亚里亚落水的,都是刚刚那个人的错!」

「理子知道亚里亚是旱鸭子才不会拿那种事情开玩笑。」

「就算是开玩笑也只会在浴室里——」

理子及时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呜呜呜,亚里亚好可怕。」

毫无形象抱着亚里亚大腿痛哭的理子完全没有刚才命中红心的风采。

「大不了、大不了昨天的赌注理子都不要了啦。」

「呜……还有前天的、大前天的……呜哇,所有的都不要了好不好?」

「不说话的亚里亚好可怕!哇呜呜。」

「这可是你说的。」

理子的头顶突然传来这么一个声音。

「嗯嗯!只要亚里亚原谅理子,理子什么都答应亚里——」

「居、居然在、在这里等着理子吗!?」

突然醒悟的理子猛地抬起头,看到的是白雪脸上挂着「计划通」的得意笑容。

「武侦可是说一不二的噢。」

「唔……亚里亚!你就这么让小雪欺负理子嘛!?」

被摆了一道的理子气呼呼地用手指着亚里亚。

「嘛,白雪说的也有道理……」

「亚里亚大坏蛋!亚里亚欺负人!」

「理、理子居然会败在亚里亚手里……」

「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亚里亚!」

接着,理子一边喊着「一生的败笔」一边哭着跑了出去。

「喂理——」

砰。

更衣室的大门被重重地关上了。

「怎、怎么办白雪。」

亚里亚着急地向白雪求救。

实际上刚才也是白雪暗示亚里亚要让理子认错,理子只顾着哄亚里亚完全没有提防白雪。

「不用担心。」

白雪替亚里亚梳着头发。

「亚里亚没有做错噢。」

接着,在分成两边头发的一侧扎上像角一样的头饰。

「是理子一直仗着亚里亚喜欢……咳不、是亚里亚太心软、太好说话才会被理子欺负的。」

「早就该好好说说她了,让她知道错了。」

「是、是吗……」

亚里亚的心里没有底。

或许是因为平时都是亚里亚宠着理子,所以偶尔让理子吃亏一下反而会觉得是不是自己做错了。

「好了。」

替亚里亚重新打扮好,白雪又帮她整理了衣服上的褶皱。

「啊、谢谢。」

亚里亚拿起身旁已经分解、擦干、重新组装过的Government,确认是否能够正常运作。

「亚里亚一个人可以吗?」

因为掉进泳池弄湿了衣服,所以亚里亚身上的衣服是赌场里的工作人员临时送来的干净衣服——普通的没有防弹功能的衣服。

「只是普通的警卫而已。」

「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

「知道啦。」

亚里亚从长凳上站起,把双枪双刀藏在衣服的下面。

「白——」

亚里亚这才注意到白雪身上穿的也是兔女装配网袜。

虽然同样是兔女装,可是白雪和理子传出来的效果却截然不同。

理子是偏娇小的萝莉体型,白雪是成熟的大姐姐类型——尤其是胸前。

对亚里亚这样一低头就能看到脚背的飞机场来说,视觉冲击实在是太大了。

「我我我我先出去了!」

一转头就撞上更衣柜的亚里亚匆匆忙忙地跑出门外。

「这是……终于有效果了吗!?」

更衣室里只剩下白雪一个人站在原地,双手捂着红成熟苹果的脸不知道在说什么。

嘎吱。

「没事吧?」

坐在更衣室门外沙发上的贞德看到亚里亚出来立刻走了过去——因为是男士打扮所以不能进女更衣室。

「没什么。」

「对了,我刚刚看到理子哭着跑出来,你……不会对她做了什么吧。」

这句话的主被动顺序无论怎么看都应该是反过来的,但贞德还是试探着问了一句。

「唔……她没事吧?」

「精神满满呢。」

亚里亚往贞德的视线看过去,理子正沉迷老虎机发泄不满。

「说起来刚刚害你落水的那个人想跟你当面道歉,我帮你挡回去了。」

「嗯,谢谢。」

「——不、不好了,亚里亚。」

穿着穿着白色衬衫黑色西裤、打着领结的服务生急匆匆地正向亚里亚这里跑来。

「金次?」

「呼呼……不、不好了。」

「你在做什么啊——」

——有好好完成自己的任务吗?

亚里亚的话被贞德用眼神制止了。

「发生什么了。」

「雷姬她被盯上了。」


赌场2楼是特等轮盘层。

在这楼层里最低下注额是100万日元。

能参与赌博的只有持会员身份的人,即使想参观也要特别付费。

换句话说,能站在这里的都是有钱人。

意外的,在2楼的一角上却聚集了很多围观者。

在那里有一张巨大的轮盘赌台,站在庄家位上的正是穿着西装马甲、打着领结的雷姬。

无论是自愿的理子还是勉强自己的白雪都穿着兔女装,但雷姬却换了另一种身份。

「那么,请玩家下注。」

在宣示着赌博开始的钟声响起之后,雷姬一如既往地用平静的声音这么说着。

虽然在不同赌场的规则稍有不同,但轮盘游戏基本上是玩家先下赌金,之后再由庄家将小球放进转动的轮盘中,最后看小球是否会落入玩家所下注的格子里来判断输赢。

不过投注的大小和数字都不限定,所以一般都会用风险小、赔率大的方式。

「啊哈,这么强……还如此可怜的庄家还是第一次遇到啊。竟然让我在不到1小时里输了3500万。」

这个数字大得让后来才加入围观的观众倒吸了一口冷气。

「你、其实是掌管命运的女神吧?」

正值青年的IT社长似乎对雷姬有了兴趣。

「……我手里剩下的筹码与输掉的一样,有3500万。」

哗啦。

青年社长把手边的成堆的筹码全都推到了『黑』的格子中。

「全部压在黑色上!」

随着他豪气的动作,围观的客人也都兴奋起来。

「是『黑』吗?」

拿着白色小球的雷姬的语气丝毫没有变化。

「那么如果这球落入黑色将提供两倍。可以吗?」

「不。」

青年社长摇摇头。

「如果我赢的话——」

他故意拖长了语气,然后伸出手指着雷姬。

「就要你。」

周围的气氛一下子喧闹起来——比刚刚一口气下注3500万更加热闹。

「——区区3500万就想要她?就算加上你刚才输掉的一半也买不起她的一根头发。」

在雷姬脸色变冷之前,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这样一个声音。

可是……是谁在说话?

听起来是一个很年幼的声音,但是语气里十分高傲。

「失礼了,这场赌局我也要参加。」

当有人注意到的时候,青年社长的对面已经坐着一位绯红色双马尾的少女。

「喂喂小妹妹,这可不是你能玩的地方。」

「失礼了,我马上带她走。」

服务生打扮的金次走到亚里亚面前想要把她拉走。

「庄家没宣布投注结束,不管是谁都可以自由参加,我说的对吗?」

亚里亚转过头对上了雷姬的视线。

「没错。」

就连金次都能感觉到雷姬的冰冷领域在亚里亚出现的时候明显减弱了。

「既然美女都这么说的话。」

青年社长耸耸肩,表示没有异议。

「可是你的筹码呢?我可是出了3500万啊。」

无论是谁都能看出这是在逼亚里亚自动退出——这是大人的赌局。

「嗯、是呢。」

亚里亚思考了一会,然后招呼金次过去。

「帮我去拿支票和笔。」

「(可是我们是赌场只给我们1000万假支票啊。)」

金次小声地靠在亚里亚耳边这么说着。

「(谁说要用假的了。)」

「啊?」

「少废话,快去。」

「……我知道了,请稍等。」

亚里亚在进门的时候就听到这个青年社长想打雷姬的主意。

可雷姬是亚里亚早就认定的小队成员,怎么会让给别人?

在大脑理解到青年社长想要雷姬和她想要雷姬这两者含义完全不同的亚里亚已经坐在了赌桌前。

「久等了。」

金次端着一个小型的盘子,上面放着一叠支票和一支签字笔。

「那我出7000万吧。」

亚里亚随手在支票上写下了必须要一个个去数的「0」。

「我可以等你去鉴别好真伪再开局。」

「不用了。」

青年社长看向亚里亚的眼神里没有了先前的敷衍。

「我信得过小姐。」

「那好。」

亚里亚把签有自己名字和金额的支票随手扔在『红』23号的格子里——亚里亚的生日是23号。

这个命中的几率的三十六分之一。

几乎是没可能赢的。

「如果我输了,7000万就是你的。看在它的面子上就不要骚扰这位小姐了。」

「那么小姐赢了的话……」

「同样的,请不要再骚扰她。」

……

「啊哈哈……这也是命运吗?」

青年社长忍不住大笑起来。

对他来说无论输赢都不能跟雷姬进一步交往,对亚里亚来说无论输赢似乎都稳赚不亏。

「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

「嗯?」

「小姐你、认识庄家小姐吗?」

「啊不、我……」

(糟、糟了!)

表露得太过心急会引起怀疑,可是亚里亚并没有意识到这点。

「那可是7000万啊。」

「她……她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

「那么,下注到此结束。」

雷姬的声音宣告着1v1的赌局正式开始。

接着,她的右手握住转把、旋转。

在转盘开始转动数秒之后把白色的小球投进轮盘。

哗哗。

哗哗哗。

小球沿轮盘边缘滚动着——开始在分隔数字的区域上跳动起来。

「咕唔。」

赌上3500万巨款的青年社长不禁咽了下口水,按耐不住地探出身体。

……

嗷呜——

突然一声响亮的狼吼打破了紧张的气氛。

「灰松?」

亚里亚一眼就认出跳上赌台、把筹码打落一地的全身银色的狼。

而在灰松警戒着的方向出现的是拿着半月形斧头的、头部是胡狼的人类?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