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无标题

作者:陳希澄
更新时间:2016-08-18 00:22
点击:1362
章节字数:353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張季嫙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事。


她坐在梳妝鏡前東瞧西看,活脫似個花樣年華的少女,彷彿是情竇初開般的小心翼翼,張季嫙雖然害臊卻樂在其中。


她穿了一件碎花洋裝,刻意不遮掩腿上的疤,其實她的情況並沒有八仙塵爆傷者來得嚴重,只是少說也要半年才能回歸正常生活。


張季嫙深呼吸口氣,與李靜恩近三個月沒有見了,不知道李靜恩過得好不好?有沒有偶爾地想起她?


好了,一切都很完美!


張季嫙將紅線收進香包之中,放進包裡才覺得心安。她才不信一個來路不明的老伯說的鬼話,看!現在她不就要跟李靜恩見面了?


而且還是住上三天!


聽李瑤說是李靜恩自己要求的,她開心得在床上打滾,一顆心蹦蹦亂跳,小鹿亂撞。


「妹,妳好了嗎?」張欽澤的聲音從門後傳來,張季嫙拿起拐杖一步步緩步走出,在張欽澤的攙扶下進了車內。


看著自家妹妹露出久違的笑容,再不放心他也得含淚祝福——雖然這比喻是誇張了點,但相差不遠。


「妹,下次把妳女友帶來家裡吧,給爸媽看看啊。」張欽澤從後照鏡看向張季嫙,溫柔含笑。


「咦?」張季嫙一愣,「爸媽他們.......」


「妳是爸媽生的,女兒談戀愛他們會不知道?連我都感覺到了粉紅色泡泡,更何況是他們?薑還是老得辣,只是不說破而已。」


張季嫙紅著臉瞪他,應聲好。


那聲『好』飽含明亮期待,張欽澤感覺到了。這麼多年了,歷經這麼多苦難,也該換他的妹妹幸福了,不是嗎?


是男生還是女生又有何重要?於千萬人生遇見所愛,並且相知相惜是多麼不容易的緣分。


這是張季嫙第一次踏進李靜恩的家,她知道李靜恩是防衛心極強的人,那麼她可以解讀成,李靜恩願意讓自己走進她的世界嗎?


如果當初她沒有一時貪喜逕自穿上了禮服,她還能吸引到李靜恩的注意嗎?如果當初她勾得到拉鍊,她的心還會被牽走嗎?


看進李靜恩眼底時,張季嫙看見了自己的倒影。


李靜恩何嘗不是呢?


李靜恩早早就起了床,簡單梳洗後綁起俐落的馬尾動手準備午餐,

邊輕哼著歌,不時望向窗外的庭院是否有轎車經過。


她瘦了,本是優雅的體態摻了幾分弱不禁風。


李靜恩的氣色看上去的確不太好,也不時感到反胃,但她仍努力打起精神迎接張季嫙。


午餐張羅好後,她便開始整理家務。其實她有輕微的潔癖,所以不允許環境過於髒亂,只是礙於李瑤二十四小時全天守候,她不敢妄動。


李靜恩抗拒著李瑤的好,不想讓自己產生依賴感。


即便她什麼都沒有了。


「這個是.......?」李靜恩放下吸塵器,她忽然在抽屜找到了一個香包,她拿在手上努力回想.........似乎是之前去月老廟求的紅線。


其實她去過兩次月老廟。


第一次是陪黃承泰去恰巧碰到張季嫙,第二次是她獨自一人找月老談心事,她沒忘自己那時抽到的籤,也沒忘她的問題得到了聖筊。


看到了香包就想起她曾碰過一次江湖術士,現在回想自己的三九大劫,原來替她擋禍的人,是林偉啊........


沒能好好地跟林偉說再見呢.........


不讓悲傷的情緒發作,李靜恩輕輕甩頭讓故人離開思緒裡,她繼續埋頭苦幹,整理環境。


叮咚。


李靜恩的心登時一跳,她收起抹布與吸塵器,深呼吸口氣換掉一身汙衣,從衣櫃中拿出一件長裙。


張季嫙在外躊躇好半晌才鼓起勇氣按鈴,她要張欽澤別擔心自己便攆走他,按下門鈴的那刻,她的心跳又急又快,像是偷見情人的情婦似的。


「門開了,自己進來吧。」


張季嫙一愣,伸出手,輕輕推開,印入眼簾的佳人好久不見,張季嫙頓時眼眶一熱,卻不敢造次。


面對真正用心珍惜的人,張季嫙變得小心翼翼。


只見李靜恩背對她,露出了一大片美背。這場景似曾相識,張季嫙不禁鼻頭一酸,拄著拐杖向前挪步,手輕輕捏住拉鍊,使力往上拉。


「謝謝。」李靜恩的謝語,終於讓她的眼中的淚潰堤。她從後背抱住李靜恩,無法自己的大哭。


李靜恩被她深深地擁入懷,似乎感受到身後的人已哭成淚人兒,她又笑又苦,輕輕闔上眼。


沒事了,都會沒事的。


原來四目相交的那一眼,便注定了兩人坎坷的愛情之路必定佈滿荊棘、傷痕累累。


她們已經沒有時間再繼續蹉跎,沒有時間再繼續互相欺騙,愛恨情仇終如煙,我們都不過是一介凡人而已.........


在愛情裡,我們身不由己。


在李靜恩的攙扶下,張季嫙一步步緩慢地走進飯廳,一見到桌上豐富的菜色便傻住。「這些,都是妳做的?」


「我也曾是家庭主婦。」李靜恩含笑地回。


張季嫙有些動容,吃下第一口飯時她點頭毫不掩飾讚美,直誇李靜恩手藝好,而她只是要她吃慢點。


急不得的,很多事都是。


用完飯後李靜恩自然動手洗碗,張季嫙行動不便只好坐在沙發上吃水果,只是她看著李靜恩的背影有些悸動。


她曾想過與李靜恩同居會是什麼樣子,原來是那麼幸福啊。


「李靜恩。」


「嗯?」


「李靜恩。」


「什麼事?」李靜恩洗完最後一個碗,拿毛巾擦拭手時,轉頭望向眉眼含笑的張季嫙有些好笑,「幹嘛一直叫我?」


「老婆。」


李靜恩一愣。


張季嫙大概是也沒臉再叫第二次,她的耳根子紅得像蒸蝦似的,一張小臉避開李靜恩沉灼的視線,最後耐不住李靜恩的沉默,乾脆將臉埋進枕頭裡。


「啊啊,好丟臉。」張季嫙臉熱得都要哭了。


李靜恩的目光深了幾分,夾雜太多不明不白的情緒,她坐到張季嫙面前拉下枕頭,迎上一張滿臉通紅的臉,看起來特別........誘人。


她捧起了那張傾國傾城的臉,淺嚐的吻繾綣甘蜜,張季嫙情不自禁環上她的脖頸,淡淡的吻越漸深入,怎麼勾、怎麼纏,撩得張季嫙心神蕩漾。


李靜恩卻像是忽然想起什麼而奮力推開她,喘著氣扭頭別過,沉浸在情慾裡的張季嫙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只是看著李靜恩繃緊的神情不禁蹙眉,「怎麼了?嗯?是我.......不好嗎?」


話說到這,她不禁撫上受傷的左臉,她知道這些疤有些駭人,如果李靜恩........


驀地,一抹溫熱的、柔情的吻卻落於疤痕上。張季嫙迎上的,是一雙既冷情又溫潤的眼。


我不嫌妳。張季嫙從她盈盈的視線中讀到這四字。


於是她勾回佳人的心,再次獻上自己的唇,她仍能感受到李靜恩的遲疑與戒慎,她不懂李靜恩的顧慮,她只懂她願意把自己交出去。


她開始動手拉扯彼此的衣物,李靜恩沒阻止她,只是當張季嫙的手撩起長裙、滑向她大腿時,李靜恩卻忽地猛然握住,抓得她好疼。


「我、我還沒準備好。」李靜恩的眼神閃爍,張季嫙不禁垂眸,笑笑地說沒關係。三番兩次的拒絕,心底燃得熊熊慾火也澆熄了幾分,她倆簡單整理衣裝,有些相敬如賓。


「那個.......我去整理一下臥房,妳看電視吧。」李靜恩匆匆離去,一看見知道是落荒而逃。


沒關係,還有的是時間。


張季嫙打開電視,百般無聊地轉著頻道,時不時飄向半掩的門,行動不便這件事真的很讓人髮指!


要不她就直接就地撲倒李靜恩了,哪能容她拒絕!張季嫙無意間轉到了電影台便放下了遙控器。


「妳也會看電影啊?」李靜恩走出房瞅了螢幕一眼,「以為妳只會看綜藝節目什麼的。」


「我的確不常看電影,不代表我不會看。」張季嫙沒好氣地道。


「好好,是我誤會妳了,我錯了。」李靜恩眼含笑意坐到她身旁,一看見的片名她不禁一愣。


「妳.......妳確定妳要看《寂寞拍賣師》?」


「怎麼了?不好看嗎?」張季嫙輕靠在她肩上,「如果不好看我就轉台。」


「不,很好看,這部電影非常好看,只是它比較.......沉重。」李靜恩調整一下坐姿,讓張季嫙躺得更舒服。


「結局好還是壞?」張季嫙問。


李靜恩沉吟半晌,低頭垂眸,長長的睫毛如羽扇,她眼中的哀愁如初秋蕭瑟,又似潺潺溪水般澄澈。


「我不會說結局是好還是壞,而是覺得,無論如何那都是最好的結局。」


「太深奧了我聽不懂,安靜,我要看電影。」撫著張季嫙的髮,她側首親吻,她任著張季嫙玩著她的手,最後,十指相扣。


也許是相偎的體溫過於溫暖,又或是冬末春初的午後暖陽過於宜人,電影開演沒多久李靜恩便睡著了。


這也是她這三個月以來第一次不用靠安眠藥就能入睡。張季嫙不知道自己的存在對李靜恩來說到底有多安心,只當李靜恩太累了。


連妝品也蓋不了眼袋淡淡的青色,張季嫙知道,但是選擇不說破。


李靜恩覺得自己做了很長、很長的夢。


夢裡是一片湛藍色的海,她腳踏著浪,讓風吹亂她的髮絲,她朝著海喊了一聲又一聲,直到有抹人影遠遠地、遠遠地從海的另一邊而來,那抹藍色與粼光佔據了視線,聽著海浪的聲音,一遍又一遍。


『李靜恩——』


「李靜恩,妳怎麼了?」


李靜恩猛然驚醒,刺眼的白光讓她一時無法適應,目光對焦,她看見了張季嫙紅著眼眶,盈滿淚水似的清亮。


「我看完了寂寞拍賣師,天啊,妳下次可以先告訴我要準備衛生紙嗎?有夠悲傷的。」


李靜恩回神,伸手拍拍張季嫙的後腦,親暱地捏住她的後耳給她一抹淡然的微笑。


李靜恩沒有告訴她,她做了一個夢。


原來是張季嫙眼淚的鹹味,才讓她夢到那一片海嗎?她好像還沒能與張季嫙去好多地方,從相識至今,她們都沒能好好坐下來相處。


張季嫙淘淘不絕地拉著她分享觀後心得,她就像是一個興奮的小孩喋喋不休,而李靜恩只是微笑地傾聽。偶爾點頭同意。


感謝上天讓我遇見妳,請妳要好好的,一定要好好的。


晚上李靜恩微波披薩,兩人便坐在桌前享用速食。李靜恩問她明天想吃什麼,張季嫙也不客氣地點了許多菜。


「我想吃蕃茄炒蛋、青椒炒肉絲但不要青椒!還有香煎肉排以及滷雞腿,我也喜歡吃鳳梨蝦球還有客家小炒.......」


「停!妳吃得下這麼多?」李靜恩失笑。


「我有說一次吃完嗎?我以後會常常過來蹭飯啊!」張季嫙說得理所當然。


她說了『以後』。


李靜恩的心漲得好疼、好痛,溫暖得讓人鼻酸。


吃完了晚餐後,李靜恩悉心替她擦澡,小心翼翼避開傷口,明明已習慣坦露的張季嫙卻仍感到一絲害臊,李靜恩大概也是察覺到了她的心思,動作跟著笨拙了。


「好、好了,我擦好了,妳先去床上坐著吧。」作勢就要往浴室裡走去,卻冷不防被捉住手腕。


張季嫙提口氣,鼓起勇氣拉著李靜恩往自己的私處摸去,楚楚可憐地道,「妳摸,都濕了........」


李靜恩聽見了理智斷線的聲音。


比起中午的吻此刻可以說是狂風暴雨,張季嫙被吻得七葷八素,拉著李靜恩不肯放,身心都已準備好接納她的占有。


一次又一次地挺進,張季嫙覺得自己幸福得快死了。李靜恩白皙的背也在歡愛中多了幾條指甲痕,而李靜恩也不客氣地在她左胸口種下近乎瘀青的吻痕。


「如果當初我沒有挑逗妳的話,妳會愛上我嗎?」張季嫙俏皮地問。李靜恩的食指輕輕搔刮她的鼻樑,「那我想,我就不會為了妳失控。」


她還是沒讓張季嫙碰她。


翻雲覆雨過後,她在美人額前落下一枚深情的吻,李靜恩替她蓋好薄被就怕她著涼,李靜恩坐在床邊,溫柔地撫上張季嫙的臉。


「謝謝妳,老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