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无标题

作者:陳希澄
更新时间:2016-08-13 18:24
点击:1178
章节字数:282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 「你加了什麼東西?」聞言,陸威笑意漸深,聳肩。


「選一杯或是兩杯一起喝,我也是不強求妳的。」杯水逼近,李靜恩的心登時一跳,她深呼吸口氣,選了陸威右手邊的那杯水。


見此,陸威挑眉,不以為然地問,「為什麼選這杯?直覺?」李靜恩從他充滿壓迫的漆黑眼眸中看出警告,她不敢多說什麼,只是違心回答,「直覺。」


陸威當然看出她的心虛了,但也不說破。「哦,這樣啊。」如此簡單帶過,在李靜恩鼓起勇氣喝下時,他順手也將左手的水杯傾倒而下。


看來是選對了,李靜恩暗自慶幸,這杯水嚐起來無色無味,跟一般的開水並無差異,所以應該是沒問題吧........


陸威走向一旁的單人座椅坐下,慵懶地抽著半根菸,比起李靜恩坐在床沿的繃緊僵硬,他顯得自在多了。「這麼多年了,妳倒沒什麼變。」


李靜恩微愣,他們什麼時候見過面了?怎麼陸威說得他們曾經相識似的?側首,臉上疑惑一覽無遺,「我們,認識嗎?」


陸威擺手,「沒差,現在認識也來得及,不過........」瞄了眼牆上的時鐘,他打開電視轉到正在直播的記者會現場,「我是很想讓妳親眼見證此刻,但妳的出現會給現場帶來混亂,而我,討厭失去控制的事。」


李靜恩目不轉睛地盯著電視螢幕,心心繫念如她孩子般的Secret,因而錯過了陸威字裡行間透露出的玄機。


討厭失序,但失序卻是一種必然。


「你跟林偉......是什麼關係?」


目光閃過一絲狠戾,很快地眨眼而逝,彷彿是天際一道迅雷不及掩耳的雷電,彷彿預告著什麼......


「妳不是問我認不認識,而是問我跟他什麼關係,那代表——」猛地一個轉身,冷光掃她一眼,「妳知道什麼了?」


被冷冽的目光震懾住,李靜恩一時語塞,來不及應對的她很快地又見到陸威神色趨緩,他對她溫言淡語,「沒關係,妳不說也好,我自己慢慢問才有意思。」長腳邁出,他伸手拿下掛在牆上的那襲婚紗,李靜恩的目光仍然盯著電視轉播,她很好奇到底這場記者會究竟會多折騰?


她現在大概知道她與張季嫙不知何時存有的親密照外流、她藏在抽屜深處的設計圖被竊走,前者大概會讓她的名聲徹底被搞臭,至於後者.........要小可小,要大可大,全憑操弄手段而異。


會場流程來到了最終成果展示,李靜恩一一看著模特兒出來打招呼,雖然主持人妙語如珠,但李靜恩神色凝重,完全笑不出來。


驀地,她手邊多了一襲婚紗因而拉回她的思緒,她才想起她現在可是在敵人的虎穴裡竟如此大意,她有些懊惱而不敢迎上陸威如猛虎般的目光。


比起黃承泰的城府心機,陸威完全不掩飾自己的企圖心,所以才能將陸家的事業版圖繼續擴張嗎?陸家第一代從商全憑上上代的白手起家,在富不過三代的詛咒下,李靜恩其實不太看好陸家第二代的接手,便是眼前的陸威。


這次的面對面交手,李靜恩心裡是默認了他的能力,不過聽過他的風流史後好感煙消雲散。


再者,他與林偉到底.........


「穿上。」不冷不熱的語調卻透出了冷澀,絲毫不容李靜恩懷疑拒絕。「在這裡,直接換。」


臉色一青,李靜恩不敢置信地看著他,陸威卻不過是無謂地笑笑,「怎麼了?難道還要我幫妳脫?」


捧著婚紗,李靜恩深呼吸口氣,她知道,劫難才正要開始。






「阿六是什麼意思?」當李瑤天真地問出口時,趙清竹搖頭笑嘆,轉身從窗邊走回室內,雙手搭在戴蒙肩上,無視李瑤眼裡的敵意,輕輕道:「不要知道比較好。」


李瑤在心底翻個白眼,至少現在氣氛沒那麼緊張了不是嗎?李瑤苦中作樂安慰自己,只要還活著就有希望。


忽然間,趙清竹疾步走向自己,李瑤根本還來不及搞清楚狀況,脖頸上便多了一雙手狠狠掐緊她,李瑤覺得自己還是別烏鴉嘴好了。


「妳、妳又要做什麼!咳........咳........」那手緊得彷彿真要她命似的,李瑤不懂趙清竹怎麼又突然發起狂來,她用盡氣力想扳開,無奈她越掐越緊,李瑤覺得自己慢慢呼吸不到氣了。


「住、住手........不........」


「妳跟誰求援?」趙清竹那雙暗濁的碧眼逼近她,另一手從口袋中掏出手機,李瑤根本看不清楚趙清竹亮給她看什麼,只聽到她在她耳邊嘶吼,「警方!妳什麼時候報警的?」


李瑤一愣,這才想起她身上也有定位追蹤器,肯定是她太久沒有回報情況,與她接線的同事才會機靈報警!


很好,事情終於開始有了轉機。李瑤奮力推開她,用力朝她腹部踹了一記,趙清竹沒料她她留有這手,捂著腹部踉蹌幾步,卻馬上被李瑤壓制在地,兩手被用力扭轉,她吃痛地皺起眉呻吟。


「差點就掐死我了妳這王八蛋。」李瑤忿忿地瞪她一眼,不就幸好趙清竹沒拿美工刀割花她的臉?趙清竹不是沒有掙扎,只是一動那被箝制的雙手立刻傳來椎心刺骨的痛楚,她便不敢動了。


「哼,我們可以心平氣和地談,是妳逼我的,妳可別怪我。現在警方要來了,妳也完蛋了!」


趙清竹咬著牙,她都還沒向陸威報仇,她不甘心!怎麼可以........隱忍這麼多年,卻敗在最後一刻?眼看趙清竹又在蠢蠢欲動,李瑤終於忍不住破口大罵。


「妳不覺得妳很自私嗎?」


趙清竹一愣。


「妳的經歷很悲慘沒有錯,但是妳到底憑什麼牽拖無辜的人?戴蒙到底哪裡惹到妳?要是剛剛我沒有抓到空檔反擊,我是不是也要被妳掐死了?我問妳,報仇雪恨之後,手刃仇人之後,妳又得到了什麼?妳心裡真的能因為報仇了,所以舒緩了嗎?難道支持妳活下去的力量,就是只有仇恨?」


李瑤深呼吸口氣,又繼續道,「我很遺憾,真的。我不是跟妳說笑,也不是敷衍妳,但妳覺得全世界只有妳最悲慘嗎?那妳想知道我的過去嗎?妳知道被親生父親強姦的感受是什麼嗎?」


趙清竹怔住。


「傷害我的人不是只有我爸,還有我爸那邊的親戚跟他的朋友,我是他賺錢的工具妳知道嗎?他該是最親暱的家人卻傷得我最深,讓我好多年來都活在那些陰霾之下。我告訴妳,悲慘不是拿來比較的,妳可以報仇,但妳不能波及無辜的人,我也恨透了我爸,但我選擇原諒,因為他也死了。」


趙清竹默然,燃著熊熊烈火的綠眸漸漸暗淡而平靜,李瑤輕嘆口氣,她已經不提這些往事好多年了,只要她一回想起那段惡夢,那些痛苦便會反蝕她的身心,要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為什麼妳.......可以原諒?」


李瑤勾起唇角,淡淡道,「我不是選擇放下仇恨,而是選擇放過自己。」


那滴眼淚,從眼眶緩緩溢出,安靜流下。李瑤放開了她,將她擁入懷中待她如襁褓嬰孩,輕輕撫著她不斷抽動的背。


「沒事了,都過去了。」李瑤在她耳邊輕聲安撫,趙清竹雖然沒有答話,卻也沒有推開她。


李瑤就當她聽進去了。


只是在她看不見的地方,趙清竹聽見由遠而近鳴笛聲越是逼近,她的心越是浮躁不安。


她看見了,在地上的小刀。


她還有.........事情沒有完成,不能止步於此。


「對不起了。」


事情的發生不過是在眨眼間,溫度抽離的那刻,李瑤甚至來不及消化趙清竹莫名的歉語,尖銳刀鋒在眼前一閃,李瑤瞬間睜大眼,那一刻,世界彷彿陷入寂靜。


「我不能留下活口,所以,對不起了。」


無聲無息、輕輕墜落..........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