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无标题

作者:陳希澄
更新时间:2016-08-11 21:53
点击:1064
章节字数:253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八十八章



住院樓層比起急診室抑或是門診間較安靜許多,所以當那陣急促的高跟鞋敲響了整個長廊時,護理站內職守崗位的護理師們不禁探頭觀望,這陣風風火火的氣勢可嚇到她們了。


明豔的美眸難得掀起滔天巨浪,菜鳥總是背黑鍋的那個,理當被推出來硬著頭皮迎視美人,「那個........請問有什麼事嗎?」畏畏縮縮活脫像隻小白兔,李靜恩歛起幾分兇勢,嘆口氣。


「九零三號房的張季嫙,去哪了?」李瑤可沒她的好脾氣,她從後擠下李靜恩,疾聲厲色,「出院紀錄呢?我看!」


菜鳥抖了下,求救的目光向後投去,沒一個敢出來替她擋禍,就連護理長也因為張季嫙的事被叫去泡茶聊天了,資深一點的前輩哪敢惹事?只好裝死到底。


菜鳥急得都要哭出來了,看得李靜恩是於心不忍。


「有什麼事嗎?」


「護理長!」菜鳥像是看到救星降世,她揮手急聲,「這邊這邊,這兩個家屬說要找九零三的人.......」


聞言,護理長眼中閃過一絲戾色,眨眼即逝,快得李靜恩以為是錯覺。「兩位要找九零三號房的人?那麼,借一步說話吧,別為難我們護理師了。」


李瑤的眼色盡是戒備,她總覺得眼前一板一眼的護理長高深莫測,失了先機,就只能暫時任人宰割。


借一步說話的地方,其實就是九零三號房,護理長順手帶上門,以身高來說,她並不比李靜恩高,此刻的氣勢卻是鋪天蓋地而來,連見過狂風暴雨的她都感到有些冷然。


一向擁有敏銳直覺的李瑤更不用說,但她選擇另一種方式試探護理長的深淺,她勾起無害的笑容,伸出手以示善意,「您好,剛剛是我太過魯莽了,希望您別介意,我們沒有惡意,只是朋友忽然『憑空』消失,我們很擔心。」


護理長不是沒有聽出她的重音落於何處,只見她四兩撥千金地回應,「病人的隱私恕我無可奉告。」


強硬地拒絕了呢。李瑤嘆口氣,忽然跨出腳步走近護理長,大概是沒料到李瑤有這步,她顯得有些慌亂,但很快地又收起了。


李瑤用只有兩個人聽得到的音量在她耳邊低聲,「『那個人』給妳多少?我可以出兩倍。」


她的神色沒有任何動搖,李瑤看得出來。「看來私立醫院自有玩法,那麼別怪我了。」


亮出了手機,護理長原是不經意一撇,卻見到熟悉的笑顏時怔住,偽裝的面具開始崩落瓦解,唇齒用力迸出警告,「妳,妳敢動我孩子?」


李瑤漠然,「那妳們敢動張季嫙?妳也不希望兩敗俱傷吧?我的條件很簡單,告訴我是誰帶走了張季嫙,又帶去了哪裡。」


她動搖了。李瑤一向洞悉人心,她趁勝追擊又亮出直播影片,正逢小學的放學時間,這代表了什麼,護理長很清楚。


悄悄纂緊的拳正是心裡的掙扎拔河,李瑤怎麼會不懂,眼看一簇簇人群就要走出校門口,裡面,肯定有她心愛的兒子,她不行置無辜的孩子於危險之中!


而那個人,並不會在乎保全她的孩子!


她頹下肩膀,鬆口氣,心有不甘卻不得不屈服,李瑤勾起滿意的笑容,但,還未對連線彼端的人下達停止指令。


「妳,要說還是不說?」李瑤挑眉,簡直是流氓,晃著手裡的手機她恨不得奪過摔爛。


心一橫,護理長咬著牙,沉著聲似是嘶吼,「金鑽酒店。」李瑤退了一步,同時對手機說聲停止,直播的畫面才結束。


護理長鬆口氣,緊繃的神色並未趨緩,原以為這兩人不過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卻沒料到藏有這一步。


「妳替誰做事?」雖然李瑤認為她不是直接關係人,但還是姑且問問,果真見到護理長抿唇不語,搖頭,「我不過是聽上層做事而已。」


「要是讓我知道妳騙我,那麼.......」面對聰明人,話不用說白便能心知肚明,護理長目光灼灼,毫不畏懼地迎視她。


看來挖不出什麼了,李瑤決定抓緊時間離開這家該死的醫院,於是拉著李靜恩走出病房,因而錯過了護理長臉上一閃而逝的笑容。


小小菜鳥探頭探腦,聽到門被用力甩上驚擾其餘病房,她伸長脖子看看是誰在發瘋,卻見兩個女人疾步離開,直接走往電梯,再看看後方氣定神閒的護理長,小菜鳥一頭霧水,見她優雅地推開門她不禁好奇出聲,「她們去哪啊?去探望九零三房的人了?」


「不曉得呢。」護理長那雙鳳眸彎起,特別妖嬈,「倒是妳,跟我進來。」不近人情的冷嗓同仁一向習慣了,默默地為小菜鳥禱告。


不過她們不知道的,外面正風起雲湧,裡面卻是一片翻雲覆雨.......






出了醫院,李瑤的腳步也總算放慢些,李靜恩一時喘不過來,語句斷斷續續,「現、現在我們要去哪.......呼.......」她都要四十歲了,折騰不起啊。


李瑤邊紮起馬尾邊說:「剛剛那女人說,張季嫙在金鑽酒店。」


「所以我們現在要去金鑽酒店是嗎?」李靜恩問,天真如她,李瑤不禁失笑,「當然不!這是陷阱啊堂姐,對方的賊窩我沒膽亂闖,我沒這麼傻。」


這箭雖是無的放矢,但李靜恩仍有中箭的錯覺.......她就是聽信林偉隨口一句,所以才見到如此駭人的景象........


「呃,堂姐,妳表情怎麼這麼難看?」李瑤見到臉色有些蒼白,關切地問,「不舒服?」


「沒事,只是有點貧血。好了,所以我們現在要去哪?」


「嗯,先去看看黃承泰吧,妳婆婆那邊總要先安撫一下,感覺很刁鑽啊。」這的確說到了李靜恩的痛處,黃承泰是黃家的獨子,是被捧上天的驕子,雖然結婚前有想到這一點,但兩人說好要搬出去住所以她才結了。


不過她太小看婆婆了。從孩子到事業,李靜恩上上下下她都不滿意,都不知道她怎麼同意這門婚事的........唉,得了吧,現在讓老人家知道她想離婚了,搞不好黃母還會大鬧醫院什麼的,思及此她頓時頭皮發麻。


雖然沒計畫要離婚,但保有尊嚴地離開仍在她的計畫之內,所以她才有黃承泰不知道地下帳戶,就是為了此刻為自己做的退路。


結婚容易離婚難,相愛容易相處難,那天黃承泰對自己的浪漫告白歷歷在目,煙花燦爛、星空閃爍,火堆旁被曬得通紅的臉,在彼此眼中倒映著相愛的模樣.......


「堂姐,準備好了嗎?」李靜恩苦笑,她該做好什麼準備呢?是準備接受被罵得狗血淋頭,還是斬釘截鐵公布離婚消息,抑或是,心平氣和面對該死的丈夫?


兩人一走進急診室,以為會看到黃母劈哩啪啦罵著人,卻只見到零星病患候診,一問之下才知道,黃承泰已經離開急診間了。


「那我先生去哪了?」李靜恩問。


護理師查了病患資料,眉頭緊蹙,仰頭平聲,「已經轉到加護病房了,就在三樓。」


「加、加護病房?」兩人同時愣住。「不就只是些外傷需要處理,怎麼會到加護病房?而且我聽我婆婆說不是要轉院嗎?」


「黃先生有吸入性嗆傷的症狀,一般而言不會太嚴重,但是他傷到了細小支氣管,所以必須轉送到加護病房持續提供氧氣,再加上黃先生平日有吸菸的習慣,更容易引起肺炎等,詳細情況建議妳們到加護病房詢問。」


「轉到加護病房的意思是........ 」李靜恩置若罔聞,喃喃低語。


「堂姐........」李瑤扶著李靜恩,即便她看起來風輕雲淡,但渙散的目光已透露她有多疲憊。


她倆坐到一旁的椅子上,李靜恩輕咬下唇,兩手撐著頭,輕顫,「夫妻一場,我,怎麼能輕易接受生離死別.......」


「進加護病房不代表就一定會死啊!」李瑤鄭重提醒她,「只是狀況比較危急,妳不要這麼悲觀。」


「那如果,他真的.......真的因為這樣離開了呢?」李靜恩眼眶含淚,她雖然有恨他的地方,但也不想讓身邊的人輕易離去,陰陽永隔。


生命的重量,豈是渺小的人類能承受的?


這時,李靜恩的電話再次響起了,她以為是黃母的催促,卻是一通未知號碼,當她躊躇是否要接時,李瑤奪過替她接起了。


「喂?」她開了擴音,讓李靜恩也能聽到內容。


「李靜恩........」


這是張季嫙的聲音,李靜恩不會聽錯!「張季嫙?妳在哪!」


「在、在金鑽酒店,我.......」心急如焚的她,電話卻在這一刻被切斷了,她甚至來不及問得更詳細、聽得更清楚,就這樣硬生生斷了聯繫。


兩人面面相覷,神色凝重。


「我去吧,金鑽酒店。」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