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YUKANANA)7月7日——一篇完

作者:flowerwatcher
更新时间:2016-08-09 17:57
点击:1189
章节字数:597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flowerwatcher 于 2016-8-9 18:04 编辑


脑洞补不上系列。文笔渣请见谅,老梗,笔下人物都是笔者想象。时间点:2013年7月8日。奈奈ちゃんLive Circus 2013爱媛武道馆场结束后。温馨提示:在这个特别的日子,搭配奈奈ちゃん《7月7日》更加美味哦!喂,这个七夕和那个7月7日不是同一天啦!(被打飞——

大门外面似乎有一些响动。神经纤弱的ゆかり警觉地撑起身体。可因为前一天晚上玩推特睡得太晚,ゆかり实在无力起身。只得屏气凝神听了听,确认外面似乎再无动静,这才又闭上双眼。

现在几点了呢? 刚才睁眼的时候,好像留意到窗外麻麻的,应该快天亮了吧,不过闹钟还没响……ゆかり感觉到意识渐渐远离。 滴——滴滴——滴滴——滴—— 不对! ゆかり立刻从床上翻下来往客厅跑去。 那声音绝对是有人在开大门的密码锁!

还没跑到门口,大门“咔哒”一声打开了。小小的身影鬼鬼祟祟钻了进来。 “啊!”那私闯民宅的家伙反而被吓了跳。 面前还穿着粉丝吊带睡裙的ゆかり,双手高高举着棒球棍,意欲给这“不速之客”以颜色。 “是我,是我,ゆかりさん。MI-ZU-KI-NA-NA……”那人讪笑着,小心翼翼上前取下那差点儿要命的棒球棍。接触到ゆかり微凉的手指,才发现她在微微颤抖着。 果然,她还是害怕着的吧。奈奈不禁心疼,责备自己冒失。刚才在门外纠结好半天,到底要不要先打个电话再进来,偷偷溜进去怕会吓到ゆかり。可这时候ゆかり肯定在睡觉,她本来睡眠就不好,再把她吵醒自己也过意不去。怎么就一股脑儿冲到这里来了呢,奈奈懊丧着,进退维谷。 两年前发生了那场大地震。因为担心着各种问题,奈奈ちゃん以强硬的态度要求那段时间同住,说相互有个照应,这才把公寓的密码告诉她。哪知道她记性这么好,就再没忘记过。早知道就改个密码啦,这会儿也不会被吓成这样。ゆかり非常沮丧。想起那个时候,虽然留在东京非常危险,可谁也没有提出要离开这里。

“话说奈奈ちゃん怎么回东京了?”ゆかり平复了情绪,两人坐在沙发上,“昨晚不是还在爱媛巡演么?” 奈奈不好意思地搔搔脸。总不能说自己喝了一点酒太兴奋,脑子里就剩下一个念头,想也没想就从爱媛赶回东京,径直冲到ゆかり家里吧。这也太羞耻了!奈奈的脸本来因为酒精而略显粉色,现在答不上ゆかり的问题,脸涨得更红了。 ゆかり突然凑到奈奈的面前,皱着眉道:“奈奈ちゃん喝酒了?” ゆかりさん不喜欢酒味。 “那个——那个——,只喝了一点,在庆功宴上。其实就是大家在一起吃饭,我——我——”奈奈开始语无伦次。逼近的ゆかり身上传来淡淡的馨香,又是穿着吊带睡裙,借着天光能看到ゆかり形状美好的洁白的锁骨和那大人的沟壑——不行了,心脏的跳动好像特别有存在感,脑袋要沸腾了! 奈奈不禁稍稍后退拉开一点距离。 “那个,奈奈ちゃん一定累了吧。快去冲个澡,现在还能休息一会儿。”ゆかり这样说道,语气转瞬变得冷淡。

怎么回事? 奈奈感觉有点微妙。ゆかりさん在逼问之后没有接着言语戏弄自己,着很不正常啊,是生气了么?奈奈对于观察他人情绪向来苦手。可是ゆかりさん已经从卧室里拿出自己惯穿的睡衣,不断催促着自己去冲澡,还一副恹恹的样子,是困了?累了?还是生自己的气了?奈奈有些着急,可急起来又不知道解释什么,额头上开始冒汗,只能按ゆかり的指示抱着睡衣乖乖往浴室走去。 “那个,奈奈ちゃん,恭喜Live大获成功哦!我有在推上看到大家的评论,特别是和上松さん的合作表演,很希望能现场听到呢。”ゆかり望着奈奈的背影,轻声说。 奈奈马上回头,一扫刚才的不安,绽放出耀眼的笑容:“谢谢ゆかりさん!”ゆかりさん还是在注视着我的。莫名的多了一点自信。 ゆかり看着那笑容心跳不已,脸颊微红。她只得微微低头:“你快去冲澡啦。”又被催促了。奈奈还是不死心,一手扶着浴室门,回过头来道出自己的疑问:“ゆかりさん,我之前送过亲友票,为什么不来——”问到一半戛然而止。虽然通过旁敲侧击staffさん,知道ゆかりさん昨天没有行程予定,可是提这样的问题也太任性了吧。毕竟爱媛县也挺远什么的,ゆかりさん又是室内派…… “ゆかりん会好好看DVD啦!” “唔,那我去冲澡了。ゆかりさん如果困的话还可以再睡一会儿,不用管我的。”奈奈垂头丧气走进浴室。

看着浴室的暖黄灯光,听着奈奈ちゃん打开花洒,水声淅淅沥沥。ゆかり双手拍拍发红的脸颊,深呼吸一口气,走进卧室。再不去睡,待会儿奈奈ちゃん冲完澡出来,对自己是一场严峻的考验。 况且,刚才凑近的不是没有看到卸妆后的奈奈ちゃん深深的黑眼圈和几粒痘痕。这段时间她一定非常辛苦吧,从staffさん那里知道奈奈ちゃん为了表演《7月7日》,没日没夜地练习演奏竖琴。被问到为什么这么拼命,奈奈ちゃん还很认真地回答:“这是很重要的歌,我想在7月7日那天完美演绎!” 奈奈ちゃん这个笨蛋!这样的歌词,这样的心情,到底是因为谁呢?ゆかり无力地捶着床铺,认命地躺下,想通过睡觉让自己的脑袋停下了。 可是,如果昨天晚上去LIVE现场的话,一定会让三屿P很为难吧,毕竟之前郑重地与他有过“君子协定”,还搅得他度蜜月都不得安宁。“奈奈ちゃん是注定要站在顶峰的人,请不要让她这么早坠落吧!”三屿P严肃地说着这样的话,就连一向任性的自己都不得不收敛起来。Fans的支持,对偶像来说才是一切呢。何况我也曾用“真实”这样的理由来阻挡奈奈ちゃん。 这样的我,这样的心意,还有资格么,还能够传达么? 果然还是很想去现场听《7月7日》呢。

浴室的水声停止。 遭了,都怪自己东想西想还没睡着。ゆかり赶紧闭上眼睛放缓呼吸,装出一副睡着的样子。

“ゆかりさん,啊咧,睡着了啊?” 知道我睡着了就赶紧去客房睡觉啊! “今天还没打击我就睡着了啊!” 也,奈奈ちゃん你果然是抖M么?还在自传里说什么不想要“普通的温柔”。抒发完感想就赶紧走啊!

可惜事情并未如ゆかり所愿。那个小小的人儿,冲澡后特有的发热的身体,轻轻贴了过来,烘得ゆかり脸上一阵燥热,心也开始砰砰跳。 快去客房啊啊!这样下去会被发现装睡的! 那人如对待稀世珍宝般托起ゆかり的身体,让ゆかり靠在自己臂弯。ゆかり突然发现那人并不比自己来得有余裕,心跳并不比自己慢。果然,这样大胆的举动对黑他的奈奈ちゃん来说是巨大考验。 那人深呼吸一口气,像是在平复什么。稍稍停顿后—— 「おやすみ」と髪を抚で(轻抚长发道声“晚安”) 白い月が升るよ(看着白色的月儿慢慢上升) ——

奈奈ちゃん用非常温柔非常低缓的嗓音唱歌,自己想听的歌…… 闭着的眼睛,已经开始湿润。

君がとても爱おしいです(你是如此惹人怜爱) 今ならきっと素直になれる(如今的我一定能变得坦率) —— 感觉到奈奈ちゃん越来越逼近的气息,直到两人的额头贴在一起。 君といると 幸せなんだ(跟你在一起 我很幸福) これからも傍にいるよ(我会永远在你身边) いつも ごめん(一直以来“对不起”) いつも ありがとう(一直以来 “谢谢你”) 泪水和泪水交融在一起。 奈奈ちゃん一定发现了我还醒着吧。 可是她只是摸摸我的长发。 “おやすみ,ゆかり。”






注:LZ日语苦手,歌词及翻译均来源于网络。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