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10弹 峰理子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7-12-04 21:49
点击:1331
章节字数:402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选哪个都无所谓吧。」

理子低着头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

「反正、你不会放过我们。」

「哈哈哈哈哈,稍微变聪明了呢4世。」

理子知道无论她再怎么挣扎、求饶、反抗都不能改变维拉德要监禁她终生的念头。

早知道……没有早知道。

世界上没有后悔药。

可是如果早知道结果不会改变的话,理子对亚里亚大概会更真诚一点——至少不会让自己也陷入那层挣脱不出的情感。

「不过也仅此而已了。」

咚。

维拉德向前踏出一步。

仅仅只是一步,柏油地面就被重力压碎。

原本就颤抖着握在手上的小太刀从理子手里掉落,而她自己也跟着跌坐在地上。

维拉德的恐惧深深刻在理子的心里——即使在前几天看到维拉德饲养的灰松时也会害怕。

无论尝试多少次想再次握起刀,但是刀仿佛像长了眼睛一样从理子手里逃脱。

「这是给你的惩罚,4世。」

维拉德享受着理子对他的恐惧,一步步走近。

「理、理子……」

大口喘着气的亚里亚从牙缝里挤出理子的名字。

她的被维拉德打断的左手正尝试着去拔出绑在大腿外侧的Government。

「呼、哈……」

亚里亚咬着下唇把手臂脱臼带来的疼痛死死压住。

她的左手手指摸到了枪套的扣子,接着咬紧牙关用手指勾住枪柄,把它硬拉着拖出了枪套——Government从空中掉落。

左脚在Government掉落的时候及时踢出,把枪重新踢过头顶。

接着——

「维拉德!」

亚里亚大声喊出这个名字。

与此同时,完好的右手接住了Government对准维拉德的左眼开枪射击。

砰!

红色的液体从维拉德左眼流出,但是他只是因为突然的枪击而向后仰头。

「福尔摩斯。」

.45ACP的子弹从维拉德的左眼掉落,受伤的地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呃、啊啊啊啊!」

咯嚓咯嚓。

维拉德稍微收缩握力就让亚里亚的骨头发出了相互摩擦的声音。

「亚、亚里亚!」

分不清是理子还是金次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这就是福尔摩斯和罗宾?」

维拉德失望地摇着头。

「我都替你们的祖先感到羞耻。」

咚。

维拉德随手把亚里亚甩到天台入口处的铁质门上。

「咳!」

「亚里——」

「4世。」

维拉德看向理子,想把内心的失望和之前的不满全都发泄出来。

「你知道我会怎么做吧。」

维拉德抬起长满动物皮毛的右腿,然后像踢垃圾一样想把理子踢到墙边——

「理——」

噗通。

亚里亚的声音被从胸口传来的疼痛所代替。

她的心脏跳动的频率超过了普通人,胸口处闪起了绯红色的光芒。

然后,她失去了意识。


「——什!?」

四溅而出的不是属于理子的鲜血,而是维拉德的红色液体……和他的右腿。

维拉德倒退着用手撑地面才让自己不至于在理子面前跪下。

可是,这是怎么回事?

「嘻嘻。」

「呵呵呵。」

正当金次和理子都被这一突变惊讶到的时候,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在理子耳边响起。

「罗宾。」

那是属于亚里亚的声线,但是不属于亚里亚的语气。

如同人偶般从地上慢慢站起的亚里亚轻声念着这个名字——就像4月份在飞机上那样。

「果然你才是——」

闪耀着绯红色光芒的右眼充满笑意地看着理子。

「最棒的。」

直到这句话说完,理子才反应过来她正在空中——准确的说,是亚里亚停滞在距离天台数米的空中,而她被亚里亚单手抱着。

「!!」

栀子花香的气味刺激着理子的嗅觉,颈间传来的热气让她打了个冷颤。

「好想、把你吃掉。」

不同于对维拉德的恐惧,理子的背后冒着冷汗,但她不敢动一根手指,只是仰视着亚里亚。

「那种肮脏的液体不配碰你。」

这么说着的亚里亚用舌头舔了一下理子的侧颈——她们的脚下流淌着维拉德断腿后的鲜血。

「……你——」

理子把回忆起的恐惧咽了下去,鼓起勇气尝试开口——这是她第一次跟这种状态的亚里亚对话。

「是亚里亚?」

「呵呵呵。」

亚里亚轻笑起来。

「你的问题真好笑。」

啪哒。

轻轻的,脚着地的声音响了起来。

失去了亚里亚支撑的理子在她面前软软地瘫了下去。

「你觉得我不是吗?」

理子紧张地咽下了口水——亚里亚的手指正在她的喉咙处抚摸着,明明是很温柔的动作,但理子却感觉随时会被割喉那样心惊胆颤。

「呐,我帮你把十字架抢回来好不好?」

「……」

噗!

「咕啊!」

没等理子回答就听到了维拉德的惨叫声。

「喏。」

亚里亚的右手上握着的正是原本在维拉德手上的十字架,而那条手臂和他的右腿一样被砍掉一截。

「想要吗?」

戏虐的笑意在亚里亚嘴角蔓延。

「原来如此。」

维拉德的右腿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重新生长着。

「这就是色金的力量啊。」

「哼。」

亚里亚冷哼了一声。

「你没资格碰她。」

亚里亚温柔地看着十字架,分不清这个「她」指的是理子还是十字架。

但是唯一知道的是蓝色的十字架在亚里亚手里散发出从未有过的耀眼光芒。

「……」

意外的,维拉德没有说话——似乎在害怕。

「……唔。」

亚里亚的身体突然摇晃了一下,几乎快要摔倒。

她向前踏出好几步才勉强站定。

「又、快不行了吗……」

脸上露出非常痛苦的表情,亚里亚用力甩着脑袋让自己保持清醒。

「这个孩子暂时就放在你那了,罗宾、库……」

亚里亚毫不顾忌自己在维拉德的攻击范围内,以背对维拉德的状态和理子说话。

「这次只能到这里了,我们还会再——」

「背后小——」

「——咕哇!」

亚里亚的瞳孔突然骤缩,从腹部传来的强大的冲击力让她吐出了肺里的苦水,而她的身体正向天台外飞出。

「色金是属于我的!」

维拉德朝亚里亚踢出的重新生长出的右腿仍然停在空中——他抓准了亚里亚发生变化的瞬间对亚里亚发动攻击。

接着,又是一击重拳打在亚里亚的身上,加快了原本就要从地标塔上摔出去的亚里亚的掉落速度。

亚里亚很快消失在了维拉德的视线里。

「从这里掉下去就算是有色金的力量也活不成了吧,到时候我只要回收——4世!?」

金色的身影毫不减速地经过维拉德的身边,从地标塔楼顶跳了下去。

及时反应过来的维拉德仅仅只是抓到了理子的防弹制服的碎片。

「理子!亚里亚!」


「……亚,醒醒。」

耳边响起熟悉的叫自己起来的声音,但是眼皮沉重到无法抬起。

(我……)

仿佛隔绝了外界,连声音和空气都无法感受到。

唯一想起来的是在陷入黑暗前看到的那张焦急的脸庞。

「!!」

亚里亚突然惊醒。

「理——咕库!」

在发出第一个音节的之后,恢复正常的痛觉快速传递到身体各部位。

亚里亚忍不住喊出了声,但很快就被她下意识咬住嘴唇的动作制止了。

「……唔!」

嘴唇上传来温暖的感觉。

柔软的什么物体进入口腔,巧妙地引导紧闭的牙齿打开一条缝。

然后伸了进去。

接着,铁锈的味道在口腔里蔓延。

「!!」

亚里亚猛然睁开眼睛。

在她眼前放大的是紧闭着双眼的理子的脸……和夹杂着香草味道的铁锈味。

但是大脑一片空白的亚里亚只知道一件事——她和理子接吻了。

又一次。

口腔内舌头突然变得僵硬。

理子睁开眼睛,看到那只不再发出光芒、恢复平时色彩的右眼的时候松了一口气。

紧贴在一起的嘴唇由理子单方面的分开。

但是亚里亚还是略微张开小嘴,一脸惊呆地看着前方。

「很让你着迷吗?」

亚里亚能清晰地看到理子的舌尖流出的红色液体——那是她刚刚咬破的。

「我的吻。」

「……」

足足有5秒的时间。

亚里亚才回过神。

她的脸色由白变红,头顶冒着热气,小嘴微微张开变化了好几个音节,但能发出的只有「呜、啊」之类的单字。

「看到对自己的吻着迷到发呆程度的对象,就算是我也还是会害羞的噢。」

「啊……啊啊啊!你你你理、理子!你这家伙又——呃!」

因为乱动而刺激到了身体受伤的地方,亚里亚的额头流下了冷汗,不过也让她冷静了下来。

「……怎么回事。」

亚里亚皱起眉看着下方——从高处一览无余的横滨夜景。

她的左手不规则地向下垂着,腹部和侧颈如同被拳头击打的痛感让她深呼吸了好几次才把疼痛压制下去。

虽然不知道原因,不过理子的身上只剩下内衣内裤——如果不是亚里亚自己浑身疼痛,她几乎要认为自己对理子做了什么——理子的双手操控着两根绳子。

这套被理子改装过的防弹制服本身就是一个可以在天空自由活动的滑翔伞,4月的劫机事件中理子就是靠它逃走的。

再加上亚里亚正被理子用头发卷起抱着和理子手臂上的3条爪痕。

就算是亚里亚也能判断出是在和维拉德的战斗中被他打到失去意识,甚至被身为委托人的理子救回一条命。

(库、太丢脸了!明明说过要——)

「亚里亚,趁现在逃走吧。」

「……你、你说什么?」

理子的话让亚里亚瞪大了眼睛。

理子的吻让亚里亚不知所措,但是这句话更是在亚里亚的意料之外,不、亚里亚从来没有想过逃走。

她的字典里没有逃避这个词。

「你也看见了吧。」

嘴上说了逃走,可理子握紧的双手和紧咬的下唇却证明了不甘心。

「你……打不过维拉德的。」

「还没结束!我还有2张不、还有3张王牌没有使出来!」

就像小孩子吵架硬是要在嘴上争个输赢那样,亚里亚说着连她自己都无法说服的逞强话。

「……」

但是理子看向亚里亚的眼神里闪过转瞬即逝的希望的求救目光。

「那你怎么办!」

「!!」

看向理子的绯红色的眼眸充满了担忧。

自从父母死后,理子就没有感受过别人的关心,有的只是无尽的黑暗和痛苦。

即使在『伊·U』里也只有贞德能稍微接近她内心封闭着的大门外,但是也仅仅只是靠近而已。

没想到第一个打开心门、让她心动的居然是一直想要杀掉的对象。

真是、太讽刺了。

理子的嘴角露出了亚里亚察觉不到的苦笑。

「还有金次怎么办!那家伙不是还在和维拉德战斗吗!?」

「你逃走的话金君也会放弃的。」

「那你呢?」

不是同情、不是怜悯、也不是可怜。

感同身受般吐露出自己的心声。

「不打倒维拉德的话,你一生都会活在对他的恐惧里。」

「……那是、我的、命……」

「才不是!」

亚里亚大声地反驳。

「只有靠自己双手去创造的才是属于自己的命运!」

「武侦宪章第二条,必须遵守和委托人定下的约定。」

「那种委托取消——」

理子的话突然停止。

她看着亚里亚把即使昏迷都没有放开的紧握在右手的十字架递到自己面前。

「我说过要帮你抢回十字架,我做到了。」

「我还说过要救你、要抓住维拉德,这两件事我也一定会做到!」

「……呜、亚里亚。」

在心底坚持到最后的一道防线终于被击溃。

「所以理子,你、利用我吧。」

「……诶?」

亚里亚突然说出让理子摸不着头脑的话。

「打败维拉德。」

维拉德说过理子是失败品、是生出5世的工具。

但是亚里亚不这么认为。

所以,亚里亚要理子证明这一点。

「证明你是你。」

亚里亚是女孩子,她有女孩子应有的对感情的敏感。

可她很笨拙、也很傲娇。

她不会说出像「你可以依靠我」这样漂亮的话。

「利用也好,背叛也好,就算把我榨干也没关系。」

亚里亚知道如果依靠别人的力量,即使打败维拉德,理子也逃不出过去的阴影。

「用尽你的全力,把我当成笨蛋使用吧。」

亚里亚和维拉德有香苗的99年的刑期的仇,但是理子跟维拉德的仇恨在这之上。

维拉德对理子的折磨、侮辱、践踏,这一切都必须由理子亲自复仇。

「……」

理子沉默了一会,她闭上眼睛。

「……哼。」

「没想到会跟奥尔梅斯的后裔合作,要是天上的曾祖父大人知道了肯定会气得活过来骂我这个不肖子孙。」

当她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亚里亚知道里理子回来了。

「那是我的台词!」


「维拉德!」

砰砰砰。

连续数发9mm的子弹近距离射入维拉德的身体,但很快变成废铁从他体内褪出。

维拉德对金次的枪击视若无睹。

「4世……」

野兽般发着绿光的眼睛紧紧盯着理子跳下去的地方——似乎比起亚里亚,他更在乎理子。

「哼。」

然而当他看到在黑夜里打开的从下往上飞向远方的滑翔伞的时候松了一口气,维拉德转过身想要继续追击逃走的理子——先前被亚里亚砍掉的手和脚已经重新长出。

「站、站住……」

金次给已经空仓的伯莱塔换上新的弹匣、将子弹上膛瞄准维拉德的背后。

「远山,现在的你在我眼里就像蚂蚁一样。」

如同维拉德所说,没有亢奋状态的金次连街上的混混都打不过。

「你的『变身』是从、哥哥那里学来的吧……」

金次知道现在的他没有办法战斗,但是他相信亚里亚。

武侦宪章第一条——相信同伴、帮助同伴。

即使他自己丧失战斗力、即使他看到亚里亚被维拉德从这么高的地方打下去,他也相信亚里亚。

相信她一定有办法再回到战场、打败维拉德。

因此,金次现在做的只是在拖延时间、等待亚里亚——没有任何原因的相信着她。

「哥哥他——」

「从4世那里你也听说了吧,实际上『伊·U』是通过相互学习变强的。」

维拉德和金次开始无聊的对话着,似乎并不着急去抓理子——或许放养理子、让她逃窜才更有乐趣。

「但是我跟4世那种废物不同。」

「她无论学到多少让人羡慕的秘技都无法使出1%的效果,而我却能100%的复制别人的能力。」

金次知道维拉德说的不是谎话。

如果像亚里亚说的那样维拉德的真身是通过吸血获取他人能力的德古拉伯爵的话、金一确实像理子说的那样还活着而且在『伊·U』的话,那么维拉德会变成亢奋状态就合情合理了。

可是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金一加入了『伊·U』?

正义使者的远山金一会加入犯罪组织?

金次摇摇头,无论如何都无法相信。

「HSS,真是个不错的能力。」

维拉德抬起头似乎在回味对理子的施虐。

「你这——」

「金次!」

熟悉的声优声从上方传来。

金次的身体在听到那个声音的时候动了起来。

「福尔——!?」

绯红色的双马尾在月亮的照映下划过一个弧度,亚里亚从高处跳了下来——如同4月份救金次那样、从天而降。

噗!

鲜血从维拉德的左眼迸裂而出、又一次。

左眼被贯穿的疼痛在维拉德眼里就像挠痒一般,但再次被亚里亚有机可趁才是让他愤怒的原因。

想要伸手去抓住亚里亚的动作被从侧面不停射来的子弹阻止了——一只手受到攻击,另一只手背亚里亚用脚踢开。

亚里亚拔出小太刀在落地的时候又砍中维拉德腿部的肌肉,让他不得不停止动作。

凭借速度的优势,亚里亚用小太刀的刀尖挑起掉落在墙角的属于她的一把Government。

「理子!」

在喊出理子名字的同时,把Government朝天上扔出。

砰砰砰。

接住Government的理子扣动扳机,把明知道对维拉德无效的子弹全部射了出去——和金次一样。

「4世!」

虽然这些子弹对维拉德没有任何效果,但是却给亚里亚争取了时间。

仅仅数秒的时间,亚里亚找到了另一把掉在天台上的Government——把似乎出现哑弹的弹匣退出、换上了新的弹匣。

最后一发子弹发射完毕的同时,金次从侧面、理子从天上来到亚里亚的身边、跟她汇合。

「维拉德!我已经知道到打败你的方法了!」

亚里亚在维拉德开口之前用自信满满的气势这么说着。

「噢?」

维拉德那双野兽般的绿色眼睛从亚里亚他们身上扫过。

「贞德说过要打败你就必须同时击中你身上的4个魔脏。」

亚里亚毫不顾忌地把理子告诉她的情报说了出来。

魔脏——人类所没有的,小小内脏。

那是支撑吸血鬼无限回复能力的脏器——就算只剩下1个,也仅需要1秒就能将其他3个治疗好。

就像她说的那样,维拉德非常担心有4把枪同时出现。

可是无论怎么看亚里亚他们只有3把枪——亚里亚手上的白银的Government、理子手上的漆黑的Government、金次手上的伯莱塔。

如果硬要算武器的个数的话就只有亚里亚脚边的插在地上的那把小太刀。

但是刀的速度是跟不上子弹的。

况且维拉德身上只有3个魔脏。

「就在刚才,我知道了你的第4个魔脏在哪里。」

……

原本就沉重的气氛在一瞬间凝固了。

「喂亚里亚,你说的是真的吗?」

金次小声地问亚里亚。

「呐金次,你相信我吗?」

「……我知道了。」

听到亚里亚这么说,金次没有再追问下去。

「哼,想引导我露出弱点吗?」

察觉到两人的对话,维拉德眯起眼睛嘲笑亚里亚在虚张声势。

「只不过是垂死挣扎。」

「是不是垂死挣扎试试看就知道了。」

「4世,你还想反抗我吗?」

维拉德看向站在亚里亚身边拿着漆黑的Government的理子。

「……!」

「理子是我的猎物。」

亚里亚向前踏出一步挡在理子面前。

「不准你对她出手。」

娇小的身材、稚嫩的声音、身上的擦伤、甚至还脱臼了一条手臂的狼狈。

看上去或许有点可笑,但是即便如此亚里亚仍然站了出来、替理子遮挡对维拉德的恐惧。

「你的对手——」

亚里亚深呼一口气,把Government放到嘴边用牙齿咬住、从地上拔出小太刀。

「是我!!」

接着,亚里亚从原地消失了。

「金次,3秒后跟上亚里亚。」

理子按之前商量好的计划通知金次。

「知、知道了。」

金次别过头让大脑冷静下来——理子身上只穿了内衣内裤。

「金君用那种好色的眼神看理子难道——」

「谁、谁会啊!」

「那么事不宜迟,给你看样好东西。」

理子从已经变成滑翔伞的防弹制服里拿出小型麦克风让金次带上。

……

「真是坏孩子呢,理子。」

金次的眼神和声音都发生了变化。

他进入了亢奋状态——依靠刚才理子给他听的成人向的录音。

「理子原本就是坏女孩噢~不过理子只对亚里亚动心呢~」

「啊,我想也是呢。」

不需要语言也不需要暗号,金次在变成亢奋状态的那个瞬间明白了亚里亚的作战方法。


第1秒。

亚里亚踩下仍然可以使用的加速器接近维拉德。

第2秒。

亚里亚的身体紧贴地面,往斜上方用力挥出小太刀。

哐。

小太刀的刀刃和利爪相交的声音响了起来,震得空气都产生颤抖。

第3秒。

亚里亚沿着小太刀向上方的轨迹把它抛向空中,空出来的右手立刻握住原本牙齿咬住的Government。

接着,砰砰砰。

3发子弹命中维拉德身上的眼珠花纹。

而第4发子弹被维拉德用手挡住。

「果然呢,最后一个弱点在那里。」

亚里亚向后跳开。

「哼。」

维拉德放下挡住脸部的大手。

「在射击你眼睛的时候我注意到了。」

亚里亚伸手重新接住从天上掉下来的小太刀。

「你为了不让第4个魔脏暴露而做出的防卫。」

亚里亚第一次射击维拉德左眼的时候注意到了他下意识转动头部的细节。

而这次的伪攻正是为了证明这点。

事实证明,维拉德身上的第4个魔脏就在他的脸部正面。

「那又如何。」

维拉德冷哼了一声。

即使被亚里亚发现弱点隐藏的地方,可她还是没找到具体的位置。

不过嘴上虽然这么说,维拉德在心里决定下一次攻击就彻底击溃亚里亚以免发生万一。

「这一击就决胜负吧。」

亚里亚举起Government瞄准维拉德身上3个魔脏的其中1个。

「理子!金次!」

三人同时扣下了扳机。

接着,复数的枪声响了起来。

从理子和金次的枪口里发喷射而出的子弹瞄准的是维拉德的左肩膀和右侧腹,而亚里亚瞄准的是右肩膀。

在发射第一发子弹之后,亚里亚立刻把右手的Government换成小太刀向维拉德冲过去。

「先从你开始吧,福尔摩斯!」

如同想要碾压亚里亚一般地从上往下挥出大手。

因为距离的关系,亚里亚的小太刀或许能在子弹射入维拉德身体之后才能击中他。

维拉德也知道这点,所以他无视了来自前方的理子和金次的子弹,优先毁掉亚里亚的小太刀——当然对他来说最好的结果是就这样拍死亚里亚。

亚里亚向后跃开,然后小太刀刺入手背的皮肤把它钉在地上。

「就是现在!」

亚里亚的声音是同时开枪射击的信号。

砰砰砰。

「哼,在子弹射中我之前我就能把你捏死——」

亚里亚无视维拉德的另一只手正向她袭来,嘴角弯起了一个弧度。

「——理子!」

「什!?」

砰。

第4发子弹从枪口发射而出的声音响了起来。

「——4世!!」

那是理子母亲的遗物,被她藏在乳沟里的仅有一发子弹的德林杰.41口径掌心雷手枪——目标是维拉德张开的大口。

如果有4把枪同时出现会让维拉德警惕,所以亚里亚只是诱饵。

真正的目的是让理子在出其不意的时候射击维拉德的第4个魔脏——理子早就知道维拉德的最后1个魔脏在舌头上。

「笨~蛋。」

射击完的理子对维拉德做了鬼脸。

「哈、哈哈……」

4个魔脏同时被子弹贯穿。

没想到自己会败在理子手里的维拉德无力地惨笑着。

咚。

庞大的身体倒了下去,收集了百年血液的鲜血从枪伤处喷涌而出。

「呼……」

被维拉德弹飞出去的亚里亚全身脱力,干脆就一屁股坐在地上。

「终于,结束了。」

「是呢。」

把伯莱塔收回枪套的金次也舒了一口气。

「理子你看,连初代罗宾都无法打败的维拉德都被你打败了啊。」

「是啊,多亏了你制定的作战计划。」

亚里亚说着认同理子的话。

「你已经超越初代了。」

「……」

被亚里亚和金次这样称赞的理子只是安静地闭上眼睛沉默着听着。

「我不会感谢你的,奥尔梅斯。」

恢复里理子的冰冷语气让亚里亚的表情僵住了。

「这次我们只是偶然、利害一致而已。」

「……我知道。」

「奥尔梅斯家和罗宾家是宿敌的关系没有改变……永远。」

「……」

这句话再次给了亚里亚重重一击,让原本就撇着嘴不知道该说什么的她彻底闭嘴。

「你别以为就这样结束了。」

理子身后披散着的金发「唰唰」地动了起来。

「神崎·福尔摩斯·亚里亚。」

理子第一次叫了亚里亚的全名。

「我不会再小看你,会把你当成是我对等的对手。」

「所以,在我打败你之前千万别被我以外的人杀掉。」

说完这句话的理子、从大楼上跳了下去。

「——理子!」

亚里亚立刻跳了起来——差点没有摔倒。

而原本跳下大楼的理子正操纵着滑翔伞在上方回旋了2圈才离开。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