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无标题

作者:伊苏登
更新时间:2016-06-29 00:34
点击:888
章节字数:847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流曳浮苏丿 于 2016-7-12 00:06 编辑


谢谢瓜给给不远千里带回来的ST,谢谢恩给给发的特典,谢谢群里给或不给的各位。




时刻准备着


南条躺在双人充气艇里,两手交握,遮阳镜盖住大半张脸,娴静得晕厥过去一般。日头正好,海风挑衅地拂动防晒服衣领,刮在南条腮边痒痒的。伸手去挠,一掊漾着海洋咸腥的凉水扑在她下巴颏儿。其他地方的海水顺着光滑的肌肤表面被衣服吸收,只有胸骨上窝处存了小小一洼。 “くっすん!”小水洼干涸了。 划艇边的小黄鸭泳圈里套着个俏生生的人儿,嬉笑着围绕南条扑腾开,脚丫掀起的海水都倾在南条身上,好容易风干的短裤又湿哒哒黏在大腿上,透出能反射炽烈光线的白。 “谁让なんちゃん一动不动的,我以为你睡着了嘛。”不会游泳的两人驱车海边是为了什么?尤其南条对水和泳装抗拒得很,在楠田撒娇耍赖下勉强以“要看到くっすん用小黄鸭泳圈玩水”作交换才肯捞起短裤裤管乘上划艇。划艇还是租赁处的老板帮忙拖到海里的,南条那两把子小力气也就用来在床上干些好事,着实指望不上。 她们去过深夜的海边,常去。冬季会给南条系好围巾,无视她意愿的大红色,视野艰难的夜里也能依稀辨认出,免得她被海浪卷走,找也找不见。通常由楠田驾车,暖气开得足足的,南条还是忍不住搓着双手,她体温低。然后楠田就挑路边营业的便利店停车,红豆汤或者关东煮,热乎乎的,放在她手心,顺便偷个吻,美其名曰“爱的温度”。 她喜欢这时南条脸上晕出的胭脂红,路灯照射下幻为一片成熟的蜜桃粉,惹人骚动。忍耐到海边才吻上去,四下无人,热情满溢。安全带勒得楠田胸口发疼,南条缩起舌容下她的,口腔被填满、勾挠,分心去解开缠在她饱满胸前的涤纶系带,身子被迫前倾,正中后辈下怀。 “啾、呼……くっすん,稍微等一下。”年轻人的活力可真经受不住,南条觉得职业生涯磨炼出的肺活量根本不够看。 碍事的防护设施终于松动,楠田向左跨了过去,按着南条的肩膀将她压制在原位,随后扳动椅背落下去,这下彻底成了上下姿,楠田分开双腿骑在她身上:“前辈。” 也不给南条说话的机会,啄着她的唇儿,像只觅食的小鸡仔。错落连续的吻剥开南条的棉外套、毛衣、印花V领衫,今天的内衣是暖色系,单单纯纯,一如她对她的欲望,简单不掺杂色。 “よしの。なんじょう。なんちゃん…” 断着句子,一声声搔在南条耳边心底。欣赏过无数多变的、或高亢或低沉,或平稳或波动,或尖锐或粗砺的音色,有的青涩有的老成,却无一有本事像现在这样,侵袭她的双耳、扰乱她的神经,让情欲一点点被烘托上扬,直至心头有股热流酸涩得发胀,几乎翻滚出喉头。 冬夜海风凛冽,分毫不影响车内的旖旎。远处海汐渐涨,南条的情潮也在涌动,手腕叠在楠田颈后,软舌的滋味尝也尝不够,嘴里“呜呜嗯嗯”地哼却还躲着,还犹豫。到底是海边的车内,接吻尚可,くっすん要是进一步要求了,她得拒绝才行。在这里做未免放浪了,又容易生病,要为易感冒体质人群着想。 也不知谁被脱去衣服时一点都不反抗。 “なんちゃん,想要?” 温热的小舌头黏着红豆汤的清甜退出口腔,南条的眼睛生了根似的。呆望启合的唇,她还惦念着方才柔软相缠的触感。 虽然这么问着,行动上可不是给了南条答复余地的样子,交错双臂提起衣摆作势欲脱。楠田的路考茶色翻领毛衣是两人外出时一起选的,套在身上宽松了不止一圈,南条那件黑茶色刚被随意丢到车后座。想穿情侣装的心情怎么能受到年龄影响,只不过有了借宿一晚次日忙着起床而穿错衣服被staff发问的经历后,黑茶先生现身的机会仅存在于两人私下接触的日子里。 以维纳斯标榜楠田并不相宜,或许两条分明的马甲线浮于视野中的那一刻南条的木鱼脑壳被菲罗忒斯的神谕点拨,两簇火苗从眼底烧到全身也不过是吸口气的功夫。 感谢楠田妈妈。 感谢您将她带到这世界来,感谢您给了她清灵透彻的双眼,感谢您将她培育得如此出色,感谢您让我有机会与她相识。 南条蠕动着双唇,费力咽下一口唾液:“不如我们回家再…” 圈子里浸淫多年,南条自认没什么放不下的身段,也有非秉持不可的底线,平常能够信手拈来的遣词造句通通哑了火,因是秋波送递笔直戳在心窝,戳破了强行搭建的阻拦高墙,矜持道德全如松了线的风筝,飘飘荡荡飞过静谧幽深的海平面。 说出来可能没人相信,是楠田先主动的。比起情啊爱啊喜欢啊不舍得啊,单单一句“回家”抵得过千军万马,攻城略地不费吹灰之力。不然楠田也不会春水盈眸地勾着南条尾指献上唇齿。 南条的家是禁区。私人领域,生人勿入,熟人也要批文许可百般恳求。有幸踏足的就那么两三个,楠田是其中之最,因为她是那儿的女主人。多撩人心肺的字眼,多狡猾的人,话捡最直击灵魂的说,事挑最无法抗拒的做,不堵住她的嘴谁知道接下来会不会冒出什么句子让楠田一个兜不住没出息地哭出来。 冲得太猛,两人额头相撞。“咚”的一声,南条欲说还休的话语悉数塞回肚中,掀开眼皮子看着捂住脑门呼痛的冒失鬼,南条笑笑握回她的手,又拨开额发慢悠悠用吻镇定疼痛。在她身边时把握好分寸偶尔跑出些莽撞劲儿的くすだ,也是喜欢得不得了。 傻乎乎对视半晌又开怀,楠田在毫无阻隔地感受到人体温度时才意识到南条仍半裸着上身,小小两片布料保守地护卫最后一方领地。楠田颈子细,喉咙滚动时自然也格外明显。南条这才顾起害羞,明明她在上位时从不计较什么廉耻,露骨磨人的情话要多少就能交待出多少。 “くっすん。” 有时痛恨于自己言辞的单薄,腹中欢喜陈之不足十一。既不如莎翁的十四行诗抒情,亦比不上爱德华八世的决绝。一心向往一个人是怎样的滋味,甜的苦的,都想有她陪伴,好的坏的,都想有她陪同。像心中开出大朵的花,飞舞出蝶,春的朝露,夏的盛放,秋的丰收,冬的素裹。 在她眼里看到了自己的影子。被要求也好,被约束也好,台上也好,台下也好,总忍不住望向她。看她说话时翕动的唇、晶亮的眼。有人的时候不行,她是大家的,现在呢,她是我的。南条怀揣任性小朋友的想法贴近、环紧,在唇舌交缠间带着楠田倒在放平的座椅上。 被动的人学得多。楠田在扒掉厚厚两层裤子前给了南条足够的示意,手掌压进她腰后,触及痒肉,南条笑着将半边身子翻起。胸腹交界地段儿的肌肤像方水豆腐,白而嫩,溜溜滑的可口。楠田捏捏她的指腹,南条的小雷达接收到指示,抬起屁股,裤子褪到大腿根。 “这样就行了?” “啊啦,なんちゃん不满意?” 她得心应手的坏坏笑意不多见,大部分为了节目效果,现下南条像楠田掌心里一尾小鱼,搓扁捏圆全凭她喜好。小鱼裸着白晃晃的身子不出声,多说多错,以往可是在楠田此时的立场体会过很多。 高潮时竦颤到脚尖的快意真实得南条难以在片刻间清醒心神。她睡着的时候被浪推离得距岸边远了些,连楠田翻上充气艇都没察觉。楠田一直用白群色的防晒服为她遮挡烈日,身体缩成一小团靠在南条身边,即便下水前为对方抹了足够的防晒霜,她依然怕南条白皙的肌肤受到紫外线伤害。 “做了美梦?睡着期间都在笑着呢。”两腿坐得发麻,南条双手合十给她道歉。不是什么值得在意的东西,楠田却敌不过她执意要捏肩捶腿以作补偿。划着两根桨慢慢往岸上飘过去,过程中南条讲述了她的梦境。也不算梦境,毕竟是两人切实体验过的。听进耳朵里后楠田红了脸,又拧巴着非要赖在太阳公公头上。南条不谑她,会被打的,纵使轻飘飘落在肩上的小拳头感觉不赖,南条也没大胆到将半回忆半做梦性质的细枝末节讲得活灵活现,太羞人了,她自己知道的。 “なんちゃん——なんちゃん?醒醒啦,要把皮肤泡皱了哦——” 南条一个溜身从浴缸壁滑下去,淹了口泡澡水把自己恶心坏了,“呸呸呸”着拿浴巾裹了身子蹭出浴室。梦中梦啊,难怪。只是荡在海面上的沉浮感也太逼真,逼真到她连抽三张纸巾才拭干双腿间的黏腻。 “诶咻。” 将楠田搂个满怀,湿漉漉的短毛蹭在楠田肩窝,仰起头笑着推开她:“干什么,洗完澡变成chip了,前、辈?” “睡着了嘛,做了梦,梦里有くっすん。” “今天不说前辈禁止,好稀奇呢。”摸摸又挤过来的脑瓜,这人真的三十二岁了吗? “偶尔换个套路嘛,くっすん都不好奇我梦见了什么?” 无意识间将南条当做家里那只宠物,挠着下巴的软肉还不肯放开手里的漫画:“是呢,那なんちゃん梦到了什么?” 被敷衍了!南条挪过去,尽量让自己的脸占据楠田整片视野,眼巴巴等待垂帘的模样,小兽的发情期。 庄重了表情,漫画折好页脚放置回去,转头撑起手臂将南条困在床头,眉眼严谨声音低沉。 “なんじょうさん,请问你准备好了吗?”














趁着吃完面没来得及消化脑子还清醒的时候说点什么吧。

南条桑生日快乐。

但是反正也看不见,无非就是说给自己和不知能不能看见的你们,也不想占用一个回复的位置。

有大半年了吧,喜欢她招风耳、细眼睛、小门牙,说话的时候下嘴唇往右边歪特可爱。

去年九月底有个傻小伙子给我玩命安利LOVE LIVE和μ's尤其是楠条绘希,甚至整理好了RG、RG外传、4th上那场花园以及所有楠条绘希相关,打包了链接给我发过来,一开始抱着我不吃不吃就不吃的想法,闲的没事干才打开看看然后一个没搂住就掉下来了。看过花园就去看了4th,然后1st,2nd,3rd,5th。作为一个颜狗一开始分不清人名人脸的时候喜欢的是三森和Pile那类型的,起初吃的CP也是森派,当然现在也是,慢慢就变了。

乱七八糟的看,看完南条看楠田,生放、广播、LIVE、event、同人。后来有个神奇的群,里边有一群神奇的人,她们带我在鹅心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也在喜欢南条喜欢楠田喜欢楠条的路上一去不回头,暂且不表,迟早我要写一篇告白给那个群和那群人。

南条是个倍儿神奇的人,那么小的个子,以前的苦现在都是一笑而过。我喜欢听她笑,嘎嘎嘎,哈哈哈,嘿嘿嘿,呵呵呵。爽朗,特真实,特频繁,特喜欢。

怎么说呢,南条作为一个普通人时看起来挺不起眼的,一站上台就不一样了,有人说那叫台风,我想着说的就是气势气场和阅历之类的吧。她现在三十二岁,以前我没能掺和进去,以后我想盯着这个人别挪开眼了吧。刚看了papi酱的视频,说我们迟早会从爱豆这儿毕业,喜欢下一个爱豆,我唯独不想从她这儿毕业,不想从楠条毕业。好像提起南条就一定要说另外一个人,但是会不会CP倾向太严重了,下一年kssn生日的时候再写点吧,今年就这样了。

今年没有生贺给南条桑,写不出东西了实在是,玩玩、缓缓,不影响我喜欢南条桑。本来想说的挺多的,现在全忘了,反正就是这个意思吧,如果有人看见这段内容那一定是跟南条桑跟我有缘,答应我,有闲钱的话她的单她的专她的场贩她的通贩都买双倍好吗,早点让她挣够五亿,让她和她的那啥、恋人,一块想玩就玩,一天到晚滴溜转,她累我们也心疼呢不是。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