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无标题

作者:seasky1456
更新时间:2016-06-19 02:45
点击:129
章节字数:324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三千 (上)


1.标题来源——三千世界(其实是随手起的)

2.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下……

3.文法错误请指出,文笔特别渣……







彼岸花,奈何桥,谁的前世今朝。


回眸一笑尽妖娆,只恨春宵短,红颜易老……


清朗的歌声回响在寂寥的忘川河畔,微风拂过,黄泉路边火红的曼珠沙华随风起舞。


一袭红衣的三途川摆渡人饮干了碗中的烈酒,甩手丢出了酒碗。那酒碗在水面上打了几个水漂,终于沉进了河底,激起的涟漪一圈一圈在河面扩散。




彼岸的冥府热闹的好似那天天饮酒作乐的天庭,传言是黑白无常终于从人间界找回了汨罗江底屈原的魂灵。惜才好客,最喜欢收集文人雅士武将英雄的白毛阎罗王自是乐不可支,于是为了迎接屈大人的到来,特地仿照人间举办了一场隆重的端午庆典。




人间是为了缅怀屈老前辈跳水入江,冥界是为了庆祝老先生大驾光临。




毕竟屈大诗人的到来,也能些许减少李白的离去留给阎罗王的遗憾。


当年饮酒过量,追月而去的太白诗仙,到了这冥界,依然不改当年的脾气秉性。


阎罗王的好酒让他喝去了不少,结果一个没留意,诗仙一脚踩空,落入了忘川河,重蹈了人间的覆辙。


阎王无奈,只好将洗净了一世才华记忆的诗仙送入了轮回,也因此少了一个拼酒赛诗的友人。




当年还是乐正绫救起了落入水中却被洗去记忆的李太白。


不过这也是身为三途河摆渡人的职责所在。




引渡,送还,救魂。


乐正绫自有印象以来,一直重复着这样单调的工作。




将暂且不入轮回者送至冥界;将偶尔误入冥界者送归黄泉;救起奈何桥上不慎入水的魂灵,不至于让他们被忘川之中的水鬼同化为厉鬼,永世不得超生为人。




“那厉鬼岂不是越来越多,万一这忘川河里满了该如何是好?”


乐正绫曾问过阎罗王。


阎王回道:“不得做人,但也可转世成草木万物,凡有灵者皆可为。”




“其实转世成一尾游鱼,一翔飞鸟,逍遥自在,倒也不失为一桩乐事。”


乐正绫对言和如此说。


对方不置可否,却朝她露出一个颇有深意的微笑。




然天机不可泄露。


如若草木有情,又与谁人道?




作为重头戏的关公战秦琼以平局收场,赶在下一场公孙大娘的剑舞表演之前,孟婆的亲传弟子——被冥府一干人等尊称为墨姐的汤药师傅,给无福享乐的摆渡人送来了慰问品。


几日前乐正绫酒足饭饱后在舟上偷懒睡了个昏天黑地,一觉醒来船已靠岸,只见老言正皮笑肉不笑的眯眼瞧她,心说糟糕的乐正绫赶紧起身反省赔礼,却还是落了个‘不得参加端午庆典’的悲惨下场。




屈原老爷子在岸边冻了半晌,黑白无常左等右等等不到摆渡人,偏偏奈何桥那一天挤得水泄不通,孟婆汤供应不足,等着轮回转世的魂灵排起了长龙。


近来正研习楚辞的阎王好容易盼来的开山祖师爷生生让乐正绫这么给耽搁到了半路,好脾气的言和难得言了一回战,却被左右拦了下来。


阎王爷文章一绝,但论武力……怕是连天天熬药的墨姐都比不过,更何况天天拿着船桨当刀耍的摆渡人。




此事略过不谈。




“喏,酒和粽子,肉让牛头马面分完了,没你的份……”


倒骑小毛驴风尘仆仆赶来的墨大姐说完朝乐正绫丢来了酒葫芦和一串粽子,被后者稳稳接在了手里。


乐正绫谢过了墨清弦。


“牛头马面……那他们岂不是同类相残?”


“兽有人心,面如人者却不都为人……就连素斋的佛祖也有酒肉穿肠一说,管那么多作甚?”


“诡辩……”


拧开酒葫芦,红衣女子喝了一口,继续唱起了三途川的送魂歌。




“阿绫?你可否想起些什么?”


坐在驴背上本将离去,却又犹豫不决的返身回来。小毛驴嗷的叫了一嗓子,被墨大姐一巴掌拍在了耳朵上。


“想起什么?还能想起什么?”


乐正绫不禁反问道,最近很多人都在问她这样的问题,没来由的让她觉得莫名的惶恐不安。




冥界的每一位都能或多或少的说出自己的前尘往事,除了一个人。


乐正绫的记忆是从一叶摇曳的小舟上开始算起,而在成为摆渡人之前的经历,仿佛被人齐齐的切断弃去,干干净净的再无踪影。




“不,没什么,毕竟今天也是最后了,倘若再……于你于她,都算得上是好事也说不定……”长叹一声,墨清弦后半句的回答更像是在说给自己听。




小毛驴撒开了蹄子踏水无痕的奔向了河对岸,乐正绫又饮了口酒靠在树旁,听着冥府那边的歌舞升平。




“红尘往事几许多,不消说——


眼见他起朱阁;


眼见他宴宾客;


眼见他楼塌了……”




* * * * *




乐正绫尚在人间时,原是隐居山林修为颇深的一位隐士。




一日她去林间采药,恰好从虎口救下了一名女子,那女子名唤洛天依。




洛天依自言家住山脚下,家中世世代代以务农为生,然家父故去,家母一病不起,乡中恶少见她母女二人无依无靠心生歹意,伪造了阿爹的借据,叫嚣如若还不清银两,便要天依下嫁于他做个小妾。


而她自然是宁死不从的。




封灵山中野兽出没,就连经验老到的猎户都绕道而行,她这一路凶多吉少,她自是知晓。


只不过若是苍天有眼,能让她寻见些山参灵芝之类的珍贵药草,一来可以还清债务,二来,就算那无赖翻脸不认帐,至少也能医好她阿娘的一身顽疾。




好在她遇见了乐正绫,才没有丢了性命。




“感谢恩人救命之恩,小女子无以为报,然还有要事在身,他日再见,必当重谢。”


被猛虎抓伤了足踝,包扎之后却依旧面不改色一脸决然的向乐正绫起身辞行。这样的女子,纵然乐正绫云游四海见过了大风大浪,也是少数,且大抵命途多舛红颜薄命。




不干涉人间世事的乐正绫难得破了一回自己的戒律。


赠予天依的药材被折成了银两用以还清那子虚乌有的债务;另一方面,洛母服下了她亲手炼制的丹药,自然也是药到病除。




洛天依信守诺言,带着谢礼二次上山找寻那位救她于水火之间的神仙姐姐,不想再一次被乐正绫救下……




“我说你啊……怎么就不知道吃一堑长一智?不是告诉你,此山封灵,凡夫俗子不得入内,上次只是破例,你怎的还犯?”


“上次为了救我,姐姐的衣服被那大虫撕破了一道口子。天依十分感激姐姐的恩情,然而拿得出手的也就这女红一样事物,还望姐姐不要嫌弃……”




说着递上了一个包裹,里面是一件成衣,虽不是什么高级料子,难能可贵的是做工精细,绣样奇巧,单论手艺和技法,都是上上品。




乐正绫不动声色的将包袱收进了怀里。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只是她一个人在这山里住的太久,时常忽视了个人的衣装打扮……


“咳,莫再姐姐姐姐的叫我,吾辈以乐正为姓,单名一个绫字,你唤我阿绫便是,今日天色已晚,山路崎岖或有危险,还是在这住上一宿吧,明日我送你下山……”


“那就叨扰姐……阿绫你了……”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本该次日下山的洛天依禁不住放眼望去一片姹紫嫣红的诱惑,央求着乐正绫再留她两日,等她玩够了再走不迟。


“令堂大病初愈,此举欠妥,不如过几日再……”


“我托了邻居大婶照顾娘,家中一切都已置办妥当,何况我事前也没同她讲明何时才能下山啊?”


洛天依眨了眨一双颇为无辜的大眼睛,赖皮的抓着她为阿绫缝制的新衣袖子不肯撒手,一副纠缠到底的架势。




乐正绫无奈,只好打了个呼哨,叫来了自己在山间放养的青鸟,从房中取来纸笔,递于天依。


“你给令堂写明过几日便会回去,青鸟循着气,自会送达。”


“可我不识字……”


有着碧玉般一双的眼眸的少女黯然的低下了头。


乐正绫这才想起,那山下的世界,依旧标榜着‘女子无才便是德’。




“不妨事。”红衣隐士猛一抬手,青鸟应势展翅高飞,转眼间消失在山涧之中。


“代我把天钿叫来!”乐正绫朗声说道。


远处隐约传来一声清脆的鸟鸣,像是在回应。


片刻,一只白羽蓝翎的鹦鹉扑棱着翅膀落在了绫肩上,乐正绫从腰包里拿出了一枚坚果,放到了名为天钿的鹦鹉嘴里。


“替这位传个信,告诉她娘亲,天依平安,过几日便会回去。”


“晓得。”


白毛鹦鹉口中清晰的蹦出了人话,惊得洛天依下巴险些落地。


“女娃娃真是少见多怪,世上学舌的鸟儿并不稀奇,像本大爷这样上通天文下知地理还有一副好嗓音好皮相的鸟儿才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


天钿叽叽喳喳聒噪了半晌,其中不乏有嘲笑无知小儿的刻薄言语。洛天依说它不过,最后气急败坏道:“区区一只大鸟算什么,天依我宰过母鸡公鸭无数,小心我把你宰来煲成高汤!”言罢气哼哼的翻了个白眼。


一人一鸟斗嘴斗得甚是热闹,许久未在山中感受过如此欢乐的氛围,乐正绫不禁回想起当年在师门修业时的日常点滴,故不上前劝阻,反而在一旁兴致盎然的观赏起了这出好戏。




“阿绫,你也不说管管这只嘴巴恶毒的臭鸟!”


“绫子,哪里来的不懂礼教的臭丫头,还不快些丢到山下喂老虎!”




两只异口同声的说完,又十分同步的扭过头不满的哼了一声。


阿绫拍了拍手,这才上前打圆场。


“这位是客,我等要有待客之道,天钿你可不要以大欺小”转头对天依道,“天钿乃山中灵鸟,不可不敬,虽然脾气不好,你也要多多尊敬才是。眼下正事要紧……”


“详情小青应当同你讲过……”乐正绫又丢给了天钿一枚核桃仁,“天依,你可有什么东西能作为凭证,让天钿捎带给令堂……”


洛天依思考了须臾,抓过隐士拿在手中早已派不上用场的纸笔,胡乱涂了一只包子,还热气腾腾的冒着烟,递给了阿绫。


“娘一定认得我的真迹!”


“……”


伸手接过洋洋得意的少女手中的画作,乐正绫卷好后绑在了天钿腿上。白毛大鸟咋舌示意不满,却也不再多说什么,振翼腾空而去。




两人目送天钿直至它隐匿于崇山峻岭之间,方回过神。洛天依此时依然牵着乐正绫的衣袖站在她身旁,乐正绫微偏过头,刚巧撞见洛天依瞥来偷偷打量她的目光。


一个挂上了笑意,一个红了脸庞。




微风拂来,乐正绫突然觉得,这封灵山中,又飘荡起了许久不曾闻见的兰花的芳香。




(未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