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翻譯] 【CAROL】An apartment big enough for two (容得下兩人的公寓)

作者:暗夜嵐
更新时间:2016-06-14 00:14
点击:459
章节字数:771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暗夜嵐 于 2016-6-14 00:17 编辑


An apartment big enough for two (容得下兩人的公寓)

原文連結: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632075


by adreadfulidea

翻譯:玄英 (https://www.plurk.com/judychung24)




Therese 花了約半年多的時間才完全搬進Carol的公寓與她同住,在這段時間,她們常會一起吃個早餐,地點是Carol萬中選一的餐廳,並會一起在餐廳吃晚餐,但晚餐總得由Carol點餐,因為Therese根本看不懂非英文菜單的內容。她們也會一起去喝點小酒,在有木板鑲嵌牆面的一間酒吧,那裏的燈光非常昏暗,昏暗道她們必須要坐的非常近才能夠看清彼此,那距離是真的「非常」近。

有一次,她們一起在公園溜冰,Carol對於自己居然跌倒的比Therese多次感到非常訝異。

「我從來沒有好好學會怎麼使用這該死的東西。」Carol說,雙臂緊抱著Therese以支撐住自己,周圍的空氣冷到呼出來的空氣都結凍成了白霧。她們緩慢地溜著,慢慢地繞著圈。「我從來就不是那種運動型的,就算只跟女孩們比較的話。」話剛說完Carol就又跌了一次,讓她忍不住罵了髒話,她隨即立刻道歉。

Therese忍不住把臉埋在Carol的毛皮大衣裡笑了出來,她聞到一股熟悉的香水味,就是他們在旅途中的飯店裡曾幫對方搽過的那種,名為「Cuir de Russie」的香水。「沒關係,我不介意。」

(稍晚在床上,Carol告訴Therese她以前很喜歡雪。「就像那永不粉碎的雪花一般,」她說,然後從鎖骨一路往下親吻直到Therese的肚臍上。)



Therese與Carol一起去參加Dannie在他公寓舉辦的生日派對,那公寓可比Phill的小得多。人們在通道中間擠得水洩不通,喝著酒吆喝著,而音樂加進了這陣吵雜之中使得聲音變得更為混雜,而且還有人一直卡歌中途換曲。

Carol穿了一襲用柔軟的羊毛做的洋裝。Therese知道Dannie能夠認出Carol,因為他曾經看過Therese拍的照片,但他始終貼心地裝傻,愉快地主動向Carol伸手自我介紹:「嗨,我是Dannie,我敢打賭Therese一定從未提起我。」

「那你可就錯了。」Carol說,「她告訴了我你所有的事,你就是讓她進了Times得到工作的那個人。」

「噢,那沒什麼」他說,「是她自己為自己爭取到這份工作的。」

Therese對於她公事上與私底下的生活突然混雜再一起感到有點奇怪,這就像把油跟水混在一起一樣奇怪。Carol向Dannie暫時告別去拿點喝的,而他們的對話就到這裡結束。

「她看起來很不錯。」Dannie向Therese說。在客廳裡,聽起來好像有什麼東西掉下來被打碎了。

「小心等等你就被我趕出去!」Therese對著Dannie大吼。「那也值了啊!」他喊回去。

人群逐漸散去,感覺好像大家都搶著去拿披薩一樣,終於能有些新鮮空氣了,畢竟有更多的啤酒正在街上的酒吧等著他們。Therese突然失去了Carol的蹤影,而且有個工作上的同事纏上了她。

Dannie發現了這點,趁著Therese他們在廚房附近時他問:「妳的......妳的Carol呢?」「我不知道,」她說,「她應該在......噢,沒關係,我想我知道她在哪了。」

通往外面走廊的門半掩著,Therese隱約可以看到那灰色羊毛洋裝的身影,底下是一雙曲線優美的小腿。正是Carol背靠在門廊上站著。

她正在抽菸,看到Therese走了出來,讓她露出了微顯疲態的微笑。她已經脫下了外套,外套應該正躺在公寓裡的沙發上,或是正堆在Dannie的床上。

「是不是太吵了?」Therese問。

「我想我一點也不適合波希米亞風格的生活。」Carol說,「我已經過了太久的家庭生活,這讓我真的很想去把他堆在水槽裡的盤子洗一洗。」

「他總是讓它們堆在那。」Therese說,看見Carol露出了笑容,「我有跟他講過這實在不太衛生,但他老是把我的話當耳邊風。」

「哼,男人」Carol道,「女人們無法跟她們共處在一個屋簷下,但卻又不得不。當然,除了我們兩個之外。」

Therese發現Carol看起來有點緊張,她抽了比平常更多的菸,而且臉上的微笑有點僵硬。但她還是待在這沒走,畢竟這是她第一次見到Therese的朋友。

這對Therese來說是還蠻驚奇的,沒想到居然有事物可以讓Carol Aird感到新穎而害怕。

「我們可以先走」Therese說,「反正我從來沒有在派對上久待過。」Carol吐出一口菸說:「妳跟妳朋友一起出去過幾次?」「很少。」Therese回答。Carol甚至可以肯定她的「很少」裡一定也包括她自己,他們作為Therese朋友年紀實在有點太大了點。Therese研究著她的表情,決定坦白:「說實在的,他們有時候真的很無聊。」

Carol回過頭笑了出來,Therese覺得那笑聲就有如音樂一樣。「感謝老天妳自己說出口了,那我就不用說了。」

「但,Abby一定在這些人之外。」「是啊。」Carol道,「Abby永遠不會令人感到無聊。」她的雙眼亮了起來,疲態漸漸消失。

「所以妳想走了嗎?」「不,」Carol說得很果決,「我拒絕被這群年輕人擊敗。」她遞給Therse一支菸,Therese把菸叼在嘴邊,就像Humphrey Bogart 一樣,這模樣讓Carol微笑。她們一起手勾著手,走回派對。




她們與Abby約在Algonquin見面,有一些Carol的朋友令Therese感覺像舌頭被綁了起來一樣,讓她覺得比平常更加害羞,就像一個孩子被放在餐桌旁跟大人吃飯一樣,但這卻沒有發生在Abby與她身上,她與Abby成了互相了解的朋友。

趁著Carol去洗手間,Abby轉過頭問Therese:「妳們現在如何?我是說『真的』如何。」

「妳是說我還是說Carol?」

「我當然是在問妳。」Abby說。

Therese笑答:「很好啊,沒有到完美,但是很好。」自從Carol失去Rindy之後,她就像少了一根手腳一樣。有很多時候--大部分是晚上--Therese總覺得自己應該要為這件事負起責任,雖然她就陪在Carol身邊,但Carol感覺整個魂都不在了,看起來也更蒼老了些。她們兩人總是工作到很晚,其實沒什麼太多的相處時間,兩人能夠一起起床就已經是奇蹟了。Therese從未視這些小幸福為理所當然,事實上她從未那麼開心過,她從未感受到自己這麼積極地活著。

這是全世界所有人都想要的幸福,真的。

「『很好』其實比『完美』更好一些,」Abby回道,「完美之後就什麼也沒有了。」Therese抿了抿自己的酒,透過酒杯的邊緣看向Abby問:「妳呢?妳的紅髮妹怎麼樣了?」

「再好不過。」Abby露齒一笑,「我可以有無限牛排吃到飽呢。」



Carol的公寓雖然很大,但也沒有大到可以隨便就放進一架鋼琴。「沒想到妳居然還留著這台鋼琴!」Therese想起自己第一次造訪Carol家時,自己就是在這台鋼琴上敲下一個個音符。「Harge不會彈鋼琴,」Carol說,「而且,我想妳應該會喜歡它。」

Therese後來常常練習鋼琴,雖然過去已經很久沒有練琴了,但生疏漸漸不再困擾Therese。Carol帶給她全新的音樂,經過她精挑細選的爵士樂。她們有時會肩並肩地一起彈鋼琴,雙手在黑白的琴鍵上交錯而過。

那年的聖誕節,Therese正在為了迎接新年的到來練習Auld Lange Syne(蘇格蘭民謠)。雖然還有一點不熟練,但Therese覺得這很適合兩人一起邊聽邊新年倒數。在這樣的半夜,給對方一個吻,她想這應該比起讓放收音機來得更加好也更......嗯,私人一點。

她們的第一個假日過得很草率,因為Carol還正在經歷失去Rindy的痛苦,Therese希望這能讓她們的時間更好過些。

但Therese隨即停止了她的練習,因為Carol正提著購物的袋子進門,另外還有Rindy和她過夜的行李。

她無法自己地盯著Rindy這小女孩瞧,Rindy似乎並沒有感覺到任何異常,她開心地揮手說:「我記得妳!妳是媽媽的朋友,那間店裡認識的!」

「是的,就是我」Therese回過神來答道:「但我現在在報社工作了。」

「所以妳會寫很多故事嗎?」Rindy問。「我會啊,但大部分妳看到的故事都是我整理的。」

「我主要是負責攝影,」Therese回答,「而且我負責決定報紙上要登哪一張照片。」

Carol提起Rindy的行李,順了順她的頭髮,她的秀髮因為冬日乾燥產生的靜電而略顯毛躁。「親愛的,去把你的行李整理好,妳的房間就在那,快去。」

Rindy快速地跑去,提著行李一蹦一跳地跑去房間。

「所以......Harege他......」「他知道,」Carol說,「我們得在聖誕夜讓她回去,但在這之前她都可以待在我們這裡。」

我們,Therese想著從Carol口中說出的這個詞,突然覺得有點開心。

我們。



她們在聖誕夜的早上開始拆禮物,Carol告訴Rindy聖誕老人考慮到她的特殊情況,所以提早過來了。她們一起吃著薑餅人當作早餐,Rindy玩著Therese買給她的溜溜球。Rindy的到來真是個令人措手不及的禮物,但Therese卻非常珍愛這樣的時刻。

Carol拿了一個包著金色包裝紙的小盒子給Therese說:「希望妳會喜歡這份禮物,我想妳會喜歡。」

在盒子裡放了兩樣東西:一瓶香水,以及一把房子的鑰匙。那香水聞起來有紫羅蘭花與鳶尾花的味道,清新且清爽有如雨後的天空,令人迷戀且美麗。

「Apres l'Ondee(香水名),這香味讓我想起妳。」

「我非常愛它。」Therese一手握起那把鑰匙--這個家的鑰匙,另一手握起Carol的手哭著說:「這就是我最想要的禮物。」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