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无标题

作者:小瘋
更新时间:2016-06-10 23:03
点击:395
章节字数:252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大家好,首先先感謝填單或是觀看文章的大大們。


截止日已到,所以謝謝,後續會公布,有三位大大其實我不曉得妳們的名字到時候能不郵寄到妳們手上?希望到時候能安然入手。


這裡是最近腦洞開到東條會長的學生會裏頭的小小成員!

雖然在噗浪喊過了還是喊一下!

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のぞみ。

AII希!!!

-------------------------------------------------------------


註明:のぞみ=小時候,希=會長


「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のぞみ。」


のぞみ雙手緊握著書包的肩帶看著桌面上的卡片及紙條。『對不起,臨時要上班,蛋糕放在冰箱內了。』

小のぞみ眼神黯淡的望著小蛋糕:「生日願望…都是騙人的…」




希緩緩清醒過來,迷迷糊糊的將臉再次埋進外套折成的小枕頭內。

「學生會長,如此公然在課堂上睡覺,身為老師的都不知道該不該叫醒妳了…」老師站在希的身旁,手掌握拳輕敲東條的腦袋。

「對不起,楠田老師。」自知理虧的希乖乖將枕頭放進抽屜。

「罰妳上台解出那道數學題。」

聞言抬頭看了下黑板上的題目,皺起了眉頭。那個不是去年東大入學題目嗎?妳在開咱玩笑嗎?楠田老師。帶著哀怨的眼神望著身旁的老師,得到就是故意的眼神後,摸摸後頸硬著頭皮上台作答。


「下次要是咱睡著就叫咱起床,拜託!」希雙手合掌的拜託前座的繪里。

「我可是有叫,但妳起不來。」

「……」



妮可站在校門口一一和離去的學生說再見,順便想逮住某個一打鐘就消失的學生會長。

「副會長掰掰-」「掰掰-」

「副會長掰掰-」縮在別人的身後的希抱持僥倖心態想從妮可眼中溜走。

「掰-等等!」妮可連忙抓住想趁機溜走的希的後領:「想跑去哪去呢?親愛的學生會長。」

「咱、咱只是…」

沒聽完希所說的話,妮可打個響板,希身後出現了穗乃果和凜對著妮可敬禮,妮可下達了命令,「帶走!」

「是的!」凜蹲下抱住了希的大腿,穗乃果撐著希的後肩及背部,希就這樣在校門口被副會長及手下公然綁架。


嗯?妳問沒人要解救嗎?根據在場的學生們的回應:『啊…其實習以為常了,會長每天都被副會長追…』




學生會議室外,在門口的人看見妮可等人上樓梯後連忙跑進教室內:「她們來了,大家準備好!」


被人抬到學生會議室外的希對妮可抱怨:「今天…是咱生日…」明明就知道…

妮可雙手抱胸的回答:「就算生日也不能當作蹺掉會議的藉口。」

「真的是嚴厲鬼…」決定之後一定要好好和妮可好好互動上的溝通。胸部。


希拉開了門…


「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のぞみ。」


のぞみ睜大雙眼,綠眸呆然望著眼前的人群。


「傻啦?」妮可笑著將手掌在希視線內左右搖晃。


真姬走了過來握住了希的左手,妮可抓住了希的右手。


希感到腰部被人推了一下,她轉過頭看見のぞみ。『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希。』


希抱住了のぞみ小小的身子:「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のぞみ。」


-----------------------------------------------------


#希妮

「等!這裡是學生會議室耶!」

被希抱起坐在桌面,雙腳被希用身子撐開,腰部被人攬抱著的妮可驚慌的想掙脫掉。

「妳在發什麼…」感受到將臉埋在腹部的人身子顫抖,妮可也不說什麼的,靜靜的手掌心貼在希的後腦處,撫摸她的紫髮,安撫她的情緒。

「……話說,剛剛媽媽傳了訊息說今天要帶妳回家,所以等等別跑掉。」


希點著頭,妮可再補上了一句:「要是把鼻涕襯在我的制服上妳就準備死吧!」


#希姬

去洗手間回來的真姬看著希趴在桌面,手附近還有開封的巧克力盒,學生會議室內只剩下了她和希。

「喂?」邀晃希的身子看見希紅著臉頰的模樣,眼眸含淚的迷濛,不知道為何真姬突然覺得這個希好陌生「希?」


手腕被希給握住,這傢伙的力氣原來那麼大嗎?真姬發現自己無法掙脫。


「お姫様~♪」

被希拉扯到腿上坐著,下顎被希用食指提起:「等!妳到底—」話還沒說完就被人堵住了接下來所有的話語。

花陽打開教室門口看見的是癱軟在希懷中的真姬,緊緊抓著希襯衫領子喘息著,臉頰則和髮色般紅潤。

剛剛—會長的手是不是從—那裏移開?


希花

誰來救救我—!!花陽逐漸向後退去,一臉驚恐地看著逐漸逼近的希,眼角餘光還能看見被希放倒在角落的真姬,剛剛到底是發生了什麼?

怎麼一回來感覺會長具有某種攻擊性?

「小花陽~咱有那麼恐怖嗎?」撩起了花陽耳邊的髮詢問。


#希海

「小海未—」聽見希的聲音,海未抬起了頭看相聲音的來源。

希紅通通的懶散靠在窗邊向她招手。感冒了嗎?海未心想。

「希姊的臉頰好紅是感冒了嗎?」跟上了希的腳步,海未關心的詢問。

突然在轉角處希一個轉身將海未困在牆壁與她雙臂之間的小小空間內,臉頰被希撫摸著接著固定住,看著逐漸逼近的臉頰,海未也紅著臉開始不知所措:「希、希姊?」

唇重疊在一起,巧克力中帶著淡淡的酒味,手緊緊抓住希的外套:「唔─」


#希繪

「可惡!來晚一步了嗎?」繪里看見了已經被攻陷的海未握緊著拳。

到底是誰將酒心巧克力混雜在生日禮物內的啊!?

「原來是繪理啊…來的正好,小海未不知道怎麼了昏倒在這,咱還在想怎麼送她回去呢。」繪里帶著警戒的望著看似正常的希。

「為何用這眼神看著咱?」希不解的看著繪里。

「希?」「嗨─」

繪里鬆了一口氣的靠近了希,看來是退酒了。

卻被希壓在牆邊:「大意了呢─咱的書記官。」


#希果

「我們必須在災情還沒擴散前快將希抓回來。」

穗乃果依照味道看見了昏睡的海未和繪里,不禁吞了下口水,就連書記官也慘遭毒手─希姊真的太厲害、啊不是!是太可怕了,沒想到酒精是如此可怕的東西。

「嗯?穗乃果妳在這做什麼?」希的聲音從身後傳出,讓穗乃果驚恐,什麼時候?!

「希、希姊?」轉過身看見希的領帶已經消失了。「那、那個副會長說—」

「咱可是會長唷!不應該是聽從咱的指令嗎?高坂風紀?」下巴被希挑起詢問。


#希鳥

「のんちゃん…」

小鳥回到了學生會議室看見了真姬一臉怒氣沖沖地想打希,而花陽則紅著臉不發一語,看見了桌面上的巧克力拿了一顆吃了,發覺到酒味,她急忙離開了會議室。

小時候のんちゃん有次不小心喝了酒後鬧出來的事情還記憶猶新,雖然那次之後希就被禁酒了,為了其他人的貞操(?),只是沒想到竟然會敗在酒心巧克力內。

「のんちゃん!」呼喊著希,卻沒想到下一秒身後傳來了回應:「呼喊咱嗎?お嬢様。」

希漾起了無害的笑容詢問著,小鳥緩緩走向了希,沒想到希的反應竟是─

「不准妳退後!」小鳥深深感覺受到傷害。


#希凜

「希姊真過份,那麼好玩的事情竟沒有找凜一起玩。」凜不滿地趴在希的背上說著。

「咱可是差點小命就不保了還玩!」揉著疼痛的頭部,希痛苦的呻吟:「重點咱根本不記得咱做了什麼事情…」

凜將蜂蜜水給了希,在希準備喝下的那瞬間拿出了新聞社的報導〝會長對多名無辜少女下手!〞「妳看還有照片呢!妳吻了繪里和海未的,聽說還有真姬和花陽親及穗乃果受害。」


噗──。


#希妮

等緩緩清醒時,發覺自己的後領被人拉著,被人拖著,而且頭也很痛,就不知道是因為酒還是外部被打的痛?

「妳這渾蛋總於清醒了啊—」感覺身後騷動的妮可頭也沒回的說。

「下次要是妳在碰到酒精之類的妳就受死吧!」妮可鬆開了手,轉過身看著希狼狽地站起。

「咱頭好痛,咱只記得吃了巧克力之後就—」等等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何咱的領帶不見了,而且還衣衫不整?!

「妮—」看見了妮可鎖骨處的紅點。


咱到底幹了什麼啊啊!!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