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无标题

作者:上天台打金砖
更新时间:2016-06-09 23:59
点击:123
章节字数:732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复习中的摸鱼番外……看看时间好像要赶不上了……

希魔王生日快乐哟~



Celebration



情况么,是这个样子的。

其实国立音乃木阪学院现任的理事长东条さん呢,本来她的生日是几月几日并不那么为人所知——即使是当年作为学院偶像成为了众多人瞩目的对象,到现在也已经是过了太久早该是让人忘了的时候了。

不过理事长在自己闲暇之余撰写的当年的回忆录里不小心将自己的生日给信笔写了进去,偏生这书还卖得非常火,于是这之后就成了大批读者都知道的事儿了。这大批读者当中甚至还不乏绚濑社长自家公司的员工,或者准确来说——自家员工好多都是这书的读者:别的不说,这可是大BOSS当年的八卦,不看白不看呐。

结果到了几个月后的六月九号大清晨的,绘里刚一进公司,还没来得及惯例地给前台道个早,那头先来了一句。

“早啊社长,给您家夫人准备了什么生日礼物?”

——好嘛,绘里就此拉开了被好奇的眼神打量、被旁敲侧击地询问的一天。

就连今天来跟自己签协议的公司的那位社长也在离开会议室之前仿佛是忽然想起来一样回头道了一句“绚濑さん,祝贺您夫人生日快乐。”那时候绘里满脑袋想的都是一件事儿:

我家那位闲不住的理事长大人无聊写的那本书到底有多么畅销有多少读者。

嗯,这个问题问得非常好绚濑同学,您可以参考一下在沼津由于书店脱销买不着急得跳脚风风火火跑到秋叶原找了好几家书店才买到这书的高海千歌同学一天的心路历程。

总而言之是大家都知道了音乃木阪的理事长兼绚濑社长夫人的生日了,当然也因为那书里讲的杂七杂八的玩意儿迫不及待地想要吃点狗粮啊不对想看看一贯有点妻管严的社长打算怎么给自家夫人过生日。

本来么早几年没谁知道夫人生日啊社长自然是早点下班回去张罗也就算了,可是今年这闹得简直是要逼宫——连秘书都给自己把工作排开了,献宝似的把空出一下午的日程表往她面前一摆,一推金边眼镜:“社长您看我贴心吧,给您把会议全排上午了您中午就能回去给夫人庆生做准备啦~”

“嗯是是是非常感谢你。”点着脑袋的绚濑绘里简直就像是被提着脖子后头那块皮拎起来的狐狸一样,连挣扎似的挥挥爪子都不想做了。

“那,您打算怎么庆祝来着,烛光晚餐?”

晚你个鬼啊。绚濑绘里压下自己自高中以来就没怎么活跃过而今忽然猛烈燃烧起来的吐槽之魂,露出一个笑容。

“好好做你工作,莫问我家家事。”

秘书识趣地退下了,然而关上门之后绘里的脑袋剧烈地疼了起来。

——讲实话,其实她还没开始想怎么庆祝。


高中的时候倒是花样百出地讨她开心,可是后来好容易同住的时候两个人都是得好好工作的年纪了。要是遇不上六月九号是周末的日子,庆祝的时间也就只有一个晚上。望也在家的时候就不能喝酒,三个人出门或者在家吃顿好的——一般都是吃希最喜欢的烤肉——也就算完了。虽然是平平淡淡,但希倒是非常喜欢这样的过法。一边吃着饭,一边μ’s的这群友人就陆陆续续发来庆生的消息——都是工作的人了,早也不玩零点发消息扰人清梦的事。然后借着这个机会好一阵没有在讨论组里聚齐的大家又开始天南地北地闲谈瞎扯。屏幕这头希嘴里还胡乱咬着绘里给她喂烤肉的筷子尖不放,哼唧哼唧地笑着在大家的对话下面插科打诨,把本来就乱七八糟的谈话内容搅得更加混乱,绘里在边上又是用力把筷子从她嘴里扯出来又是赶紧递纸巾:“希你满手的油啊全沾到屏幕上啦!”边上叼着筷子的望把脖子伸得老长窥探屏幕上熟悉的名字和头像后面跳着自己不太熟悉的话。

“‘希ちゃん可以试试跟绘里ちゃん玩玩捆绑哦’——小鸟さん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哇啊啊!”绘里手一背直接糊到了望的眼睛那儿,“望你别听她瞎说!这话什么意思也没有!”

“绘里妈妈你也一手的油啊喂!”

大抵上每年都是这样过一过,遇上生日能赶上周末的时候,恐怕就要再热闹一些。有空的友人都会上门拜访,望是最喜欢这样的时候的。作为这个家的小主人,也不知何时起有了这么个特权,两个妈妈生日的时候,如果是那几位来访,礼物里必定还备有她的一份。譬如西木野医生还带着消毒水味道进来的时候总会塞给她一本她想要很久的书,园田检察官轻松地把在门口巴望着的她拎起来之后在她衣兜里揣了一口袋平时被两个妈妈严格限制的巧克力,矢泽大明星刚进门就扔了个巨大的毛绒玩偶给她撞个满怀,高坂店长在她面前砰地放下一大箱和果子。之后友人叙旧互相揭揭老底调侃两句,望在旁边听着那些听过好多遍的陈年往事吃吃地笑,寻思着当年的两个妈妈穿起那些漂亮的衣服在台上表演是个什么样的形象。

——然后顺手戳了戳两个妈妈的小肚子。

这日子当然是过得逍遥得很,跟水似的就这么沿着一地的平坦自然散开,一点波澜也无有。

所以呢,绚濑绘里早就把原来就没多少的浪漫给扔到脑袋后头去了,哪还想得起怎么样才能给希过个永生难忘的生日啥的。


郁闷着的绚濑社长拧着眉毛搞定了上午的工作,看看时间差不多希也该吃完午饭了,心一横电话就打了过去。

“希,今年生日你想要什么?”

思来想去问寿星,这狐狸给逼得都跳墙了。

“怎么了绘里亲,不是按平时那样出去吃就行了吗?”

“我跟你说——”陡然提高的声音在前台诡异的眼神当中一下缩回去,绘里咳嗽两声赶紧把身子转过去背对着那些好奇的人,以最快的语速说明了自己的窘境,结果那边希听完哈哈大笑。

“不你、你先别笑……你先想、想个办法……”

“想什么办法呀,关起门来我们自己家的事儿还管别人怎么看不成。”

“但是我要不能弄点什么花招出来,不让人觉得我是个都讨不到自家夫人欢心的傻子么?”

“瞎闹。你呀以前就是在奇怪的地方自尊心高得吓人。”那头轻轻笑了笑,“别想些有的没的,中午好好吃饭。”


回到公寓的时候忽然注意到隔壁早上还满满当当的信箱空了,她忽然想起一件事儿。按了按门铃,没听见回应。她又按了按,这回里头传来有点不耐烦的声音了:“我听这个按门铃的方式就知道是你了绚濑さん!等我打完这盘!”

绘里转了个身在墙上靠着,顺便从自家信箱里抽出了今天的报纸。等把无聊的财经版全部看完之后,隔壁的门猛地打开,穿着一身松松垮垮的居家服的小个子探出身来,睁着有些红的眼睛看她:“有什么事吗?”

“南条さん工作结束了?”

“刚从巡演最后一站的城市飞回来。接下来有两天的休假。怎么了吗?打算把望ちゃん扔我这儿?”

南条在外头飞来飞去忙乐队巡演的时候把自家两只猫扔隔壁绚濑家的时候有的是,于是偶尔绚濑家两个大人出差正遇上南条这边休假的时候也可能把家里孩子放南条家里陪着一起打个游戏什么的。南条倒是不介意这件事,因为望并不是那种会吵闹的孩子,而且作为铲屎官她完全无法拒绝自家两只猫喜爱的人进入自己的家。

“嗯……今天我家那位生日嘛……”

“——知道啦,你安心把孩子扔我家吧。要准备客房吗?”

“你家客房竟然收拾过了?”

“……我也是会收拾客房的好吗。”

“啊哈~”意味深长的一个挑眉。

“啊哈你个头。望ちゃん晚上住不住在我这边?”

“住住住,麻烦你了啊。”


“所以说你也就没问她俩之后要干啥了?”

“这种事儿不问也罢。不如说越长大越觉得她们在我面前秀恩爱好羞耻啊……”

这年刚成为高中生的望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猛地摇脑袋。刚吃完饭歇着的时候绘里就无比自然地把希抱进怀里,下巴搁在希的头顶上,慵懒地在那里打哈欠。希一边用手肘蹭绘里的侧腹说着好热,一边又完全没有真的要从绘里怀里离开的迹象。这场景再正常不过了,然而望还是不由自主地捂住了眼睛。

饶了我吧……

情窦初开的年纪最开始接受的教育就是自己两位母亲大人黏黏糊糊的相处方式,真的对塑造爱情观不太好啊。

“这不也证明你们家家庭和睦吗,挺好挺好,往好处想。”

“倒是很和睦……”

确实也是和睦得不能再和睦了,偶尔吵起架也不过是小打小闹,一两句话或者一两个吻也就和好了。毕竟是经历过太多的两个人,对现在同对方在一起的日子是当成珍宝在对待的。

“——行啦,不管她们二人世界了,咱们来打游戏打游戏。”

“好啊。”


第二天绚濑望顶着一头乱毛敲自己家的门,门开了以后眯着眼睛迷迷糊糊道了声早安就往自己房间去换衣服了,恰好错过自家绚濑妈妈顶着同款乱七八糟的金发、睡衣扣子直解到胸口的壮观场景。跟在她后面目送着望回家的南条倒是全给看见了,不过考虑到自家邻居的自尊心还是很高的,于是也还是什么都没说。叉着腰转回自己家的时候,南条只是不断地重复着一句话。

“年轻可真是好哇。”


当然后来公司里的人是知道了社长究竟是怎么过的这个六月九日了。高马尾正正好好微微藏住又露出来的痕迹都让大家感慨夫人果然是计谋深广。这算是给社长解了围,又宣誓了主权,顺便还表明了一个意思:我连你们社长都能这样折腾,就你们那点套路可给我省点心吧。

“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所有人都盯着我看的样子。”

“啊,没,没什么。”秘书有些心虚地摇了摇头,接着跟她报告起了工作。

我天。要是让社长大人知道脖子上那个标的物一样的痕迹,今儿个公司里可就等着鸡飞狗跳吧。

秘书心惊胆战地扫了旁边的员工们一眼,于是大家都默契地转开了视线。


几十公里外的国立音乃木阪学院,前去商议事务的学生会长忽然发现,今天的理事长显得特别开心。

仅仅是因为过了个生日么?她歪了歪脑袋,不知所以。

“好的,谢谢你。”在文件下方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希忽然想起了昨天留在绘里身上的那个签名。

搞不好已经被大家发现了吧。她想。不过么,自己的生日礼物,留个记号又有何妨。

于是笑容更加愉悦了。


虽然是庆生,然而似乎希并没有怎么出场诶_(:з」∠)_回复的话还是留到下一次吧,复习得有点焦头烂额了2333333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