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无标题

作者:陳希澄
更新时间:2016-06-05 15:03
点击:1202
章节字数:660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八十章





「這林偉也真的蠻可憐的,喜歡妳的時候,妳喜歡那個女的——我懶得記她的名字,不重要;終於放下妳後,喜歡上別的男生時,那男的居然喜歡妳,我覺得,妳根本是生來剋林偉的。」



李靜恩優雅翻個白眼,卻無法反駁這項事實,她這一生都跟林偉綁在一塊,若真的能選擇自己的人生,她不會選擇認識林偉,下輩子,下下輩子,永永遠遠都與林偉當陌生人,這樣,也許林偉就會幸福了。



她長嘆,悠悠地開口,「如果只是這樣就算了,真正壓垮他的不只是如此。」想起了那段黯淡無光的過往,李靜恩只有無奈與心酸。



「這樣還不夠慘?」張季嫙挑眉,「後來,發生什麼事了?」



後來啊........



後來,李靜恩被邀請了,邀請去國貿系上的露營活動,她原本還想婉拒對方的熱情,最後拗不過硬著頭皮答應了。



黃承泰沒有放棄,她感覺得到。



躲在公園裡的樹蔭下,李靜恩坐在長椅上吃冰,學期結束,盛夏隨即來臨,不少學生已經離開校園打包回家鄉,長時間待在對岸的李父也捎來消息,說是要回台灣了。



李母很開心,那種隱晦的喜悅同為女人又是女兒的李靜恩最明白,她也開心能見上李父,過年時李父回來三天吃團圓飯,又匆匆回工作崗位了——李父是這樣說的。



「爸,你現在在中國都在做什麼啊?」李靜恩不走商,但偶爾還是會聽到林偉說中國的經濟開始崛起,特設不少經濟區供外商進駐,李靜恩想,其中會不會也有李父呢?



李父一滯,別開眼道,「妳專心念完大學就是了。」話中的生澀與不確定,李靜恩沒能聽出貓膩。



李靜恩乖巧的應了,低頭繼續扒飯填飽肚子,至少李父是真心想望女成鳳,那麼李靜恩現階段能做的,就是讓自己像塊海綿不斷吸收新知,汲取全國最優秀師資的M大所教授的知識。



不過那時的李靜恩,實在太單純了,所以才沒察覺李母眼底閃過的憂傷........



「李靜恩。」



李靜恩回過神,手上的冰早已融化,滴到了牛仔褲上她竟渾然未覺,若不是遠方突如其來的呼喊聲,她可能就沒口福了。



那天的陽光有些刺眼,兩個大男孩勾肩搭背的身影有模糊,由遠而近的身影,李靜恩不確定她是否在林偉臉上看見了........



「嘿,妳怎麼在這?不怕中暑?」



「是有點熱。」目光不自覺飄到林偉臉上,她原先還有心虛的戰戰兢兢,後來才發現,完全沒必要多做此慮。



因為林偉根本沒有注意到她。



「後天就要去露營了,行李準備好了嗎?」有林偉在旁邊看著,黃承泰的殷切更加讓人步步驚心,李靜恩不知道為什麼她會不自覺提起防備心,那樣的笑容,其實也不過是浮光掠影,她到底在畏懼什麼........



「嘿?」大手在面前揮舞,李靜恩只覺得有些頭暈目眩,勉強勾起笑,「沒事。」



「妳該不會是中暑了吧?」最先察覺異樣的人是林偉,多年相識的默契可不是假的,他一把抱起面色潮紅的李靜恩,任著那冰淇淋滑落於手中,好像有什麼東西跟著墜地........



從什麼時候起,少年也變成男人了?



屬於男人才有的厚實胸膛,那燙人的熱度從單薄的衣料不斷透出,李靜恩有些昏眩,只是沒了骨頭似的昏倒在結實的臂膀中。



半夢半醒間,她似乎聽見了誰沉著聲,頗有風雨欲來前的寧靜,問,「你,該不會也喜歡李靜恩?」



抱著她的手明顯一震。



林偉的腳步還是那樣穩重如實,李靜恩多想撐開眼皮說,不是,不是這樣的,他已經放棄我了........



可惜她沒有力氣辯駁些什麼,由她這個局外人來說,太顯得嬌柔做作了。



「如果我說,是呢?」



李靜恩看不見林偉說出這句的神情,他是含著怎樣的表情、怎樣的心情對黃承泰說這違心之論呢?



李靜恩猜不透。



她任著男人的體溫滾燙得如熱浪,將她的意識捲入無邊無盡的深洋裡,嗅著別於女人柔軟的馨香,男人身上的味道總有些剛毅。



卻莫名讓李靜恩覺得心安。



她想起了高中時那段不明不白的單戀,或是暗戀?好像也不是這麼重要了,畢竟她沒有陸瑾宸的消息了........鳳凰花開,她那年的暗戀隨即枯萎。



陸瑾宸給她太不安定的飄泊感,她身上有股清淡的檸檬香,也是她身為女人最柔軟的象徵,李靜恩甚是喜歡,卻不敢愛。



也許她要的安穩感,只有『男人』給得起........



「所以那時候,妳是衝動下認定,妳還是該跟男生在一起,妳才能感覺到安穩心實嗎?」張季嫙有些不滿,即便她知道跟回憶中的李靜恩吃醋,實在沒道理可言。



可愛情哪有講道理的?



李靜恩摸摸鼻子,這麼回想起來,她其實也是挺認定感覺的人。「那應該算是一個,契機,悄悄在心底滋長的契機吧,那一刻,我忽然有一種被保護的感覺,讓人覺得很安心。」



「妳真膽小。」張季嫙昂起漂亮的眸子,看得透、想得澈。「妳只是選了一條安全的路,妳卻沒想過喜不喜歡。」



「對我來說,在遇見妳之前,我沒有想過喜不喜歡,我只想,能不能平平安安。」



張季嫙不認同地蹙起眉,耳尖的她可沒錯過幾個關鍵字。「那——遇見我之後呢?有沒有覺得自己以前白活了?」她拉著李靜恩的手,像個初稚的幼貓磨蹭著,那妖冶的唇輕吻修長的手指,細細摩娑的親暱讓李靜恩心頭跟著發癢難耐。



「別鬧了........」像是拼命壓抑些什麼,她的嗓音顯得有些低沉。「妳是病人,適可而止一點。」



適可而止,對張季嫙來說根本不足構成阻遏,倒是增添一絲欲拒還迎的蠱惑,李靜恩越想抽回手,她越是抓緊不放,軟舌輕舔了下她手心時,李靜恩明顯一僵。



她沒有抬頭看看李靜恩越發煽情的臉色,因為她僅是想像便淺而易見,手指纏繞,勾纏吸吮,麻麻癢癢的,那樣擺盪的心神有些醉人,無可遏止地思想奔馳,李靜恩告訴自己,不行,她需要靜養。



不過病人是不是這樣想的就不得而知了。



若不是礙於身上的傷,張季嫙肯定就地撲了李靜恩,她只好依依不捨地放開,李靜恩收回手,神色有些不自然。



「幹嘛?討厭嗎?」張季嫙笑得明亮,朗朗的話語中還是藏著一些不確定,卻見李靜恩的手,輕輕揉著她的髮頂,撩起嘴角,「妳,快點好起來吧。」



這含著怎樣的暗示,張季嫙想,她沒有會錯意。



「噢,該死的,這太折磨人了。」張季嫙哀號,李靜恩痴痴地笑了,搖頭笑嘆的她的孩子氣。



這卻是讓她這麼喜歡。



「妳收斂一點,我還沒離婚呢。」



「離婚?」張季嫙一愣,「妳.......會想離婚?」張季嫙根本不敢想這可能,她已經做好了當這個人一輩子地下情人的覺悟了,李靜恩卻是淡然地道,「是啊,妳不想名正言順的跟我在一起嗎?」



怎麼會不想?



那雙瀲灩水光的眼,盈滿了奔騰的喜悅,她深呼吸口氣,點頭。



「我想要。」



「我也是。」



兩人的相視而笑,融了整個寒冬的冰冷........







還是一次貼五章好呢?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