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无标题

作者:陳希澄
更新时间:2016-06-02 00:56
点击:1216
章节字数:416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陳希澄 于 2016-6-2 21:00 编辑




第七十八章




「其實我很早就知道黃承泰有外遇了。」這話從李靜恩口中說出時,張季嫙有些顫慄,她不是一個善於面對黑歷史的人,更不用說是在心愛的人面前開膛剖腹似的審問。



相較之下李靜恩淡然許多,風輕雲淡地道,「我也老實告訴妳,今年是我結婚的第十年,而我知道他外遇大概也五六年了。」



冷冽的目光掃視到她身上,又忽然轉而溫淡,嗓音清澈如潺潺溪水般流淌過五臟六腑,張季嫙的心臟可沒這麼大顆,隨便一個情緒轉變都能讓她全身發寒。



天啊........她是不是惹上不該惹的人了........



「我也可以告訴妳,當初為什麼我一氣之下會把妳推下去。」明明受害者是她不是嗎!為什麼李靜恩卻主導了整個場面,她只能瑟瑟地在那如風中殘燭,等著被拷問似的。



「我流產過,就在黃承泰剛與妳外遇被我知道的時候。」



張季嫙一愣,茫然。



李靜恩沒有察覺她的困惑,只是幽幽地繼續道,「我當時託李瑤替我查,證實她有小三的時候,我人正在樓梯上,因為太生氣了一不小心踩空,就這樣跌下樓流產了,之後——」



「等等,妳誤會了什麼?」張季嫙找到空隙趕忙打斷,困惑發問,「我認識黃承泰的時候,妳們已經死床五年了,也就是兩年前的展覽上我才真正跟他節外生枝,在這之前我跟黃承泰清清白白的,根本沒搭上線。」



李靜恩一怔,這跟她認知的完全不同!怎麼會........在她的認知中,黃承泰只外遇一次,這個人就是張季嫙,可是如果張季嫙說的都是真的,那麼,這是怎麼回事?



「所以.........」張季嫙眼珠子轉了圈,身為半個局外人的她看得清,又道,「在我之前,黃承泰早就外遇過囉?」



李靜恩猛然看向她,假設張季嫙說的都是對的,那麼的確合情合理,但是........「不可能啊,李瑤從來沒有出錯過,除非........」



除非當年有人故意放假消息給李瑤!混淆視聽嫁禍給張季嫙!



「糟了。」李靜恩心一寒,「我跟李瑤都被騙了,我們都被誤導了。」她轉而看向張季嫙,急聲,「妳跟黃承泰之間的事全部告訴我,快。」



張季嫙雖然一頭霧水,還是如實以告這兩年來的點點滴滴與當初跟黃承泰搭上的緣由,沒有半點虛假也沒有半點隱瞞,赤裸裸地扒光了這段婚外情。



李靜恩安靜傾聽,她還是會介意,卻發現她介意的不是黃承泰的不忠,而是張季嫙曾與他如此親暱,她有些吃味但正事要緊,這個消息無疑是震撼彈,徹底炸開了她與李瑤既定已久的事實。



話落,張季嫙無辜地看著李靜恩越漸深沉的眼色,她總覺得李靜恩變得好........霸道?跟當初認識的那個優雅迷人的女人相差甚鉅,原來,李靜恩也有這一面啊,看似一切都泰然自若,但真要計較起來也是獨占欲挺強的人。



好可怕的女人,張季嫙有種誤上賊船的錯覺。



無數次想要得到這個人的在乎,當這個人真的開始在乎自己時,這份喜悅與幸福來得太措手不及,不斷吞食她的思緒。無從宣洩的那份快樂,夾雜著不安如海潮般襲捲而來,但都無所謂了。



就算這真是股波濤洶湧的暗流,也要能吞得下李靜恩才是。



「張季嫙,以後,我會慢慢討回來。」李靜恩優雅微笑。



張季嫙全身起雞皮疙瘩,她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好像有種.......會被眼前的女人吃得死死的錯覺?



不是這樣吧!張季嫙死目,無語問蒼天。



「不過,也要妳能等我回來才行。」李靜恩的笑容淡了幾分,張季嫙伸出手拉住她,仰頭問,「妳要去哪裡?」



李靜恩沒有答話。



「妳又想拋下我了。」張季嫙苦笑,「妳總是這樣,想來就來,想走就走,這次妳給我了希望,又是一種報復手段嗎?想讓我絕望,心痛至死。」



「不要說『死』這個字。」李靜恩厲聲,「要好好地活下去,不要輕易結束生命,現在妳的命就是我的,沒有我的允許,妳不得輕易尋死,想都別想。」



李靜恩臉不紅氣不喘地說完這句宣言,張季嫙聽得耳根子都熱了,這是,怎麼回事?



物極必反,她反而開始惴惴不安。



李靜恩太坦然表達她的愛意了,坦然到像是不想留下遺憾而拼命說、一直說,就怕來不及說.........



「李靜恩。」張季嫙拉過她,伸手抱住她的柳腰,臉埋進她柔軟的腹部,輕嘆,「不要讓我這麼不安。」



李靜恩眼眶一熱,手,輕輕回抱她。



李靜恩沒有辦法說好,張季嫙也瞭然於心,她跟李靜恩才剛冰釋前嫌,她不奢望能立刻成為對方心上的人,李靜恩不說也是理所應當,不足為奇。



還要經歷多少風霜,兩個人才能好好地走在一起?



「我懷疑,應該說我跟李瑤之前都懷疑,這一切是林偉做的,但是,林偉不是主謀者,他的背後應該有誰撐腰,我們無從得知。」



「林偉?」張季嫙一愣,想起了她與林偉也有過錯綜複雜的關係,她沉悶道,「都是他,他壓著我全家人的生計逼我要替他做事,還有趙清竹也是,怎麼會有這麼喪心病狂的人?」



「做什麼事?」一股惡寒湧上,李靜恩有種很不好的預感。張季嫙咬著牙,硬著頭皮坦承,「他要我拍下跟妳的私密照、妳推我下樓的錄影帶、要我讓妳愛上我,還有.........」



「還有.......?」



「還有,拍下妳藏在抽屜裡的設計圖。」



李靜恩怔住。



「所以我,真是該死。」張季嫙自嘲地笑笑,「說著喜歡妳,卻還是做出了傷害妳的事,上天是公平的,他奪走了我最重要的一切——我毀容了,兩腿也毀了,再也不能當模特兒了........」



張季嫙落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一直忍住的眼淚簌簌滑下,她聽著李靜恩喃喃著對不起,一遍又一遍。



是她該說對不起,是她為了張家一家人出賣了李靜恩曾經的信任。



李靜恩安慰著她,渾沌的思緒忽然有了清亮的答案——



——Secret



當這串英文字母躍入思緒裡時,李靜恩放開了張季嫙,這一切,她忽然都想通了。



那股惡寒久久未散,在李靜恩終於看清這一切時,蟄伏在暗處的爪牙終於伸出了——



電話響起,李靜恩接起,聽著對方冷然的語調甚至帶些戲謔的宣言,她的世界,終於崩塌了。





「李前經理,很遺憾地告訴妳,妳被公司開除了,列入永久黑名單,再也不得回到Secret裡。」



一場看似私人恩怨的糾葛,原來是為了掩蓋背後龐大的官商勾結——



暗地裡的爪牙,要的,從來不是李靜恩的痛苦,而是趁虛而入,奪下Secret。



這局棋,李靜恩全盤皆輸。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