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无标题

作者:陳希澄
更新时间:2016-05-31 12:52
点击:1206
章节字数:698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七十六章



「妳有張季嫙的消息嗎?」



李瑤一滯,對於堂姐的冷靜她有些怔愣,慢了幾秒後才答,「妳是怎麼知道的?」



「我有看到新聞,而妳,肯定有查。」李靜恩蒼白的臉浮上一抹笑,「我信妳,包括妳的專業。」



那是了解我才對——李瑤如此想,滑開手機快速掃同事第一時間傳來的消息,定眼一看,眉頭輕皺,嘖,看來是燙手山芋.......



「已結案,電線走火。」



李靜恩抬眼,側首,「這麼輕易?也不過二十四小時........」李瑤搖頭,「無人死傷,自然入不了社會的眼目。這年頭走火意外多,再加上業主的供詞實在合情合理,檢方也不想惹腥。」



「意思是........」字句中抓出了貓膩,李瑤點頭,「有人刻意打壓這消息,趁著高官洗錢案轉移注意力,真會挑時機下手。」看似稀鬆平常的一切,反倒更讓人戰慄,害怕。



是怎樣的手段、是怎麼籌謀,才能做到如此的滴水不漏......



李瑤不寒而慄。



李靜恩察覺到她的不安,手輕輕覆上她的手背,握緊。「沒事,妳不會有事的。」



不,她不是因為這樣才感到害怕。身為記者的敏銳直覺,她終於發現了蟄伏在夜中的爪牙,準備伸出——



她甚至不知道,擁有那利爪的人,是誰。林偉?不對,若是林偉他不會讓自己曝光.........



「糟糕!」



眸子一睜,李瑤咬緊牙,深呼吸口氣,猛然看向李靜恩,唇齒擠出一句足以翻起滔天巨浪的話。



「——這一切的始作俑者,不是林偉。林偉背後,應該還有一個真正攪弄風雲的人,林偉不過是替死鬼!」



李靜恩怔愣。



她已經篤定了這一切都是林偉所為,李瑤卻以一句不是他來翻覆她所想。李瑤握緊李靜恩的手,目光炙熱,「堂姐,明天早上妳就可以出院了,對方肯定也知道,所以,今天我必須知道所有的事情,我要知道林偉背後的那個人是誰!我才能防患未然,搶在對方之前取得先機!」



李靜恩被她震住,納語,「但我、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跟林偉還有黃承泰的大學生活,至於林偉其餘的事,我一概不知道。」



「堂姐,妳要相信,相信這世界上發生的一切,都是因果輪迴。有因,才有果,妳所擁有的回憶就是『因』,這就是最重要的線索!」



「歲月能沖淡悲傷,也可以加深苦恨!」



李瑤提了口氣,鄭重,「我可以告訴妳張季嫙在哪,但是,妳要先確認自己的心意,以及,為了什麼而見她。」



李靜恩是個聰明人,她在心中統整李瑤的話,以及她不尋常的反應,得出了一個殘忍的結論。



「........我可能,會遭遇不測,是嗎?」



李瑤讚嘆李靜恩的脈絡清晰,她點頭,又搖頭。「我不確定,但我也不能保證妳是安全的,林偉背後的那個人太危險了,既然能做到殺人未遂又縱火,不是瘋子,就是菁英分子。」



「那我,是否能從林偉口中得知那個人是誰?」李靜恩嚴肅。



李瑤吐氣,語氣多了幾分不確定:「要拿到潘朵拉的盒子並不難,難的,是怎麼打開而免於玉石俱焚。」



原來是擔心這個。李靜恩鬆了口氣,不禁笑出來了。李瑤抬眼,從李靜恩坦蕩的眼神中,似乎看見了一絲........



「.......妳做了最壞的打算?」



李靜恩收起笑容,又是那清清淡淡的神情。眨眼,吁氣,「我不想走到那一步的.......但是,林偉,我總得跟他有個『結果』。」



「——這也是我答應他的事。」



李瑤的手,緊緊被握住了。迎上那雙清澈的眼眸,李瑤懂了。她不是想危言聳聽,也不是想誇大其辭,但是,她真的很不安。



而她的直覺,通常是對的。



「那好吧。」李瑤站起身,逼自己打起精神面對。「那我們都盡力而為,不留下遺憾,也許我們都能全身而退,不,是一定。那麼........」目光定於李靜恩消瘦的臉龐,目光炯炯。



「張季嫙就在這間醫院裡,她住在九零三號房。而我,現在要去查另一個人,妳也去做妳該做的事。」



「等等,妳要查誰?」李靜恩拉住她,直覺促使她喊出聲,叫住。「.......跟我有關的人嗎?」



李瑤思忖是否該說,最後輕輕點頭........












今年的冬天來得特別早,邁入了日短夜長的日子。李靜恩的腳步很輕、很輕,滴完點滴後的她有些頭暈,但是沒辦法。



過了這一晚,她就要出院了。



有個人,必須先見上一面。



入夜了,醫院的空調特別乾冷,李靜恩總覺得鼻子有些不舒服,喉嚨也是。



李靜恩找到了,九零三號房。



半掩的門透出微光,李靜恩悄悄推開門,深呼吸口氣,沒想到這也是間單人房,也好,張季嫙住得舒服這才重要。



走進了病房,也許是刻意讓病房內的人聽見她的到來,她刻意加重腳步,一步,又一步走進布簾,最後,掀開。



迎上那雙柔情如水的眼,張季嫙只有錯愕,然後,潸然淚下



「妳還知道要來看我?」



張季嫙不想哭的,她被困在火場時甚至沒掉過一滴眼淚,她怕打針,當針插進手背時,她也沒哭。



可是,為什麼一見到這個人,這個讓她喜歡到沒了自己又頻頻讓人心碎的她,張季嫙卻哭了。



李靜恩的眸色漸深,一語不發。



「我真的很討厭妳。」張季嫙咬緊下唇,沉聲,「很討厭妳攪擾我的心情,卻又什麼都不給我;我討厭妳自視清高,卻又如此優雅迷人;我討厭妳是已婚婦女,卻勾引我接近妳,我甚至想賴著一輩子不走。」



一輩子。



她說了,一輩子。



李靜恩的心,極細微地被拉扯了下。張季嫙的話語,越說越快,「我討厭妳的才華、妳的溫柔、妳的氣度,我討厭妳明明撐不下去了,還假裝自己很好。我最討厭的是什麼,妳知道嗎?」



李靜恩沉默,那顆心卻越跳越快、越來越無法控制.......



「.......我最討厭的是,我真的很喜歡妳。」



李靜恩呼吸急促,心脹得好疼、好痛,她笑了出來,卻又一陣鼻酸。這一次,她不再壓抑了、不再計較了。



她彎腰,捧起那張柔媚的臉,深深地吻了她。



張季嫙張大眼,呼吸一滯,李靜恩身上的清香仍縈繞於她,那顆傷痕累累的心幾乎醉了、倦了,融化了........



眼角的淚輕輕滑落,張季嫙情不自禁環上她,李靜恩將她拉近自己,加深了這個吻。



軟舌溫柔地撬開她的唇齒,柔蜜的吻奪去了世間所有一切枷鎖,什麼恨、什麼悲、什麼禁忌、什麼小三,都無所謂了........



她差點失去了這個人,她差點要失去愛人的機會了。



彷彿感受到了李靜恩的不安,張季嫙的手,輕輕地在她後背來回撫摸,向是要告訴她,我在這。



我一直在這,喜歡妳。



我一直在這,等著妳。



我一直在這,守護妳。



我會渡妳脫魔、許妳平安,妳說妳逢九必衰,那我來替妳擋所有的劫難,我來替妳扛起所有的恨。



因為我,真的很喜歡妳。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