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无标题

作者:伊苏登
更新时间:2016-05-30 01:15
点击:5672
章节字数:368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流曳浮苏丿 于 2016-5-30 01:26 编辑


非典型性肌肤渴望症



“あいな,听说过‘非典型性肌肤渴望症’吗?”


沸腾浪潮顺延血管烧窜到四肢百骸,尽管喉腔是最后一块受灾区,依旧无可阻挡地被翻滚着的情欲波及。南条声音嘶哑,窗外难得透亮的月光大片大片撒进来,映出的漆黑倒影被床沿割裂分离,投射在地板影影绰绰的一团。


趴跪着的人不及分心辨别断句,一味机械地摇晃头部。南条的手指埋在热源深处,按下暂停键一样静止了画面,穴口靠近内侧的软肉还在翕动,始作俑者耐心等候失守的城门恢复平静。


像这样赤条条地交叠在一起,让窸窣摩擦混杂暧昧的低语响彻在房间内,楠田觉得羞耻。一码归一码,那些黏着的水液可不会因为无谓的尊严而停止涌溢,正相反,它们大有无视主人意愿下流地迎合那根手指的意思。


即便气温日益攀升,南条的偏寒体质也不会因此有任何改善,通常副本通关后,高度集中的精神和紧张亢奋的情绪会令手指温度跌至最低值。托这具身体的福,南条时常需要在欢好前的准备工作中加入热水冲洗这一环节,不然楠田另外一张敏感得多的小嘴会被刺激到发出强烈抗议,那样就给进入的过程增添许多不必要的麻烦。两个人还没到可以放下工作尽情休假的水平,凑在同时间同地点的分分秒秒都要精打细算。


今天以前的南条持续了长达数月的轻浮易躁——楠田离开得太久了。不是不知道双方用精力和健康在拼在搏是为了什么,偶尔撞见没能买到心爱的玩具而和妈妈撒娇耍赖的小孩子也会羡慕到难过,可是有什么办法呢,她们必须站稳脚跟,强大到足以直面未来会裹住脚步的冲击和指责。所有赞美逢迎对她来说都是虚无,那些0到9的阿拉伯数字、拿到手的物质奖励才是她在汗水发丝纠缠间切实感到自己可以为她搭建的庇护所,她也一定秉持相去无几的想法。


关于拗口的病症名称南条没有作出称职解答,她的小后辈开始极缓地挪动腰肢,尽可能将手指纳入花径。布满细密汗珠的颈项、光滑可口沁着润肤露奶香的肩背,以左侧蝴蝶骨为起点,舌尖拖出长长一道湿漉水印延伸到紧致臀部上方,在那里咬出一圈浅淡的齿痕,南条对作品骄傲非常。


“なんちゃん,哈啊……”千奇百怪的想法膨胀发酵随后炸开,合着眼帘想象位于身后的南条脸上攀附了怎样的表情,会启开双唇呵出情动的喘息亦或抿紧嘴巴注视自己羞人的部位。软肉骤然缩紧,南条以为太过冲动的进攻让恋人产生不适感,缓和抽动的手指轻声探问:“我弄疼你了,あいな?”


肯定也不是否定也不是,下身泛起的空虚感挠上心头,楠田主动向后靠去,原本处于包裹中的小核悄然绽开,黏腻的液体、身体吞咽手指的水声迫得楠田将头垂低。羞于自身放浪的同时,脊柱周围感受到南条贴上来的温软,硬挺的乳尖缓慢磨蹭,话语一如舞台上节目中每个善解人意的瞬间:“喜欢这样的あいな。可以再继续吗?要……忍不住了。”


南条情愿在任意场合向她示弱、为她示弱,没有具体缘由,只要简单喜欢两个字就能概括。并非有意装睡偷听她与母亲的电话协商,以出行为由向家里告知三天两夜的行程,箱根的确是她们共同向往的目的地,不过不是这一次。曾几何时满脸得意地坦诚不会凫水的楠田亚衣奈,竟学会了狡猾地和家人撒谎,而她撒谎的目的,现在看来不过是为了弥补失去的相处时间。


“なん、なんちゃん……”楠田清楚知道这样娇弱无力的轻唤会引爆对方全部兴奋点,南条主导的每一场性事几乎都以自己的妥协落幕,算是她曾经在各种各样场合欺负前辈的补偿。此时费力地支起手肘回头捕捉恋人的目光,太过赤裸原始的姿势让她下意识去寻找那双给予鼓励的浅褐瞳孔。


习惯用稀松平常的方式抚慰彼此,床笫间面对面的亲吻触碰缓解了很大一部分工作生活中的压力。只是习惯不等于钟爱。


南条一直以中规中矩的步调前行,外界不能接受的她努力去改,违心却不违背原则的一并咽进肚子自我消化。遇见楠田亚衣奈以后,长期存放在心中的孤寂和那些有的没的像是开了闸的洪水奔腾倾泻。窗边、沙发、浴室、厨房,她热衷于满屋探索能让两人的快乐最大化的地点。强烈渴望相互的爱抚、想与之肌肤相亲、不能办到的时候会烦躁低落,这就是肌肤渴望症。之所以称之为非典型性,大约是全世界仅此一人的对象,就是楠田亚衣奈,非她不可。


南条的冲击来得迅猛无预警,拼着世界末日卷起狂风海啸的劲头,每下刺入都让楠田的末梢神经随同着颤抖。床单是南条相当倾心的一条,水蓝斜纹全棉料子抓在手心揉皱又松开,楠田总是不能适应后背体位,察觉不到直观表现在面部的心情,握不到遇上难题时默默推自己一把的柔软掌心,空落落的手会被冒出坏水的南条牵引着摩挲花核,于是她只剩一条臂膀来支撑整个上半身的重量。


“呜!”食指径直闯入禁地,招呼也不打一声。甬道传来的饱涨感反倒令小核愈发寂寞。楠田化成一汪温水,缱绻着自己裹覆住南条,声音柔媚得像要在人心里撩起丝润春雨:“なんちゃん,要更、更多……想抱……”


她的理智大约要燃烧殆尽了。


手指抽离穴口时的水液粘连声引来楠田一阵羞恼,待到南条将她搂个满怀时愤愤然在光裸颈侧狠咬一口,在那零点零几秒的刹那南条错误地擅自幻想自己是作为祭品奉献给吸血鬼的无辜羔羊,然而手指无意识地自行破城而入,楠田的低呼又把她拉回现实。


“舒服了?”


楠田别过头,闷闷地“嗯”着应声。


“那么休局的机会用完了,くすださん还有什么要交代吗?”


“……”


总是这么轻佻,被咬着下唇儿不便出口那些勾人的话了吧。自作自受。


可惜楠田忘记她在被谁戏弄。是南条啊,仍然还连接着她的身体的南条。只消屈起手指,楠田已经被迫松开两排小白牙齿,再展平了去顶撞滑嫩的肉壁,楠田彻底软倒在她肩上,光是沉重的鼻息就快耗尽了气力。


“なんちゃん,慢、嗯唔……”


腰身,太犯规了。南条按扶在恋人身后,大力的进出阻塞住小兽哀鸣。


余下的音节即便只有两人也叫不出口,难为情,所以用最后一丝理智控制嘴巴闭合。


暌违数月的二次高潮。楠田趴在床上回想那幕比老旧唱片更为稀少的场景:睡乱的短发挨上面颊时,南条泛红的眼眶下垂的唇角惹得她内心酸楚。想成为能被南条依靠的人。即使现在距离那个目标尚有些路要走,起码当下她能为她提供一个怀抱,能用双手安慰她颤动的脊背,能在她焦躁动乱时为她梳理心中波涛,能放心把自己交付给她的指尖。


被传染了南条的迫切,内里的肌肉尚在余韵中难以平息,拦下南条去抽纸巾的举动,小舌头自根部盘旋向上,微咸的体液卷进口腔。拉着南条半躺在床上,扶着两边胯骨摆出跪坐姿:“なんちゃん渴望的,是、是我吗……”剥离出身体的手指再度被吞入甬道,楠田的呼吸喷在肌肤上酥酥痒痒,南条眨眨眼睛,用激烈的动作无声答复。


小别后的相聚像把锋利剪刀,竭力维系绷紧的弦一旦断裂,所栓缚住的感性变本加厉返还给本身,昂首挺胸的两朵小花苞被人拿捏吸吮,楠田腹下的溪流隐隐有复苏之势。


“其他的谁都不行,我想要的就只有你。”


这句话是不是在哪里听过,而且出现频率不低。楠田脑子懵然,搅动的硬物给予的刺激过于强烈,与阴道一层之隔的另一处时时能受到感染,花径内蜷缩放松,不断重复。抵住软肉慢慢转动手腕,南条耐下心来感受每块区域的变化,直至楠田的眉梢锁得更紧,跨在她身上起落的幅度更大,她才游刃有余地搓揉上充血小核。


“嗯——”后仰的姿势将胸前完全暴露给南条,沉甸甸握在手里的分量,含在口中以舌头勾弄舔舐的乳尖,脚心皱出褶纹,蜿蜒淌下的爱液沾湿南条柔软的腹部。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可她还是不想放过可口的爱人。


“症状、好些了吗,よしのさん?”


よしの……さん?印象中第一次被如此称呼,南条带着新奇的调皮劲儿,毛扎扎的短发蹭在楠田胸前:“想要彻底治好,预计还需要くすだ先生接下来两天的疗程呢。怎么样,有把握医好我吗?”


“唔姆……”捏着下巴颏儿假装严肃地深思半晌,“办不到,よしのさん快点放弃治疗吧!”




{:4_366:}钦点的R20,我也不知道差在哪,强行20一把。请看在我熬夜肝的份上,烦劳您几位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