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无标题

作者:陳希澄
更新时间:2016-05-30 00:17
点击:1140
章节字数:654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七十二章





來到了與林偉約定好的地方,馡姐點起了菸,坐在露天咖啡座吞吐白霧,離約好的時間還有五分鐘,林偉是該出現了。



今晚的Night肯定損失慘重。兩指擰住菸尾,她優雅地抽著菸引來不少側目,還能聽見一群高中生走過後低咒一聲「該死的性感。」馡姐笑嘆搖頭,不過是青少年罷了。



怎麼知道誰才是真正的性感?



她孑然一生,了無牽掛,才能盡享魚水之歡,貪晌夜晚燦爛,說是紙醉金迷也好,她喜愛現在的生活。



曾被那樣的男人糟蹋過,現在,她不過是活出自我而已。



至於Night.......馡姐垂眸,抖落了菸灰,她看見林偉了。捻熄了菸頭,她雙手環胸,揚眉,「真準時。」



「就算遲到,我也一定會到。」林偉坐到馡姐對面,揚手揮散空氣中的菸味。「真廉價的味道。」



「你以為燒焦味有比較好聞嗎?」馡姐笑了。「從這裡,遠遠地,我都能聞到Night飄來的燒焦味。」



「這不是廢話嗎?放火到現在都有半小時了,不燒起來才怪。」林偉不以為然。馡姐站起身,只因為她口袋裡的手機開始嗡嗡作響了



「你確定你做得夠乾淨?」馡姐挑眉,「而且那個被揍得滿臉豬頭的男人又是誰?黃承泰?」



他眼裡閃過一絲戾氣與痛楚,很快地,眨眼抹去。



「有陸董撐腰,還怕不夠乾淨?」林偉擺手,「去吧,別讓警方抓到小辮子,壞了陸董一番好意。」



「林偉,我還是提醒你一件事。」離去前的馡姐頓了下,又開口,「過猶不及,任何事都是。水能載舟,亦能覆舟。」



林偉挑眉,勾起笑甚是不以為然。見此,馡姐也不再多說什麼,接起電話順勢攔了台計程車,直接開往Night。



她掐著自己白皙的大腿,努力讓自己逼出眼淚,看起來才更真實。此刻,她要做的,就是一個梨花帶淚的無助小女人。



就連司機大哥也於心不忍遞給她衛生紙,安慰她幾句,馡姐頻頻點頭,那雙瀲灩水光的眼甚是孤苦,一向扳著臉的警方也柔了幾分,待她甚好。



夜色暗下,熊熊烈火幾乎燒盡了Night,倒映在馡姐漆黑的眼眸裡時,成了一剎花火,綻放了那些年的孤苦無依。



她也曾深深愛過一個男人,把自己的心挖空,只為了她的丈夫。



她也曾相信海枯石爛的諾言,把自己的一切奉獻給他,什麼都為他放棄了,就為換到他的愛。



她也曾以為,她會永遠幸福快樂,那個男人會成為她的港灣,讓她不再漂泊。



她的全心信任,換到冷血絕情的對待。



當小三氣燄高張的站在她面前時,她看見丈夫是如何擁著小三向她破口大罵,只為討年輕女人的歡心,那一刻,馡姐的心死了。



她的愛情,也死了。



就像這場大火,將代替閻王的懲罰,狠狠地燒死對婚姻不忠的狗男女——張季嫙與黃承泰,都該死。



所有藐視婚姻忠誠的人,都該死。



馡姐流著淚,轉身過後卻是笑靨如花。



當年林偉幫助她站起,替她懲罪於那個吃裡扒外的男人時,馡姐感激他的相助,並答應了所有的一切,只要林偉想要他都可以隨時拿去。



林偉待她不薄,全心全意相信她的眼光,讓她闖出一片天,但是,太髒了。



這裡是當年她丈夫搞外遇的地方,她要Night在最燦爛的那刻,消失。



當警方問她是否有惹上仇人時,她哭著搖頭,無奈哭訴,「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警方看她楚楚可憐,憐憫油然而生,不對她多加刁扈。



這正是馡姐要的。



將這場她自己設計的大火,順著大眾輿論推舟於仇家尋門,這是一個看臉的時代,她長得好看便是吃香,擠出幾滴眼淚就讓人心疼不已。



至於裡面的兩個人.......馡姐並不在乎。



張季嫙不知道,馡姐有多痛恨小三,就如李靜恩一樣,無法饒恕小三的存在。



當戴蒙趕到Night時,看見了他賴以為生的地方付諸祝融,他咬緊牙,握緊拳氣得渾身顫抖,他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他原本不以為意的。



他原本不把父親的警告當作一回事的。



當他一轉身看到了馡姐的眼淚,他怔住,愧疚油然而生。他知道......這是陸家家主做的.......



但他不敢說。



他不敢與警方坦承,是他的父親動手腳,是他無視父親的警告放任了這把火,讓馡姐失去了Night。



他很愧疚。



他噗通一聲,跪倒在馡姐面前,見他如此的馡姐胸口一緊,蹲下身抱住他,安慰,「戴蒙,怎麼啦?」



「是我不好.......」



馡姐一僵,為了不讓戴蒙壞事的她躲過警方耳目,將他拉到一旁,看著流著淚的戴蒙,她心中一陣感嘆。



無辜的孩子。



終究只是棋盤上的一顆棋子。



「怎麼了?別哭了,這是一場意外,你別難過好嗎?」馡姐柔聲細語,抹去了戴蒙的眼淚。原本就偏陰柔的他,哭起來更像一個惹人疼惜的女孩。「我本來就一堆仇家,被放火也是理所應當.......我們都沒事就好。」



戴蒙很感激,但不確定當馡姐知道真相了以後,她還會如此善待他嗎?馡姐情不自禁擁住他,只為了掩藏臉上逐漸崩落的慈愛面具。



然而戴蒙,卻想起了父親那天的話。



「彥安,回家吧。」



那天父親打給他,他接了。「我不回去,陸家有大姐,不需要我。」



「我老了,家業要有人繼承,我不可能給女生繼承家業,當家主,所以,你給我回來。我知道你在哪鬼混,你要是無視我的警告,那麼,別怪我罔顧父子之情了。」



戴蒙知道陸父的嚴苛,但是他因為男兒身的身分,陸父還是疼愛他的,但正因為如此,上一代重男輕女的觀念,讓他無顏面對陸家大姊,陸彥慈。



他知道姐姐都多熱愛這些、有多努力學習,只因為他是男生便可輕易剝奪姐姐的努力,他做不到如此殘忍,於是他選擇放逐自己好成全姐姐,但是,他錯了。



父親做到縱火這一步,真的出乎他的預料。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背後牽扯了,太多、太多的陰謀了.......





「有人!有人還在裡面——!」



消防隊的高聲疾呼,惹來兩人的注目。戴蒙放開了馡姐,蹙眉,「誰在裡面......?」



「初步判定一個男人跟一個女人在裡面昏倒了!沒有意識。」身為營業者的馡姐自然被帶走盤問,只見她搖頭,表示不知道。



一片濃煙裡,戴蒙好像看見了.......



「我什麼都不知道。」



.......看見馡姐的眼神,有殺氣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