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无标题

作者:陳希澄
更新时间:2016-05-30 00:10
点击:1154
章节字数:735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六十七章





李靜恩總是在想,初識張季嫙的那天,她看著她穿著自己曾經精心設計的禮服,指尖曾滑過她光裸的背脊,順著誘人的曲線向上撫過後背。



那時的她目光清澈、心如明鏡,不曾為這個人傾心動慾,也未曾預料那之後的生活竟將天翻地覆,李靜恩總在想,她到底是哪裡讓張季嫙如此執著了。



她不覺得張季嫙這樣的人,會對她如此堅持。



她聽聞過不少關於張季嫙的傳言,外傳她每晚都有露水姻緣,手一招、眼一勾,男男女女為之瘋狂,吃遍各大圈子,小至一般夜店,大致名流貴圈都曾有過她的倩影。



因為得不到嗎?思及此,李靜恩胸口竟有些發疼熱辣,只有在一個人的安靜片刻,她才敢讓那些憋屈無奈的情緒一湧而出。



李靜恩想,是什麼時候動心的呢?那顆心沉寂了好些年了,幾乎都快讓她忘了心裡有另一個人是什麼感覺,是張季嫙用力扳開了她的心門,伸腳插進心房裡,賴著不走了。



而且還是小三。



李靜恩深呼吸一口氣,這嚴重挑戰她的三觀。高中畢業後她一直過得溫淡如水,在遇到張季嫙之前,人生最大的插曲就是陸瑾宸,除此之外一帆風順。



就連跟陸瑾宸也不過是青春中的不小心激起漣漪,久了,就靜如止水。



為什麼張季嫙不行呢?李靜恩是真的很苦惱,她一直都是理性主義,沉穩如山,她無法接受人生中的失序,無法讓自己跟著歡愉沉淪。



這樣的她,注定與張季嫙無緣。



——就這樣讓她追逐自己一輩子吧



當這樣的想法竄入疲倦的思緒裡時,李靜恩頓時驚醒,甩了頭,輕嘆。累到產生錯覺了嗎?怎麼會有如此荒誕的想法......



要說在這段關係裡誰放得深,那個人肯定是張季嫙了。李靜恩的每一步都在衡量,小心翼翼、不慍不火,懸崖勒馬。



她沒有為誰玉石俱焚的衝動,若是張季嫙要拉著她往火裡跳,她不會傻傻跳進去,只會勸她離開。



可惜張季嫙不走、不離開,像著傻瓜不斷、不斷靠近自己,明知道自己與她之間有一道無形的牆,那是怎麼也推不倒的隔閡,但張季嫙不放棄。



李靜恩很想問問她,何苦呢?



張季嫙也不是對感情執著的人,何苦一定要是她?一向遊戲的愛情的張季嫙,何必一定要單戀自己?



難道不倫戀就這麼吸引她嗎——



「我洗好了。」



當陸瑾宸從浴室裡走出來時,李靜恩抬眸,心裡仍是不踏實的,唯有張季嫙的身影很快地拋之腦後。她邊擦著如記憶中相似的短髮,眉眼含笑,「學妹,換妳洗?」



學妹。



李靜恩的心極細微地被拉扯了下,她狀似神色自若,點頭,便擦肩走進了浴室裡,陸瑾宸這才收起笑容,整個人清清淡淡的,反倒像是一個冷冽的公子。



沒有想過會是這樣的重逢。



她放下毛巾,站在梳妝鏡前看著臉色有些蒼白的自己,眼裡早已失去了當年的光彩。這些年來她一直都有在關注李靜恩的消息,即使她行事作風低調,仍逃不過媒體的窮追猛打,再加上她亮眼的表現儼然是這圈子的名人。



每次想到她為了自己當年無心的一句奮鬥至今,真的站上了陸瑾宸無法觸及高度,她有些感慨,又有些胸口發熱。



當年那份不明不白的情愫如紅酒般隨著歲月流逝日漸芬芳香醇,也許當年真的有愛慕之心,但二十年過去了,那份來不及發芽的愛情昇華成惺惺相惜,況且......



金鑽飯店是五星級大飯店,不知道為什麼戴蒙竟將李靜恩摸得清清楚楚,早已吩咐下層要好好『招待』她們,切莫不可怠慢。



她輕闔起眼,命運終歸是不如人願。



與李靜恩的重逢,不僅是與記憶中懷念的小學妹再次相逢,更是與當年氣燄高張的青春再次相遇。那些回憶無可遏止地湧上心頭,就連當年來不及訴說的遺憾也清晰如昨日。



她以為,她早已忘了。



這才發現,不是忘記,只是沒有人足以勾起她的往事而已。照理來說,久別未見的她們見到彼此應該是驚訝的、生疏的,但是沒有,反倒像是家常便飯似的熟稔。



好像她們這幾年一直在一起,沒有分開。



明明有許多話想說,卻什麼話都說不出口。無語凝噎,就是陸瑾宸此刻最佳的心情寫照。



兩人過夜需要用的物品萬事俱備,貼心得讓李靜恩訝異,不禁苦笑自己竟照著戴蒙的計畫裡走入圈套,誰知道那大器未成的二少爺在想些什麼?



其實戴蒙很聰明,李靜恩看得出來他刻意隱藏自己的光芒,也許是害怕成為家族爭鬥的犧牲品才讓自己如此放蕩,整天流連聲色場所一概不管,久了便成了陸家的放逐之子。



緣分,就是如此奇妙。



李靜恩外宿一向懶得自己洗頭,都去附近美髮院扔個幾百塊舒舒服服給人洗,這夜也不例外。洗去一身煙味與酒味後,她的思緒也清晰多了。



至少,她可以開始思考下一步該如何走。



她知道陸瑾宸正躺在床上休息,不知道是戴蒙的惡意又或是房客真的已滿,裡面只有一張King size的單張床,李靜恩輕嘆,至少不是普通雙人床。



陸瑾宸提議是否要分房,一旁的服務生立刻插話擋下,說是二少交代的,陸瑾宸不悅抿唇以對,無可奈何。



在遇上張季嫙之前,李靜恩認為與同性無須避嫌,但遇上張季嫙徹徹底底被掰『歪』了,與同性之間的相處她便多了幾分小心翼翼。



是不想再惹麻煩?還是心虛所以避嫌?大概只有李靜恩自己才知道了。關上了水龍頭,李靜恩穿上浴袍走出浴室,她承認,踏出的那一瞬間是緊張的,但她仍然沒有表現出絲毫異常。



她就怕彼此有疙瘩,那就難熬了。



陸瑾宸抬眸的那一瞬間,那段已然褪色的回憶忽地鮮明,她好像看見了當初那不羈的女孩穿著男生制服,淡漠的姿態。她總是遠遠地、靜靜地看著她,什麼都不敢說。



她也在她眼中,看見了當年怯弱的女孩經歷人生淬煉成一位大器成熟、呼風喚雨的設計師了。



眼波流轉、目光韶華,一切盡在不言中。



良久,陸瑾宸像是妥協似的輕輕揚起笑,嗓音少了幾分稚嫩,多了幾分滄桑。「這些年,過得好嗎?」倒也不是完全失聯,只是她還是想親耳聽見曾掛在心上懸著的女孩,過得如何。



李靜恩竟被這個問句噎住,說很好太官方、說不好又答不上來哪裡不好,她只好有些難過地勾起笑,反問,「妳呢?」



得到意料之外的反應,陸瑾宸有些怔愣,又嘆,「妳應該從戴蒙那裡聽到不少了......其實我只是想親口告訴妳一件事,說完了,我就回去了。」



李靜恩的直覺告訴她,不要知道比較好,但她來不及堵住陸瑾宸的話,被這顆猝不及防的震撼彈炸得頭暈腦脹。



「我的婚禮,希望妳別來參加。」



李靜恩語塞。



「我怕妳在婚禮上什麼都沒有做,我卻想跟妳走。」



陸瑾宸,已經不是她記憶中那個率性自在的學姐了。李靜恩有些鼻酸,卻不敢讓眼前的女人知道,即使她那雙澄澈的眼已然出賣她,陸瑾宸還是當作不知道。



「我走了。」



陸瑾宸起身走出房,正要關上房門的剎那,李靜恩猛然回過頭,喊住她,「學姐。」



陸瑾宸一愣。



「學姐......妳那時候,希望我接副會長嗎?當妳的直屬學妹.....」



明明還有很多問題想問,卻在她要離開之際,只問得出這一句、也是最想知道、最隱晦的疑問,藏了多少遺憾與愛慕,只有她知道。



陸瑾宸迎上李靜恩那雙黑白分明的眼,輕輕地笑。



「從未改變。」



遺憾,終於圓滿了。



李靜恩含在眼眶的淚水終於落下,睽違了二十年,一直梗在心裡的疑惑終於有了答案,雙手摀住臉,她無法自己地流淚。



謝謝。



這樣就夠了。



她喃喃著、這樣,就足夠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