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戰姬絕唱】【翼克】2016風鳴翼生日賀文

作者:dicky0031
更新时间:2016-05-25 11:37
点击:384
章节字数:1620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5月25這個大日子不來一發賀文怎麼行呢

知道前輩的生日這件事是第二年的事 去年寫的是翼瑪 所以今年當然要來寫翼克了(X



前輩生日快樂!!!!!!!!!!!!!!!!!!










嗯 要說的就是這樣了。










-----------------------------------------------












櫻花飛舞的時期早已過去,身上那件熟悉的西裝外套、那條灰色格子校裙也早就被脫去。

明明是一年前的記憶,那個歷歷在目的畫面如今又再重覆一次。

不過,這次的主角並不是風鳴翼自己,而是作為後輩的克莉絲。


比她年小一年的她,雖然還有許多沒能學習到的事,卻也不免要經歷同樣的歷程。

儘管與好不容易混熟的同學分離,對克莉絲來說有點些傷感,但此刻在她心中浮現的,更多的是興奮和期待。

畢業所代表的並不單止是成長與分離,更代表著以後的路都可以由自己選擇——她是自由的,她可以獨自作出今後的抉擇,比克莉絲更早一步踏上這段階梯的風鳴翼對這點可是清楚不過。

對於能夠自行選擇以後的路,克莉絲不多不少是在期待的。


克莉絲的畢業典禮是在四月,在零散的櫻花花瓣飄落的期間,伴隨著莉迪安的校歌與後輩們的注視,應屆畢業生紛紛從校長手上接過畢業證書。

為了旁觀這場畢業典禮,風鳴翼刻意提前半個月從英國歸來,以經驗者的角度幫助克莉絲處理零碎的小事。


雖然那時候風鳴翼終究沒能正式完成畢業典禮,畢業當天甚至為了執行任務而直接翹掉那場唯得的典禮,只是給予一點建議的話,她還是能做得到的。

其實這些都不過是風鳴翼的籍口,她單純的就是想盡快趕回日本見克莉絲一面而已。

她們上一次面對面的時候已是在魔法少女事變那段時期,身在英國的風鳴翼在事情剛發生不久就馬上趕回日本,因此克莉絲才能再次與她直接見面。


聖遺物同樣被毁的她們雖是多了逗留在基地的時間,交流的機會因而增多,但實際上她們更多的時間是在討論公事。

談論彼此狀況的機會並不是沒有,只是相對的大大減少,所以那時候克莉絲的心情始終糾結。


她知道這不是風鳴翼的錯,畢竟她是個使命感極重的人,會發展成那種事態也是早就預料到了。

不過能夠再次看見這位自己信賴、崇拜、憧憬,甚至是有點依賴著的前輩,克莉絲終究希望能對她稍稍撒嬌。


那只是她個人的一點小私心而已。


這次聽說風鳴翼刻意提早回到日本,克莉絲絕對是高興不過了,只是她刻意隱藏,不讓對方察覺到這點。


畢業典禮當天,風鳴翼為了不引起其他人的注意而特地在典禮開始後才進場,她也選擇不去坐在預先設好的座位,而是站在禮堂的最後排。

她沒將這個安排告訴克莉絲,不過在她踏上舞台,從校長手上接過證書後轉向觀眾的一瞬間,她的雙眼就捕捉到最後方的藍色身影。

儘管對方隱藏在一片漆黑的最後方,她仍然能清晰地看見那抹藍色,於是出於反射動作,便對她投以微笑。


那個發自真心的微笑,就像是她在歌唱時所露出的幸福笑容。


不知為何,風鳴翼竟然覺得內心似乎被幸福與甜蜜填滿,然後下意識報以滲透著寵溺的微笑。

成長了許多的人不止於風鳴翼自己,就連台上那位信賴著的、疼愛著的後輩也在不知不覺間漸漸長成另一個同樣可靠的前輩。


她突然幾乎控制不住內心的笑意與感慨。


特別是回想起她們最初相遇的畫面,她就更加按捺不住那種想笑的衝動。

當時克莉絲才是佔上風的那人,被她打得倒在地上的自己只能眼睜睜看著她的腳踩在自己臉上,那副狼狽的樣子,風鳴翼絕對不會忘記。

後來,她們都肯定不會想到,彼此竟然會成為像現在這樣,能夠將背後交付給對方的、互相信任的關係。


以前那個總是無法獨自做好任何事情的小傢伙,如今終於變得成熟,也變得不再需要自己的照料與擔憂,甚至可以在自己不在的時間照顧好更加年小的後輩。

風鳴翼多少還是有些許不捨。


或許今後就無法再被她依靠了,只是想到這點,風鳴翼不免得變得寂寞。


以前的她又何嘗不是無法一個人做好一切的笨蛋呢。

她曾經也是一個年少懵懂而單純衝動的、只會寄託戰鬥解決一切的笨蛋,就像克莉絲那樣。

漸漸的,因為克莉絲的存在,風鳴翼學懂了,有些事情單靠戰鬥是解決不了的。


原本不懂得與別人合作的兩個人,在一次又一次的戰鬥中逐漸學懂了合作的重要性,隨著時間的推移,她們甚至成為一對極有默契的組合。

直到現在,她們的關係或許早就不止於戰友,更不單純的只是徒有默契。

明明同是互相信賴的夥伴,風鳴翼知道自己對克莉絲的感覺卻有著明確的不同。

克莉絲同樣感覺到這點,但是她們從來不會提起,也不會向對方表達,於是反而成了曖昧不清而默認的微妙關係。

風鳴翼絕對不會想到當年的她竟然會成長到這個地步,更加不會預計到她們會變成這種關係——這麼想來,確實令人不禁失笑。


一直在腦中回放過去的記憶片段,完全忘了注意時間的流逝,回過神來的時候克莉絲早早就離開了台上,不知不覺間畢業典禮亦將近完結。

因為風鳴翼不想引起校內的騷動與混亂,所以在參加典禮前,她已經與校方進行過商討,會在觀禮者進場後及離場前離開。

雖然她很想看完整場典禮完結,無奈自己身份特殊,難以如願以償,於是只好轉身,悄然拉開大門離開禮堂。


她還有空閒的時間,所以要留在校內等待克莉絲並不是不可能的事。

走到某個暗角處躲藏起來,希望在這個略微漆黑而人流較少的地方等克莉絲的畢業典禮結束。

終於過了一段時間,風鳴翼隱約聽到外面傳來愈來愈明顯的吵鬧聲,便意識到畢業典禮已經結束。

她想去找克莉絲,然後好好祝賀她一番,但她卻也不能在這種情況下貿然走出去,只能等對方注意到自己。


不過風鳴翼壓根沒擔心過克莉絲會找不到自己。


按照對彼此的熟悉,她知道如果對方是克莉絲的話,絕對有方法找到自己躲藏的地方,該做的就是等待克莉絲主動前來。

彼此的默契會令她們互相牽引,所以沒有多餘擔心的必要。


短暫的等待,背靠著轉角處的某根柱子,眼角瞥見一抹正在接近的銀色。

就算不動腦子去想,要弄清來者是誰亦不困難。

知道要來這裡找她的人只會有一個。


「來得可真晚啊,雪音。」

本來還靠在牆上的風鳴翼一邊低聲說著,一邊重新站好,然後望向自己的左方。

慣性的微微低頭,隨即立刻迎上那雙閃爍的眼眸。


「讓你久等了,前輩,我可是盡力地趕過來了啊。」

同樣下意識抬頭迎上對方的雙眼,一時間控制不了上揚的嘴角。


「誰讓你這大明星這麼麻煩呢,既要遲到又要提前離開,我可是很難遷就好的。」

克莉絲故意揚起一個壞笑,極其刻意地「挖苦」風鳴翼。


對於她的惡趣味調侃,風鳴翼早就習以為常。

她知道風鳴翼也在笑。

不管怎麼玩也好,風鳴翼都絕對不會對克莉絲動怒,克莉絲亦很清楚地拿捏著玩笑的尺度。


「那這次就由你來拿主意吧——現在你想去哪?」

「我也不知道,總之現在……………只能離開學校了吧?」


混雜無奈卻平靜的語調,隱約還能感覺到克莉絲的不捨。

風鳴翼其實能夠明白她會突然失落的原因,畢竟在這裡待久了,自然也就對這裡有了感情。


「不後悔嗎?今天離開之後,以後可不能這麼輕易的踏進來了喔。」

瞥了眼克莉絲的表情後,風鳴翼決定出言確認她的想法——現在她的臉上可是很明顯的寫著「不捨得」三個字。


以前的自己又何嘗不是呢,以為可以很輕鬆放下過去在這裡經歷過的事,結果發現自己根本抹不去那些過去的回憶。

風鳴翼不想讓克莉絲後悔,所以她必須更加謹慎地確認對方的決定。

她的追問一出,倒是換來了克莉絲的短暫沉默。


克莉絲的內心其實早就有了選擇,只是她還無法在一時間狠下心。

風鳴翼能做的只有安靜待在她的身旁,等待她下定決心前行。


終於,寂靜過後,克莉絲道出她的結論:「我們走吧。」


她明白克莉絲的意思,也明白她最後作出的判斷是代表著什麼。

於是她朝她伸出手,代替其他多餘的說話。


瞬間會意風鳴翼的這舉動的用意,所以同樣伸出手,覆上她的手心。

那一刻體驗到的溫暖,比起一切都要更為明顯。


後來克莉絲在脫下那套制服的半個月後,刻意在日本多逗留了半個月的風鳴翼也終於迎來不得不回去的一天。

在風鳴翼離開的時候,克莉絲最終選擇跟隨她離開日本。

她肯定是在深思細慮過後才作出這個決定,所以風鳴翼根本沒有理由阻止她。


離開日本的那天,風鳴翼一直牽著克莉絲的手,沒一刻曾經放開過。

她們對彼此的都是一樣的感覺,這點她們自己是清楚不過了。


即使感覺到關係的微妙,她們也不曾向對方剖白過。

曖昧的關係,對她們來說或許是甘之如飴,不過始終,人總不會輕易滿足於現狀。


//


畢業後跟隨風鳴翼來到英國已有大半個月,這段期間,克莉絲偶爾還會回憶起過去的那些畫面。

即使懷念,對於自己作出的決定,克莉絲絕對不會後悔。

她一直都很想增加與風鳴翼相處的時間,直覺告訴她這個決定是正確無誤的。


然後不知不覺間就到了另一個重要的日子。

——5月25日,風鳴翼的生日。


第二個和她一起渡過的生日,克莉絲竭力想出一個能令她感到高興與驚喜的、獨一無二的禮物,好讓她留下深刻的回憶。

黃昏之前風鳴翼都有工作要待在外面,所以克莉絲還有尚算充裕的時間去作最後的思考。

本應克莉絲在幾天前就能想好該送什麼禮物,然而當現在到了風鳴翼生日當天,她卻覺得先前準備好的禮物似乎還有哪裡不足。

結果那份先前準備好的禮物就因為那個莫名其妙的原因而被自己丟在一旁,轉而再度開始考慮其他禮物。

只是直到現在,她還是想不出自己應該給她送什麼禮物。

這對克莉絲來說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她必須在風鳴翼回來之前想出送她的禮物。


正當她依然糾結著自己應該選什麼禮物,克莉絲忽然注意到那張放在床頭的桌子上的兩張合照。

左邊那張是在風鳴翼的畢業禮前夕拍下的合照,右邊的則是她們在克莉絲的畢業典禮後當天所拍的。


她稍稍思索一下,然後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


兩年以來,她們的關係改善了很多,但即使她們發展到現在這種曖昧的關係,仍然沒向對方表明過真正的心意。

——或許克莉絲已經想出最好的禮物了。


克莉絲於是決定安坐下來,嘗試找點什麼事情去打發時間,就這麼等待風鳴翼的歸來。

結果,只是一個不留神,克莉絲稍為閉上雙眼就陷入了睡夢之中。


將入睡的她拉回現實的是那道熟悉的聲音——「雪音?」

克莉絲是被那聲呼喚驚醒的,睜開眼的時候眼神還是有點迷濛,剛醒的瞬間只能勉強看見對方的樣貌。

雖然還看不清對方的樣子,但克莉絲已經下意識抱了上去。


風鳴翼看著她迷迷糊糊地在自己懷內磨蹭,雖然無奈,卻還是抱住了懷中的她。

她把臉埋向風鳴翼的懷中,隱約低喃。


「怎麼了嗎?」

聲音放得輕柔,風鳴翼同時用手輕拍克莉絲的背。


難得一副愛撒嬌的樣子。


克莉絲沒回應她,繼續在她的懷裡磨蹭。


「今天的你突然很愛撒嬌啊,怎麼了嗎?」

看著克莉絲在自己懷裡翻來覆去,風鳴翼的笑意就更加忍不住了。

嘴角明顯的上揚,表情盡是對她的寵溺。


「……………………生日快樂。」

沉默頃刻,她終於將內心那句話姍姍道來。


克莉絲承認自己從來不是一個誠實的人,即使只是簡單的話語,她還是難以在一時間率直道出。

風鳴翼明白她要從克莉絲口中聽到這種祝賀語並不容易,因為她也是同一類人,所以更加能夠理解她的想法。


「謝謝,雪音。」

率直地說出感謝之言,然後看著她的臉漸漸漲紅,笑意便變得更深。


得到風鳴翼的道謝,克莉絲便離開她的懷抱,轉而正面面對她,卻在迴避她的眼神。

風鳴翼隱約感受到她大概依然有話要說,所以她選擇繼續安靜待在她的身旁。

她看著克莉絲明顯的扭捏,或許正是在糾結是否要將那番話說出。


就這麼安靜的渡過了幾分鐘,克莉絲終於抬起頭迎上風鳴翼的視線,臉頰依然泛紅。


「怎麽了嗎,有什麼要對我說的嗎?」

眼見克莉絲久久不願開口,風鳴翼終於忍不住主動詢問。


「不………那個,今天是你的生日嘛……然後我就想著給你準備禮物什麼的………」

開始作出解釋的克莉絲再次逃避風鳴翼的目光,句末的聲量漸漸變小,她那靈敏的聽覺卻依然清晰捉到對方的話。


風鳴翼知道克莉絲的話肯定還沒說完。


「本來確實是給你準備了禮物的,不過後來覺得好像不太合適什麼的,所以放棄了那份禮物。」

克莉絲就像是突然獲得了勇氣,突然猛然對上風鳴翼的視線,不再退避。

「作為替代,我想出了另一份更加合適的禮物。」


語畢,克莉絲一頭撲進風鳴翼懷裡。

風鳴翼還不知自己應該如何是好,只能伸出雙臂抱住她。


「雪音?」


近乎是下意識的反應,對她們來說卻是很正常的互動。

彼此都知道這不是普通的朋友關係,也知道其實她們到最親密的關係只有一步之遙,而且要邁向那種關係極其容易。

但是她們一直不肯向主動向對方表明,於是關係就只是停滯於此。

——這種關係早就不能只用言語來形容,現在就只其中一方的一句話而已。


克莉絲決定要送給她的禮物,正正就是基於這一點之上。

在真正說出口之前,她還需要一點沉澱的時間。

風鳴翼只是安靜地抱著她,手心輕覆在她的腰際,等待她的話語。


「我喜歡你,所以———」


這是克莉絲作為給風鳴翼的生日禮物的驚喜,對她來說,這種話已經是極限了。

她知道克莉絲的暗示。

克莉絲以「生日禮物」作為藉口,實際卻是在暗示其他意思。


風鳴翼讀懂她的用意,也明白她之所以作出這個暗示的原因——因為遲遲不肯表明彼此的關係,所以變得惴惴不安,希望得到對方親口承認。

收緊抱住克莉絲的手臂,將她的頭輕輕壓向自己的肩膀,堵住了她的話,同時給出回應,接上那句被自己打斷的句子。


「嗯,在一起吧。」

只是一句簡單的話,卻能穩定兩人的關係。

這並不僅是單純的一句確認,某程度上更加是一種承諾——兩人都屬於彼此,不需再擔心對方被人奪去。

風鳴翼深信著已經成長的克莉絲不會再作出令自己後悔的抉擇,她相信對方的決定。


「以後請你多多指教了,克莉絲。」

迅速更換對克莉絲的稱呼方式,反而令她因為驚訝而明顯地顫抖一下。

即使感覺到這點,風鳴翼也沒因而停下。


她還有一樣重要的事還沒做。


對上克莉絲那有些詫異的眼神勾起嘴角,然後露出一副像是在邀約的表情。


「前輩………………?」

沒顧上克莉絲的訝異,冷靜地找到上對方的嘴唇,直接將其覆上。




那一瞬間,克莉絲似乎嚐到了一陣甘甜。










END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