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交错时空恋花火

作者:爱之梦美风
更新时间:2018-10-03 22:34
点击:175
章节字数:641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三章:【交错时空恋花火】


——正因为是与自己所珍视的人一起度过的,烟火大会的记忆才会成为无可替代的回忆。


“烟火大会?”

三森铃子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兴致高涨的橘田泉。


“没错,就在下周,据说还是在神社周围举行!

呐,mimo酱一起去吧!靠近神社的烟火大会呢!”

橘田泉眼睛里闪着快乐明亮的光芒,她是个想到就要做到的自由主义者,毫不犹豫的就对三森铃子发出了邀请。


“是吗……”

有些心不在焉应付着精神满满的对方,三森铃子寻思着上次好像也发生过同样的事件,以为对方是邀请了所有同组合成员的自己,推掉了难得的家族聚会,然而应邀到场后,发现就只有橘田泉和三森铃子两个人而已,期间好像还发生了很特别的……不幸的事情?

而且还靠近神社,想到神田神社的那位神秘巫女,三森铃子最近一点也不想要靠近任何神社。

“抱歉,那天家里有比较重要的家族聚会……”

这么回忆着,三森铃子下意识开口拒绝了对方的邀约。

橘田泉有些失望的目光停留在自己身上,令三森铃子意外的不安起来,然而随后橘田泉却爽快的笑了起来,笑容平稳,情绪平静:“家族聚会啊,那就没办法了,没关系的,izsm会连mimo酱那份一起玩个够本的哦!”


虽然最初是能够感到橘田泉有些愕然的,但是这份动摇很快就在三森铃子的面前散去了,明亮温润的眼睛,除了比很久以后更加纤细一些的身体,橘田泉的那张脸依然别无二致。

明明朝夕相处,却似分别已久。

仿佛被时光的深海所淹没。

一旦陷入到回忆中,就会觉得有什么对不起对方的歉疚。

不合时宜的想起记忆中,橘田泉对三森铃子好到盲目的温柔。


我究竟是为何——

会被放逐到这个令人落寞的过去来呢?


情不自禁的这样子思考着,接下来的时间里,三森铃子小心翼翼,努力在不被橘田泉发现的情况下,偷偷观察对方的表情,却并没有从这位素来不会掩饰自身情绪的izsm身上,看出任何不悦之色来。

也是,目前两人之间的私交仅仅只是友达程度而已。

橘田泉还未有为三森铃子伤心的理由。

三森铃子想着,莫名有些寂寞。




橘田泉 「下周日有烟火大会,一起去吧?」 12:05 √消息送达

午休时间,正在休息室刷着推特的德井青空,在收到橘田泉的短信时,确实是有些诧异的停顿了几秒。

德井青空抬起头来,有些犹疑的看着和自己其实只有几人距离,背对着自己趴在窗边桌子上的橘田泉发了会呆。

今天一起工作的三森铃子和佐佐木未来还没有回来,德井青空有点搞不懂为什么明明现在只有两个人的休息室,橘田泉居然会选择给自己发信息,而不是当面说。


……难道这是约会邀请,所以她害羞了?

这么考虑着,德井青空心中一动,拿起手机,低下头开始编辑着短信:“就kitta桑和我……两个人吗?”

然后就望着迟迟按不下去的发送键踌躇着,万一是我想多了呢?

手机屏幕暗了下去,手指轻点,又亮了起来。

握在手中的小巧机器,仿佛是刚入手的初号机模型,发送键另一端则是会引起第二次冲击的使徒一般。

最后还是发出去了,既没删掉“kitta桑和我”,也没去掉“两个人”,把“扑通扑通”响个不停的心动,一字不落的都发出去了。

德井青空「就kitta桑和我……两个人吗?」 12:18 √消息送达


大概只过了一秒,手机就再次震动起来。


橘田泉 「就我们两个人,周日下午五点钟车站见,可以吗?」 12:19 √消息送达

德井青空「好啊。」 12:20 √消息送达


其实等不到下周日了,德井青空心中的烟花已经“碰”一声绽放开来,她有些兴奋,按耐不住内心的喜悦,抬起头来又望了不远处的橘田泉一眼,橘田泉也正好回过头来,周身沾染着偷跑进窗边的阳光,似近若远对自己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这个瞬间的德井青空,眼里心里都只剩下闪耀在眼中的金色光芒。




和kitta桑两个人一起约会……

周日四点半,站在车站前,不断低声重复着这句话的德井青空,微闭上眼,握紧拳头,努力压抑着战栗全身的兴奋感。

怎么办?感觉笑容停不下来,完全冷静不了。


“tokui桑?在这里做什么呢?”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德井青空睁开眼,就看到了佐佐木未来温和的脸。

居然遇到熟人了,感觉好羞耻。


佐佐木未来显然是体会不到德井青空内心的懊恼,反而有些疑惑的打量了对方一番,不工作的时候,衣着向来以方便简单为主的德井青空,今天穿了一件绘有朵朵黄牡丹的女式浴衣,配上右手拿着的同款小布袋,整个人显得格外容光焕发,秀丽惊人。

佐佐木未来思考着现实和做梦的差异,看到同伴和平时截然不同的姿态,这样的意外令佐佐木未来满腹困惑。

德井青空的脸上满是热意,稍稍扶额,千丝万缕的尴尬情绪,让她完全没办法和佐佐木未来正常对话。

一时之间谁都没有开口说话,两人之间有种凝滞的时空感。


“soramaru——!”

高扬又有些妩媚的声音。

停滞的两人同时回过头,高挑的个子,笑起来甜蜜的仿佛掺杂了蜜糖一般,蓝色打底,浴衣的花样居然是饺子,还有那可爱的饺形小布袋,是那个人没错。

“kitta桑……”

这次是真的目瞪口呆了,既是感到惊艳,也是若有所悟。

那个人好像还没有注意到自己,待走的更近些,便有些讶然而明媚的对自己笑着打招呼:“mkrn也在啊,和soramaru在聊些什么呢?”


“我们……也没有聊什么。”

看着靠了过来的橘田泉,佐佐木未来不自觉往后稍退了几小步,算是舒缓了自己有些胆怯的心绪,明明不想这样子示弱的。

但是只要面对这个人的时候,自己就会变得怯懦;只要被对方专注的目光注视着,脑海里就尽是些支离破碎的字句,根本就没办法好好表达自己的心情,莫名其妙的词不达意。


其实自己只是吃完晚饭出来散个步,走着走着,想起这附近有家很不错的和果子店,打算买点水馒头犒劳最近都很努力工作的自己。

没想到居然和熟识的同伴偶遇了。

紧接着,还见到了一直以来憧憬的对象。

很明显两人是约好了碰面的。

说起来这附近好像有烟火大会来着。

难道这两人是约好了过来一起玩的吗?


“就两个人,太狡猾了……”

口中含糊不清呢喃着心中的不甘,佐佐木未来忽然感到自己变得脆弱起来,理应就此离开,但是此时的自己确实不想离开。


“哇,soramaru今天穿的好漂亮啊,”


佐佐木未来看着正在夸赞德井青空容姿的橘田泉,小心翼翼吐露温软坚韧的请求:“是去烟火大会的会场吗?我也能一起去吗?”

橘田泉顺着声音看了过来,令佐佐木未来不禁有些脸热,那个人却全然未觉的欣然笑道:“好啊。”

轻松的话语顿时让佐佐木未来松了口气,有些欢兴雀跃起来,放松间眼神掠过站在橘田泉身后一语不发的德井青空,那混在橘田泉身高阴影里的人正一脸复杂盯着自己,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佐佐木未来这才猛然反应过来,双方仿佛都知晓了不得了的秘密。


既无法否认,也无法放弃。

各怀心思,无处可藏的恋慕。


只有橘田泉依然毫无所觉。




拥挤的人潮给空气平添几分燥热,烟火大会还没有开始,三个人沿着会场周边的小摊点闲逛。

踩着木屐,迈着碎步。

听前方传来阵阵喧闹声,掺杂着各种欢声和笑闹。

“是这个方向没错了,再过了前面那座桥应该就到了……”

走在前面的橘田泉非常开心,她拿着事先准备好的地图对身后两人示意着,一副做足了功课的样子。

“……那边有一家据说超级棒的饺子摊呢!”


“kitta桑,你走慢点啊……”

天真烂漫,还跟个孩子似的,德井青空望着前方的那个人,有些无奈,轻轻的笑了起来。


“tokui桑——一直在看着kitta桑呢……”

像是在叹息似的,虽然自顾自的跟了过来,但是从刚才一直慎言少语的佐佐木未来,以橘田泉听不到的声音轻声对德井青空说道。


“是的哦,我一直在看着kitta桑……”

在耳边人来人往的脚步声和谈笑声中,德井青空的声音忽远忽近,真情实意的坦然承认吓了佐佐木未来一跳,思绪有些模糊。

“mkrn和我不也是一样的吗?一直在看着kitta桑……”


不是,我没有。

我只是——憧憬。


虽然早已过了被称之为“少女”的年龄段,kitta桑依然保持着少女般天真无邪的魅力,眼睛中常常流露出如梦幻般自由自信的光彩。

这与总是活在循规蹈矩现实中的自己相比,一直保持着少女心活跃着的kitta桑,我们正好是截然相反的性格气质,令我憧憬不已。

人类本来就有那种喜欢追逐自己欠缺之物的本能啊。

佐佐木未来只是憧憬着这样的橘田泉。


像是被德井青空最后那句话吓到一样,心中涌动着害怕打破界限的软弱感,喉头翻滚着各种开脱,说服自己的话语……

然而终究只剩下不甘心的沉默。


德井青空只是对佐佐木未来的挣扎保持着目不斜视的沉默。


“来!请你们吃苹果糖!”

红色的苹果糖突然出现在眼前,晶莹剔透的糖浆香甜味道仿佛冲淡了愁绪,不知何时回转过身来的橘田泉,笑吟吟将刚买的苹果糖送到了佐佐木未来嘴边。

有些慌张的咬了一口,玫瑰色糖浆裹着脆脆的苹果肉滑入口中,待佐佐木未来接过苹果糖的木棒,橘田泉乐此不疲的笑着,又径直把另一个苹果糖送到德井青空的嘴边。

“这是izsm今天的特别服务哦!”


德井青空没有咬下去,她只是接过苹果糖,拉过橘田泉,用对方难以拒绝的眼神望着她说道:“我想拍张照片。”

橘田泉便只能眨了眨明媚如水的眼睛,微笑着点头。


站在旁边默默看着的佐佐木未来下意识紧紧抿起了嘴唇,膝盖和肩膀震动着,竭尽全力的忍耐着不让眼泪从眼角滑落。

对不起。

Kitta桑。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夹杂在自己都不甚明白的复杂心绪中,无论如何也无法传达给对方真实的只言片语。

不是愤怒,不是不满,不是阴暗和怨恨。

仅有这点,佐佐木未来是清楚的知道的。


直截了当的来讲,理智提醒着自己显然已经是输了,但情感上自己真的还不明白到底输了什么。


胸中的纠结似乎完全被对手看穿了。

我的心意真如此浅薄吗?

传统家庭的出身。

循规蹈矩的成长经历。

与kitta桑相遇后的种种。

为什么kitta桑不是男孩子呢……


佐佐木未来全身一震,仿佛是思想上闪过了一道光,将这份是悟非悟的惊愕压下去,然而眼角那再也无法止住的一滴泪珠,悄悄的从佐佐木未来脸上滑过……

就像这低沉夜空中的某颗星星一样,温柔坠落。


不知为何,那边德井青空的脸蛋被橘田泉轻轻拉扯起来,橘田泉正以狡黠轻松的姿态,“呼呼”肆意的笑着。


就是这样。

果然我始终无法正视和迈进——我们之间的关系。

或许正是因为自己无法坦率承认心中的那份感情,就早已经注定要这样一败涂地了吧。




“mkrn突然就回去了,难道是苹果糖不好吃吗……不对啊,唔,还是很甜很美味的啊!”

维持困惑的模样,橘田泉顺势咬上了身旁德井青空手中的苹果糖,然后若无其事发表自己的看法。

对于对方这种厚脸皮的行为,德井青空当然是要坚决予以回应的,伸手“咕噜咕噜”轻拉着对方的脸颊,在对方“soramaru你这是报复”的挣扎声中愉悦着。

两人玩闹着走过来前面的桥,橘田泉马上跑到之前期待已久的饺子摊买了一盒饺子回来,献宝似的送到德井青空的面前。

“锵锵锵,本日特别饺子料理——鲑鱼水饺!是soramaru喜欢的鲑鱼哦!”


鲑鱼水饺,有我喜欢的鲑鱼。

难道是特意带我来吃的吗?

这个人,原来真的有好好做约会前的准备么。

这样子是不是说明,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想要好好渡过今天的约会,kitta桑也和我有着同样的心情?

暗自有些高兴的德井青空,顺着橘田泉已经用木筷夹起喂过来的鲑鱼水饺咬下去,鲜嫩的鱼肉在口中化开,说不出来的美味里,还让人心口隐隐感受到淡淡的甜。

“很美味哦,kitta桑果然很厉害呢!”


这样子夸奖了对方后,那个人反而少见的露出了有些心满意足,又有些许难为情的可爱笑容。

“能让soramaru高兴的话,真是太好了!”

被橘田泉这样子诚心诚意的注视着,德井青空不仅感到非常的高兴,脑海里还浮现了想要看到更多橘田泉难为情时候表情的心思。

感觉自己有点坏心眼了呢,不过这一定是这个人太过可爱的错,让我这么的心动。




“soramaru!快看!快看!这里有饺子耳环呀!”

橘田泉挥手示意德井青空过来,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那是一个套圈游戏的摊位,在各种如发卡、手链之类的小饰品中,一对煎饺式样的耳环令橘田泉兴奋不已。

“果然是kitta桑的爱好啊……”

就在德井青空这么感叹间,橘田泉已经付过钱拿了十个竹圈过来,伸长手臂,对着中间那对饺子耳环比划了几下,稍稍使劲向前扔过去,大概因为没用够力气,半途中就掉了下来,甚至连饺子耳环的边都没有碰到。

接下来四、五个圈都是如此,最好的成果也不过是刚好压在了点饺子耳环上,并不算套中。

对这样的结果似乎并不太满意,然而橘田泉并没有再投,怂恿着将剩余的竹圈交给德井青空来投。

虽然也希望自己可以投中满足对方小小的渴望,但是果然对这种游戏更不在行的德井青空也只能以惨败收场。

德井青空想着再多尝试几轮,还未付钱就被橘田泉给拦住。

“算了吧,不要强求,小心输给商家的小心机,会花去物品价值数倍的钱,不值得的。”

“可是,你不是很想要吗?”

德井青空撇过头来看着橘田泉,有点惊讶于对方出人意料的理智和冷静。


“生活中会有很多想要的东西,但总有得不到的嘛!现在我只要和soramaru玩的开心就足够了。”

“kitta桑突然这么清醒明理,吓了我一大跳啊……”

“什么嘛,我在soramaru心目中是很任性的形象吗?”

“唉?我只是觉得kitta桑一般都比较自由一点……总之,我其实是很欣慰啦。”

“欣慰什么,你是我妈妈吗?”

“不、不是,我没有那个意思的……”

“那soramaru你——是什么意思呢?”

看到橘田泉嗔怪看着自己的模样,德井青空既有些沉醉,也有些应付不来。

糟糕,昨晚的那本《应对约会的千种妙法》真是白看了,完全招架不住啊。


“噗……放过你了,别误会了,我可不是咄咄逼人的人哦!”

这还不是咄咄逼人?我刚刚都快被逼到悬崖边上去了耶。

虽然内心如此吐槽道,但是德井青空也是比较“清醒明理”的没有真的说出口来。

毕竟能够这样子对话,感觉两人的关系亲密了许多。




随着夜色越发低沉,大会的鼓声悄然响起,人流越来越密集,在德井青空去桥上看看的提议下,两人好不容易守住了一个靠近栏杆的绝佳观景区,桥下灯火明亮的大会摊点和微波凌凌的河水尽收眼底,莫名的令人感觉美丽。

但在这份美好的情怀中,对于德井青空来说,既不是热闹的人群,也不是河景的瑰丽,而是有喜欢的人并肩站在自己的身旁,让人心生令自己感动的安心。


“今天真的好热闹呢!不知道等下的烟花会是怎样的?好期待啊……”

橘田泉一边感慨着,一边下意识的点开手机邮箱里那个邮箱地址,在拍了几张桥下人群和河景的照片后,试图分享给某个人此时自己眼中所见的美景。

继续编辑邮件,向那个人炫耀:“烟火大会超有趣!超好玩!izsm会连你的那份一起玩个够本的!”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删去这条,又接连写了好几条都不满意,删来又删去,只留下了一条“我和soramaru在烟火大会会场等烟花升空,今天很开心呢……”

橘田泉思量再三,觉得应该加上“你也在就好了”,但身边的德井青空已经在偷看自己了,看着对方近在咫尺的笑颜,突然觉得德井青空的嘴唇很性感,有种别样的诱惑力,如果骗她闭上眼睛,然后亲上去的话……

在想什么呢,感觉要被自己逗笑了,如果是soramaru的话,一定不会有太大的反应啦。

最多就是“你在干嘛”之类的反应吧……毕竟她平时都是一副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的模样。

这样子胡思乱想着,果然还是不妥,橘田泉手一滑按在了清空键上面,所有才编辑好的图文都一扫而空,她反而有些释然的合上了手机,那仅剩下三森铃子邮箱地址的屏幕瞬间湮灭了。




其实,小时候的橘田泉,不明白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聚集在一起,只为了欣赏转瞬即逝的烟火。

何时看过的烟花最漂亮。

何时看过的烟花最特别。

在脑海中都早已经淡忘。

但是,即使不记得那时的烟花是什么颜色,又是什么样子。

看烟花时和谁一起度过的快乐,却到现在也还记忆犹新。

“正因为是与自己所珍视的人一起度过的,烟火大会的记忆才会成为无可替代的回忆。”

父亲是这么对橘田泉说的。


原本只是有点像小孩子般害怕寂寞,但不可否认的是,我现在并不想放开从眼前这个人身上得到的这些温柔。

今天,橘田泉本想和那个人一起看烟花,想让那个人在身边和自己一起欣赏烟花的美丽,然而现在有另外一个人的陪伴,或许也挺好的,感觉再向她多撒点娇也没有关系呢。


当时为什么会想要加上那句“你也在就好了”的理由,橘田泉之后或许已经不会再去想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